•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該不會心脈用真氣過度,被他們兄弟震斷了吧?秋詩音有點急了。

悟空子和青雲子又相視一眼,慘了!真出大事了。如果自己親手打死了恩人,在九泉之下的爹孃肯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在悟空子和青雲子在接近楚南的瞬間,楚南騰空而起,左右兩手雙雙點出。悟空子和青雲子在沒有預防的情況下,雖然反應迅速,但是也已經遲了一步。

“砰”“砰”兩聲,悟空子和青雲子雙雙被楚南擊中要害,摔倒在地。楚南雖然沒有專門學過點穴的工夫,但是對身體的要穴卻是非常熟悉,真氣擊中要穴,豈有不倒地的道理!

悟空子和青雲子一時氣血不暢,躺在地上,瞪着楚南結結巴巴說:“恩……人,你怎麼使詐?”

“一者,兵不厭詐,二者,我也是爲你們着想啊,等你們放出了大招,你們豈不是也要內傷。”楚南剛纔雖然在專心看武俠書,但是別忘了他可是會一心兩用的哦。

悟空子和青雲子聽後,只能“哦”的一聲,暈倒過去!

即使正版的獨孤九劍再厲害,即使楚南的悟性再高,以他現在的武魂一級的內力要想在悟空子青雲子他們聯手之下走過三十招,還是不可能的。

楚南之所以能夠辦到,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兄弟不會對楚南痛下殺手!

當然,現在若輪單打獨鬥的話,楚南還是可以與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拼上一拼的。雖然他現在只是武魂一級,但是畢竟掌握了一心兩用和正版的獨孤九劍,很多時候,不是子彈越大越好的,槍殼也是非常重要的!

過了段時間,悟空子和青雲子就行動自如了,楚南以爲他們會有所發怒,想不到他們都是咧着嘴笑笑離開。

其實無論結果如何,人只要解開了心中的一個糾結,總是很開心的。就如一個男生追求一個女生一樣,女生如果總是模棱兩可的話,男生往往會度日如年,夜夜失眠。女生徹底拒絕後,男生死心了,反而能睡得更安穩踏實。

悟空子他們的糾結也正是如此,一邊是恩人保的鏢,一邊是師命難違。於是他們就有了三十招的約定,太陽下山前,無論輸贏,悟空子他們算是邁過了心中的坎。

“傻~瓜,我們可以繼續出發了嗎?”兩個強敵已去,最開心的還是秋詩音。

“等等,我們還欠一名世外高人一個承諾!”楚南說。

“什麼世外高人?什麼承諾?”秋詩音瞪大眼睛,好奇地問。

楚南適當解釋了一下風瘋兒的情況,當然該說的說,不該說的都沒有說,譬如尋找女人唯一敏感點之類的事情。

“他說只是摸一摸而已!”楚南再三強調。

“你竟然先斬後奏?”秋詩音秀眉一揚,撇撇嘴。

“不是這樣的,當時情況緊急,你又還在睡覺,我就……嘿嘿。”楚南抓抓頭,憨憨地笑笑。

摸一摸而已,又不是摸你的胸!

秋詩音略一沉吟,終於開口:“不行!”

什麼情況?小魔女這麼不給面子,也算是生死患難過了,難道在她的眼中,自己真的只是一個打工仔嗎?但是楚南轉而一想,不過也正常,像她這種有權有勢的家庭出生的女子,怎會把自己放在眼中呢?

“那算了,我去跟他說說,然後我們就出發。”楚南淡淡地說,然後轉身想出去。

“除非……”秋詩音看見楚南臉色一變,忙改口。

楚南登時不動,畢竟答應了風瘋兒,如果沒有實現自己的諾言,真的不知道怎麼說。

“看看其實沒什麼,如果真的要摸一摸,除非答應我一個條件。”秋詩音退了一步了。

“秋老闆,請講。”楚南還是淡淡地說。

“除非他戴上手套!”秋詩音攤牌了,“你想想,我這個寶貝可是放在我的溝溝壑壑的地方的,如果一個精神病醫院的老頭,沒有戴手套就摸了,以後我一想象起來,豈不是很噁心?”

“潔癖狂!”楚南嘀咕罵道,心想,以後嫁人是不是也要求她老公每次都要戴呢!

“你有種再說一次!”秋詩音秀目圓瞪,如果在功力未失之前,肯定早已經大大出手了。

“我有說什麼嗎?我只是低聲說了聲,好主意。想不到你功力沒了,耳力不退反而增強了!好本事。”楚南說完又低聲嘀咕了一聲“潔癖狂!”

秋詩音聽到楚南的揶揄,氣得馬上又要去牀~上抓枕頭,可惜那裏已經沒有枕頭了。於是她就跑去地上撿,撿到枕頭想扔的時候,楚南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真是氣死我了!等我功力恢復後第一個要教訓的人就是你。”秋詩音朝着門口大罵,可是心裏一想,看樣子自己功力恢復後,也不是他的對手。

這傻~瓜,武功進步的速度可謂一日千里啊!

(朋友們,先收藏一個,謝謝!) 過了一會,楚南帶回了一個滿臉激動的風瘋兒,並買回了一雙手套。

一進門風瘋兒就眯着滿是皺紋的眼睛,看着秋詩音沒有戴耳墜的那隻耳朵的耳垂。

看得秋詩音一陣反感,暗暗翻白眼,這臭老頭也想吃天鵝肉!

“風大哥,麻煩你戴上手套。”楚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傳自己牀聖絕學,又傳自己正版獨孤九劍,又提醒自己去武俠書中尋找真理。自己卻連他小小的願望都沒有實現,他只是想摸一摸……舍利子啊!

風瘋兒“哦”的一聲,根本不在意是否戴上手套。

“秋老闆?”楚南輕聲提示秋詩音拿出舍利子。

“哼!”對於風瘋兒的形象,秋詩音心裏暗暗吐槽,很不情願地拿出舍利子,雙手捧着胸前。

風瘋兒一見舍利子,心頭狂跳,手心發熱,連眼睛都紅了,興奮的雙手有點顫抖,手套戴了好幾次才戴上。

楚南看着風瘋兒激動的程度,心頭暗暗揶揄,不就是讓你摸摸一顆圓圓滑滑的舍利子嗎,都緊張成這樣。如果讓你摸摸舍利子後面的那對挺挺圓圓的,你豈不是要瘋了!

風瘋兒接了過來,神情極爲虔誠,就如有點像佛徒遇見佛祖一樣。

然後只見他左摸摸,右摸摸,眉頭慢慢鎖了起來,神情漸漸變了,眼睛越眯越小,成了一條縫。

什麼情況?楚南心中也起了狐疑,難道……

“假的,怎麼會是假的呢?”風瘋兒先是喃喃自語,然後大聲說,先是很激動,然後慢慢冷靜下來。

“原來是假的,真的應該還留在島國!”風瘋兒很確定地說。

“去!你一個瘋老頭胡說八道什麼,這個舍利子可是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盜取的,怎麼可能是假的呢?”秋詩音把舍利子搶了回來,沒好氣地說。

“我乃堂堂武林盟主無心的師傅,怎麼會騙你們這些小輩呢?此顆舍利子的確是假的!”風瘋兒急忙申辯。

“臥槽!吹牛也不打草稿,如果你是武林盟主的師傅,我還是龍組大統領的師孃呢!”關於風瘋兒的身份,因爲還沒有確定,楚南沒有告訴秋詩音知道。秋詩音看見風瘋兒沒有絲毫功力的樣子,自然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楚老弟,我想……獨自和你聊聊。”風瘋兒看見秋詩音不可理喻的樣子,也不理會她。

“風大哥,有事情請吩咐,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楚南打心裏佩服風瘋兒,不管他是什麼身份。

“我們還是到外面樹林說吧。”風瘋兒說完往外面走去,留給秋詩音一副落寞的背影。

楚南跟秋詩音打了聲招呼,跟上了風瘋兒。

此時夕陽正要落山,吐出最後一抹最鮮豔的色彩,把醫院的小樹林渲染得有些淒涼,有些美麗。

風瘋兒深深地望了望跟上來的楚南,意味深長地說:“楚老弟,我們也算是相交一場,風大哥有件事想拜託你!”

楚南心中一動,想起了很多武俠書中很多類似的情景,先授藝再讓其去復仇,風瘋兒會不會也這樣呢?

“傳我正版孤獨九劍,其實……風大哥已經是我的師傅,有什麼吩咐但講無妨。”楚南恭敬說,只要合情合理,自己一定會去完成的。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風瘋兒心滿意足地笑笑,然後鄭重地說,“還是關於舍利子的。”

什麼情況?難道風大哥要自己去島國盜取捨利子。

“本想等你再強大點再說的,可惜……我的時間無多了,怕沒有下次見面的機會。”風瘋兒淡淡地說,似乎沒有把生死放在心上,只是心中有些事情放不下。

楚南心頭一陣震撼,心頭盡是酸楚,難道風大哥已經快不行了嗎?

“他們雖然瞞着我,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好了,不說這個了,還是繼續說舍利子吧。”風瘋兒忙轉移話題,“傳說這個舍利子已經相傳數百年了,它有着三大驚天祕密。”

一個驚天祕密已經不得了了,竟然有三大驚天祕密?

風瘋兒頓了頓繼續說:“第一,舍利子裏面藏着數位宗師的功力,這數位宗師到底是誰,年代已久無從考證,只聽說其中有一個是華山的令狐沖;第二,在特殊的情況下,舍利子能出現一個經緯度;第三舍利子本身就是一把鑰匙。”

風瘋兒越說越玄乎,把楚南帶進了一個玄幻的世界,難道舍利子顯示的經緯度就是……寶藏的位置,舍利子本身又是進入寶藏的鑰匙?

“其實……這些所謂的三大驚天祕密都是傳說而已,是我師傅臨死前告訴我的。祕密的後面是否還有什麼祕密,我就不得而知了。”

風瘋兒眯上眼睛,射出一縷充滿智慧的光芒,繼續說,“本來我已經忘記了,但是這次島國這次竟然拿舍利子,公然來我們華夏巡迴展覽,如果我猜得沒錯,這裏面應該藏着一個天大的陰謀。”

島國難道不是單純爲了炫耀一下,或侮辱一下華夏無人而已嗎?

“聽說那顆有着特殊意義的舍利子,在幾十年前抗戰的時候就被島國奪取,可是後來一直沒有消息,猶如石沉大海,你想想這次怎麼會無緣無故冒出來呢?”風瘋兒繼續分析,楚南默默聆聽。

“這說明島國取得那顆舍利子後,一直默默研究,可是幾十年了,都沒有絲毫突破。於是他們想借我們華夏武林的智慧解開舍利子的祕密,同時還可以挑起華夏武林爭奪舍利子的血雨腥風,最後他們再來一個漁翁得利!”

“好一個一舉三得的陰謀啊!”楚南臉色一沉,不禁喟嘆。

“風大哥,我一直有兩個疑惑想問你。”楚南說。

“小子,有屁就放,憋着不難受嗎?”風瘋兒笑罵。

“你爲什麼會選擇我?譬如傳正版獨孤九劍,譬如講述這個舍利子的驚天祕密。”楚南的確憋壞了,一口氣說出來。

風瘋兒又眯上眼睛,微微一笑,徐徐說:“因爲我除了會一種尋找女人唯一敏感點的牀聖絕學,還會一種尋找男人唯一忠奸點的看人絕學。”

楚南心中大駭,風瘋兒到底是武俠世界的人,還是玄幻世界的人啊!

“那我是忠,還是奸?”楚南好奇地問。

(故事肯定越來越精彩,朋友們先收藏一個吧,謝謝!) 問題剛剛提出之後,楚南扣心自問了一下,自己到底想聽到風大哥說出哪個答案呢?

忠?固然是好,卻經常吃虧,歷史證明往往忠之人不太長壽哦。

奸?有時候不太得人心,卻能夠風雲一時。

再說角度不一樣,也許得出的結果也會不一樣,曹操是忠是奸,歷代的爭議就很大。如果讓楚南去評論曹操的話,楚南一定會說,此人大忠也是大奸,一代梟雄也。

當然這個“梟”字和小魔女口中的“梟”字含義是不一樣的。

風瘋兒再凝視了一會楚南,緩緩說出:“你的特殊體質註定你將來的大成就,你的透明的忠奸點註定你將成爲一代梟雄,只要……”

風瘋兒頓了頓,賣了一個關子,看着楚南緊張的樣子,先是哈哈一笑,說:“只要你三年之內不死!”

華山掌門師傅也說自己體質特殊,風大哥也說一樣的話,看來一定跟自己的重生有着極大的聯繫,除了情人體以外,自己好像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啊。

沒有比較哪來不同點呢,他如果看見冷星受傷後起碼兩三個月才能復原,就知道自己的特殊之處了。

“什麼透明的忠奸點?”楚南搔搔頭提問。

“一般情況下,顯示黑點的都是奸詐小人,顏色越深,奸詐的程度越深;相反,顯示白點自然都是忠厚之人。而你的忠奸點卻是透明的,我看過千千萬萬人,你是其中唯一的一個。”風瘋兒有點糾結地說。

“那算是忠還是奸呢?”楚南還是不懂。

“大忠大奸是也!”風瘋兒斷然說。

我靠!那我豈不是成了我印象中的一代梟雄曹操?楚南內心大叫。

“風大哥,你教教我?”楚南笑嘻嘻說,好學之心,人皆有之,何況是這樣一種特異功夫。

風瘋兒略微沉吟,才說:“教你牀聖絕學已經有點衝動了,這次一定不能教了。”

“爲什麼,送佛送到西嘛,風大哥,風師傅!”楚南有點耍賴了。

“不是我不肯教你,其實大哥回過頭看,忠與奸只是一時之間,一念之間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含義。如果你太早給某個人下定義,反而害了你自己!”風瘋兒慼慼然說,眼神中充滿了複雜的感情,一分傷感,兩分悔恨,更多的是落寞。

“……”楚南沉默了,身後有着大故事的人才能說出這樣深沉的話啊!

風瘋兒以爲楚南聽不懂,微微一笑,充滿關愛地說:“現在聽不懂沒有關係,以後長大了慢慢就懂了。”在風瘋兒的眼神中,楚南應該早就是他的弟子了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