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詹元良暗自慶幸,尚振雲判斷的沒有錯,此人果然前來赴宴,今天有機會就一起解決了。

此時他已經來到了貴賓席位附近,貴賓席位旁邊的長桌上,擺放著豐富的水果和各種酒水,清酒,黃酒,紅酒等一應俱全,他只要把手中的兩瓶清酒放到那個長桌上,剩下的事情就不由他控制了。

可是因為他的穿著,還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因為這個宴會廳里,不是服飾華麗,衣冠楚楚的達官顯貴,就是身著統一服飾的侍應生和安保人員,唯獨詹元良因為要下廚房做菜,所以著了一身的便裝。

他一靠近,就被一直守護在貴賓席位附近的護衛人員注意到了。

上原純平身後的聯絡官荒木哲幾步上前,伸手攔住了詹元良,目光警惕的看著他。

作為日本派遣軍情報部門的最高負責人,上原純平身邊的聯絡官又豈能是平庸之輩?荒木哲也是上原純平從眾多部下里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不僅是上原純平的心腹親信,其本人更是一名優秀的情報官,做事仔細認真,幾乎沒有出現過差錯。

此時,荒木哲看著詹元良,仔細上下打量了一下,問道:「你是什麼人?」

詹元良心中一突,暗叫不好,沒有想到日本人對這些高官的防衛工作會做的這麼仔細,即便是在宴會廳里,也有安保人員護衛,自己竟然靠不近身。

他將手中的清酒瓶舉了舉,臉上沒有露出半點異常之色,從容不迫的回答道:「我是領事館的工作人員,負責給客人們送酒。」

「中國人?」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荒木哲頓時眉頭一皺,詹元良的日語雖然流利,但是卻有一些拗口的感覺,荒木哲一下子就提聽出了不對,對方並不像是日本人。

因為此次宴會有極為重要貴賓出席,安全工作當然是重中之重,為此日本方面特意強調,宴會的安保工作都必須由日本軍方負責,就是服務人員也必須是日本人,現在發現詹元良是個中國人後,荒木哲頓時警覺了起來。

這個時候,還在貴賓席上的總領事崛公一淳,也發覺這邊的動靜,看見了詹元良在這裡,不禁一愣,便起身走了過來,有些奇怪的問道:「詹君,你不是在廚房幫忙嗎?」

聽到崛公一淳這麼說,知道他是認識眼前這個人,荒木哲的警惕之心稍微放鬆了些,但還是問道:「領事先生,這位確實是領事館的工作人員?」

崛公一淳不疑有他,當即點頭確認說道:「是的,荒木君,這是我們領事館的文員詹元良。」

說完,崛公一淳又轉頭看向對詹元良,疑惑的問道:「詹君,你不是在廚房幫忙嗎?怎麼來到宴會廳了?」

詹元良趕緊解釋道:「剛才小山君他們去取酒水,說是宴會廳這邊有些人手緊,忙不過來,我正好廚房的事情做完了,就幫著他們一起把酒送了過來。」

詹元良不敢再提副領事內田,因為內田領事就在旁邊的一處席位,他把事情的由頭推到那兩個侍應生的身上,想來崛公一淳也不會這麼仔細,這個時候去驗證他的話。

果然,崛公一淳到底不是專業的特工,對詹元良的話並沒有生疑,再說詹元良雖然是中國人,可是在領事館工作了多年,期間一直表現的不錯,早就得到了崛公一淳的信任,所以點了點頭,吩咐道:「詹君,今天情況特殊,你就不要在這裡逗留了,把酒放下,就回廚房準備一些甜點,宴會結束的時候,客人們需要吃些甜點。」

「我這就去!」詹元良一聽,趕緊點頭答應,順手就要把手中的兩瓶清酒放在長桌上,只要把酒留下,行動就算是成功了一半,至於能夠毒倒多少人,那就要看運氣了。

可是荒木哲還是沒有徹底放心,不知為什麼,他總是覺得詹元良有些不對,可是因為詹元良是領事館的工作人員,又有總領事崛公一淳為其證明,礙於崛公一淳的面子,他不好再繼續追問。

但既然有了疑慮,那必要的防衛工作還是要做的,所以他還是再次攔住了詹元良的動作,說道:「這裡不缺酒水,有需要我會派人去取。」

詹元良頓時心中咯噔一聲,對面的日本軍官肯定是對自己起了疑心了。 「大人,大人,我們是鴻具肆的,我這把劍不貴,而且品級肯定比他們聖鋒坊的高,您看看吧!」

「那,那你這個賣多少錢?」

燕兒抽開了劍身一看,花紋十分别致,而且很重。

「這為姑娘,我這劍不貴只要一錢五百錢!」

「啊?這還不貴?要不起。」

要一聽價格趕忙將劍還給了那人。

「客官,看我的劍,我們是鑄真坊的,只要一千三百錢!」

「客官,姑娘,我們是御劍軒的,這個不貴,您只需開一千一百錢就好。」

「大人,大人,我們是奉劍堂的,這把劍送您,只需九百錢!」

「八百錢!」

「五百錢!「

「三百錢!」

「一百錢!」

都市透視醫尊 那些前來推銷寶劍的人,都是瞅准了旁山風目前勝率極底,只要拿到一把真正的好劍,旁山風才能勝出。

然而,旁山風三人,此刻身上除了作為籌碼的二十一錢,已經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了。

他們連高於三十錢的劍都買不起,更不用說成百上千錢的好劍了。

然而即便是價格低於一百錢,旁山風他們也不會買,因

為這些劍,都是鑄劍學徒用來試手的東西。

在這一局賭劍中,低於一千錢的劍沒有絲毫用處,甚至一千錢以上的劍也不見得能夠贏過姬弼。

姬弼作為唐國宗族子弟,即便地位不高,但想必家中定有名劍收藏,而且之前的似乎有位神秘之人存在,此人的劍或許正是姬弼的依仗。

四周之人見旁山風他們連一百錢的劍都買不起,便漸漸都散了,在他們眼裡,這個左相大人此次是輸定了。

三人頹喪的坐在廊院中,等待此次賭劍中的公正人。

這個位正人,名叫姬驊,是良城裡最為正直的長者,同時也是一位相劍師,在劍市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凡劍市裡有了賭局,但是由姬驊來主持。

「延賓哥,你說的那位老人家,他也姓姬,會不會他與姬弼串通一氣,聯手來對付我們?」

燕兒一邊喝茶一邊問。

「燕兒妹子,你放心吧,這姬驊老先生雖然也是良城宗族之人,但老先生的人品你絕對要放心,老先生不僅剛正不阿,還嫉惡如仇,我上次與姬弼對賭就是由姬驊老先生主持的,你放心好了。」

「延賓兄,以你的經驗,我們這次贏的勝算有多少?」

旁山風一邊看著手裡的連人劍,一邊問。

「阿風啊,不時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覺得吧,這次我們的勝算不超過三成!」

「什麼,才三成?完了完了,阿風哥,你這剛來良城,做官還不到三天,左相府里的環境你還沒熟悉就要走了,回去怎麼向爺爺交代!」

「不行,阿風,你的官職比十間坊肆都重要,千萬不能丟掉,我們還是走吧,不賭了!」

有色延賓說完就抓住旁山風的胳膊準備走。

「延賓兄,你先放手,這事情或許還有轉機,再說了,我這一走,不時失信於人嗎,明明這賭局是由我提出的,此刻卻當著眾人的面爽約,即便以後還留著這左相一職,但這左相威信掃地,何異於無?

而且我這把劍不是還沒有比嗎,也不見得一定會輸,你也說了還有三成勝算的!」

旁山風說的句句在理,一時間又讓有色延賓與燕兒看到了一絲希望。

有色延賓與燕兒剛又重新坐下,二人背後卻有人說道:

「這位小兄弟說的對!不錯!」

三人齊齊轉身抬頭看去,卻見一個戴著涼帽的大漢立在身後。

那大漢見三人注意到了自己又抱拳道:「三位小朋友,恕在下唐突,道聽了諸位的談話,抱歉,抱歉!」

大漢話剛落下,燕兒突然站了起來,食指指著大漢說:「您不是……不是賣梨的大叔嘛?」

「燕兒,這位是……?」

有色延賓站了起來,比較有禮貌的問燕兒,不像她那般一驚一乍的。

「延賓哥,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去纖玉坊之前嗎,之前在大街上,我跟阿風哥賣梨的時候,這位就是那賣梨的大叔。

大叔,您不時賣梨的嗎,怎麼也來了這劍市?」

燕兒先是向有色延賓解釋了一下,后又轉身問這個大漢。

那戴竹帽的大漢先是輕笑了一下,又自來熟地跟三人坐在了一起,又順手給自己斟滿了茶,一口喝了下去才道:「這天可真熱呀,我呀,聽人說這劍市裡比較涼快,這不,梨賣完了,就來蹭個涼爽!」

大漢這說法,讓三人不知所措,而旁山風自大漢來出現的那一刻,就認了出來,他不知道這賣梨的大叔怎麼也會出現在劍市,更不明白,他找自己三人的目的何在。

有色延賓抱拳向大漢道:「不知大叔,您來我三人此處,不會只是喝杯茶這麼簡單吧?」

「呵,小夥子不錯啊,這都能看出來,你比這傻小子可聰明多了,不過,這傻小子還算有些魄力,這一點很對我的胃口。」

大漢先是誇了一通有色延賓,又罵了一通旁山風。

旁山風聽到大漢這似是而非的罵自己,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只使勁的撓脖子。

見旁山風與燕兒都不說話,有色延賓又對正喝茶的大漢說:「大叔您謬譽了,既然您都承認了,那就不妨請道明來意。」

「啊,喝了點茶水舒服多了,看在你們三人款待的茶水份上,我就直說了。

你們是不是正在為接下來的賭局煩惱?」

「大叔您怎麼知道?」

燕兒心直口快地問。

「我不僅知道這個,還可以給你們指條明路!」

大漢用端著茶碗的手指紛紛點向三人說。

「明路,是什麼明路,還請大叔言明。」

有色延賓抱拳問道。

「說但是沒什麼問題,不過我先得看看這小哥的東西才行。」

大漢看著旁山風笑著說。

「我?我有什麼東西啊?」

旁山風指著自己的鼻子,對大漢的話不甚明了。

「說你傻,還真是抬舉你了,這麼明顯的問題你都不明白,吃那麼多飯都白痴了你?」

大漢突然對旁山風點著鼻子罵,罵的後者不敢抬頭。

「大叔到底想看什麼東西??」

燕兒與有色延賓都不明白大漢想看什麼,而旁山風身上有什麼東西會令大漢感興趣?

難道是那把短劍,可是這大漢是如何知道這把見的所在的,除非是……

有色延賓一邊想一邊看著旁山風。 荒木哲的態度,讓詹元良清楚的知道,自己絕不能再留在這裡,只能放棄主要目標,再糾纏下去,自己很快就會暴露,必須要儘快的脫身了,他趕緊收回手中的酒瓶,躬身一禮,轉身退了下去。

荒木哲看到詹元良離開,這才回到上原純平的身後,上原純平此時正在和清水英壽低聲交談著,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小插曲。

可是身邊的寧志恆卻是把整個過程看的清楚,寧志恆回身對荒木哲做了一個手勢,荒木哲趕緊上前,躬身湊到寧志恆的面前。

「出了什麼事情?」寧志恆低聲問道。

「是領事館的人員來送酒,一個中國人,我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崛公總領事說此人沒有問題,我就給打發走了。」

寧志恆聞言點了點頭,他對於詹元良的出現,也是有些懷疑,但看到荒木哲處置得當,也就不再理睬此事。

此時,詹元良轉身向回走,他還是順著東邊的過道,來到距離上野圭介用餐最近的長桌附近,暗中觀察,感覺沒有人注意他,便幾步走上前去,將兩瓶清酒放在長桌最外面的位置,轉身快步離去,他的動作很自然,如果沒有人刻意留心,是發現不了異常的。

接下來就是趕緊撤離,等到有人來取酒水飲用,很快就會出現中毒癥狀,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詹元良向剛才來時的入口走去,出了宴會廳,又穿過走廊,一路快行,向領事館的後門而去。

而後門處的守衛看著詹元良出來,趕緊伸手攔住,今天情況特殊,後門除了原先領事館的守衛,還多了幾名特高課人員把守,看著詹元良走出來,那名領事館守衛不禁問道:「詹君,你這是要去哪裡?」

其他幾名特高課人員也把目光看了過來,詹元良趕緊解釋道:「上村君,我感覺肚子痛的厲害,想去醫院看一看,已經向內田領事請了假,請你趕緊讓我過去。」

上村一聽,看到詹元良手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表情,不疑有他,急忙向其他幾名特高課人員解釋了一下,可是這幾名特高課人員還是有些不放心,要求詹元良出示證件,等到詹元良拿出領事館的工作證件,這才擺手放行。

詹元良快步出了後門,趕緊喊來一輛黃包車,坐上去就吩咐車夫快走,黃包車夫答應一聲,起步快行,很快就沒有了蹤跡。

而這個時候,宴會大廳里,寧志恆看著時間不早,便起身來到崛公一淳的身邊,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崛公一淳趕緊點了點頭。

於是上原純平和清水英壽也先後起身,隨著崛公一淳出了宴會廳,來到已經準備好的雅室里,繼續他們的交談,有很多事情必須要私下接觸,寧志恆和荒木哲也緊隨其後,來到附近等候。

可是沒過一會兒,大廳里傳來了一聲驚呼,只聽有人高聲喊道:「不好,酒里有毒!」

隨即就是一陣磁碟杯碗摔碎的聲音,哭喊嘈嚷之聲響成一片,寧志恆和荒木哲都是一驚,他們趕緊相視一眼,快步向雅室跑去,一把推開房門,只見上原純平和清水英壽好端端的坐在房間里,安然無恙,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又聽見尖銳刺耳警笛聲響起,上原純平頓時厲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清楚!」寧志恆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的茫然,他是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荒木哲此時也召集了身邊的幾名隨身警衛守在門口,說道:「宴會廳里,好像有人中毒了。」

清水英壽也是臉色一變,趕緊說道:「快,快去看看橋本君和大原君,千萬不要出事!」

橋本明佑和大原隼士可是貴族院的議員,也是兩大家族的代表人物,除了官職不及清水英壽,可是在影響力方面絲毫不弱,如果出了問題,絕對是一場政治災難!

「嗨依,請次長閣下放心,大廳里警衛森嚴,都是我們的人,不會出什麼問題的。」荒木哲安慰著清水英壽,隨即命令警衛們在這裡護衛,自己向宴會廳跑去。

尖銳的警笛之聲把所有的警衛都驚動了,都一窩蜂的向宴會廳趕去,同時有反應快的特高課行動人員,已經把宴會廳包圍了起來,有些賓客向外奔逃,但都被強行趕了回去。

不過很快又有一群人衝出了宴會廳,正是橋本明佑等一群日本高層,他們在事情發生之後,就馬上被身邊的警衛團團圍住,保護起來,然後第一時間護送出了宴會大廳。

荒木哲看到這些高層平安無事,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不過他還是要儘快了解情況,好向上原純平彙報,於是繼續向前,衝進了宴會廳。

他進入宴會廳的時候,才發現這裡已經是一片狼藉,在大廳中間,幾張桌椅傾斜,破碎的酒瓶和菜肴撒滿一地,許多人趴在地上嘔吐不止,有的踉踉蹌蹌的跑了幾步,又隨即摔倒在地,更有人直接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發出陣陣痛苦的哀叫聲,場面凄慘之極。

其他的賓客們都被趕到一旁,呆若木雞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甚至還有不少家眷女客發出驚恐不安的哭喊之聲,隨即就被身邊的人用手捂住,不敢再發出聲音。

原本就在宴會廳里的特高課課長今井優志,正帶著自己的手下和一些沒有中毒的日本軍官維持秩序,到底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他們在意外發生后,及時的發出了警報,並在最短的時間控制住了現場,將人員隔離開來。

「馬上通知最近的醫院,讓他們派出所有的救護車,中毒的人很多,要快!」今井優志對自己的部下吩咐道。

「嗨依,」一名部下答應一聲,快速向外跑去。

此時今井優志的心中是懊悔不已,今天的歡迎宴會,他負責領事館內部的安保工作,為了今天的歡迎宴會,他已經儘可能的布置周密,結果還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看著躺倒一地,發出哀嚎的中毒人員,裡面不乏日本軍官和要員,還有不少南京政府的高官,他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向上峰交代了。

此刻,總領事館外面也是一片慌亂,憲兵部隊,還有大批日偽軍警迅速到場,把領事館圍得水泄不通。

既然領事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眾日本高層都是被安排最先離開,各自護送回府邸。

等到救護車趕到,把所有中毒的人員送往醫院急救,今井優志開始勘察現場,統計損失。

上原純平作為主持情報工作的首腦,留下來處理首尾,督促特高課儘快完成調查。

寧志恆一直跟在上原純平身邊全程陪同,看著今井優志等特高課人員,忙前忙后的跑來跑去。

半個小時之後,終於搞清楚了一些情況的今井優志,趕緊跑來向上原純平彙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