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說到這裡,他霍然起身,高聲令道:「傳令下去:整軍備戰,戰艦和軍隊并行推進,讓大家拿出十二分精神來。先生們,打完這一仗,我們進阿卜德瓦德城喝慶功酒!」

眾將軍齊齊地一跺腳,然後怒吼道:「唯大人馬首是瞻!」

逮個毒妃當寵妻 阿爾摩哈德人在前方阻擊討伐軍的消息很快傳遍全軍!

雖然前面有十五萬阿爾摩哈德人的事實,讓討伐軍的士兵們吃驚不小,但是打完這一仗,大家就能進阿卜德瓦德城放手大搶一通,夢寐以求的日子就在眼前了,討伐軍的士氣急劇高漲。

討伐軍里那些普通的士兵更是直接喊出了:打完這一仗,『搶錢,搶東西,搶女人』的口號。

很快,討伐軍就在大平原上擺出戰鬥隊形,法師和牧師們也從船上下來,走進方陣之中,戰艦也重新編隊。

楓葉丹林討伐軍帶著衝天的殺氣,如惡狠一樣氣勢洶洶的撲向阿爾摩哈德的駐地。

在和阿爾摩哈德人營地相隔五里的地方,討伐軍靠在河岸邊上紮下營盤。與之對峙。

羅博爬上戰艦的桅杆頂端,居高臨下,眺望不遠處的阿爾摩哈德營地。

羅博爬上戰艦的桅杆,眺望眼前這個阿爾摩哈德營地,它只是阿爾摩哈德人三個大營之一,其他的兩個就遠在地平線上了,只能由偵察兵前往監視。

只見遠處曼希爾城小小的影子,被阿爾摩哈德這個巨大的營地掩蓋住,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

由無數頂大大小小的帳篷區也分成了三個營地,互成犄角之勢,相互呼應。看上去倒有幾分從軍事學院偷聽過課程的味道。有幾份的形像,但是骨子裡卻是透出了不專業!

羅博很驚訝的發現阿爾摩哈德人營地里的帳篷都是無序排列著的,向一大灘亂流地水一樣,從曼希爾城下蔓延開來,大大小小混雜在一起,根本沒有留出應該有的通道,以至於曼希爾城前面都是星星點點的白色,掩蓋了黃褐色的大地。

身處其間應該就像是在巨大的迷宮裡一樣,黑色的人流在帳篷的空隙中隨便地流動,居然熱鬧無比。

羅博看到這裡,不由一皺眉頭,心中暗道:「見鬼!這哪兒像是一個軍營,這根本就是一個菜市場!」 在他們的對面,曼希爾城邊的河面上,密密麻麻的小船連成一片,完全遮住了水面。

羅博心事重重地從桅杆上爬下來,萊因哈特迎了上來,關切地問道:「對面怎麼樣?阿爾摩哈德人厲害嗎?跟在你來都沒見過好好打一仗的。」

羅博冷哼了一聲,道:「雜牌軍而已,讓瓦巴多爾這個老傢伙白撿這麼大便宜。不過也得小心他們裡面的正規軍,我看到裡面還有一支打著金邊豬頭旗的阿爾摩哈德皇室的御林軍。」

這時對面的阿爾摩哈德營地發生了陣陣的騷動。

緊接著,一陣稀奇古怪,聲音聽上去極為彆扭的軍號聲傳出,羅博轉頭看去。

只見數千人走出營地,在營地前聚集起來,勉勉強強地排出一個不方不尖的陣型,後面陸續有阿爾摩哈德人幾十個一堆的從營地里出來,在他們旁邊集合,散亂地站在一起。

萊因哈特趴在船頭,看著前面東一堆西一堆的人群,奇怪地問道:「他們這時幹嘛?」

羅博苦笑了一下。道:「他們貌似是在集結列陣。」

「耶?」萊因哈特奇怪地眨了眨眼睛,說道:「這是什麼高明的陣型啊?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 花心爹地:媽咪在等你 難道說就是你說的什麼鴛鴦陣了,北斗七星陣了,花月凌風陣了之類的?」

羅博搖搖頭,說道:「當然不是,他們這個純粹是不會列陣。」

萊因哈特立時無語。

看到對面的舉動,討伐軍立刻行動起來,放下還未扎穩的營盤,拿起武器在外面列陣。

只用了十幾分鐘,騎兵,步兵,法師都已經到位,三萬人排出整齊的隊列面向敵人。

討伐軍一直等了半個小時,對面阿爾摩哈德人還是一副亂糟糟的樣子,不斷地有人從營地里出來,可是也有人居然轉身回營地里了。

偵察兵來往穿梭,回報其他兩個阿爾摩哈德營地的消息,那兩個營地卻是沒多大動靜,只是跑出來了幾隊人向這邊的阿爾摩哈德人那裡彙集。

這時,又是一陣軍號聲,營地外的阿爾摩哈德人吶喊了一聲,然後紛紛轉身回營地去了。

討伐軍這邊面面相覷,心裡納悶:他們這是搞什麼鬼?難道是吃錯了葯了嗎?

萊因哈特對著阿爾摩哈德營地方向『切』了一聲,然後看了看四周,趁了安妮羅絲不注意,偷偷地伸出手去,對著他們比了一下中指。

一眾**們當下又是再次返回,重新紮營。只是這一次,他們多留了兩支騎兵團和一支重裝步兵,負責監視對方。省的對面的敵人再玩一次那種花招。

在半夜時分,討伐軍所有的將士剛剛入睡,就又被敵人的動靜給鬧了起來。

為了防備敵人夜襲,討伐軍所有人都是衣不解甲,枕戈待旦,驟然聽到對面傳來的喧鬧聲,都跑向自己的位置,準備迎戰。

卻只看到對面的阿爾摩哈德營地有幾處火頭,前哨偵察兵大著膽子,狠往前跑了一大段,甚至將鼻子都貼到了對方的營門上面,卻也沒發現對方從營地里出來。

倒是回來的時候,碰上了幾次零散的阿爾摩哈德人。

他們穿著平民的衣服,也沒有武器,看到討伐軍的騎士的時候還把他們當阿爾摩哈德軍,討伐軍的那些偵察兵們當下也沒客氣,逮了他們幾個回來。

討伐軍的將軍們很快就在指揮部里盤問這些人,看著討伐軍士兵凶神惡煞得樣子和手裡明晃晃的刀劍,這幾個傢伙也是很痛快。連五歲時跟著自己表哥,偷過別人家的狗的事情也都招了出來。

他們幾個是阿卜德瓦德城裡的平民,或者是貴族的傭人,保鏢護院之類的人物,都是被皇帝和手下的貴族們強征來的,晚上聽見大家都在喊討伐軍夜襲,而且很多地方起火,他們也沒辨方向就跑出來了,沒想到跑反了,到討伐軍這頭了。

再問他們這支阿爾摩哈德人的將軍是誰,他們也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跟著的小隊長。然後就是天黑的時候,昏頭昏腦地胡亂地跑了出來。

軍官們接到了情報之後,全都聚在一起,不住地討論。想要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像是什麼對方派來了山精樹怪,大法師。又或者是他們在修練奇怪的法術來詛咒我們……等等之類的,各種猜測全都有。但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家卻是一直搞不清楚。

羅博最後想了一下,然後問道:「咱們這邊有人派兵上去偷襲他們嗎?」

眾人互相看了看,然後全都搖了搖頭。

羅博不禁嘆了口氣,道:「那麼看起來他們是自己炸營了!」

眾將軍們不可思議地面面相覷。大家想起當時的情況,那看起來確實是像炸營。聽起來也像是炸營,這麼說來確實是炸營了嗎?

瓦巴多爾將軍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說道:「讓士兵都回營休息吧。趁著天色尚早,我還要回去再喝兩杯。」

然後徑自走回營帳。

一個將軍看著瓦巴多爾將軍的背影,向旁邊的同僚說道:「信不信,打完這場仗,這個老傢伙會被封為狗運戰神。」

其他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這到底是怎樣見鬼的一場糊塗仗!」

阿爾摩哈德營地的喧鬧幾乎持續了一整夜,天亮起來的時候,他們的營地里更加熱鬧了。

阿爾摩哈德人這次真的打算出戰了,天蒙蒙亮就不斷地有人湧出營地,在數隊騎士的加碼驅趕下,不斷地在營地前面集合,但在羅博他們看起來,阿爾摩哈德人還需要好一會才行。

偵察兵回報其他營地的阿爾摩哈德人也開始集結,但照他們混亂的狀況來看,他們從集結完畢到全軍順利趕到這裡和討伐軍交戰,說不定就到下午了。

討伐軍這裡已經無視他們了,大家一切如常的起來洗漱,吃早飯整理裝備和武器,然後在營地外列陣。

河面上的戰艦也都升帆,水手們大聲地喊著號子,用力划起船槳,在寬闊的河面上慢慢地排列起作戰陣列。

羅博也是縱馬來到楓葉丹林學員軍的前面,高聲喝道:「弟兄們,今天咱們打完了這一仗,就可以去阿卜德瓦德好好地逛逛了。那裡可是遍地黃金,寶石……」

旁邊也不知是誰,促狹地高叫了一聲,道:「還有女人!」

立時引得眾人一陣大笑。

羅博看了看那人,然後接著說道:「當然如果不怕憲兵們找麻煩的話,那就還有女人。不過……」

他說到這裡一頓,然後伸手指著對面的敵軍的方陣,嗯,如果那叫做方陣的話。羅博一指敵軍的方陣,厲聲喝道:「不過咱們要想要拿那些東西,就必須弄死面前的這些王八蛋!知道嗎?」

一眾士兵們立時瞪紅了眼睛,怒聲吼叫了起來:「弄死他們!弄死了那些王八蛋,然後去阿卜德瓦德搶東西,搶錢,搶女人!」

聽了他們的吼叫聲,旁邊的其他的部隊也是紅了眼睛,紛紛跟著吶喊了起來:「弄死他們!搶錢,搶東西,搶女人!搶錢,搶東西,搶女人,弄死他們……」

那怒吼聲如怒濤狂潮一般,響徹了天空!

緊接著,被刺激的殺意狂升的一眾戰士瞪著血紅的眼睛,帶著衝天的戰意,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大聲狂呼,一邊怒視著對面那些敵軍。

三萬大軍,如同三萬條惡狼猛虎一般,只等一聲令下,就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狂掃過去,將對方消滅乾淨! 儘管相隔很遠,而且肉眼也不可見,但是位於他們對面的阿爾摩哈德軍立時感到了那股充滿了毀滅與死亡的肅殺之氣,如狂風一般席捲過來,幾可令人窒息。

所有人的心底全都是一沉。就像是看到了街頭流氓的初中生一般充滿了恐懼。

許多人發現,原來戰爭並不像是文藝作品描寫的那樣充滿了美妙的詩意。

又或者他們只是剛剛知道,戰爭雖然是文藝作品一樣動人,但是他們卻只是一幫只能露一面就死的配角。而且還遠遠沒有那個名叫周星星宋兵乙的運氣。

阿爾摩哈德人的方陣當中頓時一陣騷亂。

軍官和督戰隊們急忙沖了過去,照著他們披頭蓋臉的一頓馬刀和長矛,也就是說他們直接心腸鐵硬地對這些士兵們使用了殘酷的血腥手段,而不是用皮鞭和馬靴來對付他們。

方陣當中頓時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聽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厲聲音,那一眾的**們心中頓時一陣不安。

他們發現對於對面那些楓葉丹林討伐軍的恐懼來,來自身後的鋒利戰刀和長矛的威脅好像更加現實,也更加直接一些,然後這才老實了下來。

如果這時候從天空當中俯瞰下去,就會發現兩軍截然不同的表現。

楓葉丹林方的軍團衣甲鮮明,刀光寒寒。戰意高揚。排列出的戰線,如刀砍斧剁一般筆直,可以讓士兵們互相掩護,發揮出最大的戰力。

騎兵軍團分列兩翼,一則掩護側翼,二則,一旦機動,就可以快速衝出,發揮出騎兵們最引以為傲,也是最兇猛的破壞力。

後面的弓箭手,魔法師和牧師也是排列的梯次分明,運轉開來,如同一個武裝到了牙齒的、巨大的戰爭磨盤,必然將它的敵人磨成齏粉。

而反觀阿爾摩哈德軍,除了那一支皇家近衛軍之外,所有的部隊無一不是服裝散亂,武器散亂,軍旗散亂,軍伍散成……

就連他們的軍號也是異常的散亂,有用長號的,有用牛角號的,有用海螺號的,甚至有找不到軍號,改用大鼓,銅鑼的。

總之一句話,你想得到的,是散亂的。你想不到的,也是散亂的。

除了那些軍團方陣之外,為了鼓舞士氣,旁邊還有幾個吹戲班子不住地發出震天的噪音。有吹喜劇的,有吹歌曲的,還有奏著哀樂的。也不知是從哪一個紅白會上臨時拉過來的。

而另一邊數十個披頭散髮,赤裸著上身的傢伙陣,列,於,前!……呃,跳著大神。

他們或是跟抽風一樣不住地抖動身體,或是不住地大聲怪叫,跳著古怪的舞蹈,又或是對著自己的士兵們不住地比劃,念念叼叼地胡亂叫著什麼東西。看上去烏煙瘴氣,極是神奇。

雖然不知效果怎麼樣,但是他們這些人最起碼全都是很敬業,一個個累的汗流夾背,呼呼直喘,把那些沒讀過幾天書,沒有文化的傻大頭兵們唬的一愣一愣的。

看著眼前阿爾摩哈德人盡情的表演,瓦巴多爾將軍和羅博他們不斷地匯聚著戰場的信息,加以分析,實施針對性的方案,以求以最少的損失換取最大的利益。

輕裝的偵察兵們騎著快馬,四下遊動,密切地監視著敵人的其他兩個營地。

那裡的阿爾摩哈德人雖然也已經開始集合出戰,但是也許是怕死,又或是不夠專業,他們集結的速度遠比不上羅博對面的敵人,更何況他們距離戰場還有不短的距離。

羅博看到這裡,轉頭對瓦巴多爾將軍說道:「看來他們是不打算聯合進攻了,另兩個大營的敵軍很難在中午前趕到戰場了。」

瓦巴多爾將軍哈哈笑了兩聲,信心十足地說道:「你要是對方的將軍,會指望聯合作戰嗎?」

羅博一滯,然後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當然不會,我還怕他們那些飯桶會一哄而上,攪亂我的陣型。」

他想了一下,還是謹慎地指出了危險,道:「不過,只要這些阿爾摩哈德人能趕上戰鬥,從側面對我們發起進攻,也是個大麻煩。」

瓦巴多爾將軍冷哼了一聲,說道:「儘快解決當面的敵人。他們只有五萬人,兵力不佔優勢。按照原定計劃執行,重步兵在最前面頂住,確保我們的戰線不會鬆動。法師和弓箭手在戰線後進行越頂攻擊,不要在乎錢,不要在乎魔力損耗,也不要在乎箭矢的消耗。總之一句話,什麼也不要在乎,給我狠狠地砸。

縱然不能解決掉敵人,也給我打亂他們的陣腳,到時候,就是騎兵那幫小崽子們上場的時間了。」

雷斯特陰沉著臉,冷冷看著對面的敵軍,寒聲說道:「憋了這麼多天,終於能幹個痛快了,我要讓那幫傢伙們把『楓葉丹林』這幾個字再記一千年!」

諸將領命而去,各自帶領隊伍,準備展開大戰。

楓葉丹林軍團的士兵們看著對面阿爾摩哈德人的表演一直沒完沒了的,一個個都不耐煩起來,討伐軍的**們忍不住扯著嗓子大喊,「孫子,你們有完沒完?」

一眾軍官們躍躍欲試,只等一聲令下就指揮了士兵們向前衝去,解決掉面前的那些敵人。

大概是覺察到了這邊討伐軍眾人鄙視,又或都他們已經給自己加足了狀態,耗盡了法力。再或者就是一眾楓堡軍團士兵們集在一起之後,拉怪的能力還算是可以。

總而言之,阿爾摩哈德的陣前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傢伙全都被叫了下去。

緊接著,阿爾摩哈德軍的軍號聲響起。各種鼓角銅鑼聲號一起響了起來,原本用來激勵士氣的軍號聲,這時聽起來卻很有戲劇效果。好像是成百上千個馬戲班子匯聚在了一起一樣。

但阿爾摩哈德人沒管這些,他們舉起旗幟,一邊大聲叫喊著,替自己加油打氣,一邊向著討伐軍舉步前進。

看到這種情況。楓葉丹林軍當即也是吹響了號角。軍官們立時高聲怒吼了起來,「扎穩陣腳,扎穩陣腳!」

他們冷眼看著對方前來,靜等著對方的進攻。 阿爾摩哈德軍團鼓足了勇氣,剛剛向前走過不到一里的路程,他們的隊伍中就已經開始出現空隙。

士兵們因為缺乏訓練,他們的步調並不一致,前面正中的是阿爾摩哈德人所余不多的精銳部隊之一,只有他們始終邁著固定的步伐走向討伐軍。

兩里地之後,羅博看到阿爾摩哈德人的部隊在大的形狀上分成了前後兩個部分。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每個部分又明顯地分成了幾塊,每群士兵間的距離,少則十幾尺,多則幾十尺。如同是放羊一般,全都是一陀一陀的。縱然軍官們和督戰隊不住地打罵怒喝,但是卻還是無法將他們收攏起來。

很顯然,那些能走在前面聚集在一起的,是阿爾摩哈德人的正規軍或較為強大的戰士,落在後面的都是強征來的,毫無經驗的那些平民。

雙方越來越近,阿爾摩哈德人的陣型也越來越散,直到討伐軍面前的平原上,都是三三兩兩的人群。

兩軍相距一里,隨著號角聲響起,在前排的阿爾摩哈德人吶喊了一聲,舉起武器和盾牌,埋下頭去,開始加速奔跑。

討伐軍的士兵在軍官們的命令之下,也是握緊盾牌,舉起刀劍,緊緊地扎穩了腳根,緊張的看著對面黑壓壓的人群。

三百碼距離,在討伐軍前面能保持完整隊形的,只剩下阿爾摩哈德的御林軍。

一百碼,法師們在羅琳娜的命令之下,紛紛開始施放早就準備好的法術。

一瞬間,帶著絕大殺傷力的魔法如同是絢麗的七彩煙花一般,綻放在阿爾摩哈德軍隊的最前面。

轟隆隆一陣沉悶的爆炸聲傳了出來。

位於最前方的軍團方陣在瞬間倒下了一大片,阿爾摩哈德人的腳步立時一緩。

中間的部隊雖然承受了傷亡,但是只是頓了一下,就冒著炮火,穿過硝煙繼續前進。

反倒是兩邊的軍團都停了下來,督戰隊的官兵們氣的不住地咬牙切齒,只有狠狠地用刀劍死命地抽他們,大聲的叫罵他們,驅趕他們,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傢伙們邁著越來越小的步子,繼續前進。

七十碼。

隨著楓葉丹林軍官的一聲斷喝,『放!』。弓箭手們立時將手中的箭矢高高地拋射入了空中。

那些箭矢飛上天空,劃過了優美的弧線,然後如暴雨般地撒下。當下又是製造出了一片的死亡……

三十碼!

又一輪法術轟炸,但這次被法術覆蓋的地區阿爾摩哈德人跑的很散,並沒有造成多大殺傷。

不過這次法術嚇住了後面的阿爾摩哈德人,他們后隊的攻勢為之一緩。在方陣中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斷層間隙。

終於,在戰士們的吶喊聲中,討伐軍和阿爾摩哈德人撞在了一起,在鏗鏗作響的刀劍相擊聲音中,濺射出無數的火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