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說起這個,里王氏拉了一下尾張氏,雙雙跪下:「公主大德,讓我們近前伺候,但我和張家妹妹都沒伺候過您這麼嬌貴的人,我們……」

沈蘇擺了擺手,沒讓她說完,也沒什麼好說的,無非就是想讓她知道點,也說不出什麼花來。她也懶得聽,已經聽那些能說的人說的太多,這些人,簡單就簡單點吧。

「我之前說的月錢,是我不進宮,你們在外照顧的,要是跟我進宮,那就真成嬤嬤了,不一定就會比現在簡單了,想好了,要不要去。」

那些彎彎道道的太多,沈蘇懶的很,一點都不想理會,錢錢現在跟著王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再看這倆人,就有些煩躁。##### 沈蘇起身出去:「你們自己想想吧,有什麼不懂的,去問孟將軍。」

孟明揚就是個好的擋箭牌,他是個將軍,身上難免有煞氣,普通人見了,自然不想多見,雖然接生婆也是沾血帶煞的,但到底不一樣的。

不過,說是不一樣,這倆人也沒去問,自己商量著合計。這邊沈蘇就下了樓,幾天不見錢錢,她把人帶回來,總得看看,雖然孟明揚也有些不願意她看。

「公主。」

王齊在門外,見到沈蘇立刻行禮。他和王圓忙完只會,就從京城回來了。

「免了。」沈蘇也沒在意,說著就去推門。

門有王齊守著,自然是沒栓的,一推就開,王齊沒想到沈蘇會直接越過自己過去,一時沒攔住,只來得及說一句:「公主,別——」

別什麼啊,沈蘇推開門就看到了,錢錢剛才聽到聲音,正起身準備穿衣,一個美背就這麼呈現在空氣里,簡直盡收眼底——如果沒有那些疤痕就更好了。

錢錢也半回頭,——他當然不能轉身,因為能看到他的後背是整個光著的,那前面,自然只是現在拿著衣服遮住了。如果是撞見其他的,她或許就直接退出去了,但這是錢錢——

不知道沈蘇哪根筋有點不對了,又看了兩眼,還對上了錢錢的眼之後,才退出來,帶上了門。

看著比自己還尷尬的王齊,沈蘇不由好笑,問著:「怎麼這個時間,他在洗澡?」眼神卻看向那扇門,明顯就把錢錢放在不一樣的位置上了。

「他今天痂落,就想好好洗洗。」王齊說著聲音就低了:「將軍說,把錢爺留這兒。」

他看出來沈蘇有意要收了錢錢,所以稱呼上也有所改變,但畢竟沒收,表面上也沒特明顯的改變,但該說的還是要說的。

畢竟他是被沈蘇挑出來跟著的,前主人也並不是孟明揚,所以對於沈蘇之外的人,他並沒有太重視。

這樣也很好,忠心一人,很容易做到。

沈蘇收回目光,看了看他:「讓錢錢留下?留下有什麼用,他在這邊人生地不熟的,還不如進京有用呢,都是眼皮子下面,就算不熟也不敢有人明目張胆的欺負。」

這意思很明確,肯定會帶上他的,王齊點頭,頭剛低下就聽到一句吩咐:「你去,找但雪蓮,還有……算了,其他的回京再說吧。」

「是。」

王齊直接就沒抬頭,轉身就去執行命令。

沈蘇本來還準備讓他找些祛疤的葯,但那種葯如果有,自然是天家的最好,她話到嘴邊就又收回去了。雪蓮這東西也是美容養顏補氣益血的,她一孕婦,要這很正常。

「公主大安,」錢錢開門,躬身施禮:「公主恕罪。」

恕罪?就剛才被她看到了嗎?沈蘇伸手就摸了一把他的下巴:「恕什麼罪?」

他沒想到會被調戲,不過沈蘇的動作很快,摸到就收手,只感覺有幾尾涼意從臉頰下巴處拂過。

他的頭更低了——孟明揚的態度他不是看不出來,但沈蘇這個,也更不明了,他不敢試探了,怕沈蘇真動手,現在身上還留著那些之前因為救治不及時留下的那些潰爛的疤痕,那還並不是沈蘇動的手。

看他這樣,沈蘇也不好說什麼了,有些無語,也有些悲哀:「好了,站直,別這樣成不?我好歹是個孕婦,你能讓我坐會兒嗎?」

「公主請。」

他也顧不得房間里還有浴桶沒收拾了,急忙把沈蘇請盡情扶著坐下,然後叫人上來收拾水桶下去。

前後忙了半刻,他又親手捧了茶。

「我知道,明揚肯定和你說過什麼,不過,他說的是他說的,那畢竟不是我說的,你既然都已經跟著我回來了,自然是不得不信我的,你放心,我懷孕時放血給你,現在也讓人給你找了祛疤的葯,畢竟,之前打你,那是氣不過。」這話現在說出來,也算是道歉了,當然,沈蘇自是不用和他道歉的,他什麼身份,不過一個豢養小倌而已。

但沈蘇既然這麼說了,那意思就是讓他明白,當天,錢爺也個伶俐的主,畢竟職業所在。

當即不敢再託大,撲通一聲跪下:「公主,言重了。」

「起來,我是不是沒和你說過,別在我面前,動不動就跪?」沈蘇抬手間忘記茶杯,差點把那茶潑他身上,還好沒有,不然肯定要多想。

他起身站起來,恭敬站一旁,只聽沈蘇又說:「傷好了,以後就跟過去近前伺候著,我身邊沒人,很是不方便。」

「是。」

沈蘇這話也不是問他,而是命令。

在錢錢想來,人家一個公主,親自跑來給他說這些,自然也是看中他的,況且還否定了駙馬爺的話。

他當然不會知道,孟明揚會注意到他,完全就是因為在邊鎮的時候,他對孟明揚那敵意的眼神——那時候,孟明揚剛回來,還不知沈蘇身邊的人事變故,他就那麼明目張胆的看,不是自找的是什麼?

也幸好那個時候沈蘇對他沒什麼意思,常用的也是王齊王圓這些侍衛,他才算留著命。後來沈蘇就懷孕了,自然是顧不上他了,不過卻交代不讓他死,為了不影響沈蘇的情緒,孟明揚又放了他一馬。

如果是對其他的事,孟明揚自然也不會這麼狠,但他不一樣,他是個男人,就算那天沈蘇還讓他去伺候著沐浴,但到底,也是個男人。

沈蘇在他著兒只是捧著茶杯暖了一下手指,又說了點話,就起身回樓上房間——她這裡是這些傢具的起始地,內里裝潢什麼的,自然是越來越好。

王家以前沒經營好,後來看在她手裡很不一樣,還讓人來看過,看完也就那樣,因為王家是真沒有這種本事的人。

沒本事不要緊,識時務就行,在沈蘇看來,只要人識時務,有原則,總會榮華富貴一朝來的。

感覺並沒有在錢錢那兒耽擱多久,回房沒多久就擺了晚飯,還有兩個面生的丫鬟跟著明揚上來,帶著畢恭畢敬的意思。##### 沈蘇也沒說什麼,既然是明揚安排的,她用著就成。

那兩丫鬟利落的在一旁跪下:「給公主見禮。」

「起來。」沈蘇準備吃飯,已經拿了湯勺在手裡了,看了看孟明揚,讓他說。

孟明揚直接擺手:「公主留下你們了,好生伺候著,如今公主有身孕,你們要仔細嚴了。」

那倆丫鬟看著都老實,但人不可貌相,有一個還真就想馬屁的:「將軍放心,奴才一定伺候好公主。」

「這話跟我說沒用,跟公主說。」孟明揚直接起身,把各色菜肴按著冷熱重新在沈蘇面前擺了一遍,又添湯夾菜,就差親自伺候筷勺小羹了。

那倆丫鬟到底伶俐,一遍看會,不一會兒就親手伺候著沈蘇吃飯了。

「明揚你真是有心了。」沈蘇看著都是近在眼前的飯菜,把湯喝完,對他一臉柔情。

她現在有身孕,和孟明揚已經分了床——陽春白雪的床,都是三米的,兩人睡著,連碰都碰不到。當然,如果想碰,就是十丈寬的拔步床也能疊在一起——這不是因為沈蘇懷孕了嗎?

所以這倆丫鬟,那討好是意思,在沈蘇看來,也太明顯的過分了些。

不過既然是明揚好意,她都收著,看樣子,孟明揚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好,也是,兩個小丫頭,他還看不上的。

推開碗言說飽了,沈蘇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孟明揚才剛吃了半碗,立刻就要站起來,沈蘇抬手想拍他,但身高差讓她直接拍在他手臂上:「沒事,你繼續吃,我就在下面大堂,反正,這裡也沒什麼生意。」

這裡怎麼會沒生意——這裡都是她回來之後才把生意個清減了的,沒生意只是個假象,看她說的還頗有幾分可惜的意味,兩個跟出來的丫鬟,一邊伸手扶著一邊試探著說:「公主,這裡不是不開門的嗎?」

不開門?沈蘇笑了一下:「怎麼可能不開門,這麼多人要養活,不開門吃什麼?」

「不是將軍的錢嗎?」左邊那丫鬟直接就跟了一句,但一說完就好像說錯話的模樣。

沈蘇是能掙錢,外面也傳的神乎其神的,但真接觸到了,也就是個普通女人——這不是廢話嗎?她不是個普通女人還能怎樣?如果不談合作不談生意,她還不如那些大家小姐呢,一不沉穩二不富態,也不外乎被個丫鬟這麼說。

但被人這麼說了,沈蘇還是要知道她是誰的:「你叫什麼?」

丫鬟一愣,她剛才在樓上飯前拜見的時候說過名字的。

「奴婢紅玉。」

她乖順的回答,沈蘇還是滿意的,轉頭問另一個:「你呢?」

「奴婢紅拂。」

這名字……沈蘇倒沒想那個歌姬,但還是說了句:「不避諱我的封號嗎?」

一句話把人嚇得,立刻普通一聲跪下:「請公主賜名!」

說的好像她凶神惡煞一樣,沈蘇不過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不過她這樣沈蘇也不生氣,說了句:「紅拂女夜奔,很有名的故事,改什麼名啊,你自己都不覺得做個姬子不好,你繼續叫唄。」

那丫鬟咬了咬嘴唇:「公主,這名字,是將軍給起的。」

孟明揚會起名?

沈蘇有些玩味:「是嗎?孟明揚起的?那你就叫著吧。不過看你這樣,有紅拂女的膽識嗎?」

那丫頭一點也不害怕,剛才那樣子完全就裝出來了,似乎就等著沈蘇這句,立刻打蛇隨棍上:「奴婢若是有,公主會讓奴婢跟了將軍嗎?」

「做個小的?你自己樂意,也要問問將軍願不願意啊。」沈蘇真覺得好笑,現在她確實需要開心點,笑著說:「你起來說,一會兒將軍吃完飯,也會下來的。」

她還以為那個紅玉不老實,沒想到不老實的是看著真老實的,孟明揚喜歡這種老實的?額,還真有點像幾分李大妞——想起來這個就頭疼,那天晚上她出去偷情,後來,就沒回來。

紅拂也不是別的地方的丫鬟,就是孟府的,雖然沈蘇不在家,但孟府還是一直有人張羅的,況且,那個孟茹夢在,她可一直都沒閑著,畢竟是孟家大小姐,所以孟明揚就在府里找的。

這真是給沈蘇找了個樂子呢。

看著這個叫紅拂的敢直直的盯著她,沈蘇覺得特逗:「王齊,王圓,你在的話就給我下來,去我家裡看看,看看小茹在不。」

王齊和王圓在錢錢那兒,聞聲即下。

「公主。」兩人分別落下,各自一抱拳——

「剛沒聽到我說的話?」沈蘇一人瞪了一眼:「趕緊去,去晚了沒樂子,我讓你們倆去耍猴。」

天大地大,孕婦最大,王齊推了王圓一把,立刻往外走去。

出了門王圓還犯迷糊中,他從頭到尾都不太明白沈蘇的意思,也不敢回頭,就問王齊:「公主什麼意思啊?什麼樂子?」

超萌龍鳳胎:狂拽爹地心尖寵 「你管她什麼樂子,只要去讓孟小姐過來就行了。」王齊也沒太懂,但他聽的出來,沈蘇沒有真生氣,但他們辦不利索的話,或許會真生氣也說不定。

得,王圓也不問了,就是去請個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沈蘇就是覺得沒難度才讓他倆去的,然後讓紅玉和紅拂坐下,——這是客棧大堂,隨便坐都是閑凳子。

但,剛才還風骨勁勁的紅拂,這會兒就虛了,她看了看紅玉,不太敢坐。

「你看她做什麼?我讓她也坐,是因為你們倆現在還是一樣身份,不能她坐著你站著,等會兒小茹來了,我問一下,如果身家青白,明揚也願意,收了也不是什麼。」沈蘇沒坐,來回走著,不緊不慢的,卻好像走在這兩人心上一樣——一步步的,讓這兩人的心跳都跟著一上一下,生怕她哪一腳重了,直接踩爆了去。

「你們自己說也行,我聽聽身世。」沈蘇這麼走著,也太寂靜了點,孟明揚還沒吃完?怎麼還不下來呢,她都覺得說的累了。

此時紅拂內心,是不安的,是忐忑的——##### 這是紅玉給她出的主意,說沈蘇現在有身孕,伺候在她身邊,不就是等於伺候將軍嗎?都說孕婦心慈,與其等著被看出來,還不如自己直接說出來,現在她是說了,但沈蘇給的反應,讓她搓手不急,不是應該,就這麼收了房,然後給預備著嗎?

她的身世如果說出來,那才是真夠丟人的,說不定就什麼都沒有了,她不敢說。

她不說,沈蘇就覺得有問題,正準備再問,孟明揚從樓上下來了。

「放肆!」

一眼看過來,直接呵斥,同時一伸手,把沈蘇給扶住了,讓她先坐下。

紅拂哪裡還敢再坐,立刻就起身了,有些局促的站在一旁,紅玉比她更心虛——這要追根查底兒,她可就那個底兒。

「蘇兒,你也忒慣她們了,哪有你自己走著,她們坐著的?」孟明揚說著,又讓店裡還在的掌柜上茶。他雖然也是頭一次當爹,但沈蘇甚至還沒有平時里的風溫和嬌氣,那肯定是不對的,雖然沈蘇平時也沒擺過公主架子,但現在是孕婦,身懷六甲的,那必須嬌氣!

沈蘇笑了:「你別這麼說,她們都自薦枕席了,我能苛待不成?」

「……就算收了,在你面前還是個奴才,況且,我不會收的。」孟明揚往這邊看了一眼,也就一眼而已,當真是半點沒興趣。

沈蘇自然不會把他往外推,他沒興趣最好,萬一有,她也不想見到那種結果,當即也不多說,只說孟小茹一會兒就來了。

不提這個孟明揚都要忘了:「我一回來就告訴過她,讓她來給你請安的,到現在都沒來?」

這都多少天了,連點基本的禮節都沒有,她那些年在王府都白過了嗎?

「自家妹妹,這有什麼了,我不是也沒回去嗎?過兩天安定了,我們就回去住吧。」沈蘇覺得,孟小茹不來才好,知道那個殼子里住的也不是個本土人士,她還是不想太接近,萬一不定時給爆炸了就不好了。

話是這麼說,但她還是暫時不想回去。希望孟明揚不要順著她說。

但怕處有鬼癢處有虱,怕什麼來什麼,孟明揚說:「嗯,之前你不滿三月,不回去就不回去,畢竟是在路上知道的,現在都三個多月了,也該回去了。」

孟明揚沒多想,只是覺得,該回去祭拜爹娘的。

沈蘇低頭喝茶掩飾情緒,王齊和王圓回來了。

王圓是個不會拐彎的,實話實說:「公主,孟小姐不來,說是天色太晚,人家一閨閣小姐不合適。」

孟明揚頓時火了:「讓人請都請不來?!」

「明揚。」沈蘇急忙拉住他:「確實晚了,算了,早點休息吧。」

本來孟明揚對這個妹妹就沒什麼好感,小時候沒了爹就怕她委屈,畢竟是個女孩子,誰知道越長越偏,就是不學好,蘇兒多好,她偏要跟著門口那些潑婦學,學的亂七八糟的,蘇兒把她送去王家,結果跟著王家來回頭鑽營偷巧,讓她去王府,她卻連王爺都哄不住,哪怕就一夜呢?都沒有,這還是回來,現在越發每個正形了!

這還是不知道她在王府那段日子,要是知道王府里被她折騰過,估計真有捏死她的想法了。

到底是氣憤難忍:「我回去一趟。」

沈蘇一個沒拉住,急忙鬆手,就這還微歪了一下,王齊急忙伸手扶住:「公主小心。」

「我沒事,你跟著去看看,王圓,你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紅玉你們倆,去給我準備熱水吧。」沈蘇穩了穩神,重新坐下,說著一抬頭,看到了錢錢。

招手,讓人下來。

「你還是讓她們倆去跟著那兩位嬤嬤吧,宮裡規矩大,就她們這樣的,衝撞貴人連累的都是你。」錢爺一下來,就半點沒客氣,說著,直接到沈蘇身前蹲下身,伸手就摸到了她小腿。

沈蘇沒動,只是擺手讓那兩個丫頭去準備熱水。

錢錢給她捏腿腳。

一旁的王圓看的有些呆愣,反應過來,立刻站直了身。

「你別這麼自輕自賤,錢錢,跟我身邊也未必就要你做這些的。」沈蘇示意王圓去扶他。

錢錢沒起身:「難道公主真想讓我去伺候駙馬?」

哪兒跟哪兒啊?沈蘇皺眉:「想什麼呢,起來!我從來都沒覺得你是什麼下人,你喜歡當爺,你就當爺好了,你又不笨,我京城有好幾家鋪子,你若能上手,我送你兩家就是了,我是帶你出來本就不是為了你那點床上技術的。」

話說的直白,王圓直接背過身去。

沈蘇說完自己扶額:「我說是都是什麼啊,被你給氣糊塗了,王圓,你去孟家見到孟小姐了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