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誰能想到,趙姨娘那樣的奇葩,居然能有如今的造化……

隨即自嘲的苦笑了下,搖了搖頭,命運哪裏又是她能看的透的?

再想想她在王夫人房裏的境遇,琥珀面色更苦,長嘆息一聲,回東小院兒去了。

……

“喲!姐姐、哥哥、妹妹們,都齊全了?雲姐姐也來了?喲!烤爐都支好了,這是要考鹿肉?”

賈環此刻滿臉堆笑,哪裏還有方纔在寧安堂裏無盡的裝x氣息,臉上的陰冷之意也消散殆盡,盡是陽光燦爛的笑容。

不知怎地,看到賈環的這幅笑臉大家就想樂。

原本大家還以爲,他的身份大不同了,又那般有志向,說不定就和以前不同了。

大人物不都得端着,時刻保持威嚴不是?

賈環又不是沒有前科,聽說當初給蘭哥兒擺三叔的譜,差點沒把蘭哥兒給慪死……

誰想,如今竟還是那副憊賴小兒的樣子!

林黛玉率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翠色的繡帕掩口,眸光眼波流轉間,極是嫵媚動人,她看着賈環奚笑道:“喲,這不是新來的環爵爺嗎?環爵爺,你那一身蟒袍玉帶怎麼沒穿來,也好讓我們見識見識爵爺的威風?”

賈環一直都覺得,林黛玉的眼睛是最有靈氣的,雖然不如史湘雲的眼睛大,也沒史湘雲眼睛明亮,但卻最有女人的嫵媚之意,意志薄弱的人,只看她的眼神骨頭都能酥了……

此刻聽她的奚笑,賈環也不惱,笑道:“林姐姐,我不是說了嘛,這個爵位,都是太上皇看在祖宗的份上賞賜的,不是小弟真能爲,所以小弟不願意穿上那一套出門耀武揚威。誰不知道,江湖上如今人人都誇讚小弟實誠,這誠實可靠玉面小郎君的匪號可不是小弟自己吹出來的……

不過你們放心,總有一日,小弟要憑自己的真能耐賺一身比這還好的行頭回來!到那時,哼哼,小弟就是在浴桶裏搓澡都不會脫下來的!”

“哈哈哈!”

…… 除了正值服父喪的賈迎春不好大笑,只能抿嘴抖肩膀外,其他人都笑的前仰後合的。

至於在服兄喪的賈惜春纔不管這些哩,清脆的“咯咯咯”笑聲最大。

榮國府裏也迎來了久違的笑聲。

其實按禮說,衆人都是在服五服內大服的喪親之人,論理不該如此。

可武勳世家和普通的書香世家不同,以武傳家的豪門,經常有父喪子出征,兄死弟披甲的傳統。

真要按照儒家禮儀,父喪子需服喪三年,那武家的門楣早就衰落了。

所以,親貴武爵之家,對於這方面的要求並不嚴格。

在紅樓中,秦可卿死了後,賈府裏該高樂的人依舊在高樂,賈寶玉去鐵檻寺的路上還看上了一個叫二丫頭的村妞兒……

而後賈敬死金丹後,還有賈元春暴斃後,賈府裏的人還是該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

所以,賈迎春等人此刻宴請賈環,並不算違禮。

衆人玩笑一陣後,賈環揮揮手,讓負責燒烤的婆子出去後,他親自上手,開始給衆人烤起肉來。

史湘雲的眼睛還是那樣的明亮,她站在賈環身邊看着他操作,見他居然烤的很流暢,頓時有些驚喜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行啊老三,沒想到你還有這手。”

賈環一邊翻滾着肉串,一邊往上灑着孜然佐料,隨着一滴滴金黃色的油脂泛起滴下,香氣頓時鋪灑的滿院都是,賈環得意的笑道:“雲姐姐,你不知道,我在我那莊子上,隔三差五就來這麼一次。嘿嘿,只烤鹿肉不算什麼能耐,小弟我還能烤蘑菇,烤大蒜,烤辣椒,別的兔子啊野豬什麼的,也都能來一手。”

說罷,將烤好的一大排肉串放在瓷盤裏,送到賈迎春跟前,道:“姐姐,這裏你最長,你快吃!別讓人搶了去……”

“啪!”

史湘雲一巴掌拍在賈環腦門上,笑罵道:“你討好愛姐姐就好好的討好,你看我幹什麼?”

說着,順手從瓷盤裏拿出一串肉串來吃了口。

賈環看着掩口輕笑的賈迎春,道:“看,我沒說錯吧!”

賈迎春嗔了賈環一眼,然後招呼林黛玉、賈寶玉和賈探春一起吃,還親自拿了一串,給賈惜春喂着吃。

賈環笑道:“姐姐,讓四妹妹自己拿着吃,四妹妹已經長大了!”

賈惜春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最喜歡聽的就是這句話了,她連連點頭,嚴肅道:“三哥說的極是,二姐姐,讓我自己吃吧,我已經是大孩子了!”

衆人又是一陣大笑。

一盤烤肉不過十來只,哪裏夠吃,賈環又繼續去烤,上輩子從小學六年級開始,班裏出去踏春遊玩時,燒烤工作就由他一手操辦了……

看着大家吃的香甜,他也高興,儘管有人罵他傻,他也不惱……

看着樂呵呵的給衆人烤肉的賈環,史湘雲眼波一閃,隨後似笑非笑道:“老三,你怎麼和我二叔聯繫上了?他前兒回家後,在我跟前把你好一頓誇讚。平日裏從沒催我來這邊,昨兒個卻使力的想打發我過來,我估摸着,八成和你有相干。給姐姐說說看,你是拿住他什麼把柄了還是怎麼着?”

賈環聞言一怔,隨即面色嚴謹起來,若有所思道:“前兒我去宗人府考封的時候,倒是和史家二叔照了個面兒,可也沒深談啊。莫非,史二叔頗具慧眼,看出小弟英才難得,想給雲姐姐你招個好夫……哎喲,哎喲!別打,雲姐姐,我開個玩笑,你別打啊!”

兩人繞着圈子,一個追一個跑,好不熱鬧。

饒是史湘雲大氣,可聽到賈環話裏的意思,依舊是赤紅了臉面,不依的追着他,定要將他斬於馬下,撕爛他的嘴……

可賈環每天早上都要跑個十來公里,哪裏是她能追的到的。

最後還是賈環看她氣喘吁吁的,快要跑崩潰了,故意讓她一把抓住。

結果本來看着已經沒了力氣的史湘雲,抓到戰果後,陡然又生出一股力氣,也不知她怎麼想的,不好好去撕嘴,居然伸腿往賈環雙腿間一別,一跤將賈環撂倒在地,然後騎到他身上後,纔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一上一下的……

賈環可恥的臉紅了……

林黛玉等人真真是笑岔了氣,尤其是先前賈環每每在最後一剎那躲開史湘雲的魔爪時,衆丫頭都激動的歡呼尖着,或有喊雲妹妹加油的,或有喊三哥加油的。

當然,最後史湘雲成功抓到賈環時,大家的尖笑聲更是像要撕破雲霄……

小惜春樂的無可無不可的跳啊笑啊叫啊,跟在兩人身後咯咯笑着追着跑。

鬧了好一陣,最後還是年長一些的賈迎春實在看不下去這對“狗男女”的不雅姿勢了,上前去將史湘雲拉了起來。

這個時候,“逆來順受”的賈環享受的都不想起來了,直等史湘雲起身後,他才頗爲失落的站了起來……

不過當他看到林黛玉恥笑的眼神後,頓時又不好意思了。

這小娘皮的一雙靈動的眼睛,似乎總能猜透他的心思……

“喲!這是鬧什麼呢?大老遠就聽見你們熱鬧的聲音。好啊,有好吃的也不知道招呼我一聲,虧的還是我從廚房裏給你們要來的鹿肉。”

院門推開,一前一後的走進來三個人,打頭的不是王熙鳳又是誰,緊跟着的,卻是李紈,再之後,則是平兒姑娘。

比尋日裏沉默了許多的賈寶玉,在見到王熙鳳後,頓時如同找到了組織一般,不過卻不是迎合,而是嘲笑道:“鳳姐姐,你怎麼又跟來了?真是討厭死了。”

要是擱以往,王熙鳳少不得順着他的話,說老祖宗不放心,非要她來看看云云。

但今日,王熙鳳卻只是對他白了白眼,道:“美得你,誰跟你來啊?是老祖宗聽說你們在請三弟,這不,非打發我來看看,你們是怎麼請他的。”

賈寶玉聞言,心裏頓時更加失落了,感慨這世間果然都是一些眼光勢力的俗人,不就是一個子爵嗎?難道還能比祖宗的公侯爵位還榮光?還能比他的小清新更美……

不過好在,王熙鳳也沒有做絕,畢竟在賈母心裏,賈寶玉的分量並未減少太多,她笑道:“當然,老祖宗聽說你們在燒烤,也特意讓我來叮囑你和林妹妹,不要貪嘴多吃,小心鬧肚子。”

賈寶玉聞言,悶悶不樂的嗯了聲,倒是林黛玉笑道:“就你事多,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了,環哥兒纔是哩,剛還和雲妹妹摔跤呢。”

這話就讓王熙鳳三人太過驚奇了,實在是賈環近來的表現完全不像一個孩童了,尤其是……王熙鳳聽賈璉說,賈赦等人喪命的那一夜,其實是在謀算準備害了賈環的……

當然,王熙鳳未必就認爲是賈環幹掉了賈赦等人,但她卻和當初賈環被榮國公相救一事聯繫起來,認爲賈環此人有大氣運,是天生做大事的人。

行動處,有祖宗和上天的保佑,要不上次眼看着都不行了,卻又挺過來了。

不僅挺過來了,還跟變了個人似的,越發出息了。

大老爺等人正要謀算他,卻不想,連老天都幫他,大老爺一干人居然被白蓮教的妖人給一網打盡。

到頭來,大老爺等人非但沒有害了賈環,反而讓他承襲了一等子的親貴武爵,更得了蟒袍玉帶的行頭,何等威風!

這不是生有大氣運的人,又是什麼?說書的又不是聽說過這樣的人。

而這種人,無一不是少年老成,成熟穩重,心思縝密之輩。

怎麼會和黃毛丫頭摔跤耍呢?

李紈倒是沒想那麼多,看着賈環又在那裏烤鹿肉,笑道:“三弟,沒想到你連這個都會幹?你們爺們兒讀書,不是說有一種君子遠庖廚的說法嗎,你也不在乎?你現在可是堂堂一等爵爺呢!”

賈環衝着李紈皮皮的一笑,大咧咧道:“大嫂,別管是幾等爵爺,總歸也是人不是?反正我樂意給姐姐哥哥還有妹妹們烤東西吃,誰要笑話誰就去笑話去,我是不在乎的!還有,大嫂,你也別總是拘着蘭哥兒讀書,他纔多大點,別把身子骨都熬壞了。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尋日裏就算不習武,也讓他多動動。”

李紈聞言,笑道:“蘭哥兒性子太古怪,倔的很,我怕他衝撞了你們這些叔叔姑姑們。”

賈環笑道:“都是至親,哪有那麼些講究。蘭哥兒和四妹妹年紀相仿,正好可以做個玩伴。今兒天氣好,這裏又有這麼些好吃的,小弟就做回主……司琪,去,到大嫂子房裏,把蘭哥兒叫來。要是他說不來,你就把他扛來,反正你那麼壯……”

衆人見司琪氣呼呼的甩了賈環兩白眼球出門後,紛紛大笑起來。

平兒溫柔笑道:“到底是親叔侄呢。”

李紈很感慨的嘆息了聲。

賈環被油煙薰的眯起了眼睛,抖了抖肉串上的油滴,挨個發了下去。

沒多一會兒,賈蘭穿着一身寶藍色的小袍子,腳踩一對鹿皮小靴,跟在司琪後面羞答答的現身了。

不過當他看到李紈面色可親的對他點點頭後,也就大方起來,該吃吃,該喝喝,就是話不多。

衆人倒也沒太讓着他,都各自各的玩笑着。

直到鴛鴦一臉肅穆的走進院子來,對賈環道:“老祖宗有請……”

……

ps:感謝書友“一條游魚5”的打賞,感謝書友“flyskydj”的打賞,感謝書友“服部正成”、“小小號人物”、“妖月づ白狐”、“c938516”的打賞~~~

感謝書友“mcf123456”、“墨埃”、“龍心在手天下我有”、“正版的我來了”、“呼乎祜”的打賞~~~

感謝衆書友的推薦支持!

昨天推薦非常給力,破六百了,希望今天大家能再多多支持。

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沒錯的話,今兒可能是本書最後一天的公衆章節了,近五十萬字的公衆章節,我驕傲~~~~~

如果明天上架的話,就盡力多爆發幾章,以酬謝大家這兩個月的鼎力支持。

咱們三千多收藏的書,連續幾周的會員點擊都在歷史分榜上,將不少在三江,或者在分強的書都蓋住了。

他們收藏最少都破了五千,可見,咱們的人雖少,但戰鬥力彪炳,跟趙姨娘都有的一拼!

嘿嘿!

總之,我會繼續努力的~~

; 賈環很沒所謂的將手裏的鐵釺子放下,對司琪道:“司琪,勞煩你繼續烤着,三爺我去去就來。”

司琪不傻,看看鴛鴦的臉色,再看看衆人忽然寧寂下來的神色,豈有不知賈環此去必有大事發生。

不過司琪也是一個大心臟的人,她豪邁一笑,道:“三爺儘管去,奴婢保管把肉烤熟了。”

賈環笑着點點頭,然後有些“莫名”的看着一個個笑容收斂的嬌小姐們,奇道:“你們這是幹什麼?老太太不過是叫我去商量點事,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放心,小事一樁,你們先玩樂着,等我回來再繼續嗨……”

賈迎春等人還是不笑,面色有些擔憂。

在賈府裏,鴛鴦的表情就是賈母房間內的陰晴表。

鴛鴦笑了,那代表賈母心情不錯。

鴛鴦一本正經,那代表閒雜人等,無事退避。

鴛鴦板着臉,那就代表有人要遭殃了……

現在,鴛鴦就板着臉。

賈環也知道這一套,他見自己說服不了衆人,無奈回頭對鴛鴦道:“鴛鴦姐姐,勞煩你給大家笑一個,不然她們實在是不放心啊!”

鴛鴦聞言,嘴角扯了扯,看着賈環目光復雜道:“三爺,快走吧。老爺、太太還有鏈二爺都到了,還有錢家的人擡着……也到了,賴老嬤嬤也在……”

聽到這個動靜,連王熙鳳等人都面面相覷起來。

再加上這個鴛鴦這個表情和這個語氣,賈迎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林黛玉幾人眼中也帶上了擔憂。

賈環笑道:“行了行了,你們先玩兒着,我真的去去就來。”

說罷,搖搖頭,轉身就要走。

“環弟……”

賈迎春一把抓住賈環的胳膊,眼圈都紅了,語氣哽咽起來。

倒不能說賈迎春大題小做。

就連賈赦在時,都承受不住賈母幾句重話,賈母臉色掉下來,賈政都要跪下請罪,更何況賈環?

沒錯,賈環現在確實是寧國府那邊的當家人了,還承襲了爵位。

可這些在賈母面前,通通都不好使。

甚至,賈母有能力廢掉賈環。

只是,賈環卻完全沒有這些擔心,他揚起手,用黑不溜秋的手擦去賈迎春臉上的淚珠。

黑灰在賈迎春白皙柔美的面龐上留下了一道痕跡,賈環笑道:“姐姐,你放心好了,小事一樁。你還不信弟弟的話?我說了一會兒就回來,那麼肯定就一會兒就回來。放心吧,有些人,時間一長就忘了自己的本分。弟弟只不過是在教他們做人而已,沒大事的。”

看到賈環臉上洋溢出的自信神色以及眼中流露出的堅定眼神,賈迎春終於鬆手了,不過還是叮囑道:“環弟,你可千萬不要頂撞老祖宗和老爺,知道了嗎?”

賈環笑着點頭應下了,又對其他人點了點頭,最後還看了眼嘴角沒有再擎笑的史湘雲一眼,和鴛鴦一起去了。

賈環一走,王熙鳳哪裏還待的住,叮囑李紈在這裏多照看着些後,也跟着離去了。

雖然賈環再三保證無事,可院落裏的氣氛終究還是低落下來……

……

和鴛鴦一起走到賈母院落前,賈環的臉色終於沉了下來。

因爲,賈母門前居然擺放着一具棺材,旁邊還有幾個哭喪的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