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越達的目光,忽然落到了紀蘆雪身上,「我記得,當日于軍只不過是摟了她一下,你就揚言要斬斷于軍的手臂。」

「後來,于軍的手臂的確斷了,但他自稱是被強盜所斬,但我估計,是你所為吧?」

顧銘聞言,也沒有任何隱瞞,直接點頭道:「是又如何?」

「果然如此,你是不喜歡別人動你的東西或者是人吧?那我倒是要看看,待會你見到她在我面前快樂的叫喊時,又能什麼樣?」越達忽然淫笑了起來。

雖然他的年紀以及大了,但由於境界高,所以身體還健康的,享受一個小美女,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師傅,你……」

紀蘆雪聽到這,頓時驚訝不已。

她沒想到,竟然拜在這種人的門下,簡直就是瞎了眼。

「乖徒兒,過來好好伺候為師。」越達一邊冷笑,一邊說道。

紀蘆雪沒有動,此時的她,多想直接出手偷襲越達。

但是,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越達的對手,所以只好放棄。

更何況,顧銘只是假裝修為盡失,他都沒動手,肯定是有什麼計劃。

「乖徒兒,怎麼,你嫌棄為師?」

越達的目光瞬間陰冷了下去,冷哼道:「哼,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為師心狠手辣了。」

「你個邪魔歪道,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從了你。」紀蘆雪終於是忍不住怒罵道。

「哼,既然如此,為師就成全你。當然了,就算你死了,為師也不會放過你的。」

越達露出了邪惡的微笑來,緩緩朝著紀蘆雪走去。

一直沉默的顧銘,知道應該是自己動手的時候了。

「再近一點!」

顧銘眯著眼睛,站在原地,看著一步步走來的越達,不由地露出一抹冷笑。

此時,紀蘆雪躲在他的身後。

紀蘆雪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顧銘的背影是如此的雄偉,彷彿能夠替她遮風擋雨一般,非常有安全感。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我走到你們面前,還沒有做出決定,那麼就是你們的死期。」

越達的聲音,再度響起。

他走的很慢,自以為能夠給顧銘和紀蘆雪帶來巨大的壓力,卻不知道,正在一步步靠近死亡的深淵。

終於,在他距離顧銘只有兩米之遙的時候。

「越達,你可以去死了!」

顧銘忽然瞪大了眼睛,迅速出手,一股強大力量從他的體內暴發出來。

這一個變故,讓越達駭然萬分。

「不好!」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越達知道自己是中計了,迅速向後爆退。

「哼,你逃的掉嗎?」

顧銘直接祭出了黑煞劍,直接向著越達攻去。

「顧銘,你該死!」

越達快速躲閃,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然而,他並沒有躲過這一攻擊。

噗嗤!

顧銘直接斬下了越達的左臂。

幸好越達的反應比較快,否則的話,斬的就不是他的胳膊,而是他的腦袋。

「顧銘,你真的該死,老夫是不會放過你的,我要殺了你!」

越達祭出戰刀,右手緊握,渾身滿是殺氣地斬向顧銘。

「你做了什麼?」

然而,還沒等越達攻到顧銘身邊,他便驚詫地停了下來。

此時,他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亂躥著,不斷地吞噬著他的武者之力。 「你死了,就會知道!」

顧銘二話不說,立即朝越達暴衝過去。

轟!

看著地上那具越達的屍體,顧銘緩緩地鬆了一口氣。

接著,越達死後的力量,便是被顧銘給吸收了。

不過,通過這件事,顧銘知道,越達並不是魔體,但是越達一定會魔體有著關係。

看來尋找魔體的路還有很長,找齊混沌鼎的碎片,同樣還需要很長時間。

此時顧銘識海中的混沌鼎,算是找齊了百分之一吧,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顧銘背後的紀蘆雪,已經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導師,竟然被顧銘就這麼一招給殺了。

她和顧銘之間的距離,已經相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了。

「越達已死,沒你什麼事了,回去吧!」

顧銘連頭也不轉地對紀蘆雪道。

「我……」

紀蘆雪欲言又止,半晌之後,才強擠出幾個字來: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話音落下,她轉身離開,她知道,自己和顧銘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領主夫人?

她配嗎?

顧銘也沒有轉頭看紀蘆雪,只是看著這越達,想到了失蹤的符陽。

之前越達聯合修羅殺手截殺天武學院的隊伍,被符陽和符家家主打攪。

隨即后越達滅了符家滿門,現在越達死了,顧銘也算是為符家人報了仇。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際忽然響起了陣陣巨響,猶如打雷一般。

顧銘抬頭一看,駭然失色!

只見際竟然有兩道身影正在交手。

「老尼姑,今日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了開來。

「臭和尚,你卑鄙無恥,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害我?」

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別擔心,那不是劇毒,至於是什麼效果,你應該能想得到,哈哈哈……」

「混賬!」

女子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能逃遁。

眨眼間,兩人便是掠到了顧銘的頭頂上。

「武神境!」

顧銘嚇了一跳,沒想到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還能夠見到能夠御氣飛行的武神境強者。

這兩人的來頭,恐怕不小。

「老尼姑,你們拂柳庵建在慈航寺旁,我就不信你們沒有偷偷勾搭慈航寺的那些和尚!」

「放肆!」

「哈哈,聽說你從小就在拂柳庵長大,沒準還是個雛,與其便宜那群和尚,不如便宜貧僧?」

「你若敢再詆毀一句,貧尼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墊背!」

「你要拉貧僧當墊背,來吧。」

兩人的戰鬥非常激烈,幸好他們的戰場是在空中,否則的話,南陽城恐怕是不夠他們拆的。

不過,底下的顧銘,卻是從兩人的對話中聽出了幾個熟悉的名字。

「慈航寺?」

顧銘眉頭一挑。

他沒想到在這個世界內竟然還有和尚和尼姑,看樣子,那個和尚也是個花和尚。

否則的話,他又為什麼要追著一個尼姑不放呢?

這個花和尚,一聽就不是普通人,竟然想著玷污尼姑。

顧銘再看天空。

此時,天空中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那個尼姑中了情毒,實力大降,但即便如此,也能夠與那個花和尚打成平手。

兩人漸漸遠去,很快就失去了身影。

「咦,紀蘆雪走這麼快嗎?」

顧銘回頭看去,卻失去了紀蘆雪的身影。

掏出手中的婚書,顧銘苦笑,搖了搖頭,放好後向顧家走去。

顧銘回到顧家裡,徑直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當務之急,是將那些武學全部抄錄下來,作為顧家的底蘊。

這一夜,顧銘都在忙碌,終於在天色漸亮的時候,將所有武學抄錄成本。

「有了這些武學,顧家的底蘊就足夠了,到時候,我再給大伯五百萬兩銀子,再加上張錦這百個高手,顧家已經是比一般的豪門還要強大了。至於世家,或者是隱世家族,那就等自己強大起來再說吧!」

顧銘心中想道。

今日,顧城直接組織了一支隊伍,準備前往臨陽城。

至於顧銘,自然也得跟去。

顧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在南陽城裡還是有不少產業的,無法第一時間全部整頓完畢,所以需要轉移三批。

不過,顧銘決定在抵達臨陽城之後,便回天武學院去。

要知道,他回南陽城,已經是花掉了不少時間。

顧家老太爺也被驚動得出關了,這是顧銘來到顧家后,第一次見到顧家老太爺。

一天之後,他們便是抵達了臨陽城,接著顧銘亮出身份,震懾了臨陽城的各大豪門,成功入住領主府。

至於張錦,則是帶領一群高手,坐鎮領主府。

「好了,我也該出發了!」

顧銘眼睛一眯。

距離武者大會,也過去了不短的時日,他必須要去洪荒皇家學院報道了。

當下,他便是要了四匹王府寶馬,和顧超等人,一起先行前往天武學院。

由於只有武者大會上奪得排名的顧銘和顧超,才有資格進入皇家學院進修,至於顧華,只能待在天武學院修鍊。

又過了一天的時間,顧銘幾人回到了天武學院。

古依楠早已等候多時。

「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都等不急了呢,再晚一天,我就自己前往皇家學院了。」

古依楠雙手叉腰,不滿地說。

「師妹別急啊。」顧銘調侃道。

「什麼師妹,現在我也突破到了二品武帝了,境界和你一樣……」

古依楠說到這,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在仔細打量了顧銘之後,便是駭然道:「你的境界,怎麼又提升了?」

她得到了五百萬金幣的賞賜,再加上這幾天都在修鍊塔里修鍊,所以是突破到了二品武帝。

「那越達去南陽城殺我,然後我將其斬殺了,這在過程中就突破了。」顧銘說道。

但是他並沒有說出實情,他的境界可是隨時改變的。

「越達?」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