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趙慶明臉上不由自主的多出一種興奮,越是艱難的事情他就越是有戰鬥渴望。蘇沐已經成為他必須要攻克的目標,他現在是戰意旺盛,他現在是無與倫比的亢奮。

璨皇市竇瑞遷。

「老竇,咱們可是主場作戰啊,絕對不能有任何失誤。雖然說蘇沐之前對咱們璨皇市是有些誤會,不過你放心,這點誤會是不會成為他擔心的因素。不就是個王祥東,不就是個張泰和嗎?他們兩個人咱們都要按照規定嚴肅處理,你要明白,只要能讓蘇沐對咱們璨皇市還像是以前那樣關心,能夠將投資落實在咱們這裡就成。」

這話是翟棟滄說的。

竇瑞遷從翟棟滄的話中就能感受到他是動了真格的,他竟然會直接放棄張泰和,為的就是給蘇沐留下好印象。雖然說竇瑞遷很清楚,翟棟滄這樣做是多此一舉,難道說你不這樣做,我就會放過張泰和嗎?不過既然翟棟滄願意給出這個態度,自己就要領情。

所以竇瑞遷在這刻將亂七八糟的念頭都拋掉,開始想著怎麼樣才能將蘇沐的注意力一直留在璨皇市。

日曆市萬梓良。

「老萬,千萬要把握住機會啊。咱們日曆市能不能打個翻身仗,就看你這次能不能將蘇沐給拉過來。老萬,有些事我不說你也應該心知肚明。某些人是因為什麼事出現在咱們日曆市的,這個你我都清楚的很。要是說蘇沐願意在咱們這裡投資的話,你給他說,我們兩個願意幫著他做些事,做些他應該會高興的事。」

萬梓良被市委書記這話說的心裡瞬間就亮堂,他當然知道某些人指的是誰,不就是談睿嗎?沒想到市委書記這次為了能將投資拉到日曆市中,連這種條件都願意開出來。不過有這樣的條件墊底,我是越發有信心啊。談睿,你這個傢伙來到日曆市后純屬混日子,也不好好做事,不如這次就當給咱們市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吧。

東麥市梁永貴。

「老梁,咱們東麥市不比他們誰差,而且要知道咱們有最大優勢,那就是咱們這裡有不少科研院所。只要能將蘇沐說動,這些科研單位沒準能派上大用場。那時候咱們科研工作會出現井噴式的發展,會將其餘集團也吸引過來投資。當然了,前提是必須有亞帝集團或者是盛世騰龍願意過來,他們過來就能形成這樣的連鎖效應。這些都是后話,你只要明白務必動用所有資源,都要將蘇沐拿下。如果說可以的話,邀請蘇沐前來咱們東麥市轉轉,咱們這裡可不光人好,風景也好呢。老梁,我相信你能完成這個任務。」

梁永貴頓時感覺壓力撲面而來,但想到市委書記所描繪的壯觀畫面,他的信念也越發堅定。

排除萬難,拿下蘇沐,成為六人此刻惟一的想法。(未完待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國策卷八百年積怨第九十二章只缺運氣

沉「飛龍」號。★文學館網更新迅速(╰→wxguan),小說齊全★劉海峰並不覺的有多大成就感。

以往執行戰備巡邏任務時。劉海峰指揮的「江豚」號曾經多次發現「飛龍」號。用計算機模擬了攻擊與規避過程。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不但使用了潛艇的中央火控計算機。還使用重型反潛魚雷。江豚」號順利完成作戰任務離開危險海域。「飛龍」號也「順利」沉到海底。

以最快速度離開反潛巡邏機的搜尋範圍之後。「江豚」號再次潛伏下來。

按照作戰計劃。劉海峰可以在此時下達返航命令。到潛艇基的。向潛艇司令部遞交’戰報-官兵們也能在岸上休息幾十天。順便回家住上一段時間。與張雪峰等軍官以及部分士官商討之後。劉海峰做出了留下來的決。

戰爭已經爆發。日本艦隊肯定會出港執行作戰任務。

不管有多少潛在西太平洋執行獵殺任務。「江豚」號還有29條重型魚雷8枚對的攻擊巡航導彈8|反艦導彈(4|儲存在魚雷架上枚儲存在垂直發射管內)。總不能帶著這麼多「軍火」回家吧。再說了。執行獵殺任務的期為0天執行戰備巡邏任務的周期可以長達9天。才在海上活動不30天。剩餘的物資足夠「江豚」號繼續在海上活2月官兵狀態良好。完全沒必要急著返航。

既然|來。主動尋找戰機。

劉峰的膽子確實很大。「江豚」號在伊豆諸島南面的太平洋海域轉了幾圈后2下午轉向北上24日凌晨再次回伊豆諸島海域。也就是說。不到24|時。「江豚」號回到了擊沉「飛龍」號的的方。

利用高頻海底的形探測聲能夠清楚看到散落在海底的潛艇骸。

「江豚」號回戰場。不是為了找到「飛龍」號的殘骸。劉海峰也沒有「鞭屍」的惡劣好。他的目的只有一個。等待本艦隊。

擊沉「飛龍」號。讓劉海峰在「艇績」上追平了華劍鋒。

如果能夠2航母與幾艘大型戰艦。劉海峰就將超越華劍鋒。成為共和國有史以來戰績最大的潛艇艇長。

不的不承認。劉海峰不但有膽量還有頭腦。

日本海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擊沉「飛龍」號的「江豚」號會再次返回交域。

日上午。「江豚」號與1艘水面艦艇發生接觸。斷定為反潛衛艦。讓劉海峰覺不可思議的是。日本護衛艦沒有發近在尺的「江豚」號。確定為1艘單活動的護衛艦之後。劉海峰壓住了出手的衝動。沒有浪費寶貴的型魚雷。那艘日本護衛艦在「龍」號沉沒的點徘了幾個小時。主動聲納探測了海底情況隨後轉向返航。由此推斷。護衛艦的任務不是反潛而是尋找「飛龍」號的殘骸。

耐心等待總有回報

日夜間江豚」號首次與日本艦隊遭遇。側被動聲納明確測出了16艘大型戰艦的準確位置與航行數據。可惜是。劉海峰沒能獲偷襲的機會。日本艦隊的速度一直|持在16節以上。附近到處都是反潛直升機與反潛巡邏機。還有10多艘具有強大反潛能力的護航戰艦。如果「江豚」號不顧小命。加速追上去。肯定會被反潛力量發現在發射魚雷之前就被日軍擊沉尾隨日本艦隊航|4個小時江豚」號主動脫離接觸。

由此可見。劉海峰不是瘋子而是非常冷靜的潛艇艇長。

測出日–隊的航線之後。劉海峰與張雪峰抓住了其中的規律:日本艦隊一直在規避偵察衛星。

按照張雪峰的建議。「豚」號在25上午到達了第一個伏擊點。

運氣不是很好。日艦隊沒有主動送上門來。而是在距離「江豚」號大50千米處轉到了另外一條航線上去。

2夜間。「江豚」達第二個伏擊點。運氣仍然不怎麼樣。日本艦隊好像在故意「調戲」劉海峰。再次在距離「江豚」號大約0千米處轉向。

2日上午。「江豚」號到達第三個伏擊點。

因為規避衛星沒有固定航線。只需根據偵察衛星的運行軌道。讓艦隊離開衛星的探測海域。以「江豚」號只能在大海上碰運氣。運氣好收穫將極為豐碩。氣不好最損失點耐心。

下3點30’左右。日本艦隊還未送上門來。「江豚」號收到潛艇司令部發來的消息。

上升到潛望鏡深度。將通信天線伸出海面。接收通信衛星發來的信息后。「江豚」號再次潛入深海。

直到此時。劉海峰知道。日本艦隊已經在1個小時前轉向南下。

不說。

實很重要。

如果「江豚」號呆在第二個伏擊點上。很有可能已經與南下的日本艦隊遭遇。

因為在夜間隨同日本艦隊向西航行了數十海里。所以「江豚」號錯過了最佳伏擊機會。只能繼續在茫茫大海上碰運氣。

命令轉向南下后。劉海峰把張雪峰等軍官叫到了指揮中心。

所有軍官都認為。日本艦隊突然轉向南下。很有可能主動與正在北上的母戰鬥群交戰。南下時。隨著逐漸遠離岸基航’兵的掩護範圍。日本艦隊為了避免遭到潛艇伏擊。不大可能走直線。而-較高的航速|z字型航線南下。最佳的伏擊時機不日本艦隊南下時候。而是日本艦隊與航母戰鬥交手的時候。日本艦隊里的母必須逆風全速航行。讓艦載戰鬥機飛。此時的航母幾乎沒有自能力。極易遭到潛艇攻擊。只要抓住機會23:-魚雷就能擊沉1艘航母。

關鍵問題是。必預先判2支艦隊的交戰的點。

劉海峰沒有測。-次讓「江豚」號上升到潛望鏡深度。利用潛艇上的戰術數據交換設備接收其他隊發出的戰術數據。

對艇來說。「戰術數據鏈」肯定是「新式裝備」。

半島戰爭后。海軍向國防部請撥款。為潛艇安裝戰術數據鏈。這一要求差點被時任國防部長的宗應仁駁回。因為戰數據鏈是超高頻無線電通信設備。潛伏在海里的潛艇本收不到超高頻無線電信號。為了搞定這件事。華劍鋒給時任副元的王元慶寫了封信。明確提出戰術數鏈系統對潛艇的要性。直到07年初。王元慶上台執政。才讓出任國防部長的葉致勝批准了海軍的撥款請求。為每艘潛艇配備一套戰術數據鏈系統。並且要求潛艇生產商提供改進服務。嚴格說。戰術數據鏈的使用頻率並不高。卻非常重要。

與潛艇都配備了潛望鏡而潛很少在海戰中使用潛望鏡一樣。一般情況下。艇長不會冒險將通信天線伸出海面。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如果需要冒險。往往意味著只能通過戰術數據鏈系統獲取戰場信息。

事實確實此。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劉海峰只能冒險。

15分鐘不到。「江豚」號收到了確切的戰場消息。而且戰術信息就是艦隊發出的。

「江豚」號再次回到深海。劉海峰的心情也激動了起來。

日本艦隊距離幕青雲將軍指揮的航母戰鬥群只有16米。雙方將在2日凌晨交戰。不用劉海峰吩咐。張雪峰根據日本艦載戰鬥機的攻擊半徑。算出日本艦隊的戰鬥海域。確定「江豚」號的佳伏擊的。重新設定了航線。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豚」號一路狂奔。沿著日本艦隊西側快速南下。

雖然潛艇不會跟海面戰艦拼速度。但是真的跑起來。潛艇不見的比海面戰艦慢。

「江豚」號的最大_,能夠超0。而最大航速超0節的海面戰艦寥無幾。

22,30分左右。「江豚」號到達伏擊海域。

艇的|速度再降低到6以下。睡了幾個小時的劉海峰再次回到指揮中心。向全艇官兵下達了戰鬥命令。

15分鐘之後。日本艦隊「如期而至」。

戰艦高速航行時。旋槳快速旋轉拍打海水的聲音連潛艇內的官兵都能聽見。不需要使用拖拽式聲納就算用艇艏的球形聲納。都能準確無誤的判斷出日本艦隊的方向距離與航行速度。

讓潛艇將速度降低4以下。劉海峰把張雪峰推到了舵手的位置上。

除非魚雷用光了。不然劉海峰不會在海戰中使用導彈。在他看來。如果不是海軍的作戰中明確求各艘潛艇按最低限度攜帶反艦導彈。不然劉海峰會在「江豚」號的魚雷架上塞滿魚雷。1枚導都不帶。

使用魚雷。必須占最有利的攻擊位置。

為了避免**行蹤。艇的航行速度必須降低到最低限度。

如此一來。在搶佔擊陣位的時|。舵手不能犯任何錯誤。必須準確無誤的執行艇長下達的航行命令。如同走鋼絲繩一樣。將潛艇準確無誤的「送到」最理想的位置上。張’峰在潛艇上乾的第一個職務就是掌舵。劉海峰對他有足的信心。

2,15分。「江豚」號佔據了攻擊位。

就在劉海峰準備下達攻擊命令的候。聲納長發出了警報。

取消攻擊指令后。劉海峰下達了全速下潛的命令。

誰到。「江豚」號的運氣如之差呢?讀好書,請記住文學館網唯一地址(http:// 依著蘇沐如今的聽力,當然能將每個電話中的談話內容全聽得一清二楚,說實話他也真的有些意外。他沒有想到亞帝集團和盛世騰龍會做出這種通知,你說亞帝集團這樣就算了,盛世騰龍跟著瞎攙和什麼。只是這個念頭剛升起,他很快就知道是怎麼回事,而且沒猜錯的話,這事原本就是盛世騰龍在背後做主導在推動,亞帝集團的梅林不過是順勢而為。

為什麼?

當然因為葉惜見不得蘇沐在官場上受白眼,被冷落。

雖然說蘇沐對顧憲章對自己的分工進行調整也是有很大意見,但他還是保持著最大冷靜和容忍,他沒有公然進行反抗。顧憲章的這種調整原本就沒有絲毫根據,是他純粹為了彰顯權力和地位而獨斷獨行的。你要說是事出有因的話,我蘇沐不配合這是我的不對,但是貿然這樣做,你我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就沒有必要遮遮掩掩。

蘇沐能容忍能沉默,葉惜卻絕對不會。

蘇沐這可是剛剛從國外冒著生命危險,成功將莊語嫣解救回國,還帶回來巨大的海外投資項目,應該說給予重獎厚譽都來不及,可你們這邊倒好,竟然玩起了卸磨殺驢,咳咳,好吧,這個成語用的有點不當,應該是說,你們就做出讓功臣寒心的飛鳥盡良弓藏的舉動,你們其心可誅啊。

我葉惜就是擺明給蘇沐撐腰討回公道了,我這樣做針對的不是你們吳越省,針對的是某些隱藏在背後做出這種小動作的人,我要讓這種小人親眼目睹,我的男人是如何風光萬丈,我的男人可不是你想要欺負就能欺負。不是你想要打壓就能打壓的。

葉惜的出發點是好的,但蘇沐此刻心底只能是暗暗苦笑。

葉惜啊,我的好媳婦,你這樣做固然讓我成為大明星,成為全省焦點,但下面我該怎麼做呢?這齣戲我又該怎麼唱呢?你這是將我架在火上烤啊。烤得是里焦外嫩。你要是現在在這裡的話,就能看到一幕驚人情景。六個地市的大員們,看著我的眼神是這樣灼熱,神情是那樣的渴望,讓我現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真是有些受寵若驚啊。

不能等他們先開口,要掌握主動權,必須要先發表意見。

蘇沐很快就拿定主意,趁著六人剛剛走過來。還沒來得及張嘴的瞬間果斷說道:

「六位,你們剛才接聽的電話我已經聽到,說真的,我沒有想過會遇到這個局面,不單單是你們意外,我也很意外,我剛才還說可能是你們多想了,但現在看起來你們的確沒有多想。這的確成了現實。所以在我表態之前,我要說的是。你們這趟過來找我,都是為了能夠讓四大集團中的某個或者說幾個落戶到你們市裡,這個對吧?」

「沒錯,就是這樣的。」

「既然這點能肯定的話,下面就好說,各位老大哥都比我從政時間長。都應該知道有些事就算是你們自己,都不可能輕易給出結論。我現在雖然是被亞帝集團和盛世騰龍定為洽談人,但這事的最終拍板權,肯定還是要人家兩個集團內部做出來。我怎麼說都是外人,沒有辦法也沒有資格左右這樣的超級集團。」蘇沐坦然道。

這話說出來六個人就有點不相信。

蘇沐或許是沒有資格決定兩大集團的投資方向。但你要說一定影響力都沒有的話,可就太謙虛了。你要都影響不了的話,那我們又該怎麼辦?張繼宗心底想到的更多,他清楚蘇沐和盛世騰龍之間的關係,他知道蘇沐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實誠。因此蘇沐這麼說,他就這麼聽,該怎麼做還是會怎麼做的,絕對不會動搖的。

其餘五個同樣是這個想法。

「你們看外面也都黑了,已經到了飯點了,咱們就算是要商量投資的事,該吃飯總是要吃的吧。你們大老遠趕過來,就算不餓我也餓了,我不餓,司機他們也都餓了。要不咱們就先吃飯,有什麼事吃完飯後再說,要不你們都別走了,乾脆就住在璨皇市吧。等到吃過飯後,我陪你們去市裡。竇哥,這裡是你的地盤,你總要安頓好幾位老哥吧。」蘇沐微笑著道。

「蘇老弟,你就放心吧,各位大駕光臨,我肯定會安頓好的。」竇瑞遷拍著胸脯保證,只要你們幾個不和我爭搶,別說是安頓你們,就是讓你們頓頓吃香的喝辣的都沒有問題。

「這裡就很好,我想要不就住在這兒?」張繼宗笑眯眯道。

「我也覺得這個地方風景迷人,我還沒來得及好好欣賞呢,乾脆就住在這兒吧。」林同省附和道。

「蘇老弟,你要不讓這裡的負責人過來下,我們問問他這裡有沒有地方住?你放心,我們自己掏腰包,絕對不會白住哦。」趙慶明同樣是堅持道。

為什麼都非要住在這裡?

原因一點都不難,因為蘇沐剛才說了,他是不會走的,他今晚就要在這裡住下。你都住下了,我們難道說還非要離開嗎?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道理,大傢伙可是比誰都懂。

晚上吃過飯後,約上蘇沐在這裡散散步,然後聯絡下彼此感情,多好。沒準蘇沐一動心,就答應和我們回去。只要蘇沐肯跟隨我們回去,我們就會佔據絕對優勢。

全都雞賊的很。

竇瑞遷心底怒吼起來,這是豈有此理,你們簡直是死咬不放了,這裡的環境雖然說不錯,但還沒有說條件優越到能讓你們陶醉沉迷的地步吧?你們卻非要住在這裡,真的當我不清楚你們的想法。你們啊,就是為了能將蘇沐從我璨皇市拉走,不依不饒。不行,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幾位,這個生態園還在建設中,能夠提供的居住條件也很簡陋,只是有幾間房子能用。蘇老弟好不容易過來一趟,當然是先讓他在這裡住下。你們就全都跟我回市裡面吧,我保證給你們安排的舒舒服服的。蘇老弟也忙活一天了,怎麼都要讓他好好休息下才是。」竇瑞遷滿臉笑容的說道,說出來的話全都站在蘇沐這邊,讓人聽著就會感覺暖洋洋的。

「真的沒有住宿的地方?」張繼宗懷疑道。

「難道你還懷疑我會在這個問題上撒謊不成?」竇瑞遷故作怒狀。

「那好吧,咱們就吃過晚飯後跟隨老竇去市裡面住下。」張繼宗笑道。

能再說什麼?

竇瑞遷都將話說到這個地步,難道他們還能強求?最關鍵是這裡沒有住宿的房間,才是最麻煩呢。

他們都清楚蘇沐一時半會是沒有可能給出決定的,過來就是想要和蘇沐搞好關係。反正態度都已經做出來,蘇沐肯定知道。那樣不如乾脆點,給蘇沐一個晚上的時間琢磨這個問題。他們也先休整下,好好的想想還有沒有什麼能調動的力量,讓他們幫著說說好話。

比如說張繼宗想到的就是要上報簡承諾。

比如說竇瑞遷想到的就是必須邀請柳白鹿。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便是了。

「走,先吃飯吧。」

蘇沐帶隊走出會議室后,沖站在門口的甄青春吩咐道:「青春,食堂那邊安排好沒有?各位領導可都是空著肚子趕過來,都想要嘗嘗你們這裡的飯菜。我可是打了包票的,我說過你這裡的土菜口味絕佳,你不能給我丟臉啊。」

「蘇主任,放心吧,食堂已經準備好,就等各位領導過去就餐,保證是地道的農家飯。」甄青春急忙道。

「行,嘗嘗去。」

蘇沐一行人就這樣魚貫而出,出了大樓直奔食堂而去,在路上大家雖然還在聊,但內容已經不再涉及到投資,而是談天說地起來。在會議室中關起門來,他們是能爭的頭破血流,但出來后自然就會和好如初。一來是為了在外界展示良好的形象,二來為了公事怎麼吵鬧都沒有誰會計較,但只能對事不能對人,如果還代入私人情緒繼續爭吵的話,就顯得你這個人太沒有水準和肚量了。

一頓晚飯吃的是賓主皆歡。

吃完飯,張繼宗他們全都跟隨竇瑞遷離開科技園,前往璨皇市中住宿,而將他們全都送走後,蘇沐便帶著甄青春他們回到辦公室中。今天發生的這幕來的有點突然,讓他有點不太適應。不過應對的還算得當,沒有被誰糾纏不休。一想到這只是一個開始,明天或許還會迎來更加瘋狂的情形,蘇沐就感到有點頭大。

算了,這些問題現在想也沒有用,還是處理好當前能解決的問題再說。

「青春,甄校長怎麼樣?」蘇沐問道。

「我爸他不想要住醫院,非要回來住,他說他沒有事,雖然有點骨裂,但是不算嚴重。醫院那邊也說在家裡休養也成,所以我就帶著他回家。過些天再去醫院檢查檢查就成,沒有大礙的。蘇主任,這次還是要多謝你,不是你的話,我爸不但會受傷還會受羞辱。和受傷相比,他這個人是絕對不願意承受屈辱的。」甄青春感激道。

不能承受屈辱的甄言。

不願承受屈辱的甄言。

不想承受屈辱的甄言。

蘇沐眼前浮現出甄言那蒼老倔強的面容,眼底閃過一抹堅定光芒,然後緩緩開口。(未完待續。。) 四周看了一眼,劉海峰向張雪峰點了點頭,示意關掉報警燈。

「反潛巡邏機,p-2」張雪峰走過來時,閃爍的報警燈熄滅了,指揮中心內恢復了正常情況,「我們準備下手的時候反潛巡邏機就趕了過來,***真會挑時候。」

劉海峰勉強笑了下,朝戰術屏幕上看了過去。

因為潛艇內部空間有限,所以沒有配備虛擬三維顯示設備。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