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跑進房間,關上房門,金泰妍順著房門蹲下,用手捂著嘴,像個連哭都不敢哭出聲的孩子。 鍾躍軍和焦鳳鳴的埋怨直指令天話題的核心,趙國棟當然心知肚明。

這二人都擔心凌正躍這是在預先做輿論準備要對永梁下手了。

永梁前兩年也是發展一直居於全省榜首,但是這兩年慢了下來,雖然有其特殊原因,但是似乎凌正躍並不看這個,他只看結果。

寧陵情況和永梁有點相似,就是前期都發展比較快,但是這兩年寧陵增速在放緩,很難說凌正躍會不會揪住這個問題發難。

印把子掌握在別人手中,真要把你給擱在一旁,你就是比囊娥還冤,那還不是既成事實了?

所以趙國棟的對策就是大張旗鼓造勢,讓寧陵成為構建和諧社會這個命題平的一道風景線,這種情形下凌正躍如果還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來下手,那他就要考慮會不會給中*央留下是在公開質疑甚至挑戰中*央定下的構建和諧社會這一決定了。

趙國棟相信以凌正躍的政治智慧不會不智至此。

當然這只是一個治標的策略,短時間內能夠奏效,只要凌正躍存著要動手的心思,寧陵班子始終要被刮入調整範圍,一旦有機會他就會抓住實施,作為省委書*記,主動權始終掌握在他手中。

只是就目前來說,趙國棟也只能想得出這樣的策略來,唯一的變數就走到明年春浩然和苗振中離開安原,新來的省長和省委副書*記情況如何,這就是一個變數,只有利用這個變數來贏得轉機。

「好了,躍軍,鳳鳴,你們倆也不用在這裡旁敲側擊了,我已經把路給你們指出來了凌正躍非等閑之輩,胸中一樣溝整萬千隻不過因為各自所處角度環境不同,各有各的想法思路罷了,你們這樣做符合了中*央意圖,我相信凌正躍看到這一點也應該清楚現在對你們也只能唱讚歌,而無法考慮其他短時間內他只能如此,至於下一步,我想包括他凌正躍在內,誰也無法料定,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趙國棟不想在和這兩個傢伙打啞謎,笑著挑明。

鍾躍軍和焦鳳鳴也都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不從趙國棟那裡聽到一句實在話,他們心裡始終放不下心來趙國棟挑明說在這種情況下凌正躍無法動他們,兩人頓時心裡就放下子一塊石頭。

也不知道為什麼,趙國棟所說的一切他們就很篤定的確信,長期以來形成的信任習慣使得他們對趙國棟的每一句話語都確信無疑,他說凌正躍不會動他們那肯定就不會動他們。

…………

解決了這個命題之後三人之間氣氛變得更融洽輕鬆,趙國棟留兩人一起吃午飯,兩人也不客氣,能夠多一些時間在一起也可以多了解一下中*央政策走向變化,也算是為寧陵發展提前探路。

趙國棟身份不比以往,他現在提出來的觀點都更具宏觀指導意義,鍾焦二人也知道趙國棟在國家發改委沒有清閑過,從一上任到現在,幾乎就處於風暴漩渦中,但是趙國棟還是殺出了一條血路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多大影響。

雖說外界對他也是毀譽參半,但是鍾焦二人都奉行一個觀點,不被人罵是庸人,不洗碗就永遠不會打爛碗,趙國棟到國家發改委本身就是要去做事情的只要不是一邊倒的咒罵,就算是成功了,而現在趙國棟顯然幹得相當出色。

尤其是現在趙國棟負責的這一片工作可以說都是事關國計民生這本身就是對趙國棟的信任和肯定,這也更加深了兩人對趙國棟的信任感兩人也把近期寧陵的工作情況作了一個簡要的彙報除了經濟發展和招商引資方面的一些突破外,兩人也談了談人事架構上的一些想法。

雖然趙國棟目前的身份已經不適合來過問寧陵工作中的很多具體情況了,但是鍾躍軍和焦鳳鳴都知道趙國棟對寧陵的感情,所以鍾躍軍還是打算把情況向趙國棟做一個彙報。

這一年多來鍾躍軍基本上也是保持了蕭規曹隨的格局,未對寧陵人事方面有什麼大的動作,但是這一次寧陵人事也有一個微調,那就是塹文魁即將升任懷慶市常務副市長,寧陵市委推薦了文彥華出任市委常委,已經獲得了省委批准,而空缺出來的缺額副市長人選,鍾躍軍有意要,*集縣委書*記賈平原來出任。

趙國棟心平氣和的聽著鍾躍軍介紹著賈平原在曹集的表現。

要平原出任曹集縣委書*記不過兩年多時間,雖然工作業績很出彩,曹集縣面貌比起鐵明出任縣委書*記時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趙國棟心裡還是有些不痛快。

要論工作能力和業績,魏曉嵐差了?唐耀文不如賈平原?鍾躍軍的這個安排不能不說有些感情用事,焦鳳鳴之前就舍蓄的和趙國棟提及過這個問題,也委婉的向鍾躍軍表示在這個副市長人選問題上魏曉嵐和唐耀文感覺更合適一些,但是鍾躍軍沒有接受焦鳳鳴的意見。

不痛快歸不痛快,趙國練並沒有形諸於色,甚至也沒有質疑鍾躍軍的意見。

在他看來,鍾躍軍既然作為市委書*記,他自然有他的用人觀,曾集這兩年時間裡的確發展得不錯,中草藥基地總算名副其實了,賈平原也算得上居功至偉,當然還有作為縣長的崔秀夫,如果一個市委書*記連一個副市長人選都不能決斷,那也太無趣了一點,在這一點上趙國棟即便是有什麼想法,就目前這種情勢,他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賈平原也的確不錯,只不過在自己眼裡似乎魏曉嵐和唐耀文更合適一些,但誰又能說這不是自己的感情傾向呢?想到這一點趙國棟也是啞然失笑,所以鍾躍軍的決定他不評價更不會過問。

見趙國棟態度平和,鍾躍軍心裡也踏實不少,在賈平原推薦為副市長人選問題上他也知道市委裡邊意見不太一致,他也知道自己還沒有達到昔日趙國棟擔任市委書*記時期那種隨心所欲駕馭全局的地步,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先期更是和不少常委進行了溝通,以求獲得大家的理解支持。

反過來能把賈平原推上位,也能更進一步鞏固自己在寧陵市裡邊的地位,鍾躍軍覺得在這個問題上他必須要堅持。

………………………………」………………………………………………,這個黃金周對於趙國棟來說本來是個難得放鬆時機,但是從鍾躍軍和焦鳳鳴來自己這裡開始,他就知道這個假期怕是休想清靜。

韓度要到滬江,現在暫時還沒有走,但是已經去滬訌市委報到了,趙國棟問了問韓冬,韓度現在還在安」自己怎麼著也得去井會一下。

韓度對於自己的幫助實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麼些年來記憶中除了自己請過韓度一頓簡單路邊小吃外,似乎就沒有真正和韓度好好吃過一頓飯,雖然說一頓酒飯代表不了什麼,但是至少也算是一個心意。

盤算一下韓度這一走,加上前期的應東流和任為峰也已經離開,安原省委一幫人裡邊也就沒有多少值得自己留戀的了,除了楊勁光。

楊勁光出任常務副省長,自己也該去恭賀一下,只是他出任這個常務副省長只怕也沒有那麼輕鬆,在這個位置上他能幹出一番什麼樣的成績來,還要等他自己真正深入到政府工作中才說得清楚。

蔣蘊華那裡趙國棟也打算去拜訪一下,現在蔣蘊華已經卸任統戰部長,只擔任了政協副主*席了,算是真正喝清茶了,一門心思扎在文物收藏事業中去了,在電話里和自己聊起這方面,那眉飛色舞的味道即便是隔著千里都能感覺得到。

他要來京里,自己少不得要陪他到潘家園那邊去遛一遛,回安都了,到蒂花街那邊一塊兒去晃蕩晃蕩也是難得的放鬆。

王甫美那裡自己也得去坐一坐,寬慰寬慰,這種事情上出了狀況,趙國棟也不好多說,五十步笑百步,只不過自己僥牽沒有出問題罷了,但是王甫美出的問題也算是給自己敲了一個警鐘,即便是這只是一個借口,但是畢竟你給了別人借口,人家才可以乘勢拿下你。

過了這個黃金周,又該一頭扎進委裡邊的事物中去了,蘇副總理會在十月出訪緬甸、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孟加拉國,自己也要跟著出訪,這一趟出訪可能也要涉及到對外合作方面的一些事宜,與南亞地區的經濟貿易分量也越來越重,而南亞諸國錯綜複雜的政經關係也是考驗中國大國智慧的一個最好棋局。 對那個自作主張到如此地步的男人,金泰妍再沒什麼話好說,她關掉手機甚至掰出電池,讓這些無關緊要的零碎隨手滑落。她雙目無神的看著面前這棗紅色木門,用手臂把自己保護起來,靜靜發獃,只想一個人獨處,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關心,什麼都不用在乎。

累了,就睡了。她爬上床,側卧,抱住被子,閉上眼睛安然入睡,好像沒什麼心事的孩子。

一覺醒來,她會發現自己仍在保姆車上,所以這只是一場惡夢。

從下午一點到三點,時間在安靜中平穩度過,陽光從窗口撒了進來,暖暖的照在金泰妍身上。金父在泰妍十六歲以後便從未擅自進入過泰妍的房間,特別是女兒在家的時候,今天他破了例,走進門,撿起泰妍隨手丟掉的手機零碎放在書柜上,然後到泰妍床前矗立許久,只是看著女兒,神情平靜。

大學時代組織樂隊的經歷讓金父不同於傳統韓國男人,雖然結局並不如願,那段時光也是足以讓他珍惜一輩子的珍貴回憶。他知道做音樂難,因為永遠要面對旁人的偏見,這種偏見不僅僅是針對歌手本身,也針對他們的生活和品性,這種偏見不僅僅是來自於陌生人,同樣也來自於他們身邊的人。女兒大了,終究是要戀愛的,他對那未曾謀面的男人只有一個要求,好的人,理解她、支持她並且不會真的傷害她的人,而且絕對不能是有偏見的人。

素未謀面的陌生男人給女兒送來滿柜子的昂貴衣物。這行為處處透著不成熟的浮躁,讓金父很難產生好感。

泰妍睡的很沉,通宵日程消耗體力,晴天霹靂消耗精力。一直到午後四點,她還是沒有起身。

門外,有金家父女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到來,他穿戴整潔卻不張揚,面相普通卻勝在張揚。男人站在車旁猶豫了一會兒,最終只是取出後座上的水果,對很多他說見女朋友父母時店主推薦的其他禮物都置若罔聞。

他走到門前矗立,心情略微有些忐忑。像是要打一場必定會處於下風,而且毫無準備不說,又絲毫不了解對手的硬仗。但他還是按響門鈴,同時斂去表情中的所有緊張。

金父打開門。看著第一次見面卻提著禮物的陌生男人並不陌生。泰妍成名之後經常有粉絲成幫結隊的慕名而來,但以前都是去的店裡,再看這男人的裝束表情,他隱隱覺得不對,目光越過這年輕後生的肩膀。他看到了那輛停在路邊的賓士,正好看到那被刮到狼狽不堪的車身。

「叔叔您好,我叫林蔚然,是泰妍的朋友。」

林蔚然鞠躬問候。面前的男人卻不發一言,只是用男人看男人的目光審視著他。林蔚然毫不猶豫的補充一句:「男朋友。」

「進來吧。」金父側開身子。確定他不是那些把幻想當成現實的小男生,讓他進門。

喜怒不形於色好像是為人父的學問。一直到端坐在矮桌一頭,林蔚然和坐在他對面的泰妍爸爸都沒什麼交流,兩個同樣話不多的男人聚在一起,那場面有多沉悶誰都知道。

待兩人坐定,泰妍爸爸才問:「能喝酒嗎?」

「能。」林蔚然應道,看金父要起身,立刻先站了起來:「我去取就好。」

「在廚房冰箱里。」

比起面貌談吐,泰妍爸爸更看重一個男人的『行』,在矮桌對面正經八百的端坐比什麼禮物都能體現出一個男人的尊重。沒有支支吾吾的胡言亂語、沒有一進門就去找他的女兒,也比什麼樣的談吐都能體現一個男人的成熟和穩重。一瓶燒酒,兩個杯子,待林蔚然重新跪坐在金父對面,他表現出來的一切和那種隨手送女兒一柜子奢侈品牌的浮躁男人沒有半點關係。

金父將一個杯子倒扣著放在桌角,把另一個推到矮桌中間,拿起林蔚然開好的燒酒倒了一杯,往林蔚然這邊推了推。

長輩給的酒不能推辭,只有平輩才能客套。所以林蔚然直接拿起杯子,側過身,一次分三頓把杯中的燒酒喝掉。沒有餐巾紙就用西服袖口把杯子裡外擦拭乾凈,這才拿起那瓶燒酒倒了一杯,推到金父面前,單手放在杯前伸開示意,另一隻手卻是一直放在胸口。

這是韓國人在酒桌上跟長輩喝酒的禮儀,剛來韓國的時候不知道,林蔚然還吃過不小的虧,同樣教會了他什麼才叫做入鄉隨俗。

「你不是韓國人?」金父問道。

林蔚然有些詫異,回答:「恩,我是中國人。」

「現在韓國的年輕人沒誰能把這些做的一點不差了。」金父臉上終於帶起微笑,雖然只有一點,卻也是對這要帶走他女兒的『陌生人』,難得的善意了。

林蔚然沉默不語,不敢隨便說什麼見解,他這個年紀的閱歷經驗再多,也比不上經歷了動亂年代的泰妍爸爸,保持謙虛是獲得好感的唯一方式。

總裁太霸道 泰妍爸爸沒再說話,只是又給林蔚然倒了一杯酒,兩個男人就這樣沉默的喝著。

睜開眼的金泰妍喪失了時間的概念,只覺得天色有些發暗,她疲憊起身,腦子有些脹痛,哭過的眼睛略微浮腫,一碰就有點難受。打開床頭的檯燈,環視屋內熟悉的陳設,她意識到這一切都不是夢。

雖然不是好消息,卻也不是什麼噩耗。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 說實話,叫林蔚然滾的那句話現在想起來還真是爽利。她打定主意把柜子里的東西打包丟掉,因為還給那個男人實在是太不解恨,也太不能證明她如此堅定的決心了。金泰妍從床上坐起身,決定立刻開始行動,一方面可以避開媽媽的盤問,一方面也可以早一些有個好心情。

收拾了大概十分鐘,衣櫃里乾淨、整潔,只剩下了幾件父親覺得她還會穿的衣服。金泰妍決定有機會要把它重新填滿,或許不是些閃亮亮的名牌,卻能讓她自豪和心安。

提著包打開房門,金泰妍看見坐在矮桌旁邊的兩個男人,正對著自己的那個是父親,背對著自己的那個背影看起來很眼熟。

他回過身,長著她此時最不想見到的一張臉。

金泰妍瞪大雙眼,愣在門口。

「起來了?」父親問道。

金泰妍的下一個動作就是立刻退進房間,飛快關上房門。

她丟下包,在門口來回踱了幾步,頭上瞬間就見了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她幾乎覺得這又是一個噩夢,產生了很想掐自己一下的想法,卻沒下的去手。

她看到書架上的手機,便飛快把這些零碎拼接起來,調出黑名單,給他發了一條簡訊。

『你到底想幹什麼?』

門外,林蔚然收到簡訊,就算是他偷偷給了回應金泰妍也不會知道。感覺到金父那有些奇怪的目光,他微微躬身表示道歉,然後起身到金泰妍房間門口,敲響了房門。

金泰妍打開門,看是林蔚然自然沒什麼好臉色。

「別生氣了,我在這和我送你那些東西一樣,只是在做我能做到的事。」

看到面前微笑著的男人,金泰妍有很多質問卻問不出口,她想關上門把他拒之門外,如果父親不在的話。因為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所以場面上就這樣僵持著,即便被父親看來很奇怪,她也不想再給這男人一丁半點的機會。

沒過一分鐘,就有開門聲響起。

「是泰妍回來了嗎?」

女人的聲音傳了進來:「還有客人?」

「是泰妍。」

泰妍爸爸猶豫了下,繼續回應:「還有她朋友。」

十二歲的金夏妍聽到姐姐回家了,換上鞋就跑進客廳,看到站在姐姐房門口的陌生男人,好奇的眨了眨眼問:「你是誰?」

這時,泰妍媽媽也走進客廳,站在夏妍身後,奇怪的看著林蔚然。

「阿姨您好,我叫林蔚然,是泰妍的男朋友。」

聽他大言不慚的自我介紹,金泰妍就想把他掐死。她想把林蔚然拉近房間,這男人卻紋絲不動。

「媽、爸,別聽他亂說」

「怎麼?不能帶你去見我的朋友,我也不能去見你的朋友,跟誰都不能說,打電話要先對暗號,約會也要看你的時間,這麼戀愛,我就可以不是你的男朋友了嗎?」

突然出現在金家人面前的林蔚然儘可能搶佔先機,一番類似抱怨的質問下來讓金泰妍啞口無言。她完全跟不上林蔚然的思路,更沒想到這個她讓他滾出自己生活的男人居然滾到了她的家裡。

她氣到頭暈,卻依舊不能發作。

場面上正有些尷尬,無論是站起身走向這邊的泰妍爸爸,還是一頭霧水的泰妍媽媽都有點搞不清現在的情況。女兒是公眾人物、是偶像,是讓附近所有人鄰居都知道金家出了個金泰妍的明星。如果這年輕人說的沒錯,那和金泰妍談戀愛的男人一定會很辛苦。 關於關停小蝶礦、小高爐、小造紙、小化肥企業的意見中*央已經三令五申,這也是壓縮淘汰落後產能,保護生態環境的一個果斷舉措,但是我感覺效果不太好,從各地省政府反饋回來的情況來看,似乎各省都在切實兌現政策,但是我覺得這其中可能有很多流於形式,或者地方政府根本就沒有下決心來抓這項工作,甚至從心底深處不想抓這項工作……」

傅泉井語音時高時低,顯得抑揚頓挫,「如果中*央出台的政策地方政府陽奉陰違,拒不落實,那這樣的政策不止是不落實那麼簡單,甚至有挑戰中*央權盛的嫌疑,我不能不說開了這樣的頭,會對今後的工作有很大的負面作用,所以我的想法是呈請國務院組成督察組對全國各省市落實文件精神進行一次督導,根據督導情況,要對違規者進行處理,同時建議對違規嚴重的省市要暫停他們上同類項目的審批。」,傅泉此話一出,立即引起了一陣議論,連曾權軍都有些意外。

國務院整頓四小企業的文件已經發了有幾年了,但是關而不停也是一個老問題,督察組來,裝模作樣的走走形夾,關幾家反應太強烈,問題太嚴重的企業作為樣板,其他企業則是能保則保,能掩飾則掩飾,敷衍而過就行了,各部委都是心知肚明,所有下邊也有人說這是小傻子哄大傻子,大傻子哄總傻子,其實這哪裡是什麼傻子哄傻子,都是些聰明絕頂的角色。

「傅主任,這種現象的確存在,但是各部委每年的例行督察也在進行,我覺得情況也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嚴重,各省也有各省的現實情況」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也要一分為二的看待問題,不能因為在某些方面工作出了偏差」就通通一棒子打死。」,童立國心裡一百個不痛快,環資司交給傅泉分管不久,傅泉就提出如此尖刻的問題來,顯然是對委裡邊在落實這項工作上存在問題,這也就是變相的認為自己工作存在問題了。

傅泉沒有理睬童立國」「十六屆六中全會精神也已經傳達到了委裡邊,上個星期權軍主任也組織大家學習了,要求大家各自對照各自手中工作來檢查,我自己也對我分管的工作進行了一邊梳理,四小企業的整頓看起來只是一項普通工作,但是我覺得這折射了很多地方對於中*央政策的陽奉陰違現象,我的意見是此風不可長,國務院辦公廳和監察部轉過來不少反應環境污染、違規用地、高耗能、資源浪費的問題,都集中在四小企業中,我覺得這應該是一個突破口,以前各部位各自為政,這一次我們可以考慮幾部委組成聯合督察組,進行一次深入細緻的督察,發現一處,整改一處,通過暗訪和回訪制度」切實解決這個問題。」,會議室里顯得格外安靜,傅泉的話並沒有帶有多少意氣用事的味道,而是很平和的在闡述著他自己的觀點,但是趙國棟知道這一次練泉之所以在主任會議上如此堅決的表態也和近期發生的一些事悄有關。

近期國務院通報的兩次水污染事故和一次重大安全事故都集中在了小化工和小煤礦上,國務院主要領導批評中*央一些政策在地方上落實不力,有關部門在檢查督導上流於形式,敷衍了事」導致了本該早就徹底清理關閉的四小企業死灰復燃,甚至比清理整頓之前更加瘋狂。

但是僅僅是這個因素么?趙國棟有些拿捏不準。

自己前段時間和傅泉交換意見時也談及到了在很多領域委裡邊政策落不到實處,地方政府對中*央政策精神置若罔聞,很多工作要麼就是推拖擱置,要麼就是在實施過程中變味走偏,這種現象已經相當明顯,傅泉當時雖然沒有明確表態,但是趙國棟感覺到對方對於自己提出的這些看法還是相當重視的。

自己當時也表示想在主任會議上提一提加大力度對各省市執行中央政策上走偏現象的督察」尤其是在一些單項工作上的督察,沒想到便泉竟然會搶先一步在會議上把整頓四小企業這個老大難題給揪了出來」而且上升到了這樣高的高度來。

十六屆六中全會精神主旨就是要構建和諧社會,而構建和諧社會範圍涉及很廣,但是歸根結底就是傾聽民情民意,解決工作中生活中老百姓最關注的問題,而環保和安全問題歷來就是焦點,四小企業不僅在資源浪費上是罪魁禍首,而且很多在環保和安全上都存在重大缺陷,但是四小企業卻是很多地方政府的財稅才撐來源,尤其是在部分地區產業結構調整困難,招商引資缺乏效果的地區,就更為明顯。

要挑起這個擔子那就要承擔起比自己先前推動的化肥進口權和鋼鐵產業整合更為巨大的壓力,來自地方政府的反彈往往會讓很多工作都無法開展下去,不知道傅泉怎麼會突然如此堅決的要從這個堪稱最為燙手的問題上下手。

會議最終還是按照繹泉的意見形成了會議紀要,決定把發改委意見上報國務院,促請國務院組成一個檢查督導組對全國四小企業整頓進行一次高規格嚴要求的檢查,切實啟動問責機制,維護中*央政策權威性。

……………………………

,「小題大做!」童立國「把手中文件丟在案桌上,「拿起雞毛當令箭,老傅我看也是臨老頭髮昏了!」

「我看未必。」張應寶搖搖頭,在委裡邊張應寶這牟秘書長也是一個比較低調的人物,但是低調歸低調,能坐上秘書長這個位置,自然有其不凡之處。

「哦?」童立國一怔,重新審視對方話語中的含義,「你是說老便這一次突然跳出來是想出風頭,意義何在?」

「我記得之前趙國棟前一段時間曾經談起過鋼鐵產業整合和蝶礦產業整合兩個問題,他提出鋼鐵產業整合除了要促進大型企業聯合兼并戰略外,還要下大力氣整頓小型高爐,徹底關閉資源浪費大、環境成本高、民情民意反應強烈的這些小鋼鐵,地方政府為了自己財政利益而罔碩大局,需要從問責制度上來落實,只有提升到事關地方政府領導烏紗帽問題的高度上來,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張應寶似乎在回憶當時趙國棟的觀點,「他在煤礦整合問題上一樣持這種態度,安全設施達不到要求的一律堅決關閉取特,要從問責制度上啟動對地方政府主要黨政官員的監督體制,只有這樣才能落到實處。」

「哦?他口氣這麼大?」童立國有些輕蔑的請哼了一聲。

「我當時也笑著說,這有點像法家治國,通過嚴刑峻法來推行政策,趙國棟當時說關鍵在於我們現在制定的制度落實不了,尤其是對於地方政府各級責任人太過遷就,隨便什麼問題,都可以找出一堆理由來解釋,於是乎就下不為例,抹平了事。」張應寶沉吟了一下,「也不能說趙國棟的觀點一點道理沒有,他也說了這其實還是中*央對地方政績考核機制有問題,核心是這個。」

「哼,既然他也知道根子在哪裡,還在那裡大放厥詞?」童立國目光變得有些陰冷。

「呵呵,可以理解嘛,年輕人都有一腔熱血,把問題看得過於簡單化。」張應寶輕描淡寫的帶過對趙國棟的評價,「但是這一次老傅也如此旗幟鮮明的提出要整頓四小企業,這讓我有些意外,難道是前段時間文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的不點名批評讓老便坐不住了?」

「有那麼簡單?老繹都是百鍊成金的角色了,總理幾句話就能把他嚇到?這本來也是地方政府的主責,我們有多大責任?」童立國也漸漸冷靜下來,「他們倆這一前一後的遙相呼應,還真是有點蹊蹺。」

「童主任,我感覺中*央這段時間可能對咱們委裡邊的工作不是很滿意,尤其是一些領域出現的情況也值得引起重視,這次整頓四小企業我感覺也是有針對性而來,環資司那邊你得和老簡說說,讓他認真對待,不要覺得老傅年齡大了,可以隨便糊弄,我總感覺他好像有點無所謂的樣子。」張應寶善意的提醒:「老傅平時雖然不怎麼發火,但是一旦認真起來,只怕也不好辦,讓他得悠著點兒。」

童立國悚然一驚,張應寶說得沒錯,簡公略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這傢伙有本事有能力,就是有時候在工作態度上不太注意,這段時間似乎也有些放敞鴨子的感覺,或許是?? 林蔚然蹲下身,笑著對小夏妍說:「要你姐姐承認才是。」

如果能,金泰妍肯定會立刻把林蔚然趕出去。她徹底低估了這個男人的厚顏無恥,也從沒想過這個應該越發強勢的男人居然會死纏爛打到這種地步。小夏妍好奇的抬頭望著她,似乎是在等她說出那句是,或者不是。但這兩個都不是金泰妍可以選擇的〖答〗案,前者不願,後者讓她顧慮。

金泰妍嚴肅說:「爸、媽,一會兒我再跟你們解釋。」

她看向林蔚然,語氣瞬間就冷了下來:「你,跟我進來。」

金泰妍進了屋,林蔚然站起身卻沒跟進去,只是站在這裡,彷彿是等待主人家的允許。這突然自稱女兒男友的林蔚然讓泰妍媽媽也不知要作何反應,她看了眼相濡以沫數十年的丈夫,只瞧見他點了點頭。

「年輕人在一起難免有摩擦,好好說話,順便留下來吃飯吧。」泰妍媽媽笑著客套。

林蔚然分得清真心實意的邀請,還是隨便一說的客套。嘴上卻很沒眼力的說:「謝謝阿姨,聽泰妍說過,所以早就想嘗嘗您的手藝……」

「還不進來?!」

屋內,再聽不下去的金泰妍河東獅吼。

對被姐姐嚇到的小夏妍露出微笑安慰,林蔚然進屋后輕輕關上了房門。

「你到底想怎麼樣?」金泰妍壓低了聲音質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