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距離公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涌動的人群漸漸平息,涌動的期待都盡數化作了滾動的熱血。他們沉默著,沉默著傾聽自己快速心跳的聲音,這是霜降會!

只要能在霜降會上嶄露頭角,從今往後的修鍊生涯興許就會得到峰主的青睞,興許能馳名天都,興許……

這是對入門半年的新一屆弟子的第一次檢閱!

從此,他們將不再默默無聞;從此,他們將翻開屬於他們的一頁篇章;從此……

一切從今日始!

時間一分一毫的流逝著,廣場上愈發寂靜。

陽光和煦,遍灑山間。天都之子,身姿如松,面色堅毅。

忽的,鸞鳥清越的鳴聲穿透層層雲霄。霎時間,十二隻青鸞自四面八方朝天都閣主峰而來,長長的尾羽在空中略過,似乎一道道青色的青煙。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報信青鸞已來!

無數修士暗暗將手心握成了拳頭。

頭頂青鸞盤旋,時間已到!

殿宇之前,一青衫文士朝廣場上眾弟子信步而來。此地修士如雲,高手如林。而他神色自若,如若閑庭漫步。

此時廣場上的眾人也見到了這青衫文士,心中均是大駭。

青衫文士,碧桿狼毫,一筆定天下!此乃君安真君,亦是天都閣赫赫有名的元嬰真君,當年憑藉這一桿碧色狼毫與精湛陣法,以元嬰初期之修為,大勝元嬰中期的白骨老祖,堪稱如今天都閣乃至整個天下都威名遠揚的元嬰真君。

白茫茫的一片修士如海浪般俯首,作揖。

「弟子見過君安真君。」

茹娘匿身於這片白色波濤,此刻亦是俯首作揖。君安真君的大名,她早就聽聞,元嬰大能,與她而言好似天上繁星,雖說哪個修士不曾發過美夢,幻想自己也能結丹成嬰,可實際上兩人的修為相差何止萬里!

如今混在人群中朝真君請安,兩人分明相差不過幾十米。可偌大的廣場,上千人與此彙集,所有人都在心悅誠服的朝他作揖,而真君仍是神情自若,他擔當得起!他受之無愧!

茹娘一腔熱血翻湧起來,她多想從這片無邊海浪中脫身,她多想肆意於天地之間,她也想取勝!

漸漸地,人群中傳來絮語。

「奇怪,今年怎麼會是君安真君,他可是一峰主位,更是天都閣長老之一。往屆不過是一個掌事宣布一下即可。」

「真君乃一峰之主,竟然肯為我們而來,真是意外!」

「誰曉得,八成與三宗同比有關吧。今年自然與之前大不相同。」

……

廣場中的一干弟子悄悄的窺視著君安真君,他亦投以回視。

真年輕啊,這幫小傢伙。他還記得自己參加霜降會的模樣,轉眼卻已經幾百歲了。華髮不曾生,可心境早已不復當年熱血。

他們才十五六歲吧,這樣年輕,理應還有無數未來和希望啊,就讓他來幫幫他們吧。

君安真君衣袖一揮,一道青色光芒直衝而上! 小女傭:「……」

喵喵喵?

喬小姐,您是認真的么?

喬安坐在床尾,氣呼呼的,還特意瞪了一眼小女傭,非常明顯的一眼,臉上是一副「我生氣了你還不快來哄我」的表情。

小女傭內心哭唧唧,小碎步上前,來到喬安身邊,一手拉著她的衣角,輕輕拉扯一下,「喬小姐,您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哼!」傲嬌臉。

「我以後都向著您的!」小女傭誠懇點頭。

喬安抽回自己的衣角,「不行,你保證!」

「好好好,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向著您的!」小女傭連忙哄道。

心好累。

到底是三少喝醉了,還是喬小姐喝醉了呢?

為什麼……喬小姐看起來更像是喝醉了耍酒瘋要人哄的人呢?

反觀三少,喝醉了,老老實實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總算是把喬小姐哄好了,小女傭功成身退。

喬安端著解酒湯,要不是答應了小可愛,她才不喂他喝。

醉死過去最好,讓他嘗嘗宿醉的滋味。

…………

厲清歡回到厲家。

傭人便迎上前來,「小姐,您回來了。」

傭人欲言又止的模樣,令厲清歡微惱,「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小姐,葉少來了,等您有一會兒了。」

寒塵來了?

厲清歡眸底飛快的閃過一抹慌張,他怎麼來了?

不是送宋雲遲回家了么?

厲清歡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把凌亂的頭髮捋了捋,調整好了面部表情,她才踏進室內。

葉寒塵襯衫紐扣解開了兩顆,清雋貴雅的面容上,透著淡淡的疲憊。

過了12點,他的生日也過了……

「寒塵,你怎麼來了?」厲清歡走上前,自然而然的在他身邊坐下,「不是送宋少回官邸了么?」

「想回來看看你。」葉寒塵以為她已經先回家了,沒想到,他到的時候,她還沒到家。

他記得,她可是先離開的。

說自己有些累了,需要休息。

葉寒塵不願意去懷疑她,以為只要自己不去質疑,不去懷疑,就不會戳破他們之間這脆弱的關係。

葉寒塵眼眸微閃,淡淡的問,「你去哪了?」

「喝了酒有些難受,所以,自己散步走了回來。」

是么?

葉寒塵苦澀一笑,連質問的勇氣都沒有。

察覺到他的怪異,厲清歡抱住他的手臂,輕聲問:「怎麼了寒塵?你不舒服么?」

「清歡,不要騙我。」

厲清歡腦袋靠在他肩膀上,笑著道,「怎麼會呢,對了,我忘了跟你說一聲生日快樂。」

她抬起頭,眼眸認真專註的盯著他,軟聲道:「生日快樂,寒塵。」

男人眸色深諳,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深深吻了下去。

他的吻有些急躁,像是急於證明些什麼似的,厲清歡雙手撐在他胸膛上,抗拒的推搡著。

「唔……」

「不要抗拒我!」

男人低啞的嗓音,帶著一抹憤怒的低吼。

厲清歡推搡的動作漸漸弱了下來,最後,任由他予取予求,放肆採擷。

身子一輕,整個人被葉寒塵打橫抱起。 叔叔和麻麻怎麼會睡在一起呢?

小糰子歪著小腦袋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明白,她乾脆撓了撓腦袋,小手拍了拍慕靖西,凝白的小臉蛋緊繃著。

奶聲奶氣的叫他:「叔叔,你為什麼要跟小糯米的麻麻一起睡?」

聽到這句話的慕靖西,聞言,不得不睜開眼。

他怕自己再裝睡下去,小糯米會把他的臉給打腫了。

冷眸緩緩睜開,慕靖西抬手,揉了揉小糯米的腦袋,初醒的嗓音,低沉中帶著一抹致命的磁性和性感,「小糯米,你怎麼來了?」

小糯米盤腿坐在他和喬安中間,一副審問的架勢,小臉蛋綳得緊緊的,紅潤的小嘴巴,噘得高高的,幾乎能掛上一個小油瓶了,「叔叔,你為什麼要跟小糯米的麻麻一起睡?」

這語氣,這神態,儼然一副自己的私有領地被侵佔了一般。

慕靖西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她,她麻麻並不是她一個人的。

就比如現在,她麻麻,還是他的。

「小糯米,你多大了?」

小糯米歪著小腦袋,反問他,「你為什麼不回答小糯米呢?」

「……」慕靖西頭疼。

「叔叔!」小傢伙聲音提高了一點,氣嘟嘟的模樣。

抬手,狠狠捏了他一把,小糯米控訴的道:「麻麻是小糯米的,叔叔不可以搶!」

小傢伙的手,還在捏著他的手臂,雖然不至於太疼,但這是怎麼回事?

小小年紀,就已經知道攻擊人了?

眉頭一蹙,慕靖西剛要說話,就發現喬安正在偷笑,一時間,想要教育小糯米的念頭,就這麼打消了。

「可是叔叔已經跟你麻麻睡了,那怎麼辦呢?」慕靖西順勢將寶貝女兒攬進懷裡,一手揉著她的小腦袋。

像個小不倒翁一樣,倒進他懷裡,氣嘟嘟的小糯米一秒破功,「怪蜀黍,你幹什麼?」

「叔叔想抱抱你,可以么?」

「不可以!」

「為什麼?」

小糯米吭哧吭哧的掙扎著,一臉的不情不願,「因為小糯米現在不高興。」

「那叔叔跟你道歉好么?」慕靖西也知道,這一幕對她而言,是有些打擊的。

就因為小糯米這麼小,乍然看到麻麻跟一個叔叔在一起睡覺。

說是沒有打擊和衝擊,那是不可能的。

小糯米負氣的扭過身子,鑽進了喬安懷裡。

小腦袋貼著她的頸窩,蹭了蹭,還是生氣。

整個人宛如一隻氣鼓鼓的河豚一般,整個人已經快氣炸了。

被折騰了一晚上的喬安,這會兒,雖然已經累得眼皮都睜不開了。

但小糯米鑽進懷裡的這一刻,她還是摸了摸寶貝女兒的小腦袋,「乖乖,不氣不氣。」

「麻麻……」小糯米撒嬌的哼唧。

「嗯,麻麻在。」

小糯米的嘴巴,貼著她的頸部皮膚,囁喏著說,「不可以。」

「不可以什麼?」

我真是個律師 「不可以跟叔叔睡。」

「那麻麻要跟誰睡?」

氣嘟嘟的小傢伙,猛地抬起小腦袋,眼眸倏然一亮,「麻麻可以跟小糯米一起睡呀。」

慕靖西一聽,這話題不對! 君安真君衣袖一揮,一道青色光芒直衝而上!

廣場上眾人不由得屏住呼吸,只見那青色光芒愈發熾烈,不過片刻就籠罩在了眾人頭頂。

隨即,它逐漸遊離、轉化,變成一個個清晰的文字漂浮在半空之上。

在同一瞬間,君安真君的聲音傳入耳中

……

茹娘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在她的身旁,甚至有師兄破口大罵。

「霜降會今年搞這麼多幺蛾子幹嘛!」

「去他的,老子不參加了。」

「不公平!」

更有甚者,本就是高階修士在此預備販賣第一道消息,如今聽得如此安排,紛紛氣得轉身便走。他們與宗仁坊內店家交情深厚,一道消息就是上百靈石。可如今霜降會的比試內容被藏得滴水不漏,分明是不想弟子提前準備,宗仁坊自然也分不了利了。

有容扯了扯茹娘的衣袖,怯怯的問道:「阿茹姐姐,這可怎麼辦?」雖然有容修為不高,本就不是奔著前一百的築基丹而去,只為自己多一分歷練的機會,可這樣……不是把她這種菜鳥往火坑裡推嘛!

無效妻約:老婆,咱不離婚! 只因那半空中漂浮著的霜降會規則,第一條便是——本屆霜降會不公布比試內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