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踏前兩步,名祖兒頓時來了興緻!

直覺告訴他,這興許是一個查到真想的大好機會!

什麼真相?

自然是邪月會為什麼要刺殺李承乾的真相了!

「哼,小輩休要得意,邪月會的底蘊,遠非你想得那麼簡單!」

沉喝一聲間,邪月老祖忽地又是重重一踏,爆喝道:「邪月會所屬,都給老夫出來,迎敵!」

唰!唰!唰!

霎時間,上千道黑影從小茶樓之中迸射而出!

人人煞氣十足,不消多說,個個都是手中染血無數的存在!

嘶!

瞳孔驟然一縮!

饒是名祖兒也沒想到,這邪月會的底蘊竟然如此之深厚!

恐怖如斯!

上千道黑影,無一弱者!

最差,都是三花境九重的存在!

放在昔日幾大王朝之中,那都是足以賜封大將軍的存在!

放在此處,卻僅僅只是一群無名小卒!

屬實可怕!

「小輩,你怕了嗎?」

「識相的,現在你退走,老夫可以當做先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從此,咱們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邪月老者膽氣不由得壯大了許多!

死死的盯著名祖兒,身側足足二十六道身影將他護在中心!

每一道身影,都是陰陽境九重的存在!

放在外邊,哪一個都是可以輕易引動風雲的存在!

「怕?」

「我名祖兒此生還從不知道怕字為何?」

「赤色火焰死士,全部給我退開!」

沉喝一聲間,名祖兒單人直面上千道黑影!

他知道,赤色火焰死士如今實力不足,強行衝殺,除了全體戰死之外,別無第二個可能!

也因此,他便是決定獨自廝殺!

「好膽色!」

邪月老祖氣急!

「都給老夫殺!」

「殺了他!」

邪月老祖急了,連連嘶吼之間,周身殺機急速沸騰!

「殺!」

下一刻,喊殺聲震天!

上千道身影一起衝殺而來!

「飲血刀啊飲血刀,今日,你又能好生痛飲一番了,隨我一起,共飲鮮血的盛宴吧!」

低聲呢喃間,名祖兒瞬間殘影掠過原地。

砰!砰!砰!

刀刀劃破蒼穹!

不多時,便已經是屍骸遍地!

每個屍骸,都是呈現乾屍模樣,一點血色也沒有!

「可怕,不愧是飲血刀,只要碰到,呼吸間,便會被吸乾鮮血!」

「好刀啊!好刀!若是老夫能夠得到此刀?」

喃喃自語間,邪月老祖整個人都不覺呼吸急促了起來。

瞳孔緊盯著虛空之中頻頻閃現的那抹血色光輝,貪婪之色,溢於言表!

砰!砰!砰!

「死!」

當名祖兒又一聲厲喝落下,上千道身影,已經幾乎完全隕滅!

只剩下邪月老祖,以及他身側,那一直未曾動手的二十六位陰陽境九重高手!

「接下來,該輪到你們了!」

裹挾著大勝之威,血色瘋狂涌動!

名祖兒刀尖直指邪月老祖,滾滾煞氣似那海浪般,洶湧地扑打向邪月老祖!

「額!」

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

邪月老祖臉色微微發白!

太恐怖了這!

與此同時,望著名祖兒的眼神之中滿是怨毒!

他知道,不管此役結果如何,邪月會都完了!

「拼了,都給老夫殺!」

「老夫也跟你拼了!」

再下一刻,邪月老祖面若癲狂,嘶吼一聲間,隨著二十六道黑影一道殺奔名祖兒!

「還算有點意思!」

名祖兒還以為邪月老祖要跑呢!

「殺!」

忽見飲血刀揮動之間,血線如柱,碰之即死,觸之即傷!

一個呼吸,一道身影寂滅!

二十六個呼吸過後,二十六個陰陽境九重黑影盡數被吸成乾屍!

嘶!

剎那之間,邪月老祖便是面無血色,扭頭就跑!

一點點反抗的底氣都沒有了!

「跑得了嗎?」

冷冽一喝,名祖兒一刀跟上!

轟隆一聲!!

巨響轟鳴,邪月老祖身軀立時崩碎,然,卻詭異的一絲鮮血也沒有流淌而出…

「可惜了,飲血刀出鞘,絕無活口,若不然,倒是可以好好審問一番!」 砰!砰!砰!

一番殺戮之後,名祖兒歸途之上,幾乎一步一踏間,便是一重小境界的提升!

陰陽境七重、陰陽境八重、陰陽境九重、五行境一重…

直至五行境三重!

「大唐血獄司!」

「嘶!這竟然是大唐幹得!」

「走吧,快回去稟報!」

可惜,名祖兒走得太快,沒有多停留一會。

若不然,倒是可以發現一些秘密。

半日之後,小茶樓之外,居然有三個巫族踏來,看到小茶樓之外,地上留下的五個血色大字『大唐血獄司』!

一個個儘是面露震驚之色!

邪月會,居然跟巫族有關聯?

……

話分兩頭說。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便是到了李承乾出征之日!

清晨,大日初升,李承乾身著墨金色戰甲,一襲三爪金龍大氅披身,腰懸一柄長劍,當真是威風凜然!

鏗鏘!

長劍拔出,高高舉起,李承乾嘶吼一聲:「全軍出發,隨孤王誅滅一切敵人!」

「殺!殺!殺!」

頓時間,六十萬大軍殺機迭起,染紅了半片天穹!

界關之上,儘是凝若實質的煞氣盤旋!

「好一支精壯雄獅,這大唐暴君,不簡單啊!」

界關流民人群之中,有那麼一些人不覺低聲感嘆道。

咚! 命中註定的花火 咚!咚!

一聲聲戰鼓轟鳴!

遠遠望去!

清晰可見,秦瓊正在親自擊鼓送行!

我和美女董事長 吼!吼!吼!

聲聲怒吼回蕩在界關之內,經久不息!

直至李承乾大軍已經行去很遠很遠,方才緩緩消散!

「報,大王,前方探馬來報,巫族大軍據我軍只剩下不足百里!」

出了界關,不過一個時辰的趕路,便有銀牌緝夜衛飛馬來報。

「好!」

李承乾面上閃過一抹猙獰之色!

巫族!

敢來攻伐他大唐,他便要巫族有來無回!

定要斬盡殺絕,方才能夠一泄心中之憤!

興許是受到了暴君王典與暴虐王體的影響,李承乾現在越來越討厭有人挑釁於他!

但凡有人或勢力挑釁於他,他的第一反應都是殺無赦!

說時遲,那時快,百里距離,對於雙方來說,不過是一段很短的距離!

不過片刻時光,雙方便是正式相遇!

望去,巫族陣容散亂,一個個巫族戰士,大多都是赤裸著上半身,手持大斧,丈余高的身形,顯得很有威懾力。

一個個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自由散漫,沒有一絲軍隊氣象!

但,一個個又是那麼的凶戾嚇人!

平均下來,幾乎每一個巫族戰士都是肉身之力堪比開脈境的存在!

(PS:防止有人忘記境界,這裡稍微說一下,前期境界:淬體境、鍛血境、易筋境、真氣境、開脈境…)

戰力,怕是比之大唐血屠軍也絲毫不差,甚至,說不得單對單,大唐血屠軍還要處於下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