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軒轅無命點頭道:「我聽他們招呼了幾聲,好像是看到什麼新奇的東西。不過我那個時候正憋屈著呢,也沒太注意……發生了什麼事么導師?是不是很危險的事啊?」

「沒什麼事,你們安心做你們的事便是。」仲長統搖了搖頭,略微有些好奇地看向小六:「這是……你的妖寵?」

堂堂武魂,還是有一定眼力的,能看出小六的與眾不同。

軒轅無命點頭道:「是的,它叫小六,這一路可全靠了它呢,要不然我們幾個人肉都沒得吃了。」

「能有妖寵相隨,也是一種實力的表現。」仲長統讚許道:「好生對待它,說不定它能成為你一生的夥伴。」

「會的!」軒轅無命重重點頭:「謝導師教誨。」

仲長統再次離開了,他再一次朝軒轅無命指的方向行去,他必須找到到底是誰發的信號彈,他必須明白是什麼境況會讓人發出信號后竟然沒能留下什麼太明顯的痕迹。

仲長統壓根都不會想到,那些修為最低都是靈動境三星的中級學子,會栽在軒轅無命他們這種新學子手頭上。

堂溪典和堂溪籍同樣沒有想到。

在北堂飛揚帶著人去找軒轅無命麻煩時,在巫馬翎羽的招呼下,堂溪兄弟就按照約定,先行離開,不做干涉。

堂溪兄弟找了個還算乾燥的旮旯角落裡睡了一覺,當他們睡了一覺起來,來到洞穴外,卻看到軒轅無命他們都還活得好好的,身邊還多了五隻小豹子時,他們就貢獻了兩分玄恐緒力和兩分黃思緒力。

通過緒力感應,軒轅無命看了過去,眼神中多了一抹玩味的光芒。

他昨天晚上在仲長統過來之前,讓小五在附近隨意留下了一些攻擊痕迹,折騰了一圈,目的可不僅僅是為了讓仲長統相信外來妖獸的存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確定一下他內心的猜測。

在軒轅無命看來,昨天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跟在他們身後的堂溪兄弟竟然都沒露面,這就很有些奇怪了。

軒轅無命稍微一琢磨,想到堂溪兄弟在面對北堂飛揚時的狀態,也就隱約猜到了一些情況。

「兩位學長,過來吃點東西吧?」

軒轅無命揚了下手中的烤肉,一大早,軒轅無命就用香噴噴的烤肉把睡得舒舒服服的諸人給勾引醒了。

那五頭小豹子也聞香起床了,沒有見到父母,卻看到軒轅無命等人的它們,一開始很是有些委屈和躁動。

不過當軒轅無命丟給了它們幾塊烤好了的妖狼肉后,它們嘗過後也就歡暢了,沒有過多久,更是跟令狐珂兒等人玩得其樂融融,那氣氛就如同溫暖的晨曦一般,完全驅散了昨夜的血腥和陰霾。

而堂溪兄弟看到的就是這一幕,現在又被軒轅無命招呼著,飢腸轆轆的二人也沒能忍住美食的誘惑,便走了過去。

在堂溪兄弟二人過來時,軒轅無命馬上遞過兩塊烤得差不多的肉給他們:「兩位學長辛苦了……」

堂溪典和堂溪籍笑呵呵地接了過來,在把握了下溫度后就大快朵頤起來。

「味道還可以吧?」軒轅無命問道。

堂溪兄弟齊齊點頭:「非常不錯,沒想到學弟的手藝這麼好。」

「既然好吃,就多吃點,吃飽了,今天也好更加稱職地做好崗位上的事。」軒轅無命輕悠悠地說了這麼一句。

堂溪兄弟二人頓時嘴巴都僵住了。

軒轅無命似乎是無意說的這句話,並沒有繼續說什麼時,而是招呼著澹臺鈞鵬他們:「你們幾個不是說還沒吃飽么?繼續吃吧?」

逗弄著小豹子的幾人這才又加入了大吃特吃的行列。

可堂溪兄弟有些坐蠟了,胃口不是特別的好,因為他們都在琢磨,軒轅無命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早餐結束后,當軒轅無命七人帶著七獸離開時,看著這個奇特的團隊的背影,堂溪兄弟交換了個複雜的眼神。

「我怎麼感覺,那小子似乎知道些什麼?」堂溪典皺眉道。

堂溪籍點了點頭:「他什麼都知道了。」

「啊?」堂溪典錯愕:「他知道我們跟白象生他們的約定?」

「肯定是知道了。」堂溪籍肯定道:「我現在就是好奇,巫馬翎羽他們昨天發生什麼事了。」 北堂飛揚傷勢太重,只能提前退出試煉。

這個情況,顯然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的,畢竟在進入試煉森林的時候,北堂飛揚的隊伍可是最多人的,實力也是最雄厚的。

空間之錦繡鋒芒 按道理,那樣的隊伍一路上只要不倒霉催地遇見八品妖獸,那都應該是順風順水,輕而易舉地能到達學府。

當公儀瑩問起白象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種情況時,白象生撒謊了,他告訴公儀瑩,是遇見了妖獸。

也許有人會詫異,白象生為什麼要撒謊,而不是告狀?

因為白象生認為,軒轅無命他們已經死了,而且在他們的計劃中,就是遇見了強大的八品妖獸。 職場小新 而已經死了的巫馬翎羽他們,則在白象生口中成為了幫他們斷後的英雄。

至於白象生的說法,他已經跟所有參與進去的新學子們知會了。那些新學子自然樂得配合,畢竟那樣的話,他們也就不是參與學子私鬥的人了。

然後這些學子很暢快地撇下了北堂飛揚,然後重新踏上了去學府的路。而眾人毫無疑問地一致表示,要離軒轅無命他們遠點。

而當白象生在向學府進發的路上,竟然又碰上了堂溪兄弟,被堂溪典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的他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

堂溪典是這麼罵白象生的:「你們搞什麼名堂?幹什麼要跟那些小子說我們之間的約定?」

白象生皺眉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今天早上那小子竟然還拿話來刺我們,擺明就是知道在你們要對付他們的時候,我們兄弟卻跑其他地方去了。」堂溪典怒聲道。

「沒錯,搞得我們兄弟裡外不是人。」堂溪籍皺眉道:「巫馬翎羽他們呢?我看你們昨天晚上的架勢不是要整那事了么?這麼第二天早上,他們還活蹦亂跳的?」

白象生錯愕道:「他們還活蹦亂跳的?這不可能啊……難道……」

白象生的臉色突然煞白,他突然回憶起那一聲像極了承澤的慘叫聲。

「難道什麼?」堂溪兄弟好奇問道。

「不……不可能的……」白象生自我安慰地搖頭道:「你們沒有碰到翎羽他們?」

「沒有啊……我都好奇,你們在搞什麼,怎麼都不見了?」堂溪典應道:「還有北堂飛揚那一群人呢?先走了?」

白象生應道:「飛揚少爺受傷了,只能退出試煉,我把他送到了負責救援工作的公儀導師那去了,翎羽他們留下來處理那幾個小子了啊。」

「現在被處理的人活得好好的,該不會……」堂溪籍驚疑道:「巫馬翎羽他們被巡視的導師發現了?」

白象生連連點頭,眼中多了一抹希冀:「很有可能啊,翎羽他們被導師帶走了?」

堂溪兄弟相視了一樣,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慶幸。

新學子之間有利益衝突,畢竟都想奪得名次,有私鬥尚且懲罰嚴重,何況是中級學子濫用職權,還欺壓新人?這要是被導師發現,至少就是開除的懲罰。

可是在這一刻,白象生卻是很奇怪地希望這是事實,因為在他內心,已經有另外一種會讓他感覺到害怕的猜測。

而那種猜測,在負責統計的導師宣布了這次入學試煉死亡和失蹤的人員名單時徹底變成了現實。

巫馬翎羽、虞丘進、達奚承澤和宣於雁菡赫然都是失蹤人員名單上的名字。

當聽到那四個名字被報出時,白象生都傻眼了。

其實不止是白象生傻眼了,很多人都想不通了。

歷年的新生入學試煉中,新學子死亡和失蹤的情況不在少數,少說也有一兩成。但是中級學子死亡或失蹤的情況絕少,有也是偶爾一個人,像這種四個人集體失蹤的事件絕無僅有。

當知道這種情況,宗政淵源極其重視,馬上安排了穀梁周武,也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中的那個木訥寡言的男導師去負責調查此事。

而唯一一個因為信號彈的原因而四處搜尋了的導師仲長統,成為了穀梁周武的助手。

白象生、北堂飛揚和軒轅無命他們都很自然成為了調查的對象。

不過軒轅無命他們幾人中,最先被詢問的是令狐珂兒,畢竟令狐珂兒這個聖之驕子是學府十分重視的。

這個環節,軒轅無命早就預料到了,串供這樣的事情自然是早就做好了安排。

七個人口徑一致,都坦稱見過巫馬翎羽他們,但只是因為跟北堂飛揚發生衝突的事接受他們的批評教育。至於後來,巫馬翎羽他們死哪去了,軒轅無命等人都語焉不詳。

北堂飛揚和諸多新學子的說辭,無疑都只能證明軒轅無命等人跟北堂飛揚有衝突,並且知道巫馬翎羽他們的確留下來「教訓」軒轅無命他們。

而只有白象生的說辭是有些不靠譜的,那就是他是唯一一個篤定地表示有妖獸出現的人,甚至他還說北堂飛揚的傷是妖獸衝擊弄出來的。

通過穀梁周武的調查,白象生是最明顯撒謊了的人。所以……白象生成為了主要調查對象。

一旦成為了犯罪嫌疑人,這是很麻煩的事。

在前世那般的法制社會下,同樣可能出現諸多冤案,何況這種世界呢?

宗政淵源要的是一個交代,學府要的也只是一個交代……

白象生一開始只能為自己說出的謊找合適的借口,那就是他想保護北堂飛揚,讓他不會因為在入學試煉中私鬥被懲罰。

這是一個很明顯的理由,可是當穀梁周武逼問他,他跟北堂飛揚什麼關係,為什麼要這樣維護他時,問題就出來了。

在穀梁周武冷酷高壓的逼問下,白象生只能承認他想通過北堂飛天跟侯府搞好關係的事,甚至還將他們答應北堂飛天的事說了出來。

這件是事實的事,自然很有信服力,甚至都不需要堂溪兄弟的說辭了。

跟侯府建交,這是蒼山域所有的人都致力在做的一件事,可以說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但是當這種事情跟陰謀扯上關係時,那就是個可大可小的問題了。

往大了說,那就是破壞侯府名譽的罪過,往小了說那就是某些人自己做事方法不對的小事。

顯然,沒有人願意往大了說。

白象生卻並不知道這個道理,他滿以為把北堂飛天說出來之後,學府應該會看在侯府的面子上,給他一條活路。

可事實上是,穀梁周武都壓根沒有去訊問北堂飛天,就直接將這事的信息匯總彙報給了宗政淵源,因為他知道,任何事跟侯府扯上關係就不是小事。

而如果是麻煩事,北堂忠義會很不高興的。侯爺不高興,他自然會對給他帶去麻煩的人有意見。

沒有人希望北堂忠義對他有意見,那將會是災難。

「那就是說……問題出現在這幾個小子身上?」宗政淵源點了點紙上的名字,那赫然是令狐珂兒和軒轅無命他們的名字。

「嗯……巫馬翎羽他們最後見的人,就是他們。而仲長統所得到的所有信息,也都是他們引導的……他們是最有嫌疑的,只不過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讓幾個靈動境的中級學子消失的……而且我派的人去了那個方向,確實有八品妖獸活動的痕迹……」

宗政淵源輕輕點頭:「那以周武你的意思呢?這事該怎麼處理?」

「這事的後面本來就有北堂家的影子,我看交給少師綾羅去處理,她會知道怎麼辦的。那樣能給學府和大家一個交代,而老師你又能賣一個人情給少師綾羅。」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就這麼辦吧,你著人傳個口訊給少師綾羅,讓她來見我吧。」宗政淵源讚許地看著穀梁周武,這個學生平時話不多,可是辦事卻總是那麼讓人放心。

少師綾羅很快就出現在了宗政淵源的面前,她本來是想為北堂飛揚的事興師問罪的,可是當宗政淵源把她兩個兒子跟這事的責任關係說了出來后,她就知道她不僅沒辦法興師問罪,還得想辦法討個人情。

最後,白象生被以「挑唆學子仇怨,破壞學府安全」的罪名給處以破靈絞刑,死之前還被開除了學府學籍。

至於巫馬翎羽他們的失蹤,則歸根於一個越境的八品妖獸。

軒轅無命跟仲長統說過的故事,也就成為了眾口鑠金的事實,只不過軒轅無命都沒有想到,他跟北堂飛揚的摩擦,竟然變成了白象生挑唆的。

這事也就算是這樣掲過了,巫馬翎羽他們永遠都只能長眠於試煉森林中,最終化作一捧黃土,能為他們感覺到惋惜的也只會有他們至親的人。

甚至北堂飛天都在咒罵他們辦事不力,因為少師綾羅把他教訓了一頓。

可是軒轅無命明白,這件事其實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麻煩,那就是多了很多雙眼睛盯著他們,因為真正摸到了事情真相的那些人,會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巫馬翎羽他們到底去了哪裡。

失蹤就等於死,那麼巫馬翎羽他們到底怎麼死的。

軒轅無命他們這個小小的七人組合,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能力,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解決掉四個靈動境的學子。

畢竟光他們體現在表面上的實力,絕對不足以做到這一點。哪怕他們之中有一個聖之驕子,又有一個天賦異稟的胖妞,還有一個自我覺醒的鬥犬妖寵。 持續了數日的新生入學試煉,在學子失蹤案件結案的這一日也正式落下帷幕。

總的是四批學子,將近一千人,最終淘汰的有一百三十三人。

這一百三十三人中,有一批就是軒轅無命他們打傷的那些。第一天晚,還沒走多遠呢,就因為群架受傷退出,這可不僅僅是扣武分的懲罰,這樣的學子已經暫且失去了當學子的資格。

這一百三十三人中,有四十一個是殘廢了的,這些學子的遭遇是一紙退學通知書,連人帶紙送回了蒼山城。

另外九十二人,倒不會被退學,但是會被降級,從學子將級到了侍童。

入學試煉的懲罰顯然並不僅僅是扣分這麼簡單,負分代表著的就是降級。不過被降級的學子都沒有太傷心,畢竟成為侍童還是有機會重新爬起來的。

尤其是其中有一些學子其實並不差勁,只是運氣差了一些。

就比如有一個叫司寇傑的准學子,他實力其實不弱於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而且他也召集了一些新學子跟著他,可惜他們碰到了一頭八品妖獸。

在耗費了一次求助機會後,在好幾位中級學子的幫助下,他們擺脫了八品妖獸。

但是沒過多久,他們又碰上了一群猿猴,就像是軒轅無命他們碰上的狼群一樣,群落里竟然擁有三個九品妖獸,傷亡慘重后,只能再次求助,也就算是失敗了。

只能說,運氣有時候也是實力的一種體現。

四批學子中,選出了最快抵達學府的學子一名,和收集金屬卡最多的前三甲。

而軒轅無命他們,並沒有去追求最快抵達學府的獎勵,而是選擇了收集更多的金屬卡,因為這樣也能給大家提供更多的戰鬥經驗。

所以軒轅無命他們在試煉林呆滿了三天時間,擊殺了不少九品妖獸。 玩家之上 而他們運氣也不錯,一直沒有碰到八品妖獸,軒轅無命一路上也沒有再有什麼高緒力消耗的需求。

在抵達學府後,軒轅無命讓眾人通過各種方式去打聽,了解到收集金屬卡最多的人也不過才七張,就讓收集了三十七張的七人直接決定將這些金屬卡分成三個人的成績。

七個人上交的成績也就成了令狐珂兒十五張,軒轅風十二張,聞人天昕十張。

這樣一來,三人包攬了第一批入林學子的前三甲。

令狐珂兒獲得了一百分武分,外加一件黃光極品的靈導器,因為宗政淵源確實喜歡令狐珂兒,讓令狐珂兒擁有選擇靈導器類別的權力。

令狐珂兒在軒轅無命的建議下,選擇了飾品類,獲得了一件名為「碧海」的手鐲,是一件儲能類的靈導器,本身具備增幅水系武靈技威力的能力,又附加了一個將級絕品武靈技「碧海吟」,儲滿能能施展兩次。

這碧海吟之所以能稱之為絕品,是因為其實用性非常強,是一種將體能轉化成為靈能的武靈技,不但能輔助修鍊,而且還能在戰鬥中用來補充靈能。

這是一件非常實用的靈導器,而且樣式非常漂亮,幽藍色透亮的手鐲,閃著如玉的光澤,而且其中隱約有海水蕩漾一般,令狐珂兒非常喜歡。

軒轅風收穫了五十分的武分,和一柄綠光極品的靈導器,他的待遇沒有那麼好,直接送的是一柄劍,名「冰牙」,他對比了一下,比水月劍也好不到哪去,水月劍又用得習慣了,他便將之送給了令狐珂兒。

畢竟令狐珂兒也會用劍,而且「冰牙」的屬性正好適合令狐珂兒使用,這樣令狐珂兒也就淘汰了復仇劍。

聞人天昕收穫了三十分的武分,和一件綠光優品的靈導器,是一雙鞋子,也是難得的儲能類靈導器,附帶了一個短暫時間提速的武靈技「疾風步」,不過儲滿能只能施展一次,跑一趟山路把鞋子都跑破了的聞人天昕卻一樣如獲至寶,捧著鞋子傻樂。

其實聞人天昕更樂的是,他竟然能得到入學試煉首批學子的前三甲,這簡直是他之前壓根不敢想象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