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轉而又看向古清風,眯眼打量了一翻,問道:「年輕人,你手裡的儲物袋可是在這些白骨身上撿來的?」

古清風很隨意的點點頭,道:「沒錯。」

「哦?是嗎?」老者盯著古清風手上的儲物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年輕人的運氣真是不錯,不知你師承何門何派?」

「我?散修一個!」古清風笑吟吟的問道:「怎麼著?有什麼想法?」

「哦?散修?呵呵……」聽聞古清風自稱散修,老者的眼中再次綻放出精光,捋著下巴的幾率鬍鬚,點頭稱讚道:「散修好……散修好啊!後生可畏,真是後生可畏啊!」

說罷,老者便轉身離去,臨走向另外兩位年輕男子使了使眼色,秘密傳音道:「幾具白骨身上的寶衣皆非凡品,他們的儲物袋裡面也定然有不少靈寶,我不方便動手,在外幫你們看守,你們二人速戰速決!」

對面,古清風頗感無奈,他這一雙火眼金睛,上可窺探天機,下可洞悉地卦,又怎能看不出來這三人打的什麼心思。

不過他與混元門的幾位長老還算有點交情,倒也不想與這三人動手,瞧著兩位年輕男子一副要動手的架勢,他便起先說道:「得,你們也省點力氣,甭動手了,大家出來混都不容易,這樣吧,四個儲物袋,分你們兩個,如何?」話音落下,古清風將手裡的兩個儲物袋仍了過去。

對面兩位男子像似沒想到古清風會這麼做,莫說他們,縱然是把守在石室門口的老者也都為之一愣。 兩位年輕男子一人手裡攥著一個儲物袋,神情頗為興奮,不過他們似乎並沒有放棄動手的意思,其中一人貪心道:「把你手裡另外兩個儲物袋也交出來!不然殺了你!」

「小子,識相點,交出來,別逼我們動手,你要知道在這裡殺了你,是沒有人知道的。」

「混元門在上古時代好歹也名門大派,什麼時候也干起這種殺人奪寶的勾當了。」古清風把玩著白玉摺扇,眯眼盯著對面的二人,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些東西你們吃得下,而有些東西是你們吃不下的。」

「少說廢話!交不交!不交殺了你!」

「那你殺了我吧。」

對面二人看向把手在門口的老者,老者一點頭,二人不再猶豫,瞬間動手,二人的修為雖然不是修出元神的道尊,卻也是修出元嬰的真人,出手之時,宛如雷霆。

然。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瞬間閃過,出現在古清風的面前,彩色光華綻放,砰的一聲,二人頓時橫飛出去,狠狠的摔在對面的牆壁上。

精緻的容顏。

殷紅色的長發。

正是歐陽夜。

摔在牆壁上的兩位男子看見歐陽夜時很是震驚,而把守在門口的老者亦是如此。

「馮前輩,你好歹是混元門的長老,又是我們大西北邊疆的名聲在外的道尊,怎能默許弟子搶奪他人的財物?」

被稱為馮前輩的老者臉色鐵青,皮笑肉不笑的反駁道:「歐陽大小姐,你莫要血口噴人,我等什麼時候搶奪過他人的財物?」

「剛才你們的所作所為我全部都知道,按照老規矩,無主洞府之內的無主之物可以隨意搶奪,但也僅限於無主之物而已,如若有人搶先得到,他人再動手的話,那就是卑鄙了!」

歐陽夜憤然道:「更何況,剛才人家都已經給了你們兩個儲物袋,你們竟然還不肯放過人家,虧你們混元門還自譽為名門大派!」

「你!」

歐陽夜的話,讓馮前輩無法反駁。

他是老前輩,自然也知道所謂的老規矩。

也清楚的知道,像這種在無主洞府搶奪他人已經得到的靈寶更是一種可恥的勾當,若是傳出去,不但會壞了名聲,更會遭人唾棄。

剛才也是考慮到這一點,他才沒有自己動手。

原以為可以人不知鬼不覺的殺掉這散修,萬萬沒想到半路會殺出來一個歐陽夜。

歐陽夜修為不過元嬰,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可以與大自然溝通,憑此,一年前曾經令四位道尊甘拜下風,這不得不讓他忌憚。

眼瞧著醜事敗露,混元門的這位馮前輩哪裡還敢停留,冷哼一聲,一甩長袖,帶著兩位弟子快速離開。

旁邊,古清風依舊在把玩著摺扇,臉上掛著笑意,對於歐陽夜的到來,也並沒有任何意外,因為他早就知道這小丫頭的神識一直盯著這裡,也料定以歐陽夜的性子,肯定會為自己打抱不平。

這丫頭還真是一點沒變。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歐陽夜望著古清風,精緻的容顏上,神情很是不悅,訓斥道:「在外面的時候不是給過你一顆彩色靈石,讓你離開嗎?你怎麼又進來了。」

「閑著也是閑著。」古清風無所謂的說道:「瞧你們進來,我也心痒痒,沒見過,想進來瞧瞧。」

歐陽夜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失笑道:「閑著也是閑著?還進來瞧瞧?知道不知道剛才你差點沒命!」

「不是有你嘛。」

「幸好有我及時出手,不然你現在已經死啦!!」

「人哪有那麼容易死。」

「還哪有那麼容易死?我倒是想問問,你不過區區金丹修為,哪來這麼大的底氣?」

「怎麼著?我的樣子看起來很沒有底氣嗎?」

「還底氣?我呸!你如果有底氣的話,剛才幹嘛還給人家兩個儲物袋?」

一想起儲物袋,歐陽夜像似想起了什麼,道:「糟糕,你的那兩個儲物袋還在他們手裡,我去幫你……」

「算了,只是兩個儲物袋罷了,就當送給他們了,大家都不容易。」

儲物袋,古清風並不在乎,裡面有什麼靈寶,他也沒有什麼興趣。

剛才仍給混元門三人的儲物袋,也是看在當年混元門幾位老祖的面子上。

其實,說起來。

古清風對於這種殺人奪寶的勾當並怎麼排斥,也沒有任何不爽,哪怕心情不適也沒有。

非但如此,他還挺理解。

畢竟當年他就是干這種殺人奪寶勾當起家的,自然不會反感。

只不過,他的話傳入歐陽夜的耳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什麼叫只是兩個儲物袋罷了?

還就當送給他們?

歐陽夜眨巴著大眼睛,上下仔細打量著古清風,道:「你這個傢伙要什麼沒什麼,口氣倒是挺大啊,你知道不知道在古洞府裡面最有價值的往往不是源泉之寶,而是那些不起眼的儲物袋,裡面說不定就有稀世珍寶啊!」

「什麼珍寶不珍寶的,咱不差錢。」

「不差錢,那你把那兩個儲物袋給我啊!給我……」

話音未落,古清風就把兩個儲物袋仍了過去,道:「正愁沒地方仍呢,既然你要,那就給你吧。」

「你……我……」

歐陽夜瞧著手裡的兩個儲物袋,又看看古清風,一時間有些懵,她還從未遇見過這樣的事情也從未遇見過這樣的人。

散修。

大部分都是門派棄兒。

也是這方世界最底層的修行之人,無權無勢,沒有靠山,沒有資源,什麼都沒有,過的日子也是飢一頓飽一頓,吃了上頓沒下頓的人。

然。

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散修,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把兩件可能藏有珍寶的儲物袋就這麼像仍垃圾一樣仍給了自己。

這讓歐陽夜根本不敢相信。

等等,這個傢伙真的是散修嗎?

打從第一眼見到這個傢伙的時候,歐陽夜就懷疑他不是散修,現在看來更不像。

散修根本不是他這樣的。

而且這個傢伙剛才還說不差錢?

這個世界有不差錢的散修嗎?答案是肯定的,絕對沒有,這個問題如同詢問這個世界有沒有不缺錢的窮人一樣,窮人誰不缺錢?不缺錢的那不叫窮人,那叫富人。 望著手裡的兩個儲物袋,歐陽夜很好奇裡面究竟是什麼寶貝,雖然也很想要,不過她這個人從來不喜歡占人家便宜,所以又將儲物袋還給了古清風。

「我才不要你的東西,你自己拿著吧。」

這座洞府相連著很多洞府,裡面一定也有很多靈寶,歐陽夜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到這裡,便說道:「還有啊,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散修,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這次你運氣好碰上我,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古清風接過儲物袋,聳聳肩,笑道:「咱的運氣一直都很好。」

「懶得理你!」

瞧著古清風那一副風輕雲淡又悠閑自在的樣子,歐陽夜很是無法理解不知道這個傢伙究竟哪來的自信。

本想訓斥訓斥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歐陽夜又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也不熟,沒必要為一個陌生人傷腦筋。

「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歐陽夜轉身離去。

瞧著她飛速離去的身影,古清風笑了笑,道:「小丫頭還真是一點也沒有變啊,嘴上不吃虧,心底倒是很善良。」

待歐陽夜離去之後,古清風也沒有久留,依舊是慢悠悠的到處閑逛著。

洞府裡面有不少屍骨,而且全部都是被人抽了靈魂,他大致看了看,這些屍骨在臨死之前都沒有掙扎,洞府裡面也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死的很突然,突然的沒有任何徵兆。

古清風琢磨著兇手應該是一位修為很高的主兒,而且也絕對是一位邪修,不知動用了什麼大手段,悄然無息的抽走了這些人的靈魂。

這種事兒雖不多,不過古清風這些年也見過不少。

莫說只是悄然無息抽走這些人的靈魂,他當年曾經親眼見過,有一位老魔一個大吸納下去將一個秘境裡面千萬人的靈魂全部都抽的乾乾淨淨。

靈魂是人的根本,也是人的源泉,更是生命之火。

只不過靈魂太神秘也太複雜,一般人根本無法也不敢觸及,這玩意兒如果冒然觸及的話,意識喪失都是輕的,精神混亂也是輕的,一旦靈魂潰散,連輪迴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隨著修為越高,越能體會靈魂的重要性。

縱然肉身毀滅,只要靈魂還在,就有重生的希望。

比如奪舍重生,比如輪迴轉世,再不濟也可以以鬼靈的身份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一旦靈魂潰散,那麼也就是所謂的死絕。

古清風跟在歐陽夜的後面,一邊跟著一邊瞧著她破解著一道又一道的機關陣法。

這座洞府足足與數十個洞府相連,除了幾個洞府受到影響結構有些破壞之外,其餘洞府的結構都很完整,其內也布滿了密密麻麻各種陣法。

幾乎每一座密室,每一道石門都有相應的陣法籠罩。

歐陽夜的動作很麻利,穿過一道石門,打開一座石室之後,將裡面的資源搜刮之後就會立即前往下一間石室。

讓古清風有些驚訝的是,小丫頭似乎對陣法尤為精通,破解各種陣法,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在他的印象中,小丫頭以前並不怎麼懂陣法,難道說三年不見,勤修苦練鑽研陣法?

不!

不對!

就算小丫頭三年時間全部都用來參悟陣法,陣法造詣也不可能這麼高深。

古清風看過這些洞府裡面的陣法,雖然手段談不上多麼高明,不過都是經驗十分老道的高手所布置。

一般人甭說破解,縱然是依葫蘆畫瓢想要模仿陣法也不容易。

而破解之道則是陣法裡面最難的一部分,唯有陣法造詣極其深厚之後才有能力去破解。

反觀歐陽夜,那一道道法訣凝衍的真叫一個溜,而且不管是凝衍法訣的手法,還是法訣的力度都堪稱完美。

法訣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存在。

也是仙道十藝構成的基礎。

不管是武功還是法術,陣法等等,皆是由諸般陣法衍變出來,只不過實現的手段不同罷了。

儘管法訣是修行之人的基礎,入門容易,精通則極難,而且這玩意兒太過浩瀚,不同的法訣可以凝衍出無盡的仙藝,天地之間誰也不敢自稱自己的法訣造詣蓋世無雙。

這玩意兒也沒有什麼捷徑可走,只能一點一滴的積累。

古清風一直觀察著歐陽夜,發現這小丫頭的陣法造詣絕對達到了那種非凡的境界。

這絕對不是三年能夠煉出來的,甭說三年,就是三十年三百年也不可能。

莫不成小丫頭三年來有什麼奇遇?

這也不對。

凝衍法訣這玩意兒就算天大的奇遇也煉不出來。

這壓根就不是一個奇遇不奇遇的問題,也不是一個天資的問題,而是一種境界,一種經驗,唯有凝衍千萬乃至億萬法訣通過一點一滴的積累,方能漸漸成就。

怎麼這小丫頭……

疑惑著,古清風突然想到了雲霓裳。

雲霓裳將她自己的靈魂葬到了歐陽夜的血脈之中,這是一種極其逆天的手段,葬魂忘我,又為血祭傳承。

歐陽夜一定是繼承了雲霓裳的什麼東西。

不然小丫頭的陣法造詣不可能在短短三年之內達到這麼高的境界。

事實正如古清風所猜測的那樣,歐陽夜的確繼承了一種存在。

至於是什麼存在,她自己也不清楚。

只知三年前胸前莫名其妙出現一個神秘圖騰之後,她的人生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止情緒能夠引起大自然的變化,整個人也仿若脫胎換骨一般,變得尤為聰明。

海洋被我承包了 不管武功還是法術還是陣法,仙道十藝她一學就會。

仔細說起來,倒也不是學,而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好像與生俱來就會一樣,根本無需學,也不需要參悟,只要看一眼就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