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迷糊中的楚飛只感覺自己包裹在一片光芒中,溫暖舒適,都忍不住想呻吟一聲。

他有這種感覺,自然是卷老在用自己的精神力滋潤着他枯竭的靈海。

人的靈海一旦枯竭,若不儘快恢復,將會對日後造成影響!

作為製藥師的卷老,自然知道這點。

…………

楚飛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卷老站在自己面前。

「卷老,我睡了多久?」他問道。

「三天三夜!」卷老答道。

「這麼久?」楚飛蹙眉,沒想到自己一睡就是三天,我記得好像睡着前將火脈打通了。

想了想就坐了起來,掌心一翻,開始吸收外界靈氣。

靈氣入掌,化為淡淡精純能量,通過體內火脈,與體內靈氣融合,從另一掌心釋放而出。

一道絢麗的白色火苗在手掌騰著,少年嘴角一揚,隨意把玩著。

「這就是馭葯術?」

他非常激動,不枉費自己先前一番苦,現在終於學會了。

卷老略微點頭,滿意說着:「你現在已經初步掌握馭葯術,等以後我再教你怎麼煉製藥材,這樣你就成為一名合格的製藥師了!」

「多謝卷老!」

少年道謝,繼續說道:「馭葯術已經學會,並且我的聚氣體系也修鍊至後期,是時候準備修鍊鍊氣體系了!」

「卷老,這幾天我想準備購買藥材,為鍊氣準備,藥材煉製就得靠您了!」

「沒問題,交給我吧!我也想看你到底能不能打破並實現兩者兼修這個世間難題!」卷老爽快答應着。

關於購買藥材,他身上積蓄還剩下四千金幣,足夠購買需要的藥材了。

而那三瓶煉體靈液則放置一邊,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用到了。

稍微吃點東西墊墊肚子,便只身前往嘉華商貿。

換上黑袍,半小時后,少年遞上VIP會員卡,隨着迎賓小姐來到了當初販賣靈液的地方。

片刻,一陣香味襲來,少年便知道嘉媚到了。

「原來是飛先生到來,有失遠迎,還望見諒!」嘉媚說道。

自從上次幫她煉製了一瓶化靈液后,他們對自己的態度可謂非常友好,不僅贈送一張VIP會員卡,而且還親自送楚飛出了嘉華商貿。

「您好,嘉媚小姐,非常高興能再次見面,我這次前來主要是想購買一些藥材!」楚飛壓低聲音說着。

「哦?先生請說來聽聽。」

「我需要百葉五株,千騰花兩株,白銀川一株。」楚飛說着。

嘉媚點頭,素手翻了翻單子,出去片刻,進來對着黑袍人說道:「飛先生,麻煩稍等一下,藥材馬上就會送來!」

黑袍下的楚飛看了眼著面前的尤物,點了點頭,靜靜等待。

不久,一位侍女端著盤子走了過來,微笑着放在了桌子上。

「先生,由於您持有會員卡,就給您打八折優惠,一共是三千金幣!」嘉媚笑着說。

他暗嘆一聲,藥材果真不是普通家庭消費得起的,光是買點自己家底都快沒了。他有些心疼,三千金幣都能購買一株二階高級藥材了。

清點了一下藥材,確定無誤后便收進了納戒。

既然藥材拿到,楚飛也不想逗留太久,站起來準備說聲告辭,卻聽見女子紅唇一動,軟軟說道。

「飛先生不必這麼着急離開,我們這裏馬上舉行拍賣會,如果您不嫌棄的話,可否賞臉一觀?」

楚飛沉默片刻。

也罷,從小到大自己都沒有去過拍賣會,今有美人邀請,自己又何必着急離開。

「佳人誠心邀請,在下也不好意思拒絕!」楚飛微笑說着。

嘉媚捂嘴抿笑,她就喜歡聽別人誇她,旋即帶着少年便前去一個包間。

進入包間,發現四周皆點綴著綠植裝飾室內,中間則擺放着一個沙發供人休息。前方玻璃將這裏封閉,坐在沙發上正好可以看見拍賣會的拍賣台。

送至包間,嘉媚便道一聲離開了,因為拍賣會即將開始!

楚飛來到玻璃前,四處看了看,發現下方座位無一虛座,甚至有些人都站着,等著拍賣開始。

目光一瞥,陡然發現靠近拍賣台的地方,赫然坐着三族府主!

仔細看了看,發現三家之間隔着都很遠,墨家人位居東邊,青家人位居中間,白家人位居西邊。

「沒想到族長也來了,看來這次拍賣會拍賣的東西不簡單!」

「更沒想到的是,連墨承也來了,不過好像沒看見雪兒那妮子!」

楚飛呢喃的時候,拍賣台上走出一名曼妙女子,扭動身軀間,發出一道清脆溫柔動聽聲音,「請大家安靜下,拍賣大會現在開始!」。 玉帝又狀若無意道:「不知這位是什麼來歷,可是與你一般出自聖人教派,朕倒是想好好親近親近。」

哪吒卻是搖搖頭。

「我這大哥神秘非凡,哪吒雖知他來歷,卻不敢告訴玉帝,其中干係重大,若玉帝信哪吒,還是勿要多打探為好。」

若是凡間,一位臣子勸說帝王不要探查另一位臣子底細,帝王早就暴怒,還會懷疑是不是居心叵測。

但放到天庭,卻再正常不過,因為天庭不是最強勢力。

玉帝盯着哪吒半晌,才緩緩道:「你是朕的心腹大臣,朕自然相信你。」

他退了一步,「既不好透露來歷,那朕若只召見他,不談其他,只酬他斗戰之功如何。」

哪吒再次搖頭,「我這大哥不喜打擾,可能不太喜歡被召見。」

這樣拂玉帝面子,他心裏也忐忑,這可比楊二哥還過分了,不聽調不聽宣。

玉帝卻反而沒多餘表示,只是皺眉不語。

哪吒見玉帝沒有發怒,想起大哥的話,要給玉帝台階下。

他眼珠一轉,「不過賞賜還是可以賜下的,我大哥喜好養馬育馬,玉帝若有心,不妨賜下一些種龍,想必大哥會感恩玉帝。」

「就是不知玉帝是否捨得。」

「種龍為何物?」

玉帝下意識疑惑,而後沿着哪吒的視線朝外,立刻注意到了他的九龍座駕,頓時明悟。

「只是些孽龍而已,朕有何捨不得,哪吒你便驅三條孽龍回去,也不好讓朕之功臣寒心。」

他滿口應下,心裏卻肉疼,這可是金仙境界的天龍,雖無晉陞潛力,卻物種珍稀,好不容易培養到金仙,又要送出去。

但總算是為了結交大羅,不算浪費。

片刻后,哪吒暈暈乎乎飛出瑤池,身後跟着三條老老實實的威武金龍。

哪吒還在想着玉帝最後傳音給他的一句話。

「告知王牧,若有閑暇可來見朕,不為君臣,只做論道道友便好。」

玉帝是何人,執掌三界的大天尊,名義上,和三清也是平等地位。

什麼時候,會和一個太乙金仙道友論交。

而且還剛剛打了他的重臣,拂了他的面子。

玉帝為何對大哥這麼重視,他究竟從昊天鏡中看到了什麼!

哪吒心中震驚,迫切想回到御馬監,向大哥求證一番。

哪吒離去,瑤池只剩下玉帝王母,百花仙子還有心月狐。

玉帝依然在思索該如何對待王牧,王母娘娘已經將視線聚集到了殿下兩位仙子身上。

她先看向百花仙子,見其神情波瀾無驚,又看向心月狐。

「月心,你是何時與那王牧有過一面之緣。」

心月狐,翻過來便是她的名姓,狐月心。

心月狐也察覺到了玉帝王母對那王牧的重視,也讓她對接下來的話是否說出口猶豫。

但想想,至多不過一位太乙金仙,她有太陰神君做靠山,又何須憂愁。

她恭謹上前,「娘娘,不止月心,百花宮主不久前也曾與這位見過一面。」

「當時還發生了點小誤會。」

這下,連玉帝的視線都移了過來。

王母娘娘看了百花仙子一眼,其還是平靜,但是她卻很熟悉百花,知道百花越是這樣,便越是緊張。

「什麼誤會,說清楚。」

心月狐再無猶豫,把當日王牧意外衝撞百花宮浴池,及後來發生矛盾之事講的清清楚楚。

王母娘娘驚訝,后眉頭微動,想起當日她好似也惱怒過那牧馬驚擾天界之人。

原來就是王牧。

後來還駕臨百花宮,卻不知在她駕臨之前還發生過這種事。

她這才後知後覺,原來王牧其實早就進入過她的耳目,還差點因此發生誤會。

看來那次沒不依不饒是正確的,不然只怕她和這大羅還會發生衝突。

玉帝也想起了當日牧馬一事,再聞浴池衝撞,頓時啼笑皆非,這位大羅還真是閑情逸趣。

不過也有好處,看來是興緻特異的一位大羅,應該好接觸。

「原來還有這檔子事,怪不得百花你當日遮遮掩掩。」

王母笑着看了緊張的百花一眼,怪不得她緊張,原來是被人看了身子。

若換做他人,她肯定會維護百花,但現在是這位大羅,她卻只能安慰百花了。

「百花,你也別介意,那王牧也是無意衝撞。」

聞言,百花還無動靜,心月狐卻心中咯噔一下,王母對那王牧是不是太過包容了,竟然連生氣的意思都沒有。

百花低頭,「百花未曾介意。」

王母滿意點頭,百花還是善解人意的。

卻聽心月狐再道:「百花宮主倒是的確不曾介意,還與那王牧不知約定了什麼呢。」

「月心大膽猜測莫不是與紫薇帝君欲收百花宮主為徒有關。」

「畢竟百花宮主可是不願拜師紫薇帝君門下的,若有這位弼馬溫撐腰,說不定就可拒絕帝君。」

心月狐也是豁出去了,眼看玉帝王母對那王牧越來越看重,說不定還真會因百花而改變心意。

這與她的任務相悖。

紫薇帝君。

聽到這個不同尋常的名字,玉帝王母不得不重視起來。

北極紫微大帝,天庭四御之一,地位僅在玉帝之下,且因封神舊事,其和天庭絕大多數仙神都有關聯,可以說勢力極大,有些時候說話比玉帝還好使。

王母盯着心月狐,總算看出了心月狐的挑撥,「你倒是消息靈通,連瑤池未傳出的消息都知道。」

她眼神冰寒,已是心中發怒。

心月狐勉強一笑,「月心哪有這麼大的神通,只因太陰神君也看重百花仙子,月心才知道此事。」

王母皺眉,「此事與太陰有何關係。」

她倒是知道心月狐雖分屬紫薇帝君,卻一直聽命與太陰神君。

心月狐恭敬回道:「太陰神君素來欣賞百花宮主風骨,是以很親近百花仙子,得知百花仙子可能對拜師之事心有反感,才命月心拜訪百花宮,邀百花仙子回宮中做客。」

她的目的從頭到尾就與王牧無關,只是為了將百花對拜師的不滿在王母玉帝前挑明,同時牽涉出太陰神君,表現太陰神君對百花的看重。 呼呼~

呼呼~

石寶武力驚人,刀快錘猛,大有撼地破天之勢,當他同時釋放兩柄利刃向手無寸鐵的宇文成都攻擊時,原本以為可輕而易舉將其斬於馬下。

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