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一劍的光芒甚至讓人睜不開眼睛。

「藏劍老人藏劍數十載,已經到了心劍境界,這天下間劍客鮮有能夠與之匹敵的啊!」

看到藏劍老人出手的威勢,不少人暗自點頭。

然而此刻秦毅雙手火焰交織,也是一瞬爆發出去,「赤炎囚籠!」

紅色艷麗的火焰如同一道牢籠,從天而降直直的覆蓋下來,原本只有巴掌大小,卻忽然迎風見長,將那劍光籠罩,將藏劍老人身影蓋住,碩大火焰囚籠足有數丈開外,如同一座小房子。

就在藏劍老人還未反應過來,慌亂抵禦那火焰灼燒侵蝕之時,一抹劍光眨眼而至。

這劍光還沒有藏劍老人使出的那般威勢驚人,但是卻給人一種撕裂空間之感。

「快避開!」

旁人無法感受到其上驚人的殺傷,但是風凌子跟問鼎道人卻是能夠清楚地感知,那種恐怖的撕裂力破壞力絕不是尊者境可以抵擋!

也就是在這一刻,他們才恍然驚醒,他們的打算、他們的認知是多麼的可笑荒謬。

劍入鞘,收入空間戒指之中,只是斬出一擊,秦毅便收起了飲邪劍。

因為這個所謂的藏劍老人,不會再有任何生機。

先天之火凝練成囚籠,若是沒有踏入人仙,秦毅看不到對方有任何破開的希望,而這後來一劍,卻是覆蓋了整個火焰囚籠,絕滅生機。

「噗嗤」一聲!

赤炎囚籠被斬成兩半,風凌子跟問鼎道人雙目怔怔的看著裡面的場景,完全說不出話來。 「發生什麼了?」

眾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別墅大院之內,那個被一大團火焰覆蓋的區域。

火焰囚籠被劍芒斬斷,漸漸露出裡面的真相。

「噗嗤」一聲,一道血線狂飆出來,灑向高空數尺,落在地面,染成殷紅一片。

藏劍老人的身體直接被從中間分開,血腥之物流了一地,十分恐怖。

看到這一幕,人群中幾乎發不出聲音了。

這不是華山劍派的掌門人嗎?為何死的如此之快?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炮灰或者是什麼不入流的小角色。

用一個詞形容就是,不堪一擊。

風凌子跟問鼎道人張著嘴巴,剛剛只是藏劍老人的試探性攻擊,他們兩人才做好出手的打算,哪知道會發生如此一幕?

宋菲與旁邊的白衣男子目瞪口呆。

特別是白衣劍客,那藏劍老人可是他們華山掌門人啊,怎麼就這樣死了?那他們還分個屁寶物?

風凌子問鼎道人面面相覷,交換了一個眼神,幾乎下意識的,他們周身凝聚了一股強大的力量,但是這股力量卻並沒有用來與秦毅戰鬥,而是拔腿就跑,溜之大吉。

「跑了?」下方無數賓客獃獃的望著這一幕,來時如君臨天下,逃時如喪家之犬,最關鍵的是這群來裝逼的,連三分鐘都沒撐住就被人打的原形畢露,還白白丟了性命。

後方無數弟子壓根是不知道怎麼辦了,他們隨著掌門人一起來討伐惡賊,現在掌門跑了,他們留在這裡幹什麼?

「來了還想跑?你當是你家後花園?」

秦毅冷笑一聲,心中殺機暴漲,剛剛收進戒指中的銀芒長劍再次抽了出來,吐了一口真元,頓時劍光無限拉長。

修道年來八百秋,不曾飛劍取人頭!

今日,便要用這飛劍染染修道者的鮮血。

當日龍主死於劍下,飲邪劍飽飲鮮血,直接是激發了護主能力,保護秦毅免於死在滅神武器之下,如此可見這武器喜愛強者之血。

戰鬥中最不缺的就是這個,每每殺死對手,它都能飽餐一頓。

「分散開!」

風凌子心中危機感直線上升,微微側過頭,發現一抹銀芒悄然而至,速度極快,甚至很難覺察。

這是秦毅馭使精神力直接發出的攻擊,精神力最是神秘莫測,這是尊者堪破人仙才能領悟的力量,區區尊者境決然是沒法意會、感知跟領悟的。

當初秦毅築基便擁有斬殺龍主的資格,龍主何許人也?半神半仙,法武雙修,半隻腳邁入最神秘的境界。

這些人單打獨鬥還不一定是龍主對手,秦毅滅殺他們根本不需要花費力氣。

「什麼?」

一身道袍的問鼎道人聽到風凌子聲音面色一變,他連忙回頭,發現一道銀芒眨眼便至。

「萬符陣!」

虛空生陣,一連串符篆嘩啦啦從他身體中抽了出來,宛如他整個人都是被符篆包裹,否則真的不知道這些符篆都是藏在哪裡。

那些符篆一瞬間凝結成陣,五彩光輝閃爍,在天空中顯得極其漂亮,讓人目眩神迷。

下面眾多藍家的賓客都看呆了,眼見著那銀芒與五彩光輝就要撞在一起,忽然之間銀芒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繞了開。

那銀色飛劍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識,躲開對方布防,一眨眼到了後方。

正全神貫注盯著眼前的問鼎道人忽然覺得後面脖頸一涼。

「噗嗤~」

飛劍從他后脖頸一貫而入,一貫而出,帶起一抹猩紅。

風凌子面色駭然,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踩著虛空步朝著遠處掠去,嚇得亡魂皆冒。

這才多少秒? 墨唐 兩名半步神境的高手先後隕落,幾乎都是秒殺。

就實力來說,風凌子並沒有覺得自己比那兩人強過多少,在這種神乎其技的攻擊面前,一樣是沒有多少抵禦的能力。

「去!」

秦毅雙指一繞,如古代劍仙,馭使飛劍,那飛劍按照他的意願在空中繞過一個精美的弧度,直直的朝著風凌子追去。

「燕歸巢!」風凌子身影忽然變得虛幻出來,在空中連踩出毫無規律的節點,速度一瞬間飆升。

「流雲閣的最強輕功,燕歸巢,風凌子前輩竟然已經達至大乘境界,這種速度三大派無人能及吧!」

看到風凌子施展出輕功,不少人露出讚歎之色,這種技藝著實令人驚嘆,嚮往。

只是相比較秦毅出的風頭,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不管他輕功如何的飄逸,現在都是同喪家之犬一般狼狽而逃,而秦毅才是追殺的那一個。

望著虛空生出殘影的風凌子,秦毅面露冷笑,笑容中帶著一絲嘲諷。

「分!」

銀芒頓時四分五裂,一柄長劍分裂成無數密密麻麻的小劍。

那些小劍覆蓋式的將一片空間完全封鎖。

「什麼?」風凌子面色再度駭然,見到這一幕直接是手忙腳亂起來,一把武器分裂起來攻擊,這種詭異的場景他還未見過,法器哪能達到這種境界?

「斬!」

兩指一勾,秦毅眉心閃過冰寒之色,那些小劍短暫一頓隨即錯亂的朝著虛空揮斬過去,猶如萬劍穿心。

風凌子急速飛奔的身體忽然一頓,他的胸口出現了一抹殷紅。

幾乎就是零點一秒后,無數殷紅頓時出現,數不清的小劍從他身體穿過,如同凌遲。

一口還沒上來,便是徹底咽了下去,一堆碎肉掉了下來。

三人的死法都十分凄慘,且都是一招落敗,面對秦毅犀利強大的攻擊,他們沒有絲毫抵抗的辦法。

隨手一招,銀芒再度合一,回到秦毅手中,隱入戒指之內。

滿場俱寂。

三大派到來之時,都以為場面要逆轉了。

然而這才一分鐘左右,三大名傳天下幾十年的高手直接被抹殺,倒是成全了秦毅的威名。

林天宇跟林霸天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欲絕。

神境!絕對的神境!

御劍殺人,這是藏劍老人都遠遠達不到的境界。

除非是有極其特殊的功法,否則就是精神力高到一定境界,而精神力達到這種境界,除了尊者之上的神境,還有什麼存在?

怪不得秦毅從始至終都是一副悠然態度。

神境大能啊……堪比焱龍部那位老爺子的存在。

林天宇如何能夠想到,這個年紀看起來比他還小的青年,竟然是神境強者?

「天宇,一定要與他交好!這或許是我們林家崛起的契機!也是你登臨絕巔的契機!」林霸天嚴肅的說道。

超級紅包神仙群 林天宇苦笑一聲,他若是不想與對方交好,當初也不會幫他。

正是因為比較對胃口,才跟他成了朋友,並非是因為實力,之前也並不知道這傢伙竟然扮豬吃老虎……

宋菲雙腿一軟,直接是軟坐在地面,一眾氣勢洶洶而來的三大派,此時此刻亡魂皆冒,一個個死了爹娘般,根本不相信眼前一幕。

或許這就是期望越高失望越高。

秦毅嘴角勾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若是不殺雞儆猴,還真有人準備蹲在他頭上拉屎。

「之前放過你們中某些人一次,可惜看來閻王還是想收你們啊。」秦毅搖頭說道。

他踏出一步,那些人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上仙饒命!上仙饒命!」

求饒聲響成一片。

藍沁竹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著,這一幕幕如同電視熒幕,從她腦海中穿過,等到她回過神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她心心愛慕著的男人,果然如同神仙一樣,在她最迷茫最絕望的時候,將她從地獄帶到天堂。

幸福來得太突然,突然到讓她不敢相信。

「饒命嗎?」秦毅手中紅芒大盛,「去跟閻王求情吧。」 「碧波碧波」一陣警笛聲響徹整個藍家別墅,外面被層層包圍起來。

然而這卻並沒有影響秦毅動手。

屈指輕彈,一道道火焰流星射了出去,周圍溫度再一次升高。

「快跑!」

如同受驚的鳥獸,那些三大派弟子瘋了一般朝著外面狂奔,心中無限後悔。

然而一道道鑽心的灼燒般的劇痛從身後襲來,奪走他們眼中神采。

從欣喜若狂、氣勢洶洶,到現在絕望欲死,不過是分分鐘時間,以至於很多人還沒有從那種激烈的情緒中回過神來。

「前輩別殺我,我可以給你為奴為婢!」

宋菲面色慘白,就在別的弟子落荒而逃的時候,她卻反向朝著秦毅跑來,力求一線生機。

因為她很清楚,逃是根本不可能逃掉的。

他們的掌門人多麼強大?即便是如此都沒有能夠逃出生天,他們憑什麼?

現在唯有讓這人不殺他們,才能活下去。

看到宋菲奔來,秦毅嘴角勾出一抹戲謔,這戲謔的表情讓宋菲透心涼,緊接著就是極致的滾燙,奪走她的生機,化成焦黑的屍體,滿眼不甘。

拇指大小的火流星漫天飛舞,一些弟子剛剛飛奔到城頭,便被火流星擊中,整個成了火人。

在空中張牙舞爪,煞是恐怖。

「這是怎麼回事?」

外面警察剛到,便看到了這壯觀的一幕,十幾道火人從牆頭掉下來還在繼續奔跑,面部表情驚恐。

「這些人怎麼了?趕緊滅火!」

不少警察迅速弄來水,可是那些水潑在這三大派人身上,火焰卻是絲毫不滅。

「怎麼可能?」便是滅火的警察都驚訝的張著嘴巴,眼睜睜看著那些人被燒死。

「搞什麼?還不進去抓人?」

蔡從國從一輛勞斯萊斯上下來,皺著眉頭。

忽然他看到那些焦黑的死人,心臟一跳。

「這是在搞什麼?」

「蔡先生稍安勿躁,十分鐘之內保證給蔡先生一個交代。」這名警察說道,隨即他招呼人手,直接朝著藍家別墅之內走去,外面每一個出口都被封了起來。

他們不是鳳凰區的警察,現在徐局已經被暫時吊銷了職位,這是蔡從國的能量。

不過徐局並不擔心,這件事是上面直接接手,他根本不需要插手,也沒有資格插手,過不了多久那些人就會被狠狠打臉,到時候他才是贏家。

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這群人拍著蔡從國的馬屁,殊不知這次蔡從國得罪的是他們蔡家也招惹不起的存在,給自己找不自在,何必呢……兩個兒子都死了還不吸取教訓。

對方要是一般人,僅憑在天都市殺人就足以判死刑,更不要說現在鬧到了藍家……傻子也能分析出來其中的緣由。

一大批武警沖了進去。

整個藍家幾乎淪為戰場。

別墅大院被毀壞的壓根不能看,幾根石柱斷裂,讓得某些高層都顯得搖搖欲墜,不少人離得遠遠的,即便是如此還是不願意離開。

這可是天都市幾十年來都沒有的大戲,今天這裡死了多少人啊?加上三大派的已經超過了三十之數,其中一些人物是跺跺腳天都市都要抖一抖的角色。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