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不是在糊弄人嗎?

賈環聞言滯了滯,賠笑道:“雲姐姐,你這就爲難小弟了!我給林姐姐還有姐姐唱的曲兒確實是小弟自己創作的……咳咳,但是,那是因爲小弟和兩位姐姐相處的時間長了,熟悉了,纔能有針對性的寫出小曲兒的詞。我和雲姐姐今天初次相見,所以……咳,雲姐姐想必能理解。”

史湘雲大眼睛盯着賈環看了會兒,哼了聲,道:“這倒也說的通,不過我還是記在賬上,可不許漏過。”

賈環哈哈道:“一定一定!”

一旁又吞下一顆草莓的賈惜春忽然開口道:“三哥,我和你相處的時間和林姐姐還有二姐姐的時間一樣長,我也要。”

“噗嗤!”

史湘雲在一旁笑了出來,一雙明亮的眼睛有趣的看着賈環,看他怎麼回答。

賈環亦是哈哈笑出聲,他從袖兜裏掏出一個帕子,幫賈惜春擦乾淨嘴角後,道:“四妹,草莓不能再吃了,一次不能吃多,不然就要鬧肚子呢,知道了嗎?”

賈惜春頗爲猶豫的看了看几上籃筐裏的草莓,又看了看賈環,最終點點頭,乖巧的道:“我知道了,三哥。”

賈環高興的頂了頂她的額頭,道:“那你問問雲姐姐,可不可以先讓三哥給小惜春唱小曲兒呢?”

賈惜春聞言,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看向史湘雲,然後咧嘴一笑,門牙處露出倆小黑洞,她有些不好意思道:“雲姐姐……”

“哈哈!”

史湘雲大氣的一揮手,道:“好,就讓小惜春先聽。不過,老三,我可說好了,一會兒我的小曲兒可不能比愛哥哥的差!不然的話,哼哼!”

……

ps:感謝書友柴玉關的打賞,恭賀書友成爲本書第一個堂主。

感謝書友月落碧痕、7葉、c938516、白話小說、13o727的打賞,感謝書友冬月離歌、啥時候我也要寫書、111112211、巫師家庭、龍心在手天下我有和皇室之人的打賞~~~~

感謝衆書友的推薦,謝謝~~~

嘿嘿,每天都要寫大幾千字,但每天寫的最開心的,就是這些感謝之言。

謝謝大家的支持,讓我的寫作更有動力了!

願與諸君共同進步!

();

read3();

←→

read4(); “我有一隻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

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着去趕集。

我手裏拿着小皮鞭,我心裏正得意。

不知怎麼嘩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賈環抱着賈惜春,雙手握着她的兩隻手,一邊唱一邊打拍子。

賈惜春認真的聽着,聽到最後那句時,頓時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三哥三哥,你再唱一遍好不好?”

賈惜春在賈環的臉上親了口,然後撒嬌道。

賈環自然不能拒絕,於是又唱了遍,賈惜春聽到最後一句又忍不住樂了起來。

好在,她沒要求賈環唱第三遍,賈惜春拉着賈環的手,天真道:“三哥,你真的騎着小毛驢兒去趕集了嗎?”

賈環大言不慚點點頭,道:“三哥小的時候,確實是騎過毛驢兒去趕集。”

這話倒也沒錯,他上輩子確實是如此。

但林黛玉等人顯然不會如此看,聽賈環大言不慚的說什麼小時候,紛紛忍俊不禁。

不過賈惜春卻還是比較認同的點點頭,繼續問道:“三哥,你真的有被小驢兒摔到地上摔了一身泥嗎?咯咯!”

賈環嘿嘿道:“那是因爲三哥大意了!四妹妹,你想不想要一頭小毛驢兒啊?”

賈惜春聞言,整個人頓時一個激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賈環,驚喜道:“三哥,我可以有一頭小毛驢兒?”

賈環哈哈笑道:“當然,等再過兩個月春暖花開後,三哥就接姐姐、哥哥還有咱們的小惜春,去三哥的莊子上玩耍。到時候,三哥就送你一頭乖巧的小毛驢兒,好不好?”

“叭!”

賈惜春用一個溼噠噠的口水吻來回答賈環,樂的賈環哈哈大笑。

一旁處,衆人看着他們二人的談笑,都情不自禁的柔和笑出聲。

純真、美好的感情,總是最能動人心。

……

“道不盡紅塵奢戀,訴不完人間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緣。

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這條路漫漫又長遠。

……

愛江山更愛美人,哪個英雄好漢寧願孤單。

好兒郎渾身是膽,壯志豪情四海遠名揚。

人生短短几個秋啊不醉不罷休,東邊我的美人哪西邊黃河流。

來呀來個酒啊不醉不罷休,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賈環將他的聲音儘可能壓制的低沉一些,沙啞一些,悲涼一些,儘量唱出這首歌的韻味。

效果……還不錯。

林黛玉和賈寶玉等人紛紛沉浸在這首語調有些悲涼的曲子中,小惜春的眼睛沉浸在几上籃筐裏的草莓中,史湘雲顯得更灑脫一些,嘴角擎笑的看着賈環,只是,一雙眼睛似乎更明亮了……

“收工!”

賈環拍着手驚醒了沉浸中的衆人,得到了白眼球一片,他也不在意,嘿嘿一笑,然後從籃筐中取出一枚草莓,遞給賈惜春,道:“真是隻能最後一個了哦,不然一會兒鬧肚子,很疼的!”

賈惜春笑的真的合不攏嘴了,接過草莓後,先伸給賈環,道:“三哥,你先吃一口。”

賈環哈哈一笑,沒有客氣,張大口作勢要一口吃掉一大半,小惜春一張臉緊張的都皺起來了,看的衆人紛紛笑出聲,見賈環輕輕的咬了一個尖兒,賈惜春這才明顯鬆了口氣,然後才發現哥哥姐姐們都笑眯眯的看着她,頓時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還不忘小口小口的吃起草莓來……

大家也擺脫了剛纔那首歌帶來的悲涼感,高聲笑談起來,多是在調侃賈環這位小莊主,還有暢想開春後,去賈環莊子上玩兒什麼。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只是剛纔開始沒談幾句,就聽院子裏司琪大聲道:“二.奶奶,您吉祥!”

衆人聞言,忽然靜了下來,看向賈環。

大家都知道,賈環的出府,這位二.奶奶可是出過大力氣,立下大功勞的。

不過賈環卻似乎毫無所覺,連眼神都沒變一個,更別說臉色了。

他繼續跟衆人吹噓着,說他現在和莊子上的驢可以在短距離內賽跑了……

大家都是平輩,又不是遠客,所以用不着出門去迎接。

王熙鳳也自在,不用司琪等人引路,自己就推門而入了。

進門後,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得意洋洋滔滔不絕的賈環。

“喲!老三來了,幾時來的?”

王熙鳳的氣場非常強,好像不管在哪裏都是她的主場一般,頃刻間就能反客爲主。

也不用人讓,自己走來,找了個椅子就坐下了。

至於這裏的主人是賈迎春,而這裏是賈迎春的院子,對她來說完全不在考慮之中。進門後她連正眼都沒給賈惜春一個……

賈環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臉上的笑容卻極爲燦爛,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笑道:“二嫂,給你請安了,祝你新年快樂,越過越美麗。”

王熙鳳哈哈一笑,一雙丹鳳眼裏卻沒多少笑意,她看着賈環道:“哎喲喲,真是在農莊裏待的時間長了,說話都變得油了。剛纔在說什麼哩?說的那麼高興?”

一旁處林黛玉忽然道:“鳳丫頭,你不是在老太太身邊服侍嗎?怎麼有時間跑我們這裏來?”

賈寶玉聞言,忽然一拍手,道:“對啊,鳳姐姐,老祖宗回來了嗎?”

王熙鳳沒好氣的白了兩人一眼,道:“真是一對糊塗蟲,老祖宗沒回來我能回來嗎?剛回來,折騰了一早,老太太乏了,回來就歇息了,歇下前,叮囑我來看看你們這一對小祖宗!”

賈寶玉聽到王熙鳳的話後很高興,不過要是王熙鳳說他和林黛玉是一對冤家的話,他就更開心了……

林黛玉倒是無所謂,只平淡的回了句“你纔是糊塗蟲哩”,就不再辯白什麼了。

而一旁處,史湘雲忽然看了看王熙鳳,又看了看林黛玉,最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賈環……

“咦!好啊,我說你們在鬧什麼?敢情在這裏偷吃好東西!你們還真會吃,這個時候從哪裏弄來的這個東西?”

王熙鳳徑自走到賈惜春邊上,從籃筐裏抓起幾顆草莓邊吃邊道。

賈環握了握眼神有些巴巴的賈惜春的手,笑道:“二嫂,是我帶來的。”

王熙鳳聞言一怔,隨即質疑道:“你?你從哪摸來的?”

賈環哈哈一笑,道:“小弟不是在農莊上討生活嗎,這草莓是我自己在暖窯裏種的。”

王熙鳳聞言恍然,一拍額頭道:“真真是……還是老三刁滑,連這個都想的到,我怎麼沒想到呢?趕明兒我也讓人在暖窯裏種一點,大冬天吃草莓,還真是一享受。老三,你明兒再使人送來些,你舅母最喜歡吃這個了,我去拜年的時候拿這個剛剛好,保管她喜歡。”

賈環有些楞,不明所以道:“我舅母……”

王熙鳳鳳眼微眯,似笑非笑道:“怎麼着,你這是打算六親不認了?太太的兄長,不是你舅舅?我和寶玉的舅母,不是你舅母?”

賈環聞言恍然,連忙拍了拍腦袋,笑道:“瞧我這記性,莊子上待長了,差點忘記自己還有幾個貴親戚。二嫂放心,我哪有膽子六親不認,老爺還不剝了我的皮?行,沒問題,明兒我使人再送來些,不過可能不多了,下午還要往鎮國公府裏送去些,這是之前說好了的,牛世伯說牛嬸嬸喜歡吃這東西,上次差點連根都給我撅了去。”

王熙鳳聞言面色微變,她看着賈環道:“牛世伯?牛嬸嬸?老三,你這是在胡亂攀高枝還是怎麼得?鎮國公府的牛伯爺認識你?”

這話,已經很不客氣了。

前面的話雖然也不客氣,但還沒挑明,只是話中帶刺,而這句話,卻是在明着看不起賈環。

林黛玉等人都不怎麼笑了,臉上隱隱有些難看。大過年的說這些話算什麼……

賈探春低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麼,而賈迎春想要站起來說什麼,卻被賈環又眼神阻止了。

史湘雲則饒有興趣的看着王熙鳳和賈環兩人,好似這種對話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事一般,毛毛雨而已……

賈環也沒當回事,他一邊朝賈迎春打眼色,一邊哈哈笑道:“二嫂有所不知,上次小弟不是僥倖弄出了一種叫水泥的東西嗎,然後恰巧被鎮國公府的管家看中了,便稟報給了牛世伯。做完事後,牛世伯接見了小弟,得知我是榮國公的子孫後,便對小弟非常親切。所以……”

王熙鳳臉上有些震驚之色,不過語氣依舊尖銳:“我道是怎麼回事,原來人家還是看在賈家的面子的上,我就說嘛,單單是你的話……”

賈環呵呵截道:“那是自然,若不是榮國府的面子,別人認得我賈環是誰?不過,誰讓我姓賈,是榮國公的親孫子呢?二嫂,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王熙鳳聞言,臉色再次一變,深深的看了眼賈環,忽然展顏一笑,道:“自然是這個理兒,不過老三,我聽說你那水泥賣的好的很,給人鋪一次路就敢要價一千兩,你這買賣可真是夠紅火的。虧你上次回來還哭窮,從我們這敲去了幾千兩……對了,二嫂我有一個哥哥,叫王仁,他託了我好幾次,要我這個當妹妹的幫他代個話,說想要和你合作合作。怎麼樣,老三,給我這個二嫂一個面子吧?”

賈環笑容不變,道:“不是小弟不給二嫂面子,我昨天才給大老爺、老爺和東府珍大哥說過,對了,鏈二哥當時也在。因爲已經有朝廷的御史和軍方大將盯上了小弟的水泥,又經鎮國公府的牛世伯提點,所以小弟只好將水泥方子交給了老爺,再由老爺上交給朝廷。二嫂可能不知,這水泥不僅能築路,還能修建牢固的軍營,所以朝廷也是不得不防。二嫂,實在對不住了!” 縱然賈環已經將原因解釋的很清楚了,可王熙鳳的臉色依舊很不好看。

想來昨夜她並沒有和賈璉待在一起,也沒從賈璉那裏得到過信息。

不然的話,她此刻就不會這般失望了。

鋪一次路就能賺一千兩,想想都能讓人激動。

她對外放了那麼久的印子錢,至今也沒賺幾個一千兩呢。

而在一旁,聽了王熙鳳的話後,賈探春和史湘雲還有林黛玉都震驚不已。

不同於對銀子從來不放在心上的賈寶玉和對銀子還沒什麼概念也不怎麼關心的賈迎春、賈惜春,賈探春等人對銀子的認知已經有些深刻了。

尤其是賈探春和史湘雲,林黛玉從來不曾缺過銀子,只不過平日裏多留心了些世務罷了。

而賈探春是託了有個好生母的福,早早的就知道銀子是個好東西。

至於史湘雲,則是因爲整個史家都因爲銀子鬧的不得安寧,史家雙侯甚至因爲銀子鬧的成了仇寇成了笑柄,所以她也很早就對這個東西有了認知。

一千兩銀子對於她們而言,算不上什麼天文數字,但也絕非什麼小數目。

然而,一千兩,還只是賈環賺的一份而已。

太可惜了,方子已經被上交了,不然說不定賈環日後能成爲富豪呢。

衆人都爲賈環可惜着,王熙鳳也看着賈環半天說不出什麼話來。

大失所望。

她現在自然不缺銀子,但她從來不嫌銀子燙手,銀子這種東西,多多益善才是。

可惜,想了多少天的計劃,全泡湯了。

都怪這個孽障!

不過,以後還有時間慢慢算,現在是大年下的,何必自找不痛快?還得罪人……

餘光掃視了圈衆人的面色後,王熙鳳心中有了計較,臉上又出現了明朗的笑容,道:“剛我在門口時,隱約聽到有人在唱曲兒還是在唱什麼?怎麼着,是誰唱的啊?再唱一遍,讓我也聽聽。哎喲,今兒進宮一遭,可折騰好了。不知跪了多少遭……”

這話倒不假,王熙鳳進宮完全是爲了照顧賈母的。

本來她不用進宮,因爲她還沒誥命,沒資格。

賈母和邢夫人是一品誥命,東府的尤夫人是三品誥命,王夫人是四品誥命,賈府有誥命的也就這麼多了。

賈璉還沒有襲爵,等賈赦掛掉後纔有機會,到時候王熙鳳纔會有誥命賞賜。

現在她還只是一個白板兒,所以進宮後,但凡遇到宮內有品級的她都得磕頭……

她的自嘲讓賈寶玉、林黛玉等人紛紛笑的很爽,因爲見她出醜的機會着實不多。

只是……衆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賈環。

王熙鳳見狀眉尖一挑,好笑道:“難道是老三?老三還會唱曲兒?”

賈環有些“不好意思”道:“讓二嫂見笑了,我們那村頭有一座驛亭,經常有過路人在那裏歇腳,喝茶的時候會讓人唱個小曲兒。小弟我閒來無事的時候,就愛去那裏看熱鬧,聽了幾個小曲兒,唱給姐姐哥哥們解個悶兒。粗糙的很,入不得二嫂的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