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也是任何的種族所不能比擬的。

感慨之後,此時,楚河繼續做著手中的研究,神色依然認真而又仔細,一點沒有因為被剛才的情緒波動而影響。

就這樣,在屋子中時鐘顯示又過了兩天之後,此時,實驗室中的楚河終於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手術台上的齊爾德,此時,依然是一副沉睡不醒的樣子,看上去彷彿與來之前並沒什麼區別,不過,如果近距離仔細去看他的臉龐時,就能看出他的臉色相比來的時候,要好了太多,呼吸也變得平緩而有度,不再向先前那般急促而虛弱,全身上下,充滿著一股活躍的氣息。

可以說,楚河的治療,是完全的成功了,他將原來重傷應該必死的齊爾德給拯救了過來。

而且,不僅如此,在對齊爾德身體做研究的那段時間,楚河也獲得了這冰凍一族身體構成的許多奧秘。

可以說,這次給齊爾德治療后所得到的收穫,是不下於先前任何一個奇遇的。

至於為什麼齊爾德還沒醒來呢?

這是因為此時作用在他身上的藥物還沒有完全的散去,不過,按照楚河的估計,大概在有二十分鐘的時間,這齊爾德就應該可以蘇醒過來了。

「……..好累啊,做研究比這做手術要累多了,偷得浮生半日閑,廢寢忘食了三天三夜都沒怎麼好好的吃東西,這次應該要好好的慰勞一下自己了!」

摸著自己的肚子,感受到腹中傳來的陣陣飢餓感,楚河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馬上離開這間屋子,在隔壁的房間拿出了自己儲備好食物膠囊,然後便給自己擺了一桌子的飯菜后,大吃特吃了起來。

也不知道楚河吃了多久,此時,在另一間房間中,原本在手術太上正安安穩穩躺著不動的齊爾德,忽然,手指微微地有了一次顫動,接著,沒過多長時間,他緊閉的雙眼忽然緩緩地睜了開來,然後,怔怔的看起了他頭頂的天花板。

此時的齊爾德,神色中先是一片茫然,接著,他似乎在回憶著什麼,片刻后,他目光

眼神從迷茫瞬間到清醒,從檯子上慢慢地彎腰起神,一邊活動著自己的筋骨,此時,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激動之色。

「我…..想起來了,之前是在這裡治療的,咦,現在,我的身體不痛了,我,我的傷勢竟然全好了,簡直就像是沒有受傷一樣!」

一邊高興的大叫著,齊爾德此時猛的從檯子上飛躍而下,一臉的興奮之色的大吼了起來。

「嘿嘿,恢復了實力后我就沒什麼可怕的了,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我一定要殺了你,找你報仇!」

正當他在喜不自勝,想要發泄出心中的憤恨之時,忽然,門「嘎吱」一聲被推了開來,齊爾德目光一轉,望著門口,便看到了楚河的身影。

「怎麼樣,傷勢是不是全部恢復了!」

望著此時沉醉在自己傷勢復原喜悅的齊爾德,此時的楚河,一臉平靜的問道。

「哈哈,好極了,沒想到你小子真的有兩下子,竟然真的將我的傷治好了!」

齊爾德見到楚河后,神色中先是露出一絲自己傷勢復原后的興奮,接著,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目光如電般的望著楚河,眼神中忽然閃爍起了一絲異樣的光芒。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齊爾德面色帶笑般望著楚河,輕聲道。

他望著楚河,問道;「真的要非常的感謝你啊,能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你叫我楚河便是!」

「哦,原來是楚河先生,你的醫術真是讓人驚嘆,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似乎是由於自覺傷勢恢復,此時,齊爾德的神色中一掃先前的萎靡,變得充滿了自信之色,甚至還帶著一絲絲倨傲。

他的身上,此時,一股隱隱約約的氣勢從體內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正不斷地朝著楚河瀰漫而來。

「不知道楚河先生對我先前的提議有什麼看法,要不要當我的屬下,歸於我的麾下,一旦你加入之後,我不會虧待你的!」

聞言,楚河頓時輕笑了一聲,緩緩道;「喲,我記得先前你說的是要和我合作是吧,沒想到,這麼快就變卦,說要讓我成為你的屬下?」

「哼!在這個世界上,宇宙帝王只存在一人就夠了,怎麼可能會有兩個,我相信,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吧,我早晚有一天會統治整個宇宙,所以,任何潛在的威脅都要扼殺在搖籃中,你的能力在我看來非常的不錯,如果能為我所用,對我是一大助力,我不希望你會為我的敵人所用!」

齊爾德凝視著楚河,緩緩地開口道。

見到這齊爾德此時突然變臉,楚河似乎早有預料一般,臉上絲毫沒有意外之色,他臉上掛著一絲譏笑,淡淡的說道:「哦,是這樣嗎,你這算是在威脅我嗎,威脅我這個救命恩人,你這個人,還真是無恥之極啊!知不知道是誰救了你!」

「想要讓我歸順你,別做夢了!」

聽到楚河的話,此時,齊爾德臉上的笑容一僵,接著,就緩緩地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冰寒的冷漠。

此時,他看向楚河的目光一下子就變得冷冽了起來,接著,在他的身上,忽然,有一股龐大的氣息以他為中心散發了起來,一股極其邪惡的氣息在空氣中不斷地瀰漫起來。

「哼!小子,不要以為自己有點能力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救了我又怎麼樣,我又沒有求你救我,是你自己說救我的,哈哈,這一切都與我無關!」

「要怪,只你怪你太愚蠢了,而且,先前你對我的態度,知不知道讓我極端的不爽啊,任何人見了我都應該以我為尊,而你,竟然膽敢小看我,你知不知道那個時候你已經犯了死罪,不過,我齊爾德大人倒是可以慈悲為懷,既往不咎,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成為我一條忠誠的狗,我就會讓饒你不死!」

此時的齊爾德,目光狠戾,臉色冷漠,臉上完全是一副猙獰而又可怖的神色。

他看著楚河,臉上露出了一種貓戲老鼠的神情,神色中滿是玩味之色。

「哼,真是不知所謂的傢伙,雖然早就預料到了,但是,現在見到你這種嘴臉,簡直讓人噁心,果然是和弗利沙一個德行!」

看著此時彷彿小人得志般猖狂自大的齊爾德,楚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也厭惡而又不屑的神情。

「你的眼神真是讓我討厭!」

看著楚河眼神中閃爍的光芒,齊爾德的心中肚頓時湧出一股濃濃的怒意。

「好,我就好好的教訓你一下,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讓你見識一下,我的三段變身的威力,哈哈,你就慢慢地去後悔吧,後悔自己救了一個不該救的人吧,誰讓你這麼天真呢,哈哈哈哈!」

一邊說著,此時,齊爾德面露邪笑,全身上下的氣勢忽然集聚的暴增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從她的身上忽然的湧現,好似風暴般的在他的身體上層層的瀰漫。

而見到齊爾德的變身,楚河的臉上卻絲毫沒有慌亂之色,反而,露出了一絲嘲弄諷似的笑容。

「究竟是誰天真,接下來你就會知道了,白痴!」.. 「……哈哈,你也就是現在還說說這種話而已了,讓本王告訴你,不要以為自己有點實力便可以為所欲外,我會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人惹不起!」

「睜大你的眼睛,讓你看一看,我的第一階段的變身!」

心念一動,齊爾德體內的氣便迅速如潮水般沸騰起來,在他體內瘋狂的聚集起來。

連綿不斷地迅速衝擊著自己的經脈,使得他肌肉不斷的膨脹,正當他向以此來施展出第一階段的的變身時,卻突然神色一變,因為他感覺到,經脈中一股強烈的刺痛突然詭異的傳來,短短瞬間,刺痛便在體內蔓延,而不僅如此,原本體內那聚集的充足而又澎湃的氣,在這股刺痛傳來的剎那,就好似突然變成了被捅破氣球的氣體,在頃刻間,便消失的一乾二淨。

不僅如此,在他體內的氣不斷的消失后,原本應該已經康復的身體,此時,身體內的各個部位在,突然又傳出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

體內的五臟六腑好似要重新破裂一樣,強烈的撕裂感在體內不斷地瀰漫,就好像有無數個大鎚子在體內不斷的擊打,又劇烈的火焰在體內烘烤,在這種猛烈的疼痛下,齊爾德面色不斷地扭曲起來,他雙目圓睜,眼珠子好似要凸起一般,然後,「噗」的一下忍受不住,齊爾德彎下腰來,張口便噴出一大口血在地上。

一邊不斷地咳嗽,他一邊驚訝的自語道。

「怎麼會這樣,我的變身怎麼失效了,氣也在飛速的流逝,而且,體內的傷還在不斷的加重,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怎麼樣,現在知道到底誰是白痴了吧~!」

這時,楚河嘲諷的聲音清晰的傳入齊爾德的耳中,而在此刻,這聲音,就彷彿一道雷霆霹靂,直接轟在了他的心頭。

猛然迴轉過頭來,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齊爾德神色又驚又懼的望著楚河,手指顫抖的指著楚河道;「你……是你做的手腳!」

說這話的同時,此刻,他的臉上再無剛才的自信之色了,一張臉上滿是蒼白似的恐懼之色。

面對齊爾德此時的疑問,楚河一臉得意的大笑起來。

「沒錯,不過現在才知道,已經太晚了!」

「可是,我不明白,你……你是怎麼知道,我……我想要對你不利?」

此時的齊爾德,心中充滿了疑問,他忍不住問道。

聞言,楚河頓時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他兩手一攤,一臉嘲諷的說道。「說你白痴你還真白痴,我只是說救你又沒說不提防你,而且,說實話,在看你第一眼看見你這張臉時,從你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你這傢伙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微微一頓,笑嘻嘻的望著齊爾德,楚河繼續道;「不過,看人有時候也會有看不準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在給你做手術的時候,我就已經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在治療好你之前,我已經在你身體內的各部分結構中都動了手腳,尤其是你那引以為傲的變身能力!」

「如果你什麼都不做,那你的身體就不會有任何的不適,但是,當你一旦想要聚氣到底第一階段變身的臨界點時,你的身體變回瞬間以我設計的方式從經脈到五臟開始不斷地垮掉!」

「誰讓你這麼快就忍不住露出本性來呢,我本來還想著,如果你老老實實的,在你走的時候或許我給再給你檢查一遍身體的,把你的身體恢復過來,但是,世事無常,這是你咎由自取~!」

聽完了楚河的話,齊爾德頓時怒火中燒,感覺自己就彷彿一個小丑被耍了一樣。

捂著胸口,感受著五臟六腑中劇烈的絞痛,齊爾德目眥欲裂,咬牙切齒的咆哮了起來。

「你……你……好卑鄙啊~」

「哼~卑鄙,哪裡比得上你這個什麼宇宙帝王啊,可惜啊,可惜,本來你還有機會活命的,但是,現在,沒有人能救了你了,而且,你現在的傷比以前更重了,好好珍惜剩下的時間吧,這就叫做因果報應,好好後悔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吧!」

面對齊爾德的仇恨,楚河此時反而滿臉嬉笑之色,他輕快的說道。

「可惡,可惡啊!~」

看到楚河那一臉嘲弄諷刺的神色,齊爾德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怨恨和不甘心,更有一種深深的後悔在他的心中蔓延起來。

原本以為自己的身體真的被他徹底的治好,身體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所以,他才有了有了一種有恃無恐的心理。

在他的心中,根本就沒有什麼救命恩人這種字眼,對於他人,在他的心中有的只是有用和無用這兩個概念。

所以,面對楚河對他招攬的拒絕,他的心中才會升起一種既然不能為我所用也不能對自己造成威脅就只好除掉的心理。

這就和當初向神龍許願后恢復青春的第一代比克大魔王一樣,縱然神龍幫助他恢復了青春,但是,他卻一點都沒有感恩之心,因為害怕有人利用神龍對他不利,反而加害神龍。

而這齊爾德,相比之下,比那第一代比克大魔王更加的無恥。

但是,兩者不同的是,第一代比克大魔王得手了,而齊爾德,卻栽了。

載到了楚河的手中。

「求求你……剛才只是我的一時糊塗,求求你,救救我吧,我再也不會做這種事情了,這一次,你把我就好了之後,我可以把我的全部資源都送給你,我還願你做你的手下,求求你,救救我這條命吧!」

本來還想繼續抵抗楚河對他的嘲諷,但是,此時,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身體內那越發劇烈的疼痛,齊爾德的目光一陣閃爍后,忽然,便朝著楚河撲通一聲便屈膝跪下,接著,雙手撐地,不斷磕起了頭來,一邊磕著,他還一臉流淚,臉上露出了無盡的懺悔之色。.. 到了這生死攸關之際,齊爾德再一次的展露出了他那毫無臉皮,極度無恥的一面,在頃刻間就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好像完全忘卻了剛才對楚河的所言所行。

此刻,僅僅為了保全住自己的性命,他便可以毫不猶豫地卑躬屈膝起來。

由此可見,這種人一旦再次恢復力量之後,那什麼事都能夠做得出來。

冷冷的望著齊爾德那如小丑般惺惺作態的臉龐,楚河的目光閃爍,神色中滿是濃濃的不屑與厭惡。

此時,他凝視了齊爾德片刻,忽然冷笑了一聲,寒聲說道;「齊爾德,你還真是不要臉,你這種人,乾脆就死了算了,何必留在這個世上禍害別人!本來你和我也沒什麼大的仇怨,但是,你既然自己找死,那我也沒理由拒絕,再說,如果把你除掉的話,應該對我也是功德一件吧~!

冰冷的話音彷彿寒風般一字不落的進入到了齊爾德的耳中,不僅如此,此時,他的身子突然一顫,下一刻,便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殺氣在剎那間便籠罩在了他的身上,一股深深的寒意從他的背脊后升起。

在這種情景之下,此時的齊爾德,神色也不淡定了,而是突然變得驚恐而慌亂了起來。

獃獃的看了楚河好一會,齊爾德的目光一陣閃爍,似乎想通了什麼似得,此時,只見他面朝楚河,猛然抬頭,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可憐的神情,用一種濃濃哀求的語氣,大聲的喊道;「楚河…..不,楚河大人,是我的錯,是我錯了。求你,不要和我計較了。」

「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我的一時糊塗,其實,在我心裡,一直都很尊敬你,感激你,把你當做救命恩人來看待,其實剛才都是在開玩笑的!」

一邊激動地說著,此時的齊爾德,似乎為了加深自己話語的真實性,他的眼角邊上,還湧現出了幾滴淚水。

「只要你這次放過我,以後我一定好好做人,不再幹壞事了,您……您是個好人,應該會給我一次改正的機會吧!」

齊爾德這次的樣子,顯得十分的可憐,話語低沉爾而又帶著幾分沙啞,身子還不住地在顫抖著。

看到齊爾德向自己望來的哀求的目光,此時,楚河沉默了片刻后,忽然仰頭大笑了起來。

「哈哈…..真是有趣,齊爾德,你這傢伙,不做演員,還真是太可惜了!~!」

「我從沒有見過有人的臉皮像你這般厚,枉你還自己自名為宇宙帝王,以為自己擁有天下無敵的力量,原本,只不過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一個唯唯諾諾的小人!」

「不,我不是,我是最偉大的宇宙帝王,我才不是貪生怕死的人?你知不知道,我打敗了多少人,有多少強者臣服在我的腳下,他們都是我的奴才,全都聽命於我」

聽到楚河此話,齊爾德面色一變,彷彿被戳中了心中的死穴般,一下子便一臉激動,試圖辯解了起來。

「哼!是這樣的嗎,還真是可笑,自以為自己的力量大過所有的人,便不把其它所有人放在眼裡。所以,在你的心理,是不是從來只有你殺害別人,奴役別人資格,而自己卻從來沒有被殺、被奴役的覺悟?」

「是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不過,這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你,已經變成了將要被殺的對象,我真的想要知道,一個曾經的狩獵者變成獵物的感覺,是什麼樣的感受!」

楚河的語氣很陰森,帶著一種不寒而慄的煞氣,緩緩的說道。

而這時,聽著楚河的話,齊爾德的臉上忽然冒出了幾滴冷汗,他此時剛才要張口說什麼,但是,抬起頭來望著那帶著寒光的兩雙眼睛,他就突然變得啞口無言了。

齊爾德的突然沉默令楚河頓時嗤笑了起來。

「怎麼不回答我了!是不是自己也認為自己做錯了,不過,已經沒用了,機會之前我已經給過你一次了,唯一的一次,是你自己不好好的珍惜而已,有道是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落到這個地步是你自己造成的,等你以後到了地獄,再好好的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吧!」

「可惜啊,救了一隻白眼狼,不過,沒關係,既然明白了是只白眼狼,那麼為了避免更多無辜的人受害,這隻白眼狼也只能讓我親手來解決了~!」

自言自語的說著此話,楚河的神色慢慢地就變得冷漠了起來,他目光如刀鋒般落在齊爾德的臉上,語氣之中,森然中透露出一種無比恐怖的殺氣。

齊爾德平時殺人無數,自然能夠感覺到此時楚河對他那無比強烈的殺意。

而且,這股殺意,好似能夠實質化一樣,帶著一股無比的寒冷之意便瀰漫在了他的身上,彷彿將他一下子便置身在一個萬年冰窖之中,而他,則赤身裸體的被無數的寒氣所侵染。

這殺氣的感覺,在齊爾德一生之中,是從未感受到的強烈。

「他……他是真的要殺掉我!」

這種情緒此時不斷地回蕩在齊爾德的心中,望著此時楚河那毫無感情的雙眼,感受到他身上那股令人心悸的氣息,此時的齊爾德,猛然從地上站了起來,臉色在猶豫變幻間,忽然變成了一種極致的猙獰之色。

暴少的嬌妻 「好……好好…..既然你要殺我,那我也不求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誰?我可是宇宙帝王,齊爾德,怎麼會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求饒呢,就算不能變身又怎麼樣,就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

被楚河的殺意徹底擊垮內心的齊爾德,此時,彷彿瘋了一樣,雙目中似燃燒起了熊熊烈火,他一臉仇恨之色的望著楚河,此時,完全是用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看著楚河。

「唉喲,這個時候倒是有點骨氣了,我喜歡你這種表情,可惜很快就見不到了!」

楚河微微一笑,他的臉上露出一絲毫不在意的神色,輕鬆的說道。.. 「可惡啊,你這個小子,該死的東西,給我去死吧,我要讓你變成粉身碎骨」

此時,憤怒已經使齊爾德幾乎喪失了理智,毫不顧忌自己現在已經是重傷的頻死之身,拚命的調動起了自己體內殘餘的所有的能量。

一股濃郁的能量在他的體內不斷的散發,帶著一臉憤怒與仇恨,他先是猛地吐了一口鮮血,接著便抬手向前一揮,一道蘊含著巨大的能量的光波就向著楚河的面門迅速閃去。

這一刻,空氣中伴隨而來的是如雷電般的轟鳴聲,空間震動。

看得出來,此時的齊爾德,已經是在拚命了。

而此時,作為被攻擊的對象,面對敵人這這幾乎豁出性命的一擊,楚河依然是一臉輕鬆淡然無所謂的神情。

公平的報復 他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如星辰般的目光一閃,輕聲哼道;「區區米粒之光,也敢在我的面前顯眼,真是不知死活!」

猶如閑庭信步般的向著前方揮了揮手,下一刻,就見那攻擊而來的光波,在接觸到楚河的手掌后,直接就受到了極大的阻礙,就好似被一股強大的勁力反彈一樣,下一刻,光波直接就調轉過頭,飛速朝著齊爾德攻擊而去。

這被楚河反彈而回的光波,帶著比先前更為猛烈的氣息,因為此時這道攻擊中,不僅有著齊爾德自己的力量,在反彈的時候,也被楚河打入了一道強猛的氣息。

就如同一加一,現在這道攻擊,已經有了剛才那一擊兩倍的攻擊力了。

怎麼可能?

電光火石間,看到楚河輕而易舉的便反彈了自己現在全力的一擊,齊爾德心中頓時充滿了不可置信。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