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個男人,古木很佩服。而如今控制住羅錦,便打算將他的傷勢調養好。

當時並沒有下毒手,除了受損的眼部,千口甘只是斷了幾根肋骨和一些皮外傷。

古木為他採用的是保守治療,並沒有動用丹藥,畢竟這玩意也不是地攤貨,豈能隨便拿來救人。

千口甘的身體紮實,經過幾天治療,取得了不錯的恢復效果,只是想要運用靈力,還得需要點時間。

古木幫他換了幾次葯,對方始終沉默寡言。

只是敬佩他是條漢子,古大少也沒別的想法,所以每次換好葯,就懶得的搭理他,然後自行離開了。

……

就在古木很善良的為千口甘療傷期間,磐石城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西城李家,一夜間被滅了。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曾經和李家關係不錯的幾個小家族,也在當夜隨著前者化為歷史塵埃。

沒有人看到是誰做的,但磐石城武者都知道,這肯定是古家所為,也正是如此,他們並沒有過於吃驚。

古家滅李家,占著道理,而且如今人家是城級勢力,更不會遭受別人的譴責,就連沈家也沒對外說什麼,就當做啥也沒發生,啥也不知道。

一些心虛的家族頗為擔心,怕在第二天會成為下一個李家,不過這種擔心明顯是多餘的,在西城李家被滅后,整個磐石城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古木聽說西城李家被滅的事情,沒有去在意,畢竟尚武大陸的勢力,都應該有一種覺悟,這種覺悟就是隨時做好被蠶食的準備。

我的老婆是女神 不過畢竟和李雅舒是朋友,他還是詢問了古蒼風,然後從他口中得知,古家滅李家並沒慘絕人寰的滅族,只是殺了幾個長老和家主,然後讓那些普通武者各奔東西了。

如此,古木也算放下了心。

……

西城李家被滅沒幾天,人們漸漸平靜下來,也沒有人會去想這個家族,因為他們所有的焦點都放在古家接任大典上了。

這一天是個良辰吉日。

古家處處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而古山在調養一段時間,終於恢復了往日的風采,不過由於即將成為家主,所以比以前顯得更嚴肅些。

古木還開玩笑說,堂哥瞬間老了二十歲啊。

接任大典在即,很多磐石城的家族都盛裝出席,就連沈逢春也來了。

羅宓和羅錦一直就住在古家,所以他們也成為了上賓,而古木三位師兄更是很正經的坐在貴賓席。

只是在這熱鬧大廳內,有著三個身穿道袍的年輕人矗在哪裡,實在有些格格不入。縱然如此,也沒人敢小看他們,畢竟歸元劍派的名頭絲毫不比羅家差。

磐石城家主的接任過程其實很簡單,就是原家主從家主之位走下來,然後宣布新任家主上位。

新任家主坐上去后,便會說一些客套話,最後開始大擺筵席,讓參加的家族武者們,吃好,喝好。

古山上位后,拱拱手,很正經的客套起來。

坐在下面的古木見狀,咧著嘴笑了起來,畢竟自己這個堂哥向來都是放蕩不羈,而如今擺出這副認真模樣,還真是很有喜感。

「咳……咳!」看到堂弟咧著大嘴巴笑著,古山頓時無語,最後只好一拱手道:「上酒宴!」

古家下人開始忙碌,酒菜佳肴也開始上起來,而古山才藉機走下家主之位,坐在古木旁邊,瞪了他一眼,道:「臭小子,很好笑嗎?」

古木收住笑容,搖搖頭。

恰在此時,下人把美酒送到酒桌上,他順手拿過來,為堂哥和自己先後斟上,端著酒杯站起身,向著他笑著道:「堂哥,恭喜你成為家主,古家在你領導下,將來必然更加輝煌!」

「這小子……」

古山暗暗苦笑,不過還是端起酒杯,站起身,向著他說道:「多謝,堂弟。」說罷舉杯一飲而盡。而古木也是飲了那杯酒。

兩人相視而笑,便坐了下來。

在另一桌上的古蒼穹看到古木和古山如此,心中頗為欣慰,自己傳位給古山,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

以後古家未來,就交給這些三代嫡系了。

古輕揚也是高興的合不攏嘴,當然他更多的明白,古木那麼說,顯然是讓古山知道,放心干吧,堂弟挺你!

而古山那一聲謝,怕也是聽的懂其中含義。

……

古家的交接大典在祥和的氣氛中結束,而所有武者在陸續離開古家后,也清楚的知道,古家家主現在是古山了,同時也拉開了新老交替的序幕。

也許明天,也許明年。

某些年長的家主就會開始讓位了。

畢竟只要有某個一代家主讓位,總會帶動一時的風向。

……

在古山成為家主幾天後,古家又不出意外的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因為今天是古家舉家遷移的日子,也是邁向輝煌的開始。

在幾天前,古家上下就打點好了一切,所以在今天一早,他們便率領著古家嫡系和僕人便聚集在磐石城門外。

那些家族勢力紛紛友好的出來送行。

新任家主古山,站在城門外,看著『磐石城』三個字,眉宇間浮現出些許不舍。

「磐石城太小了,古家想要輝煌,就必須去更廣闊的的世界。」古木來到堂哥面前,笑著說道。

「堂弟說的不錯。」原本還有些憂傷,當聽到古木所說,古山那抹不舍頓時化為無有。

磐石城確實太小,有著很大的局限性。而清羽城則有著更豐富的資源,更強的家族勢力,古家想要成長,想要創造輝煌,就必須離開這裡去更大的舞台。

站在隊伍最前頭,古山高高舉起手,向著後面整裝待發的古家所有人,大聲喊道:「出發!」

在其他家族注視下,古家終於浩浩蕩蕩出發了。

而古木並沒有第一時間跟上隊伍,怔怔站在城外,稍許,抬頭看了看高大的城牆,自語道:「再見了,磐石城,再見了……楊婕。」說罷,縱身騎在赤炎馬王上,頭也不回的追向古家隊伍。

而在古木離開之後,他曾經注視的城牆上,一個嫵媚動人的紅衣女子出現,明眸中透著幾分傷感。

在風中。

幽怨的輕柔之聲飄蕩著。「若是有緣,還會再相見么……」 他眸色陰翳,」三千萬,買你永遠不再出現在她面前。」

「沒問題。拿了錢,我馬上離開京都。」

掛了電話,慕靖西又點了一支煙,他深吸一口,眉宇間的愁緒,卻不見絲毫消減。

查王思霓的性取向,花了一點時間。

她是華遠集團的總裁夫人,這些見不得光的事,自然會抹乾凈。

但,也有漏網之魚。

她大學時喜歡一個學妹,借著社團聚會的名義,強行灌醉學妹,然後把她上了。

學妹醒來后,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給玩了身體。

崩潰的要自殺,驚動了家人,後來,是王思霓的家人出錢擺平的這件事。

才沒有讓她的性取向曝光。

不過,近段時間,學妹回國了,王思霓受到了消息,開始蠢蠢欲動。

礙於自己現在的身份,這樣的事,就更不能做了。

暗處,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她,她不能動學妹,只好把主意打在了俱樂部陪酒女人的身上。

而恰好,韓欣彤給她喜歡的學妹,眉眼間有幾分相似。

所以,一時情難自禁,就上了她。

那一晚,從俱樂部離開之後,王思霓再也沒有出現過。

似乎有意避嫌。

當然,她也給了韓欣彤一筆可觀的封口費。

江洵把查到的這些資料,全都交給慕靖西,「三少,您猜的沒錯。王思霓是個同性戀,她喜歡女人。同性戀不可恥,可惡的是,她屬於騙婚。據徐華遠的狐朋狗友說,徐華遠在聚會時喝醉了,說王思霓是個性冷淡。在夫妻生活那方面,不太和諧。」

現在看來,這哪是什麼性冷淡,分明是對男人不感興趣而已!

慕靖西淡淡頷首,看來那一晚,韓欣彤身上的痕迹,全都是王思霓弄的。

「給韓欣彤打三千萬。」

江洵詫異不已,「三少,為什麼?」

為什麼要給韓欣彤打錢?

錢多可以做慈善,也不能這麼撒著玩兒啊!

給韓欣彤,還不如給乞丐呢!

「按我說的去做就行,別廢話。」

江洵畢恭畢敬的垂首,不敢再有異議,:「是,三少。」

「爸爸。」

小糯米站在書房門口,一手揉著眼睛,一副剛睡醒的模樣。

慕靖西立即摁滅煙蒂,起身上前俯身將她抱進懷裡,「醒了?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爸爸又吸煙。」小糯米捂住口鼻,一臉嫌棄的推開他的俊臉。

慕靖西哭笑不得,「那你等一會兒,爸爸去洗個澡?」

小糯米點點頭,慕靖西放下她,轉身回卧室。

洗了個澡,又刷了牙,慕靖西才出現在小糯米面前。

她坐在沙發上,腳踩在閃電的身上,小腳丫還時不時的蹭蹭閃電的暖呼呼的毛。

雙眼被電視里的動畫片吸引了。

慕靖西下樓,到她身邊坐下,同情的看了一眼純天然暖腳寶閃電。

堂堂一個軍犬,竟然淪落到給小主人當暖腳寶了。

聞到慕靖西身上的沐浴乳香味,小糯米吸了吸鼻子,這次讓他抱。

依偎進他懷裡,小傢伙抓著他胸前的襯衫紐扣,轉來轉去,玩得不亦樂乎。 清羽城距離磐石城有五百多里,是曹州西南最大的城市,當古木隨著古家來到這裡,見其高大的城牆和城門頗為吃驚。

來到這個世界,他所去過的大城市並不多,唯一見過且能和眼前城門相比的只有守劍城了。

古木這種『高手』都愕然了,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古家嫡系,看到足有二十米高的城門,也是一個個被震撼的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古輕揚去過曹城,也來過清羽城,可謂見多識廣,所以並沒有顯得很吃驚,不過他看到這群嫡系丟人模樣,頓時乾咳幾聲。

聽到老祖的咳聲,眾人猛地醒悟,然後一個個面紅耳赤,顯然他們意識到自己太鄉巴佬了。

「走吧,我們進去。」

古山整理了下著裝,首先向著城門內走去,不過剛剛行了兩步,就見一個身穿鎧甲的將軍,帶著幾名手下從裡面走出來,然後擋住其去路,橫眉豎眼的道:「站住,你們是什麼人,進城有何事?」

古山駐足,拱拱手道:「我乃磐石城古家家主,此次前來,是帶族人入駐清羽城的。」

「哦……」守城將領應了一聲,明白這是有家族提升等級,遷移到清羽城來了。

作為在此任職多年的將軍,他每幾年都會遇到,而且也會藉機發點小財,畢竟新來的家族,在此人生地不熟,最好糊弄。

於是看了看城外足有幾百人規模的隊伍,淡淡說道:「規矩你們懂吧?」

「規矩?」古山茫然的看看古木,而後者也是一臉迷惑,不過稍許明白了什麼,旋即攤攤手道:「不懂。」

古木這句話把守將嗆得不行。心裡鬱悶的想:「難道這些人是土包子?規律還用我說明?」

「哎,算了,自己就當一次好人吧。」

城門守將指了指身後那些古家嫡系,道:「清羽城的規律,凡是遷移者,每人需繳納一兩銀子的人頭費。」

我真是個演員啊 古山聞言這才明白是啥規矩了。

於是就要取出錢袋交銀子。

古家此次拖家帶口,也就四五百人,幾百兩銀子在古山眼裡根本不算什麼,再說了,幾天前滅西城李家,也獲得不費收入呢。

既然初來乍到,就應該按照規矩走。

可以說,很多遷移過來的家族,都有古山這種想法,畢竟幾百兩對於家族來說真的是九牛一毛。

不過就在他拿出錢袋的時候,古木上前一步阻止下來,並胡扯道:「這位官大哥,清羽城在下也來過幾次,怎就沒聽聞有這種規矩?」

「這種規矩只針對遷移的家族,你獨身而來,又豈能知道?」被古木質問,這守將也不惱,而是淡淡說道。

干他們這行的,在城前混久了,明白家族勢力是不能隨便得罪,搞不好以後在清羽城,人家就混的風生水起呢。

當然,他們也知道,很多家族不會在意幾百兩銀子,甚至有些家族還很闊綽的主動塞銀子,權當發個紅包討個喜慶。

也正是如此,守城將領嘗到甜頭,自然而然就有了現在的『人頭費』規矩。

可是,守將今天出門沒看財神朝那個方位,並不知道,剛巧偏偏就碰到個很摳門的古木!

只看他笑著說道:「官大哥,這規矩不會是你自己立的吧?」

城門守將聞言,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