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幾天下來,他每次打坐調息,都在半天時間,這讓鐵柱有點意外。

古木撓撓頭說道:「吃了丹藥提升等級,對天地屬性的領悟極差,我只能用更多時間來彌補這個缺陷。」

鐵柱聞言,頗為欣慰的道:「小子,做的不錯,男人就應該這樣!」

和這個經常將『男人』掛在嘴邊的鐵叔在一起,古木已經習以為常,於是很謙虛的拍著馬屁道:「這是鐵叔您教導有方。」

「這還用說嗎?」鐵柱揚揚眉說道。

古木無語,幾天相處下來,這絡腮男越來越有點師尊司馬耀的風範了。

「鐵叔,今天就不修鍊了,我們繼續去找寶地吧。」

古木從巨石上跳下來。

陽游正雖然在明面上是讓他來尋找寶地,但事實上,前者真有搜查寶地的想法,畢竟若是能夠發現一塊未開採的,裡面藥材可是很豐富!

現在的古木,修為已經穩固在武王中期,想要再提高則需要大量時間,並非一天兩天就可以做到,所以不急著修鍊,還是先找寶地為重。

「一味的打坐修鍊也不是辦法,我們繼續向深處進發吧。」鐵柱同意了,於是兩人繼續啟程,向著深處挺進。

十天的時間,他們行進不過二十里,這個範圍很靠近葯神山,早就被弟子給搜索了個底朝天,想要發現新的寶地就必須深入。

紫陽之氣蘊養著千里的大山脈,每年都會有寶地誕生,而且有的地方迷霧繚繞,意念難以透入,想要發現,當然需要運氣和時間。

古木對自己的運氣向來很自信,他認為應該能夠發現寶地,不過,讓其失望的是,一個月後,兩人走了百多里,竟然一無所獲!

寶地雖然沒有發現,但隨著逐漸深入,妖獸開始愈發兇猛,甚至還能看到玄獸,古木一路走來,倒是獵殺不少,獲得了幾顆玄核。當然,這些玄獸全是鐵柱出手搞定的,畢竟古大少現在等級只是武師初期,勉強能夠應付高級妖獸,對付玄獸,哪怕是低階的都有危險。

「一品玄獸等於人類的武師初期,你由於是吃藥提升,靈力純度不夠,想要應付還是困難,接下來,就每天拿妖獸先來練手,什麼時候能夠輕鬆收拾,什麼時候開始挑戰它們。」

山林處,鐵柱踩在一頭死去的玄獸屍體上,為古木上著課,此次下山帶著古木來歷練,是要綜合鍛煉他,也不能一味打坐來穩固靈力,必須經歷血的洗禮才能成長。

古木點點頭。

以後的日子,他按照鐵柱的要求,每天打坐,然後找妖獸訓練,最後趕路尋找寶地,一直重複了半個多月。

……

「噗嗤!」

某天,寂靜山林里,一頭身材高大的虎型妖獸被放倒在地,古木則站在腳下,向著暗處的鐵柱說道:「鐵叔,我秒殺了這頭妖獸。」

「不錯,這半個多月有長進,看來是時候讓你挑戰一品玄獸了。」鐵柱從草叢裡走出來,很滿意的稱讚著。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挑戰一品玄獸?」古木眼睛放光,佯裝成很激動的樣子,看來,這麼多天來,他的表演愈發精湛了。

「當然,鐵叔我從來不開玩笑。」

鐵柱意念釋放著,然後指著山林深處,道:「前方一里地,有頭休憩的一品鐵甲狼,你今天就先拿它來練練手吧。」

古木聞言,嘴角抽搐,道:「鐵叔,狼型玄獸速度是出名的快,我能不能搞定?」

「這種鐵甲狼皮很硬,速度不比其他品種,你有四成把握可以勝它。」鐵柱分析道,而古木則無語的說道:「鐵叔,你這麼說,我豈不是有六成的機會要輸?」

「放心吧,就算輸也沒事,有鐵叔我在,你不會有絲毫危險!」鐵柱拍著胸脯說道。

在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裡,他們碰到不少玄獸,最終結果是被這位武王後期輕鬆滅掉,陽游正把他派來,也是一邊負責指導,一邊保護古木。

「好吧。」

古木同意了,然後起腳就要衝過去,但是整個人看上去很沒自信的感覺,鐵柱沉聲喝道:「小子,身為男人就要拿出應有的氣勢來!」

「是!」

古木挺直腰桿,氣勢洶洶沖了過去。

鐵柱很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一屁股坐在妖獸屍體上,盤算著接下來如何訓練古木。

「嗷」

一裡外傳來狼叫。

鐵柱微微一笑,道:「看來這小子已經和鐵甲……」

話沒說完,他就止語了。

因為在前方,古木狼狽不堪的逃竄過來。

「怎麼回事,難道這麼快就敗北了?」鐵柱頓時崩潰,這小子太讓自己失望,就算輸面很大,好歹也要支撐十多個回合吧。

狼狽跑來的古木,神色慌張。然後聽他大聲嘶吼著:「鐵叔,狼狼——狼群!」 …………

宋雲遲這幾天一直在出差,因為工作性質,所以他不能向陸萌透露自己在哪。

陸萌一開始,也沒有什麼感覺。

幾天過去了,才漸漸的覺得少了點什麼。

偌大的別墅里,只有她和小景行。

陸胤已經回A國總部坐鎮了,這段時間很少回來。

「唉。」

坐在沙發上,陸萌抱著小景行,忍不住唉聲嘆氣。

傭人端上果盤,笑著說,「小姐,這已經是您今天第六次嘆氣了。」

「是嗎?」

陸萌小小的驚訝了一下,空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我今天嘆了這麼多氣么?」

看來,宋雲遲不在家,她的人生樂趣都沒了。

哦,不對,是折磨他的樂趣都沒了。

唉……無聊。

「小姐是想姑爺了嗎?」

陸萌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咪一樣,頓時就炸毛了,眼睛瞪得溜圓,火急火燎的否認,「誰,誰想他了!」

傭人表示懷疑,難道不是么?

姑爺不在家這幾天,小姐一直鬱鬱寡歡的,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

幾乎到了茶不思飯不想的狀態。

很明顯,是相思綜合征。

陸萌嘟了一下嘴巴,氣哼哼的,「你那是什麼眼神?怎麼,懷疑我么?」

「……我沒有。」

「還說沒有,你分明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傭人立即討饒,「我錯了小姐,我沒有不相信您的話,我相信,當然是相信的。」

「哼!」陸萌哼了一聲,勉勉強強相信她了。

把熟睡了的小景行交給育嬰師照顧著,陸萌進了書房,打開電腦,開始玩遊戲。

啊,還是遊戲有意思!

有遊戲的生活,才是生活!

這一晚,不知不覺的就晚到了晚上。

晚餐時間,傭人上來叫她下樓吃飯,她揚聲道,「把飯菜端上來吧,我在書房吃。」

「好的。」

傭人端了晚餐上來,就放在辦公桌上,她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

陸萌擺擺手,「我一會兒就吃,你們先下去吧。」

「是,小姐。」

退到書房門口,傭人忍不住又提醒一聲,「小姐,您記得趁熱吃。」

「好噠好噠,記著呢。」

雙目始終盯著電腦屏幕激烈的遊戲廝殺畫面,嘴上甜甜的敷衍著。

傭人無奈的嘆息一聲,輕手把門關上。

沉迷遊戲,無法自拔。

時間一晃而過。

深夜,萬籟俱寂。

書房裡鍵盤聲依舊在繼續,陸萌不知疲憊的沉迷遊戲世界,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她詫異了一下,看了一眼時間。

十二點了。

這麼晚了,會是誰?

「進來。」

她揚聲對著門外喊道。

育嬰師焦急的推門而入,「小姐,不好了!小少爺高燒了!」

「什麼?!」

陸萌腦子裡一片空白,操作鍵盤和滑鼠的雙手,同時停了下來。

景行高燒了?

怎麼會這樣……

今天不是還好好的么?

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就發起高燒來了?

他的身體一直棒棒噠,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毛病。

我只想做藥師啊 行動比意識更快一步,她人已經起身往外走,嘴上焦急的吩咐,「快,快叫醫生!快去!」 鐵柱一怔,旋即意念施展,頓時眼睛瞪圓了。

因為在古木身後有著幾百頭鐵甲狼在後面狂追過來。

「我靠,你怎麼引來這麼多狼!」

古木滿頭大汗的跑過來,聽到他所說,差點當場栽倒在地,心中崩潰道:「我的鐵叔,就你那武王意念,只看到一里內離群的獨狼,根本發現不了有狼群潛伏在四周啊!」

早在剛才他就發現了狼群,但鐵柱卻讓自己去挑戰落單的狼,他就知道要悲劇了。所以才會顯得極為不情願,顯得很沒戰鬥力。

畢竟他現在是『菜鳥』。

如果真的驚動狼群,不暴露實力,肯定是要倒霉了。

目睹狼群瘋狂的咆哮並逼近,鐵柱臉都綠了,如果是幾頭鐵甲狼他還能搞定,但後面密密麻麻的狼群足有二百多頭,這要是追上來被圍住,武王後期也得有危險。

「嗖!」

事不宜遲,先跑為妙!

鐵柱一把將古木攔起來,就要施展化身為虹,但就在此時,神色卻駭然大變,因為他發現,天穹上有著兩頭飛禽玄獸正在盤旋,似乎在盯著自己,或是狼群!

古木發現兩頭飛禽在上空盤旋。

驚呼道:「鐵叔,這是火鷹,五品飛禽玄獸!」

「我知道。」

鐵柱當然了解這種玄獸,而且更加清楚,如果自己化身為虹,肯定會遭受它們瘋狂攻擊,抱著古木根本難以應付。

「危險了。」

後面有狼群追來,天上有火鷹虎視眈眈,怎麼看,怎麼像是陷入逆境中的節奏啊。

「鐵叔怎麼辦?」古木緊張的問道。

「還能怎麼辦,跑啊!」

鐵柱放下古木,然後將其推了一把,起腳就開始狂奔起來,前者見狀,頓時嘴角一抽,急忙追上去。

「嗷吼!」

狼嚎之聲震天,悲劇的古木和鐵柱瘋狂逃竄起來。

好在鐵甲狼速度不算太快,鐵柱在奔跑逃命的時候,以靈力不斷轟碎著後面山石樹木阻擋它們,最終在逃竄幾個時辰成功擺脫。

狼群是甩掉了,但天上飛的火鷹卻一直跟在兩人頭頂上,而且就在他們來到一片空曠草地處,它們終於抓住時機發動了攻擊。

「嗖!」

「嗖!」

兩頭全身羽毛如火的鷹獸仿若利箭,從高空直衝下來。

鐵柱見狀,頓時怒不可歇,二百多頭鐵甲狼他干不過,但在地面上還干不過兩頭飛禽?於是向著古木大聲喝道:「小子躲開,鐵叔我今天讓你嘗一嘗鷹肉!」

其實他不說,古木早早就躲開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