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是最低的估計,他們這些人可都是天才,三重可以說少了,甚至可以突破五重;他最看好便是大師兄拓明輝了,這裡他的境界最高,半年時間足以讓他突破到悟心境。

說完劍痴轉身欲要離去,拓明輝突然叫住他。

「你又要去哪?」

他發現這小子真的閑不住,動不動就走出個把月。

「去拜訪一個人。」

他沒有說誰,直接離開了七星宗,朝著護衛領地走去。片刻他來到護衛的住所,門口站著兩人,氣息十分強悍,見到劍痴前來頓時一人攔住了他,沉聲道:「這裡是護衛隊的地盤,閑雜人等請離開。」

劍痴充滿笑意的說道:「請通知一聲李統領,就說是劍痴來了。」

兩個護衛眉頭皺起,隨即想起了什麼,臉色更加深沉:「你便是搞得滿城風雨的劍痴,害的萬毒谷顏面大損的那人?」

「正是在下。」

劍痴拱手道。

兩個護衛抽了抽嘴腳,但很快一人立馬進去通知了。

幾個呼吸不到,他便看見李統領匆匆出來了,這前後的變化讓劍痴摸不著頭腦,李統領見面便說道:「跟我來。」

他們倆進到裡面。

李統領給劍痴專門準備了一間房間,隔音效果非常好,而且還能防止別人探知。劍痴見他如此嚴肅,於是他也正襟危坐在對面,面對李統領。

李統領見到劍痴也嚴肅起來,不禁有些好笑:「你不用這麼緊張,我之前說過我們請你過來是有皇室大人物見你,不過我可以告訴那人對你沒有惡意,但見那人之前我要先問你一件事。」

劍痴扭了扭自己的身體,依然坐得筆直,尊敬的說道:「您請說。」

「聽聞你是藥師,不知你是幾品藥師?」

「四品!」這事沒有隱瞞,而且暴露自己的藥師品級更能保障他的安全,假若他們真的要動手,那就必須要考慮一個四品藥師的報復性。

「你有什麼證明嗎?」

李統領盯著他。

劍痴將藥師令牌拿出來給李統領看,後者看了看那副令牌,當看見令牌後面的字的時候臉色微微一變,那是葯谷頒發的令牌,具有權威,可想劍痴這個四品藥師確實是真的。

李統領呵呵一笑,話鋒突然一轉,凝重地說道:「如果你去看國主,你有把握醫救嗎?」劍痴搖搖頭,李統領轉瞬露出失望的神情,劍痴平靜的說道:「沒有看到病人之前,我不會做任何的擔保,這是藥師最基本的規矩。」

李統領恍然點了點頭。

「你在這休息一會,等會我們便去皇室。」

劍痴頷首,李統領又道:「有空去李家坐坐。」劍痴愣了愣,驚訝道:「李統領是李家的人?」李統領微微點頭:「我是李華二叔。」

「見過叔叔。」

劍痴連忙行禮。

兩個小時后,他們來到了皇宮。

這次他們是秘密進皇宮的,主要是皇宮有人不想他們這麼光明正大的進來被其他人看見。很快李統領帶著劍痴兜兜轉轉,最後劍痴都不知道轉了幾個彎,終於到了。

屋子內只有一個男子,穿著樸素的衣著,李統領介紹道:「這位是北冥帝國國主貼身智者,這次請你過來,智者有話想問你。」

「您好!」

劍痴從這個男子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和小曦一樣。

「不用看了,我並沒有任何修為。」男子和藹的笑道,對於自己不能修鍊並沒有任何的介懷。劍痴拱了拱手,問道:「不知智者請我過來是為了什麼事?」

他剛說完,李統領很識趣的告退離開了。

智者打量了一下劍痴,良久才說道:「玄學算經在你身上吧。」

頓時劍痴一驚,臉色沉重下來。

那個男子似乎沒有看見一般,繼續說道:「玄學算經是從天機門那送來的,黃家的人有人在天機門裡修鍊,所以偷來了這份秘術,不過我們也需要這份秘術,只是沒想到被你拿了。」

劍痴後頸的汗水流下後背,打濕一片。

開始警惕起來盯著這個男子。 「不必緊張,如果我們真想要你的玄學算經,當你踏進北冥帝國的一刻早被拿下了,我何須在這裡見你,還有一點你或許不知道,玄學算經是一個經典武技,是黃家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運出來的武技,玄學算經一旦被人讀取出來,那就永久取不出來,除非那個人死了,挖出雙眼嵌入自己的眼睛才可以獲得。」

智者平靜地看著他,繼續說道:「這次請你過來就是想請你看看古國主的病情,李統領已經和我說過你是四品藥師,我相信以你的藥師水平加上玄學算經一定可以醫治好國主的。」

劍痴愣了愣,他有些震撼,玄學算經居然有這種條件,那豈不是自己又多出了一個天機門這個勢力的敵人,想想劍痴就很心累,感覺自己的敵人沒完沒了的。

他禮貌的笑了笑:「智者大人過譽了,對於國主的病情我不敢打保單一定能治好,只能說儘力而為。」

「這個當然,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命人給你準備了晚餐和房間,明天便帶你去見國主。」智者平靜的說道,劍痴微微點頭,躬身謝道:「那就有勞智者大人了。」

「記住小心天機門,整個大陸沒人敢得罪他們,他們的天算非常厲害的。」智者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劍痴頓了頓,然後離開了這個房間,出門李統領便將他帶到了他的住處,進來的時候智者便將一切都打點好了。

沒人知道劍痴來過皇室。

一間十分豪華的套房裡,劍痴望著這四處金光閃閃的牆壁,感嘆道:「皇室真的有錢,以純金打造這一百平方的套房,價值總共要花數百億中品元石。」劍痴摸著牆壁,然後看見了在床頭上掛著一個小方塊,劍痴盯了好一會兒。

良久他吐出一口濁氣,道:「五道大陣。」

李統領笑了笑,說道:「這可是智者大人專門給你準備的房間,讓你能夠放鬆下來,好好修鍊,要知道這樣的房間在皇室中也不多見的,除了幾個皇子和公主,沒有多少人能夠享有這樣的房間。」劍痴的房間令李統領也是十分羨慕,不過也知道智者給劍痴準備這麼好的房間是為了什麼。

一旦處理不好,劍痴可能命休矣。

不過,他還是相信劍痴的實力,能夠讓李華和李闐生兩人看好的人,不可能會差的。

「李統領……」

「誒,不介意你和小華一樣叫我三叔便可。」李統領笑道,劍痴只好依照三叔的意思說道:「三叔,你不用回去護衛隊那裡嗎?」

李統領搖頭:「我現在是你的貼身保鏢,一直到你的任務完成。」

「還有,智者說了皇宮裡的藥材你可以隨意拿取,前提是必須治好國主。」

劍痴聽言點了點頭,見沒什麼事李統領也不好打擾劍痴就去了另一個房間,這個套房有兩個房間都是含有四道陣法,所以李統領也是沾了劍痴的光才能住在這裡。

呼!

劍痴什麼都不想干,這種高級聚元陣開啟一次都要消耗大量的元石,而且他現在不急著去提升修為,現在他頭一仰,整個人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說不出的舒服。

一夜無事,風平浪靜。

一宿就這麼過去了。

次日,李統領早早洗漱完成,來到了劍痴的房間敲門道:「起床了嗎?」咯吱,門輕輕打開,一個帥氣的青年走了出來,他微笑的對李統領說道:「三叔,我們走吧。」

李統領輕輕點了點頭,帶著劍痴來到了古國主居住的地方。

這裡重兵把守,門兩旁站著兩個門衛,實力達到塵心境的層次,不僅如此,劍痴進到裡面,裡面的人並不多,他看見昨天的智者和兩個女人,以及在床頭的後面站著兩個面無表情的男子。

劍痴眼睛一跳,那兩個男子居然有道心境的實力,李統領站在門口對劍痴說道:「裡面是古國主的寢室,我沒有資格進去,你自己進去吧,我在外邊等你。」

「好。」

重生之商女爲後 大門關閉,兩個女人齊齊回頭看向進來的劍痴,頓時一愣,帥氣的面容印入她們眼帘,她們眼睛浮出一道不一樣的情緒,一瞬間被劍痴的面容驚艷住了。

等到劍痴走到她們面前,智者率先開口介紹道:「這兩人便是四公主以及七公主,而這位便是昨天請來的四品藥師。」

劍痴打了個招呼:「你好。」

兩女微微點頭示意,智者便開始說道:「你可以開始了。」

劍痴微笑的笑容頓時轉變,換作一臉嚴肅的樣子,他來到了床邊看著沉睡的古國主,突然他手中多出了三條細線,古國主身軀金貴,容不得別人觸摸,所以劍痴只好使用了藥師較為常用的技能,懸絲診脈。

良久,劍痴眉頭皺起一起,四公主和七公主看見劍痴的神情,臉色緊張,連忙問道:「父皇他怎麼了?」

劍痴將手指放在嘴邊,沒有說話,認真的診脈。

隨即他將絲線收了起來,將臉湊近看古國主,隨即他無奈只好將手放在古國主的腹部,按了幾下,頓時引起兩位公主不滿。

「大膽,我父皇豈是你能碰的?」

劍痴頓時收手,看著這個四公主,雖然好看但是脾氣太爆了,反而一旁的七公主則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認認真真地看著床上的古國主。

「不用手去按,我怎麼知道他已經到什麼程度了,你這麼能說要不你來?」

四公主一急欲要說話的時候,智者平淡的出聲:「稍安勿躁,四公主讓劍痴安心看完可好?」果然智者的話比較有用,四公主不吵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劍痴呼了口氣,沉聲道:「古國主的病,我大概了解了。」

「那你是否有把握醫治?」

智者平靜地問道。

「我需要大量的藥材去配藥。」

「皇宮裡的葯庫隨時為你開啟,你無限制去葯庫取葯,務必治好古國主。」智者道,劍痴微微點頭,「不過需要一點時間。」

「可以,大概多久?」

「一個月。」

「什麼,這麼久?」四公主又叫道,劍痴淡淡的看了一眼她,又說回之前那句話:「要不你來?」

智者也淡淡看了一眼四公主,隨即目光回到劍痴身上:「你不用那個武技也看得出來國主的病狀?」

劍痴淡淡一笑:「自然,不過接下來我希望你們不要出現在這個房間,包括這兩位。」 他有另一面 劍痴指了指後面的貼身侍衛。

智者立馬回絕了:「他們必須留下,我們可以不在。」

劍痴想了想,便同意了。 於是智者與兩個公主便離開了這個房間,離開前智者看了一眼兩名侍衛,侍衛暗自點頭,這是防止劍痴給沉睡的國主動手腳。

雖然兩名侍衛擁有道心境的實力,但眼前床上的這人可是一國之主,萬不得有任何損傷。

他們都離開了,劍痴淡淡的看了兩個貼身侍衛,隨即目光回到了古國主身上,診脈時發現古國主體內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在隔絕自己的診斷,使其診斷出現偏差。

而且這股能量非常詭異,好像在吞噬古國主的生命之源又好像沒有,靈魂上也沒有任何的損傷,所以可以判定並不是因為靈魂上的原因陷入沉睡的。

據智者說,古國主沉睡的時間已經好幾年了。

這麼一個古怪的病情持續了好幾年,並且古國主的實力並沒有受到影響,也沒有性命之憂,這並不排除皇室給他服用了天材地寶的靈藥,想到這裡他抬頭看向兩名面無表情的侍衛,開口問道:「你們清楚古國主這些年服下過什麼葯嗎?」

兩名侍衛互相看了一眼,齊齊搖頭。

劍痴點了點頭,繼續看向古國主,這件事看來要去一趟太醫館才能知道了,不過當前還是需要把古國主這個病情弄清楚。

頓時他睜開雙眼,一對碧藍色的眼睛呈現出一道道符文,眼前的一切頓時變得清晰起來,床上躺著的國主身體上的一切數據都呈現在他的眼睛里。

這雙眼簡直十分神奇。

也不得不說玄學算經的恐怖之處。

身體狀況,

血脈指數,

血液流動速度,

元氣運轉周數,

等等的一切數據都呈現出來,劍痴為此都感到驚嘆,有了這一切的數據劍痴更好的分析國主體內的情況,一般正常人的指數情況有一個大致的標準,而古國主身體的數據卻出現一大大幅度的偏差。

這個偏差不僅出現在血液上,而且經過檢測國主體內的能量波動指數遠遠超過了一個悟心境的水平,雖然不排除古國主已經到了命星境的層次,但是這股能量卻很詭異,似乎在壓制著他身體每一個機能活動性。

劍痴眉頭皺起一起,哪怕有一雙強大的眼睛也一時間難以看透體內的一切。

「邪天,你見過這樣子的情況嗎?」

腦海里沉默了片刻,藉助劍痴的雙眼可以看見外邊的事物,良久,邪天才緩緩答道:「好像在哪見過,不過我忘記了,和邪宗有點關係。」

聽聞,劍痴眉頭皺得更緊了,兩名侍衛見到劍痴緊皺的神色,不解的問道:「國主的病情有沒有的醫治?」作為貼身侍衛,對於國主的病情多少有些擔擾的。

劍痴搖搖頭,正色地說道:「依我先前所言,醫治好國主並不是短時間可以醫好的,而且古國主這個病情有些複雜,我需要一些時間。」

說完劍痴看了兩眼后便離開了,古國主的病他了解了,接下來便是從他服用過的藥材進一步著手,走出了房間,便看見一群人在等著他,智者看著他,詢問道:「怎麼樣了?」

「有些複雜,我算是清楚為什麼這麼多藥師都無法下手,這本身就涉及到很多病理,病情多變,而且還有一股神秘的能量在干擾。」

「神秘的能量?」智者沉聲道。

劍痴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想要醫治古國主,我還需要看一看太醫館給古國主開的葯,這個可以嗎?」

智者微微點頭:「這個當然,就讓李統領帶你去吧。」

「好。」

兩位公主離開了,智者也離開了。

李統領帶著劍痴去到皇宮裡的太醫館,還沒進門劍痴就已經聞到一股子藥味,一進門,裡面不少年輕的學徒在分配藥材,裡面一些則在煉製藥材,老一些的太醫則拿著一張宣紙和筆記錄藥材的藥性。

太醫館整體看來都是分工有序。

劍痴和李統領進來,不少學徒看向他們兩人露出一致的疑惑,太醫館平日里很少有人進來,通常是宮女或者太監進來的,如今進來一個少年和一個有點官職的中年人頓時引起他們的注意。

隨著他們進到裡面,很快有一名太醫向前攔住他們,沉聲道:「這裡是太醫館,閑雜人等不可以進來,請你們出去。」

李統領微微施禮,淡聲道:「護衛統領奉智者大人前來調取國主這些年服用過的葯膳。」聽言,這裡所有人臉色一變,智者竟然發話了,全部人頓時單膝下跪起來。

就連面前這個太醫也跪下,參見智者一般參見李統領。

「起來吧,我們要看往年的記錄。」李統領溫笑道,太醫連忙稱是,帶著李統領劍痴兩人來到裡面的一座書桌上,另一個老太醫顫巍巍的走過來,滿臉皺紋的眉頭輕輕皺了一下,他看向兩人,旁邊的太醫尊敬的說道:「這兩位是智者叫過來的,是查看往年陛下的葯膳情況。」

老太醫微微頷首,揮了揮手示意他出去,片刻老太醫從旁邊一大疊宣紙上取其一部分遞到劍痴他們面前,蒼老的說道:「這裡便是陛下三年來的葯膳情況,裡面包括的很多藥材的調配,你們自個看吧。」

李統領接過厚厚一疊宣紙交給劍痴,劍痴接過來開始認真的看起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