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本筆記本是他四歲那一年寫的,那時候的他剛學會用筆畫畫,借著上寫字課的機會寫下了這本記載了忍界未來數十年歷史的『死記』。

而為了保密,這本『死記』通篇運用圖畫、中文和拼音三種表達方式進行記錄,既充滿了文字性,又保留了趣味性,完全是這個時代的第一讀物!

千葉翻看著筆記本,這上面的字他現在都有些認不出,當初『寫書』的時候年紀太小了,手握不住筆,導致有些字是用拼音寫的,拼音記不住就換成了圖畫,導致現在他看這本書都看得十分艱難。

拿著筆記本走到房間里的書桌,坐下,打開檯燈,拿出幾張白紙,千葉做起了筆記。

「滴,答,滴,答…」

時間就這麼一秒一秒的過去,千葉手中的筆鋒和十幾年前一樣尖銳,但是現在握著這支筆的手卻不是當初那個柔柔嫩嫩的小孩子的手了。

他已經長大了。

「呼~」

千葉吐出了一口悠長的二氧化碳,他這波寫下了一篇將近五千字的筆記,筆記當中有許多知識點。

比如:宇智波斑與黑絕的關係;宇智波斑與千手柱間交戰前後都幹了些什麼事;宇智波斑真正死亡的時間節點等等等等。

知識點很多,但其中有幾點尤為最重要:宇智波斑與忍界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大戰的聯繫,以及忍界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大戰的核心戰場區域!

他把這張寫下了重要知識點的那張紙折好、壓實,放進身上的口袋裡,剩下的筆記放進了一個沒有裝水的杯子,拿出一盒火柴點燃燒掉。

筆記本放回抽屜,書桌的抽屜里有針線,千葉把娃娃縫好放回箱子里,做好了防護措施,然後端起走出了房間,他要把杯子里的東西衝進廁所,只有下水道才能徹底掩蓋這團灰燼的秘密。

走之前他還把檯燈關掉了,窗戶和窗帘也打了開來,就和平時一模一樣。

關於筆記本的事情,他一直都很小心。

——————

「斑大人!你終於出來了!」絕看著從【迷宮】入口處走出的斑,手舞足蹈地大呼小叫道,「斑大人!在你進去的這段時間裡,我可是從這兩個傢伙嘴裡掏出了不少的情報喲!」

「可以,讓那兩個傢伙說吧!」

斑看到了一張晃晃蕩盪的搖椅,捂著右眼、踉踉蹌蹌地走了過去,無視了擺出一副『快來誇獎我』這個表情的絕。

他現在很累,真的非常累。

在與【三魔神】戰鬥的時候斑就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不知道為什麼,他施展出的火遁忍術明明查克拉用的很足,威力特別大,就連周圍的迷宮牆壁都被他給轟了個稀巴爛,但是一碰到【三魔神】的身上,就像是小孩子們玩得炮仗一樣,響了一下就沒了。

一點傷害都沒有打出來!

就算是直接開須佐衝上去砍也是這樣,查克拉凝聚出來的戰刀砍在【三魔神】的身上連一道划痕都沒有。

直到嵌在【三魔神】背後那道大門上的沙漏漏光,【三魔神】合體變成了【門之守護者】,他都沒有對【三魔神】產生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而之後出場的【門之守護者】更是差點讓他陷入了絕望!

比二段須佐還要高大的身軀揮舞著的是漫天的雷霆!狂暴的颶風!還有肆虐的海嘯!

他的須佐能乎僅僅只抗住了一道雷霆就直接破碎,要不是還有【伊邪那岐】這個保命神技,忍界修羅今天就直接跟著忍者之神去了!

「絕!讓他們說!」

斑看著一臉痴獃的絕,直接怒吼,不經意間露出了右手指縫中的灰白色瞳孔。

絕開始感到了絕望。 時繁星見了這情況,便知道自己是理虧定了,連忙上前想要把大壯富起來,再讓他們互相道歉,不料手伸到一半就被人給打開了,大壯的媽媽怒氣沖沖的把自己兒子扶起來,對她怒吼道:「你一個大人怎麼也跟著欺負小孩!」

大壯的爸爸手臂受傷,卻一點也沒影響到脾氣,橫了小陽和圓月一眼就指責道:「以多欺少,真是沒教養。」

時繁星聽了這話,真是比自己被指責還難受。

不過這並不代表她會無條件退讓:「對不起,我們會負起責任的,如果你們不放心的話,我們馬上去醫院,但誰對誰錯必須得說清楚了,孩子們也需要一個公平。」

在這一點上,小陽無可辯駁,也不辯駁,他只說:「推他是我錯了,我願意道歉,但他向我妹妹扔籃球在先,他也得道歉!」

時繁星很贊同他的話,感覺孩子這麼小就有明辨是非的本事,以後無論事業發展成什麼樣,總歸不會存在走歪路的風險,她面向大壯的父母,同他們商量道:「我們當大人的,應該給孩子們做個好榜樣,相互道歉,可以么?」

「憑什麼相互道歉?我兒子可是受傷了!我兒子將來可是要考清華北大的,要是被你們弄傷了影響了前途,你們賠得起么!」大壯的媽媽眼裡只有自己的孩子,看別人家的孩子那就是草芥,憤怒道,「你家兩個孩子要是不道歉,今天這件事就沒完!」

聞言,小辰拉著哥哥的手,怒視著嚎啕大哭的大壯,做了個鬼臉:「你不要再哭了,一個男孩子哭得比我姐姐還慘,真是丟臉!」

已經被時繁星哄好了的圓月跟過來點頭,一雙哭紅了的眼睛很濕潤的,看著就像個小可憐。

負責在附近項目里照顧小朋友的老師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已經匆匆趕了過來,她從小陽家長的指責和時繁星的道歉中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勸道:「小孩子玩鬧時吵架是常有的事,大家就各退一步吧?」

「只是道歉,還不夠退一步么?我沒報警抓這幾個有人生沒人教的小兔崽子已經很客氣了!」大壯的媽媽看起來已經快氣瘋了,她指著兒子臉上的傷痕說,「這麼小的孩子要是破相了,你們想想該怎麼辦?」

「他本來也不怎麼好看啊……」小辰嘀咕了一句,話說到一半,被時繁星捂住了嘴。

但大壯的媽媽還是聽到了,看她的架勢,這要不是在幼兒園裡,怕是要當場跟時繁星廝打起來,幸好老師攔在中間,不住的當和事佬。

時繁星見他們說不通,又道了歉便選擇放棄,她把三個孩子護好,問到:「那你想怎麼解決?」

「要麼讓你們家兩個孩子誠懇的向我們大壯道歉,要麼就賠償……十萬塊!」大壯的媽媽給了個非常苛刻的條件,雖然能讀這家幼兒園的家庭條件都不錯,但十萬塊仍舊不是一個小數目。

時繁星斬釘截鐵道:「我可以向你們道歉,因為我身為唯一的大人,確實沒起到監護責任,但要孩子道歉,必須是相互道歉!」

大壯的爸爸見她是一個人帶三個孩子,冷笑道:「你說的這麼理直氣壯,怕不是拿不出來吧?我看你的樣子八成是家庭主婦,要是你老公知道了,怕是得後悔娶了這麼個敗家玩意兒!」

這話說的就太過分了,正在時繁星氣血上涌的組織語言時,一道身影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他站到勸架的幼兒園老師身邊,擋住大壯的父母,沉聲道:「有什麼事跟我說。」 隨着姬玄的手一揮,然後,就看到大成聖體直接進入了鴻蒙神殿中。

隨着長生天尊被轟殺,這次製造黑暗動亂的七大至尊,已經全部被姬玄清掃。

也就是說,席捲整個宇宙的黑暗動亂徹底終結。

「嗚嗚————」

無數哭泣的聲音在宇宙星空中響起。

雖然這次黑暗動亂,因為姬玄的介入,威力已經減弱了無數倍。

但是,仍舊有上百億人隕落。

這對於整個星空來說,仍舊是一場天大的災難。

而隨着黑暗動亂的結束,原本逃亡星空的宇宙萬族也全部回到了自己的母星之上。

姬家,姜家,瑤池聖地,大夏皇朝等北斗星域的世家聖地,也全部返回。

這場因為成仙路引發的黑暗動亂,徹底結束了。

而七大生命禁區中殘餘的存在,看着被打殺的七大至尊,也驚駭不已。

不過,他們都不敢殺出來,只能藏匿在禁區之中,深深的蟄伏。

而這一次,因為他們沒有出來作惡,姬玄也沒有對他們進行徹底的清理。

不管怎麼說,黑暗動亂是暫時結束了。

但是黑暗動亂結束,並不意味着成仙路徹底消失。

就在北斗星域成仙路出現的同時,一個叫做飛仙星的地方,也有一條成仙路出現了。

如果說北斗星域的成仙路是陽面的話,那飛仙星的成仙路,就是陰面。

北斗星域的成仙路得到了海量強者的關注。

並且,衝擊仙路失敗之後,那些至尊還爆發了史上最可怕的黑暗動亂。

但是,飛仙星的成仙路,卻少有人知。

甚至很多禁區至尊都不認為這個地方可以進入仙界。

這次來到飛仙星成仙路之外的,一共有獸神、血凰古皇、白虎道人、萬龍皇、仙陵至尊五大至尊級別的存在。

他們這次冒險衝殺出來,風險可謂是大的沒邊。

在大家都認為北斗星域成仙路是正確成仙地點的時候,他們來到了飛仙星成仙路。

成仙路是一點錯都不能有的。

如果不是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哪怕他們是禁區至尊,也沒有辦法登上仙路。

也就是說,這是一場驚天豪賭。

賭贏了,他們有一定的可能登上成仙路。

而如果輸了的話,他們可能連發動黑暗動亂的機會都沒有。

「快看,前方有一座石碑。」

這個時候,飛仙星成仙路上,五大至尊經過奮力搏殺,來到了一塊碩大的石碑外面。

這塊石碑上面交織著縷縷法則神鏈,看起來亘古長存,屹立不倒。

「歷代成仙者,二三人而已。」

接着,石碑上面的法則神紋消散開來,然後,幾個古老的字元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看着這幾個字元,五大至尊面面相覷。

「這句話什麼意思???」

「是說能夠通過這條通道的,只能有兩三個人嗎???」

「若是如此的話,那我們這裏,至少有兩個人無法進入仙界。」

噗嗤!!!

幾乎就在這個瞬間,大戰開始爆發。

既然有兩個人無法進入仙界,那就先把這兩個人清洗了。

只看到一道血光炸起,然後,白虎道人的左肋已經被切開。

同時,血凰道人的右臂也被打成了糜粉。

「你們找死。」

看到自己被偷襲,白虎道人瞬間怒了。

他沒有想到,他竟然變成了那個被人隨意揉捏的軟柿子。

可是,他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嗎???

他的身軀一變,變成了一隻億萬里高大的恐怖白虎神形。

接着,他的尾巴一剪,向著他身後的萬龍皇橫掃而去。

血凰古皇此刻也毫不退縮。

他的身軀猛然炸裂開來,變成了一桿鳳翅鎦金鎲。

鳳翅鎦金鎲上面,血光炸起,向著獸神的身軀怒擊而去。

可怕的大戰爆發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