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種令人心悸的感覺周丹在熟悉不過了,之前參加過拍賣會,所拍賣的天器就給周丹過這種感覺,那股足以毀天滅地潛在威能讓靈魂都在顫抖。

而且此時紫葫蘆所散發出來的威能,比起所謂的天器還要更讓人驚懼,顫抖。這是來之靈魂深處的。若是說天器給周丹帶來是九死一生的感覺,那麼紫葫蘆所散發出來的威能就是讓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連生的希望都要破滅了。所謂九死一生尚有一線生機,但這紫葫蘆卻連一點生機都不給。

不過周丹震驚的同時,更多的是驚喜,因為這紫葫蘆不管威能多大,給人的威壓多強,終究是他的東西,所以對周丹一點壞處都沒有。

「小子,快鬆開。」

小紫葫蘆的身軀突然一震,而後從裡面傳來小男孩的惡狠狠的警告聲,「否則本大帝滅了你。」

「有本事就儘管使出來好了。」周丹一點都不怕,因為冥冥之中他能夠和小紫葫蘆取得聯繫,所以小紫葫蘆是不可能傷害到他的,同樣的道理,自身的法寶又豈會攻擊主人?

「幹嘛不說話了?」周丹見小男孩久久未曾回應,他乾脆直接搖晃其小紫葫蘆來。

小男孩終於忍不住開口,只不過此時的話語和先前比起來不在那般目中無人:「別搖了,別搖了,在搖本大帝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在這一刻,周丹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撇了撇嘴道:「我說紫天大帝啊,怎麼你這麼經不起折騰啊?」周丹取笑道:「傳說中的大帝可是足以毀天滅地的。」

「得了吧。」小男孩的聲音從小紫葫蘆中傳了出來,而後無奈的聲音從裡面響了起來,「若非本大帝修為未恢復,就你一個小小的淬體八重境也能讓我如此不堪?」

「看來你嘴巴倒是挺硬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周丹見小男孩絲毫沒有鬆口的意思,他更加的賣力搖晃手中的紫葫蘆。

「啊啊啊,我要暈了,我要吐了。」小男孩慘叫聲連連響起,可絲毫沒有求饒。

無奈,周丹只好暫時打消了解小男孩身份的想法,最終說道:「你不說也不是不可以,那就永久性待在這紫葫蘆裡面吧。」說完之後周丹就要將紫葫蘆給扔進芥子袋中,紫葫蘆突然騰地一下飛了出去,落在不遠的地上。

「哎,那一點靈氣都沒有的空間我可不想再進去了。」小男孩的語氣終於有了軟化,而後緩緩道:「我的確是紫天大帝。」

「好你小子,竟然敢耍我。」周丹毫不客氣的將紫葫蘆再次拿在手中,這一次他是十指併攏,牢牢的拴住,任由紫葫蘆怎麼掙脫都沒辦法逃離他的手心。

「別搖了啊,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小男孩慘叫連連,他剛醒來,如果在受到如此劇烈的運動肯定會再度陷入沉睡,畢竟此時他連一點實力都沒有,是經受不住如此劇烈搖晃的。

「我是紫天大帝最得意的武器紫光神葫的器靈……」經過長達十多分鐘的簡述小男孩終於解開了周丹的疑惑。

原來他手中的小紫葫蘆名為紫光神葫,是紫天大帝最為得意的寶物,沒有之一。根據小男孩自述,紫光神葫在最為完整的時期威能無比強大,可以做到遮天蔽日,甚至連整個九洲大陸都能夠收進紫葫蘆裡面。

在上古時期,九洲大陸強者林立,數量之多遠非今夕可比,那時候光大帝級就有九尊之多,當時的九洲大陸和現在的九洲大陸比起來也相差甚遠,上古時期的九洲大陸總共有九個大陸,而並非現在只剩下一塊。

九個大陸組合在一起便稱之為九洲大陸,而當時每一大陸中便有一名大帝,紫天大帝便是其一,然而上古破滅一戰中,九名大帝級人物相續斃命,紫天大帝也難道宿命的安排,在那一戰中,所有的強者幾乎都面臨的最為嚴峻的考驗,異族的侵略,勝則活,敗則死。

「難道上古破滅一戰中,九洲大陸敗了?」周丹心中極為震驚,大帝已經是最為巔峰的存在了,而且當時的九洲大陸可足足有九個大帝級人物,如此強大的實力竟然會敗?那是何等的浩劫?

「敗?」小男孩聲音中充滿無盡的冷意,冷笑道:「異族人雖然強大,但最終的勝利還是我們的!」

「那為何會死光了?」周丹極為疑惑。

「上古時期的異族真的很強大,他們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似乎從天而降,讓我方毫無準備,強者被滅殺了大半,後來主人同八名好友相續站了出來,可誰都沒想到,異族之中竟然有十八名大帝級人物,那一戰我們損失慘重。」小男孩話語中透露著絲絲悲哀。

周丹雖然未曾親身體會過上古破滅一戰,但從小男孩的口中他也能夠感受到那種殘酷的現實,可怕的戰爭是怎麼令人感到恐懼的。

「主人的好友一個個死去,他們以命搏命,最終換取了十五名異族大帝的性命,而足以也難逃噩耗,以一挑三最終斬殺對方兩名大帝擊退一名,從此異族消失無影無蹤,而當時主人也受了致命的重傷,難以繼續活下去。」小男孩極為悲哀的道:「九個大陸也相續被打爆、打碎,面目全非。而在主人要坐化前耗費無數心神將所有的大陸碎片都給匯聚一起,從而才會有現在的九洲大陸。」

「這……」

周丹已經張大了嘴巴,臉上布滿震驚之色,九名大帝換取十七名異族大帝的性命還重傷一名將異族給趕出九洲大陸,這是何等的大事件?為什麼周家的史冊中都未曾記載?

而且更令他震驚的是,現在的九洲大陸居然是上古破滅一戰中被打爆的九個大陸的碎片組成的。

「這一切都因為異族。」小男孩顯化出來,此時他那幼稚的臉上布滿了寒霜,那毫無掩飾的殺意竟然連周丹都感到震驚。

「你現在有一個重任,所以你必須強大起來。」小男孩突然對周丹笑道。

「重任,強大起來?」周丹被小男孩的話搞得一頭霧水,這和自己有毛聯繫?不過他也很好奇,索性問道:「什麼重任?」

「徹底消滅異族,為主人,為他的好友,為上古時期參加破滅一戰的所有九洲大陸的英雄報仇。」鏗鏘有力的聲音從小男孩的口中傳出,此時他一臉慎重的看著周丹。

然而周丹早就愣住了,讓他消滅異族?開玩笑,九個大帝都沒辦法徹底消滅異族,他一個小小的淬體八重境能做什麼?

「我說小紫,你能不別和哥開玩笑?」周丹聳了聳肩,一副完全以為無關的樣子。

的確,他若擁有那個實力,肯定不會拒絕,但問題是現在連陰陽境都還沒踏入,更別說報仇了。

「你已經成為紫天大帝的傳人了,這件事還請你考慮一下。」小男孩略有些失望的看著周丹,說道:「為了上古時期的所有死去的人,我喜歡你能接受下來,成為眾人心中的英雄。」

「我呸,老子什麼時候成了紫天大帝的傳人了?」周丹很是不客氣的拒絕了,命只有一條,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現在根本沒有絲毫實力去做什麼,也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他的目的很簡單,儘早回到地球。這才是他所追求的。他壓根就不想當什麼的英雄。

黑拳醫生 「你覺得你現在拒絕有用嗎?」小男孩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冷笑道:「你讓我認主了,而當我的靈魂回來那瞬間,想必異族的人也知道了你的存在了,你不要試圖逃避什麼,當初被主人擊成重傷的異族大帝可能還沒有死,所以當你第一時間成為主人的傳人時,他便能感應到,而且這也宣布著,主人已經身死的事實,在不久的將來異族必定會再次來犯,以現在九洲大陸的情況來看,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卧槽,這擺明了是個坑!」周丹破口大罵,想想自己之前花了心思去復活紫光神葫,他就懊悔萬分,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他絲毫不會懷疑小男孩的話,如果異族真有那麼強大,他肯定難以逃脫這件事。

「願意接受的話我可以讓你得到主人死前遺留下來的寶藏,這些足以讓你成為九洲大陸的強者了,甚至達到主人那一層次。」小男孩見周丹滿臉的苦笑,不由得加以誘惑。

而現在周丹內心卻複雜無比,原本打算老老實實的提升實力卻踏入這巨坑中,難以全身而退。 真的能夠媲美紫天大帝?或者是達到那個境界?」

掙扎,困惑。時刻攪動這周丹的大腦,但他也很快就冷靜下來了,畢竟兩世為人,所經歷過的絲毫不亞於任何人。

「你說的完全就是廢話。」小男孩雙眼冒著精光,而後接著道:「如果你沒辦法達到主人當初的境界或者實力,拿什麼和異族干?」

小男孩白了眼周丹而後笑道:「放心吧,沒有實力我豈會讓你去送死,接下來除了修鍊外就是好好提防一下異族了。」小男孩臉上掠過一抹擔憂之色,「他們就好像從天而降,突然出現在你身邊而後發起猛烈的轟擊,上古時期就是因為如此,強者隕落無數……」

周丹緊握雙拳,無形之中他的肩上扛著巨大的責任,這令他難以釋懷。

如果沒辦法保護自己,那麼就別想回去。這是周丹綜合考慮下來的結果,自己成了紫光神葫的新主人,無形之中讓異族給感應到了,現在即便想要擺脫也難逃異族的追殺,這件事不幹也得幹了。

「既然如此,那我以後便是紫天大帝的傳人了!」周丹的聲音鏗鏘有力,「不僅為了九洲大陸的安危,也為了我自己,異族來多少我殺多少!」

衝天而起的鬥志如同熊熊烈火,炙烤著空氣,令空氣都出現了扭曲符文。

「小子,你現在實力真的太弱小了。」

受到周丹的影響,小男孩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微笑道:「不過不用擔心,異族中就算有人感應到你的存在想要從他們的世界過來九洲大陸至少需要百年光陰,這段時間足以令你成為一方強者了,當然要達到主人的層度遠遠不夠。」

「什麼?百年光陰?」周丹臉色一沉,十年周丹可以等,二十年也可以,甚至三十年也行,但是百年的光陰對他來說實在太長了,長的令他感到一陣無力。

在遙遠的另一方,一個孤獨的老奶奶正坐在家中等待著他孫子回去,一百年的時間周丹根本耗不起。

「怎麼?難道連一百年你都等不起?」小男孩面帶譏諷的說道:「一百年的時間若是讓你成為一方強者已經是奇迹了,修道一途是越往後越難進步,而一百年的時間你能成為一方強者也是因為你是紫天大帝的傳人,換做尋常人,一萬年都未必能有這樣的成就。」

對於小男孩的話,周丹只能搖頭嘆息,一百年的時間他的確等不起。

見周丹一副沮喪的樣子,小男孩出奇的沒有出言諷刺,而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周丹,道:「你真的想在短時間裡成為強者?」

「你有辦法?」周丹一問。

「辦法有,但是卻艱難無比,稍不小心就會命絕身亡。」小男孩接著說道:「如果你願意這麼干,只需五十年時間便能達到一百年的成就。」

周丹雙眼冒著瑞光,五十年也好,總比一百年更短,而且以地球的科技水平,人活著超過百歲也不是不可能,特別是現在醫學技術是每天都以乘坐火箭的速度在進步,五十年後周丹的奶奶或許還在人世,小男孩的話無疑給了周丹信心。

「什麼辦法?」周丹問道。

「我消耗太多了,以後要化形出來估計需要得到能量的補充,我暫且回到葫蘆之中。」小男孩說著便化為一道光芒,閃爍無比,而後一個小巧玲瓏的紫葫蘆落在周丹手中。

「以後你的修鍊按照我的要求進行,方能達到你的目標。」小男孩的聲音在周丹腦海中響起,這便是心有靈犀的傳音。

「明白。」周丹回應,此時對他來說只有實力最重要,其他都無所謂了。

「好了,你好之為之吧,我要陷入沉睡了。」小男孩的聲音突然虛弱了下來,顯得有氣無力。

周丹面色一變,當即開口道:「你不是剛醒來怎麼又要陷入沉睡了?」

周丹擔憂,這時刻如果失去小男孩的指點,恐怕會走很多的彎路,到時候就浪費了不少時間了。

「我的肉身剛和靈魂結合,如今還沒辦法達到百分百的契合度,而且之前化形出來消耗了太多,所以我現在必須睡一覺,方能徹底醒來。」小男孩說道。

「需要多久?」周丹小心翼翼的問道。

「多則一年,少則半載吧。」小男孩沉思了片刻后終於開了口。

「在我陷入沉睡這期間,你要好好給我活著,待我醒來之時便是你真正獲得主人傳承的時候。」

「我現在仇家滿天下啊,如果你這樣就陷入沉睡那我就真的危險了……」周丹將最近得罪死盤西宗的事給說了出來,而且還故意火上添油將事情說的越發嚴重。

「小子,收起你的那點心思。」小男孩突然出言阻止,而後道:「你的那點小把戲豈能瞞我,罷了,即便我要陷入沉睡了就傳你秘法吧。」

周丹內心激動,他的確得罪了盤西宗但這並不代錶盤西宗敢對他做什麼,因為如今的周家有一封令各大諸侯都重視的帝王親筆信封,這就是一塊免死金牌,誰敢動周家就是動了陸亞帝國的皇族。

「你的血液很特殊,也是令我願意認主的原因重要原因。」小男孩的聲音越來的虛弱,但周丹還是能勉強的聽清楚。

「你血液中含有極為特殊的成分,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卻知道這很寶貴,而你並非萬物體,卻具備了成就萬物體的條件,如果你將來成就萬物體,那麼前途不可限量。」

「好了,這秘法你自己領悟一下吧,我要睡了~~」

小男孩話音剛落,周丹腦海中便浮現出密密麻麻的信息,正是小男孩傳授給他的秘法《萬物吞噬訣》,周丹化為了數個小時的時間終於理清了《萬物吞噬訣》講的是什麼。

《萬物吞噬訣》是紫天大帝獨創的,修成功法可以無限次的吞噬敵人的精血讓自己的實力得到飛躍式的成長,修鍊到最後甚至能成就萬物體,萬物體包羅萬象,神秘無比,只有真正是萬物體的人才能知道具體的能力,而紫天大帝便是萬物體,凌駕於眾多體能之上的王者霸體。

「沒想到《萬物吞噬訣》會這般神秘,不只是記載了如何吞噬別人的精血,還清晰的描繪出修鍊方式,而我的血液又能夠提升物質的品質,這裡面都有介紹,真是妙哉!」周丹驚喜的同時有些心驚,他彷彿覺得這《萬物吞噬訣》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不僅能快速提升實力還記載著如何提高物質的品質,周丹自從被護念佛珠改造過他的血液中就夾含著金色光芒,具備了提升物質的品質能力。

「有了《萬物吞噬訣》以後我想要吞噬修鍊功法只怕不難了。」

周丹知道以前的他是不知道該如何掌握體內血液或者是說如何去吞噬功法,但現在有了《萬物吞噬訣》就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盞燈,前方的路一片清晰,知道該如何走。

周丹當即取出一本入階的武技放在手中,雙眸緊閉的眼睛突然睜開,喝道:「吞噬。」

只見周丹的時手掌亮起一道五光十色的紅芒籠罩住他手中的入階武技,紅芒如同無孔不入的水滲入武技本之中。

嗡~~

僅僅片刻的時間,入階武技嗡的一聲,竟然破碎了,而周丹也在此事睜開了雙眼,喃喃自語道:「魯山拳,中階武技!」

之前被周丹拿在手中的入階武技正是《魯山拳》中階品質,而今已經被周丹給吸收掉了,直接化為碎屑。

而周丹也得到了《魯山拳》的絕技,也就是說短短的時刻通過《萬物吞噬訣》裡面記載的方法,周丹已經具備簡單的吞噬武技、功法的本領了。

「如今吞噬試過了,現在就帶試試提升武器品質的時候了。」周丹雙手一揮,出現了數件散發著微微光芒的中階地器,這些正是周丹在立天商行買下來的,總共花去他接近一千萬靈幣。

「中品護身衣,褲、盔、手套。」周丹滴血認主,從這四件中階地器上反應回來的信息,他便知道了其主要的大概作用了。基本來說前面三件是防禦性地器,護身衣、護身褲、護身頭盔。至於最後的手套便是具備攻擊性的中階地器了。

「不知道以我現在的能力能夠提升多少品質?」

其實周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具備提升中階地器的能力,畢竟他現在實力還是太弱了。

不過不試一試周丹很顯然不死心,當即拿起手套戴了上去,而後催動體內氣血順著手臂渡入白色手套之中,只見手套亮起一道金光,而且隨著周丹輸送的氣血越多,金光越盛幾乎將小黑屋給照明了。

半個小時后,周丹額上已經滲出了豆大的汗珠出來而此時小黑屋通亮一片,如同白天,而白色手套便是一顆太陽,發出耀眼的光芒。

轟。

突然小黑屋響起一道轟鳴聲,周丹吐出一口鮮血,而此時他手中的白色手套慢慢散去光芒。

「高階地器!」

虛弱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去,而後很是乾脆的倒在地上,陷入沉睡之中。 周丹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而這一天他終於醒了過來,感受到體內虛弱的情況,他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的神色。

「這代價也太高了。」周丹苦笑一聲,只不過是提升一件中階地器罷了,沒想到竟然讓他虛弱無比,而且體內氣血已經稀薄了。

此時周丹感覺付出和所得到的成果不成正比!

若是讓外界的人知道周丹僅僅只花了數個小時的時間就將一件中階地器提高到高階地器,只怕都會露出震驚的表情出來,而且周丹還感到不滿意,這會更令人難以接受,花費幾個小時而已,就凈賺上百萬,這樣是什麼效率啊。

即便在普通的高階地器都需要數百萬的靈幣,而周丹一套中階地器才花了數百萬,現在已經將本金給收回來了。

「哎,以後沒有必要哥就不在瞎搞了。」這一次的虛弱讓周丹前所未有的感到無奈,現在就算一名淬體一二重境的想要殺他都會毫無反抗之力。

周丹不再遲疑,拿起一塊靈石便吸納了起來,進行恢復。

然而周丹卻不知道因為自己一直待在小黑屋之中一待就是四五天的時間,讓他避免了一場殺劫。

羅天成自成答應夢如芸三天內必取周丹性命,只可惜他在周城外面一等就是數天,讓盤西宗弟子進入周城之中也未曾見過周丹,這不由的讓他很惱火。堂堂核心大弟子竟然這般等人。

周城之外,十多名盤西宗弟子從周城之內走了出來,來到一名俊美的男子身前,恭敬了行了一禮。

「情況如何?」羅天成問道。

「大師兄,周丹一直憋在周家之中並沒有見他要出來。」一名盤西宗核心弟子恭敬回應,而後臉上閃過一道殺機:「不過請大師兄放心,如若周丹一出現我等便立刻將他給殺死。」

羅天成彷彿沒有聽到他的師弟後半句,只是臉上閃過一道無奈之色,如果周丹一直憋在周城之中,那他一點機會都沒有,而且距離三天期限已經過去了兩天,羅天成很是懊悔當初在夢如芸身前誇下海口,如今只怕夢如芸再也不會瞧他一眼了。

「罷了罷了。」羅天成終於放棄了,如果周丹一直躲在周城之中那麼他一點機會都沒有,而且他也不可能一直在周城之外傻等著,只能另尋機會了。

「大師兄公務繁忙,不如我等留下來替大師兄把關,若是發現周丹出現,第一時間便稟報大師兄。」一名核心弟子毛遂自薦,而後其餘人也連連點頭。他們都是羅天成的心腹,在核心弟子中他們仗著羅天成的威名到處耀武揚威,如今也是他們表示衷心的時候了。

「恩?」羅天成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說話之人,而後笑道:「你叫吳銘是吧?我記住了。」

「謝謝大師兄。」被羅天成稱之為吳銘的盤西宗弟子大喜過望,單膝跪下道:「大師兄在上,吳銘一定完成任務,否則絕不回來見大師兄。」

「恩。」羅天成滿意點了點頭,他不可能時刻都在等待周丹出來,而這批跟隨既然願意干就讓他們干便是了,更何況羅天成也不損失什麼,「可以不用留活口,拿著他的頭顱來見我便行,此事過後我重重有賞。」

「謝謝大師兄栽培。」整整十名盤西宗核心弟子在此刻都露出激動的神色,能得到盤西宗核心大弟子的栽培以後前途將不可衡量了啊,他們自然激動無比。

「恩,走了。」羅天成點了點頭,身子便消散在原處,瞬間便出現在遠方。

十名盤西宗核心弟子羨慕的看向原處,吳銘感慨道:「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達到大師兄的境界,縮地成寸啊。」

羅天成利用的便是縮地成寸,這是煉魂境具備的能力或者說是神通也不為過。

「吳銘師兄,以後我們都可以的。」一名長得頗為肥胖的男子微微一笑,道:「我們十個都是宗門的核心弟子,即便資質再不濟也可以達到煉魂境的。」

「恩。」吳銘微微點頭,他倒也很認可這句話,身為盤西宗的核心弟子,資源自然極為豐富,想要達到煉魂境也只是時間問題。

「吳銘師兄,你說大師兄為什麼要如此大動干戈來殺一個小小的淬體五重境的小傢伙?」另外一名盤西宗核心弟子不由的好奇問道。

「做好我們的事,不該知道的我們無需去了解,你等明白?」吳銘惡狠狠的瞪了眼說話之人而後一番呵斥。

「明白明白……」九名盤西宗核心弟子都重重點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