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種女人還是少碰的好,她殺的人估計不比你我少。”另一個聲音說。

“這樣的纔有味道,野性纔有感覺。”

“你他孃的就是一個虐待狂加受虐狂的綜合體。”

娜塔莎扭動着,靠着重拳坐了起來,兩下蹭掉了眼罩,整個過程居然沒人阻止她。

開始的時候眼前一片模糊,只能恍惚的看到一排座椅和一個人影,過了幾秒鐘她纔看見身邊坐着一條壯漢,就是剛纔摸她那個人,這傢伙長得人高馬大,壯實的像一頭大猩猩,此時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

“醒的還挺快。”大猩猩看着娜塔莎。

娜塔莎喘着粗氣,胸前一起一伏,眼睛盯着眼前,這個如同大猩猩般的男人。

“怎麼了?感覺不爽,別急,一會兒讓你爽到死。”男人得意地說。

“打暈她。”稍遠一點兒的那個男人說。

“我想殺了你。”娜塔莎終於開口了。

“是麼?對此我並不覺得意外。”猩猩壯漢聳了聳肩膀,然後拍着身邊的突擊步槍繼續說道,“那得看看主動權在誰手裏,如果一會兒你好好讓我爽一下我就賜你一個痛快的死。”

“我會剁了你的手,然後割掉你的蛋,讓你吃掉。”娜塔莎惡狠狠地說。

“這小妞的確不一般。”猩猩壯漢很有興致的看着娜塔莎,“聽說我們是同行,但是似乎你太柔弱了,不像是幹這行兒的。”

“你們又是什麼鳥東西?”娜塔莎冷冷地問。

“我們是來殺你的人。”猩猩壯漢嘴倒是很緊。

“你們的老闆是誰?你們的僱主又是誰?有種你就說出來。”娜塔莎的話說得有點像小孩兒,其實她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她自己都明白,這些話問得毫無意義,而且會讓對方覺得自己太幼稚。

“哈哈哈……”猩猩壯漢突然大笑,彷彿是聽到了多麼可笑的笑話。

“別笑,你的報應快來了。”娜塔莎仰起頭看着對方。

“這小妞還真……”猩猩壯漢擡起頭對同伴說,可話沒說完,就察覺到不對勁兒,他竟然發現娜塔莎的手從後邊拿到了前面,而且手銬已經被打開了。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娜塔莎已經一掌切在了他的頸側,直接將他擊昏,然後娜塔莎翻身而起,一把抓過壯漢的步槍,打開保險對着前面的敵人就扣動了扳機,一排子彈掃過去,那個剛端起槍的傢伙腦袋被打爆,鮮血噴了司機,滿頭滿臉都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重拳就已經到的身邊,雙手抓住他的頭用力一擰,硬生生將他的脖子掰斷。

重拳抓住方向盤,單手把屍體提起來甩到一邊兒,自己坐到了駕駛位上。

“身手不賴,值得表揚。”重拳穩住車子說。

“彼此彼此。”娜塔莎將猩猩壯漢捆起來。

“後面還有一輛車。”重拳一邊開車一邊說。

“我們去哪兒?”娜塔莎問。

“先離開這兒。”重拳抹了一把臉上的血,額頭上的傷口不小,否則他也不會昏迷這長時間。

娜塔莎把車上的東西都翻了一遍,基本上都是武器彈藥,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她又將猩猩壯漢的單兵電臺戴在自己的耳朵上,裏面只有例行的安全通告,沒其他內容,但是她很清楚,如果自己在一定時間內無法準確有效的提供安全識別,很快就會被敵人發現他們這邊出了問題。

“注意後面的那輛車,必要的時候可以攻擊,現在我們已經快到郊區了,不用顧忌那麼多。”重拳看了一眼後視鏡,“真奇怪,爲什麼這邊只兩臺車?之前只有我那至少不下四臺車纔對。”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要不我現在問問這傢伙?”娜塔莎踢了一腳猩猩壯漢。

“沒必要,我們得先脫身,然後再考慮審訊的問題。”重拳,又看了一眼後視鏡,“你有把握一槍打中司機嗎?”

“當然可以,這個距離,我可以準確的打中他的任何一隻眼睛。”娜塔莎很有自信的說。

“那就幹吧。”重拳很乾脆的說道。

娜塔莎的槍法果然不錯,一槍就將後邊的司機幹掉,後面的車子直接翻下了馬路,而重拳卻開着車子揚長而去。

又繞了幾圈之後他們纔將車子開到了河邊的樹林,重拳將車子停下,娜塔莎將那個猩猩壯漢從車上拖下來一腳踹斷了他的左臂,壯漢從劇痛中醒來,呻吟着擡起頭,娜塔莎盯着他拔出軍刀:“現在是我履行承諾的時候了,你這個王八蛋。” 娜塔莎真是個瘋婆娘,上來就把猩猩壯漢的胳膊給弄斷,這倒是讓重拳對她刮目相看,畢竟作爲一個女孩兒能下這麼狠手的人不多,他在這個女人的眼裏看到了一隻惡魔。

“你的報應來了,說吧!如果你合作,那我就讓你死的痛快點。”說完娜塔莎突然一躍而跳起老高狠狠地對着壯漢的另一隻胳膊跺下去。

“咔嚓……”一聲脆響壯漢慘叫一聲疼暈過去。

“夠狠。”重拳坐在一邊兒看熱鬧,看來今天這次刑訊不用他親自動手了,這倒是省了不少的力氣,其實剛纔他撞的那下頭挺重的,現在頭還疼得厲害,如果不用自己動手當然好了。

“嗯,不比你差吧?”娜塔莎白了他一眼。

“這玩意兒有什麼差不差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手段,方式不同,結果相同就行了唄!”重拳很無所謂地說,“折磨人,不是什麼可值得炫耀的手段,這是一種獲取情報的方式,其實我們都不是虐待狂,只是這種方式最有效罷了。”

“這話說的倒是有點道理。”娜塔莎,把壯漢拖起來捆在樹上,壯漢的兩隻胳膊已經彎曲成一個非常奇怪的角度,娜塔莎知道壯漢的雙臂已經不起作用,之所以要把他捆起來,就是爲了方便自己動手。

捆好之後,娜塔莎伸手抓住壯漢的那條斷臂用力擰了一下將他從昏迷中弄醒。

“你……是個瘋子。”壯漢喘着粗氣,死盯着娜塔莎,如果目光能殺人,娜塔莎早就死了幾次了。

“錯,我是魔鬼。”娜塔莎抓住壯漢斷掉的胳膊,右手軍刀一揮,壯漢的手掌齊腕而斷。

“啊……”壯漢又是一聲慘叫。

娜塔莎將手掌丟在地上:“我會讓你親眼看着自己變成零碎,下面是哪裏?你自己想好嘛?”她掂着手裏的刀,冷若冰霜的盯着壯漢,此時她的美豔令人膽寒。

“有種……你殺了我……”壯漢看起來的確是條硬漢,只是能硬多久就不好說了。

“殺了你?我現在就在做?我在一點點的殺死你,讓你充分體驗死亡的過程。”娜塔莎來回的拋着手裏的刀。

重拳在心裏笑了,這話聽的怎麼這麼耳熟呢?有點像是上次在島上自己審訊俘虜時說的那番話,這小妞學的還真快,不錯,孺子可教也……

“你的廢話有點多!”娜塔莎手裏的刀又一揮,壯漢缺了手掌的手臂又齊肘而斷……

“從現在開始,你說的每一句廢話都要付出一部分身體的代價,按照這個進度,我們能玩很久。”

聽她這麼說壯漢直接閉嘴了,他也意識到再說下去同樣是受苦,所以他開始保持沉默。

“哦,不回答,不正面應對,不做任何反應,對嗎?看來是受過專業的受審訊訓練的,這個問題不能解決。”娜塔莎自信地笑了,“我不相信你是條硬漢,不說話我就不動手了麼?顯然不可能,這樣吧,我們改一下規則,一分鐘爲期限,直到你開口爲止,我每分鐘從你身上切塊肉,哦,抱歉我忘了用一個東西,這是在你車上找到的……”說着娜塔莎拿出一隻注射劑。

看到這東西之後壯漢的身體不由得一抖,他認識那是提升神經敏感的注射藥,可以將神經敏感度提高200%,主要成分是腎上腺素類藥物,作用是誇大身體對疼痛的感知能力,這東西原本是他們準備給重拳和娜塔莎使用的,現在看來這東西要用在自己身上了。

娜塔莎獰笑着將這支針劑注射金壯漢的身體,很快壯漢就感覺到身體裏有火燒一樣疼,特別是那些傷口,如同被人不停的撕扯揉搓,劇烈的疼感直衝他的腦神經,腦袋也開始疼,痛得幾乎要裂開一樣,他開始不受控制的大聲嚎叫,娜塔莎就那麼看着他,一邊看他一邊看手錶,一分鐘到了之後她就開始從壯漢身上割肉……場面極度血腥,看的重拳都有些心裏難受,不是他有什麼同情心,或者是看不了這種場面,而是他覺得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瘋狂了,今天才算是重新認識這看起來漂亮,身材又好的女瘋子,這的確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如果殺人也就罷了,畢竟是幹這行,可是她虐囚的能力,卻也超乎了正常人可承受的範圍。

娜塔莎幾乎將壯漢的兩條手臂的肉全都割光,只剩下一長一短兩條斷掉的手臂骨被一些筋膜連在一起垂在兩邊,看起來異常的恐怖,這傢伙居然還是沒招,重拳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壯漢。

“遊戲進行的不錯,只是我還是覺得不夠盡興,你呢?享受到這個過程了麼?彆着急,我們只是剛剛開始。”娜塔莎冷着臉繼續動手,爲了防止壯漢失血過多而死,她然在切割之後竟然將主要血管從肌肉里拉出來打結……用這種方式減少出血量,光這一手就看的重拳渾身起雞皮疙瘩。

壯漢終於熬不住開口了,可他說出的內容卻並不能讓娜塔莎滿意:“我叫奧特……萊斯,匈牙利人,藍騎……士僱傭軍……阿爾……法作戰小隊……突擊手,中衛軍銜,35歲……”他反覆的重複着這段話……

“很好,至少我們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娜塔莎居然停了手,他看着奧特萊斯,“只是你說的東西還不能讓我滿意,那我們就在尊重規則的前提下,換個玩兒法,換一個你能接受我也能接受的玩兒法,在車上的時候我說過……”說到這她用刀割開了奧特萊斯的作戰褲,“我說過讓你嚐嚐,你自己蛋蛋的味道……

“你……要幹什……麼?”這下奧特來斯徹底慌了,作爲一個男人,他無法面對這樣的局面,你可以殺他,你可以虐待他,但是你不能拿走他作爲男人的尊嚴,沒有幾個男人能忍受這種奇恥大辱。

“那說點兒我喜歡聽的。”娜塔莎將刀尖兒搭在了他**那東西上,“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不要考驗我的耐性。”

“你這個瘋子,你就不能讓……”壯漢快哭了但是他的話剛出口娜塔莎的到家就已經刺破了他的皮膚,頓時鮮血淋漓,“如果再廢話我就直接切下去。”

“我說……”壯漢徹底崩潰了。

藍騎士僱傭軍在上次任務失敗之後並沒有撤離,而是留在城裏等待下一步的任務指示,就在數個小時之前,他們的接到新的命令,活捉出現在酒吧裏的重拳和娜塔莎,但是問題在於當時酒吧裏還有很多客人,他們那領隊不希望傷及無辜,所以準備在娜塔莎和重拳離開酒吧之後動手,結果卻先一步被重拳發現,所以纔有了他們逃離酒吧的事情發生,但是他們的領隊卻做了更周密的部署,纔出來個更縝密的方式對他們進行圍追堵截,以至於將重拳他們俘虜。

誰向他們下的命令奧特萊斯不知道,但是他能確定這個人肯定在城裏,因爲他們隊長是接了電話,之後出去之後才接到這個任務的,應該是和對方面談之後確認的任務,同時,他還招人了他們的落腳點,這可能是所有線索裏最有價值的一個,另外到現在爲止藍騎士至少還有接近二十個人,因爲在上次任務失敗之後他們後續又來了十幾個人,所以現在也算是兵強馬壯,實力強悍。

“嗯,不錯,我還算是滿意,鑑於你合作態度很好,那我就給你個痛快。”娜塔莎滿意的點了點頭,突然手上加力一刀割下了奧特萊斯的那物件,居然連眼睛都沒眨一下,“但是我要兌現自己諾言,在車上的時候,我就說了要讓你嚐嚐自己的東西。”說着又一刀插進了奧特萊斯的嘴裏,硬生生的將他的嘴撬開,然後將那東西塞進他嘴裏,最後刀鋒一轉從他的下頜刺進去直穿大腦,奧特萊斯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之後不動了,娜塔莎這才拔出刀,在奧特萊斯的身上把血跡蹭掉……

“何必呢?”重拳搖了搖頭,覺得娜塔莎過於殘忍,但是他又想了想自己好像也不比娜塔莎好到哪兒去。

“唉……讓你看到了我的另一面。”娜塔莎有點不自然,有種被人看光的感覺,這一刻的倒是有點兒女人味兒。

“別廢話了,着急你的人,我們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重拳也沒心思說沒用。

太子妃升職記小說 “加上我們兩個才十個夠嗎?”娜塔莎問。

“你要是怕我自己去。”重拳做了皺眉毛。

“當然不是,我是在考慮我們自身的實力,能否撼動他們那麼多人。”娜塔莎很認真地說。

“我可以告訴你,如果由我指揮,如果你的人,不是窩囊廢,不貪生怕死,完全可以搞定這些人。”重拳也很認真地說。

“但是我們去襲擊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娜塔莎,“給他們教訓?”

“當然是要活捉他們的隊長,他們隊長很有可能和下命令的人見過面,這是一條線索。”重拳上了車,“走吧!事不宜遲,夜長夢多。”

昨天網絡出了問題,所以章節現在才發出來,讓大家久等了。 在返回的路上重拳不停地打電話,連自己頭上的傷勢都顧不上,其實他已經做了處理,只是處理的比較粗糙,無奈娜塔莎只好重新幫他清洗包紮了一下,重拳陸續聯絡了各方面的關係爲後續行動做準備,這次娜塔莎算是見識了他手眼通天的一面,他和別人要裝備的時候理直氣壯,好像是拿自己家的東西一樣,娜塔莎在旁邊聽得清楚,基本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他要來的,張口就是叫對方準備什麼什麼什麼東,從來都不客氣,甚至都沒有一點商量的口吻,完全是以命令的姿態去要求別人,娜塔莎有點兒納悶兒,他究竟和這些個人是什麼關係?居然能以這種態度去要求別人爲自己服務。

很快,一切就都搞定了,重拳搞了十五人份兒的作戰裝備,全都是頂級現代化裝備,從槍械到電子設備一應俱全,就連防具和作戰服世界上最好的,娜塔莎真是嫉妒羨慕他能弄得這麼好的裝備,換成自己就算是能弄到也至少需要3天的時間,不像重拳打個電話就行。

其實重拳也只能對赫斯的人呼來喝去,這並不是他在赫斯的手下里有多大的威信,而是中情局用的上“黑血”,現在他們對付的又可能是馬丁的人,所以對他算是有求必應了,中情局也知道,“黑血”和馬丁相比,當然是馬丁更具威脅,所以解決掉馬丁這個心腹之患纔是首要目的,綜合這些原因才無形中“縱容”了重拳的囂張。

很快娜塔莎也拿到了任務地點的衛星圖像,同樣是中情局提供的登陸賬號,只是撥給了他們臨時使用權,這對他們來說已經算得上很難得了,畢竟這種技術只有國家級情報機構纔能有,但也只限於幾個大國而已,很多國家連自己的衛星都沒有,只能租衛星用才能做到這一點,但他們作爲一個獨立的僱傭兵組織卻能用上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間諜衛星實時圖像實在是夠牛的,這讓娜塔莎有點感覺不真實,彷彿做夢一樣。

“和你們合作之後我才發現之前我們實在是太簡陋了,和你們先比我們簡直連要飯的都不如。”娜塔莎不由得一番感嘆,“真是人比人得死。”

“這個看你站在什麼高度,我們算是頂級僱傭軍,當然,那是之前,我們最牛的時候曾經連續租用法國間諜衛星半年之久,那次任務實在是瘋狂,最終完成任務我們放大假休息了很長時間,所以衛星也就不再用了,後來想起來真是覺得那時候太大頭了,居然花了那麼多錢,可惜那日子恐怕再也回不來了。”

“沒人能永遠輝煌,作爲僱傭兵更應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你們當年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下,畢竟在僱傭兵界你們算是最出名的了。”娜塔莎嘆了口氣,“不管過去怎麼樣,只要現在還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在他們行動開始之前目標所在位置已經被中情局的人做了全方位的監控,這些傢伙全都是赫斯從當地的機構調遣過來的,他們不直接參與軍事行動,但作爲這些基本的監視和情報收集、處理工作還是可以的,畢竟這不會暴露她們的身份也不會把他們推到風口浪尖上去,他們很喜歡這種風險低,卻又能參與其中的邊緣性任務,這既做到了和“黑血”合作,出了自己的一份力,又能在最大限度上對他們進行監控,已達到藉助他們的手除掉馬丁的目的,這是典型的借刀殺人,然後在考慮怎麼處理掉刀子的問題。

“看來還是你的路子廣。”娜塔莎看着衆多的裝備不由得一陣感嘆,畢竟她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齊全的現代化裝備,簡直是世界頂級水準,在車上的時候重拳答應把剩下的都送給他們,所以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重拳要了十五套裝備,現在至少有五套可以落在她手裏,不是她貪戀這點東西,而是這裏的很多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要太崇拜我。”重拳揉了揉頭,受傷的地方疼得厲害。

“你的狀態不太好。”娜塔莎一眼就看出他不太對勁兒。

“這點兒小傷算得了什麼?放心,沒事兒的。”重拳輕輕搖了搖頭,到了這個時候他必須堅持下去,線索一次次的斷掉絕對是個麻煩,他必須儘快扭轉這種局面,現在沒指其他渠道還沒有更好的消息,必須儘快在這邊找到突破口,否則只能一直被馬丁算計。

“實在不行就休息一兩個小時,那邊有人監視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娜塔莎確實有點不放心,本來他們這邊人手就不足,重拳要是在出點意外,那他們將完全落在下風。

“沒關係的,這點小傷算得了啥?”重拳笑了笑,“再重的傷我都受過,也沒見耽誤哪次行動。”

兩個人並沒有回到落腳點,而是直接開車去了目的地,娜塔莎的人已經在那兒等了,赫斯提供的裝備已經開始陸續送到,不愧是中情局,世界上最牛的情報部門,基本上重拳需要的東西都送來了。

“準備行動。” 大佬們太寵妹妹了 重拳拿起一套裝備就往身上套,嘴裏還一邊罵娘,說中情局準備的東西太粗糙。

娜塔莎不明白爲什麼他有這麼大的牢騷,其實重拳是另有目的的,他就是想給那些監視他們的人聽,發泄一下自己對被監視的不滿,娜塔莎肯定不知道他有這個用意。

“老規矩,你的人你帶,我自己行動,保持聯繫,互相配合,有異常情況及時溝通。”重拳拿了自己需要的東西說。

“等等……”這讓娜塔莎完全出乎意料,“這樣不好吧!你一個人太危險,何況你還有傷,不如分成兩組,我們各帶一隊。”

重拳馬上搖了搖頭:“沒必要,我們從沒有進行過配合時的作戰,對彼此都不夠了解,和我搭隊你們是很難跟德上節奏的,那樣會更麻煩,倒不如我自己,你們集中力量發揮優勢就是了。”

“看來你還是信不過我們。”娜塔莎嘆了一口氣,不知道爲什麼這次她居然爲什麼沒有生氣,只是有些失望。

“當然不是,只是爲了能在最大限度上發揮我們的作用。”重拳看了看時間,“給你們十五分鐘時間準備並進入戰鬥位置,按照我們在車上商量的,定點攻擊的方式就可以,控制住那幾個點,切記,任何人都不能活着離開這兒。”

“你不怕他們的隊長在行動中死掉嗎?你安排的攻擊規模太密集了,很有誤殺他的可能。”娜塔莎問。

“不會,既然是隊長就不會那麼容易死。”重拳笑了笑,“放心吧,我心裏有數。”說完他提起自己的裝備徑直走過開了。

娜塔莎看着重拳的背影不由得嘆了口氣,揮揮手叫大家各自去準備,這棟樓裏可是有超過二十名的人,雖然他們準備了很多東西,雖然重拳做了周密的安排,但是她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畢竟實力懸殊。

十分鐘之後,一切準備做事,赫斯派來的人已經開始陸續撤離,娜塔莎的手上也不是什麼新兵,都是有豐富作戰經驗的,所以很快就進入了戰鬥狀態,並且佔領攻擊位置。

“準備好了嗎?”重拳在耳機問,“小心,這地方有點麻煩,旁邊的樓上可能是老百姓,儘量不要傷及無辜,兩翼制高點上的人注意,第一輪攻擊由你們來做,記住一定要把所有彈藥都打光,沒必要做任何保留,其他人注意,如果有人出來,直接射殺。”

“那我們這邊呢?”娜塔莎在耳機裏問,他帶人已經到了正面埋伏

“如果沒人出來就準備第二輪進攻,先佯攻,一旦發現他們有反擊馬上動手,注意以殺傷他們的作戰人員爲首要目的,切記我們的時間不多,必須在警方趕來之前完成任務並且撤離。”

“明白,準備行動,一分鐘倒計時。”娜塔莎看了看自己的表。

一分鐘之後的人所在的那棟樓的兩側,制高點上槍榴彈接連不斷的打過去,從不同角度破窗而入,基本上控制了三個方向,榴彈爆炸的聲音並不是很,但幾乎所有的窗戶都被震碎了,其實那是氣浪吹碎的,這次總算弄來了兩盒榴彈發射器使用的溫壓彈,如果敵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中招肯定會死傷慘重,這兩輪攻擊威力確實不小,只是不知道敵人的傷亡情況怎樣,前期他們偵查到的結果是敵人均勻分散在每一個樓層,應該是在休息,現在用熱成像設備也無法完全能偵測出的人的活動範圍,只能先試探一下,娜塔莎的人開始佯攻,很快裏面就開始有人反擊,他們等的就是這個結果,第二輪攻擊馬上開始,很快又是十幾枚大威力閃光震撼彈飛進了破敗的窗戶,一陣劇烈的閃光和巨響中整個樓層安靜了下來,又隔了幾分鐘又是幾枚閃光震撼彈砸了進去,一陣光影閃爍之後娜塔莎才帶着人小心翼翼的向裏面摸了進去…… 在溫壓彈的攻擊之下,整棟建築並沒有遭到太大的破壞,但幾乎所有的門窗全都變形破裂,空氣中的氧被燃燒殆盡,裏面橫七豎八地躺滿了人,這些人無一例外的身體極度扭曲面目猙獰,大張嘴巴,雙眼突出,基本上都是活活憋死,溫壓彈這種武器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何況重拳又讓娜塔莎的人將所有的全都一起用上,纔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出現,當娜塔莎的人進入內部的時候發現的人在第一輪攻擊之下的傷亡並沒有預計的那麼重,但是被震暈的卻不在少數,看來重拳準備兩輪攻擊還是非常有效的,等他們進入這棟樓的時候,這些暈倒的敵人和第一輪被溫壓彈幹掉的敵人到在一起,橫七豎八的,娜塔莎他們一路向裏搜索,沒多久就遇到了抵抗,看來就算是兩輪攻擊也沒人家的人完全搞定,他們粗略的計算一下,裏面應該還有五六個敵人在頑抗,只是不知道這些人是否已經聚攏在一起。

娜塔莎立即帶人強攻。同時叫人包抄過去,必須速戰速決,不能浪費太多的時間,這裏是城區,夜長夢多,託他就了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

想到這些娜塔莎又叫人把是幾枚大威力閃光震撼彈砸了過去,但是這次的效果卻沒有之前那麼好,畢竟對方已經有了心裏準備,肯定沒那麼多好對付了,敵人的反抗很激烈,也是輕重武器齊上陣,一時間樓道里彈雨橫飛。

“這裏太開闊了,把他們逼近角落。”娜塔莎立即命令手下人展開新一輪攻擊,她心裏已經有了打算。

同時娜塔莎又得到消息,後門有人突圍,正在和守門的人激戰,一時半刻是逃不了的。

娜塔莎的帶來的這些人戰鬥力不俗,很快就打得敵人連連後退,再加上武器方面的優勢敵人已經沒有了多少反抗的能力,但一時間還無法徹底將他們搞定。

“注意他們從側面突圍。”重拳在耳機裏說,誰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但從他那邊傳來的聲音判斷,他應該也在戰鬥之中,槍聲非常激烈,這就讓娜塔莎有點兒糊塗了,戰場全都集中在他這邊,重拳又是在什麼地方戰鬥?

“我們已經控制了側面,從側面走他們只有死路一條。”娜塔莎說。

“還是小心點好,我這邊進度不錯,你們小心對方耍花樣。”重拳又說道,“注意他們的隊長,這傢伙很狡猾,如果發現一個頭上有疤的光頭,抓活的。”

“我們這邊目前還能有戰鬥力的敵人大概有四個,後面還有兩個,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搞定。”娜塔莎說。

“我們最多再有十分鐘,必須儘快結束戰鬥。”重拳那邊傳了兩聲悶哼,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被他打暈了,他能一邊說話一邊襲擊敵人?反正娜塔莎是想不通,但現在也沒時間考慮這些,娜塔莎立志帶人展開強攻,畢竟時間有限,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則他們可能會被警察包圍。

“轟、轟……”連續兩聲爆炸走廊裏有硝煙瀰漫,他們根本沒想到敵人會有大威力手雷,但很快他們就弄清了這是C4纔有的威力,很顯然對方的目的是要炸彈這條走廊,但是由於太倉促沒能達到目的,只是炸掉了半邊走廊,上面還留了一條大口子,娜塔莎立即帶人衝了過去,不管敵人怎麼折騰都不能放走。

突然前方白光閃爍,敵人居然也使用了閃光彈,這讓娜塔莎的人始料未及,頓時有三個人中招失去戰鬥力,娜塔莎立即向裏面扔了幾枚手榴彈,然後帶着剩下的一個人衝了進去,剛衝進去她才發現幾個人正從窗戶跳出去,娜塔莎立即擡槍掃射,最後一個剛跨出窗戶的敵人被她擊中,那個人慘叫聲音直接掉了下去。

“敵人從北面窗戶下去了,攔住他們。”娜塔莎一邊出現窗口,一邊通過單兵電臺對手下人說她現在也不確定這邊有沒有自己的人,剛纔混戰的時候已經打亂套了,她的人分散在各處,搞得異常混亂,不過他們的確消滅了敵人的有生力量。

“別上當那是誘餌,全通殺掉。”重拳的聲音突然從裏面傳了出來。

“誘餌?”娜塔莎一驚,自己這邊的敵人數量應該是現在還有抵抗能力的大半纔對,這些只是誘餌的話,那敵人的主力在哪呢?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把他們交給人外面的人,你向我這邊靠攏,穿過這條走廊就能見到我了。”重拳在耳機裏繼續說道。

娜塔莎愣了一下,但馬上就向那邊衝過去,穿過這條破敗的走廊她看到遠處一個人影一閃即逝,好像是重拳。

“壞消息,警察可能比我們預計的時間要早到。”耳機裏突然有人報報道。

“不管他,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沒等娜塔莎說話重拳就先一步開口說道。

“你究竟在哪兒?”娜塔莎有些着急。

“繼續往前走,我這邊還有幾個敵人等着解決。”重拳低聲說道。

“馬上就過來。”娜塔莎提的槍帶着唯一還能動的一個人追了過去,同時她命令才被閃光彈傷到的幾名手下趕緊撤出去,一警方到了也不至於所有人都被困在這兒。

轉過一條走廊,重拳正在那邊向娜塔莎招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