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讓崔國棟很鬱悶,他天生就不是個能討女孩子歡心的人,女人對他而言一向就是玩物而已,干兩炮爽爽也就行了,真要黏糊一輩子,多麼礙手礙腳?

可現在他真就碰到剋星了,兩姐妹跟著他那叫一個無怨無悔,每當崔國棟急的抓狂想要趕這對姐妹花走人的時候,一眼看到她們那啪嗒啪嗒眨著大眼睛、可憐兮兮瞅著他的眼神,崔國棟就是再不是人也狠不下那個心了,只能硬著頭皮一路帶著。

這倆水靈小姑娘昨天晚上被崔國棟丟在龍天養家,今天一大早姐妹倆起床給崔國棟和龍天養做好早飯,就被撇在家裡規規矩矩的打掃衛生,一直到現在她們怕崔國棟不要她們了,才執拗的跟過來。

飯桌上,老貓看著崔國棟那憋屈的表情,偷笑不已,國棟他娘的也有被女孩兒追的喘不過氣兒來的時候啊,真他娘的諷刺,活該這小子不把女人當回事兒,這下遭報應了吧,還沒玩雙飛就黏上你了,嘿嘿,回去跟虎子他們說說,保准笑倒一大片!

整個氣氛尷尬之極,崔國棟就只顧狂啃他的雞腿,滿臉的愁苦,劉伯陽也有點忍俊不禁,一邊給旁邊低頭輕笑吃飯的媳婦寧葉琪夾菜,一邊拿筷子敲了敲那對獃獃坐在崔國棟旁邊,傻瞅著崔國棟吃飯的姐妹花身前桌子,笑道:「你們不用害怕,緊張什麼,國棟又不是老虎,我們也不能把你們吃了,別放不開啊,吃你們的飯!」

姐妹花中的姐姐叫沐小鯉,聞言膽戰心驚的低低「哦」了一聲,然後怯怯的繼續朝崔國棟看去。

崔國棟無語了,拿筷子捅捅她的小碗,道:「陽哥讓你吃飯!你沒聽懂?看我幹啥?我不讓你吃了?」

沐小鯉又柔柔點頭,然後低頭安靜吃飯,瞧那可憐樣,真有點像受氣的小媳婦的樣子,小嘴兒微嘟,連兩顆大眼睛都有點微微泛紅。

她妹妹沐小魚看見姐姐吃飯了,也跟著忐忑低頭咬米飯,白嫩的小手拿著筷子想夾一根蔬菜,因為太拘謹,手發抖,一個不小心夾出來又掉了回去,嚇得她一下子就把手縮回去,睜大眼睛,將筷子抵在嘴唇上,駭然瞅著一桌子的人不敢說話。

寧葉琪終究是個心善的女孩兒,替沐小魚把那根蔬菜夾起來,放進她碗里,然後又夾個雞腿給她放上,沐小魚受寵若驚說了一句「謝謝姐姐」,然後感激的低頭吃飯。

崔國棟徹底無語了,以後要是天天這樣,還讓老子吃飯吧? 熱門推薦:莽荒紀、一代天驕、吞噬星空、異世邪君、絕世唐門、異世法師傳奇、凡人修仙傳、龍在邊緣本站即將更換域名為萬書閣零點書院和萬書樓風格一個樣。托洛茨基發火了,問題很嚴重,哪怕是列寧派的伏龍芝都流露出深思的神色,可見老托施加的壓力有多大。此時的托洛茨基還真有點當年列寧的氣勢了,那種捨我其誰的霸氣很是壓人。

甚至托洛茨基自己也很滿意,他認為自己已經控制住了局勢。接下來政治局將按照他的要求斷然行動。

不過托洛茨基高興得有點太早了,確實包括斯維爾德洛夫都開始有些搖擺,不知道是自己坐等還是立刻出兵救援英法。但是有一個人例外,李曉峰根本不可能被托洛茨基說服,而現在將是他跟托洛茨基攤牌的最後時刻。

「我堅決反對立刻出兵!」迎著托洛茨基的逼人的目光李曉峰站了起來,很沉穩地說道:「現在的情況不正是我們想看到的嗎?法國已經岌岌可危,英國遠征軍也是覆滅在及,帝國主義既得利益集團已經遭到了自一戰以來最大的失敗,甚至我們還可以預計,在未來,他們還將面臨更大的失敗!」

托洛茨基想要插話,但是李曉峰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自顧自地說道:「邪惡的法西斯帝國主義分子沉重地打擊老牌帝國主義強盜,極大的動搖了原有的充滿了剝削和掠奪的國際舊秩序,這難道不是好事?看著帝國主義強盜們狗咬狗,難道不好?」

托洛茨基終於找到了插嘴的機會:「安德烈同志,你的思想太狹隘了。這個時候怎麼能幸災樂禍呢!」

李曉峰又一次搶回了話語權:「這個時候怎麼不能夠幸災樂禍呢?1917年到1920年帝國主義對我們難道不是幸災樂禍,一度當法西斯納粹崛起的時候。打著禍水東流企圖的這些流氓們難道不是在幸災樂禍?哦。輪到他們倒霉了。難道蘇聯人民連高興都不可以了?托洛茨基同志,請注意你的身份,你是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是聯共布的總書記,你應該站在蘇聯的立場上看問題。而不是對帝國主義搖尾乞憐!」

托洛茨基氣得夠嗆,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始終是在為蘇聯的利益而奔走,他始終認為法西斯是蘇聯最大的敵人,蘇聯想要屹立在世界上。就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打敗這個魔鬼。這就是他的核心思想。

在托洛茨基看來,現在英法倒霉誠然是咎由自取,但消滅了英法之後,德國很快就會調轉槍口對準蘇聯,那時候蘇聯還笑得出來嗎?

「當然能笑得出來!」李曉峰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法國倒下了,還有英國,在消滅英國之前,德國人會很快揮師東進嗎?我看是不能的,只要希特勒不是白痴。就應該知道,在擊敗英國之前。貿然跟我們開戰這是極端危險的。我認為,我們還有時間,完全可以等納粹將英法削弱到了最低程度才參戰,這才符合蘇聯的利益!」

托洛茨基火大了,反駁道:「希特勒就是一個瘋子,在攻擊挪威和丹麥的同時,他就能發動法國戰役,你怎麼能保證他不會在攻擊英國的同時對蘇聯開戰呢?」

從歷史上的經驗教訓看,希特勒確實夠瘋狂的,在海獅計劃失敗之後,立刻就調轉槍口去打蘇聯了,似乎托洛茨基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是李曉峰卻認為,之所以開始巴巴羅薩,那是因為希特勒已經認為沉重地打擊了英國的實力,通過空軍的轟炸和潛艇的絞殺已經足以困死英國,是基於這種判斷,他才覺得可以跟蘇聯開戰。

而且也必須看到,從英國轉向蘇聯,德國人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這一年的時間完全可以讓蘇聯完全進入戰時軌道,而不是像現在這麼匆匆忙忙地開戰。就如李曉峰所言,打敗德國不過是一件小事,更重要的是打敗德國之後怎麼劃分勢力範圍,像歷史上那麼進入冷戰,對蘇聯太不利了,必須盡最大的可能削弱攪屎棍英國。

從早上九點開始,政治局一直討論到了晚上10點,連續經過超過12個小時的激烈爭論,最終政治局作出了決定——維持現狀。

當政治局得出這一決定的時候,托洛茨基直接攤到在了座位上,很顯然,這一次交鋒他又失敗了,而這次的失敗是很致命的。雖然政治局最後僅僅是作出維持原狀的決定,而不是李曉峰希望的偷偷摸摸的幫著德國給英國人放放血。看似兩派的主張都被否定了,但實際上維持原狀就等於是確定了斯維爾德洛夫的路線方針。

當天凌晨,托洛茨基在自己的日記本中寫道:「這是最糟糕的一天,政治局作出了一個相當危險的決定。不,這就是賭博!贏了一切好說,可萬一輸了,陷入萬劫不復境地的將不僅僅是蘇聯,這個世界都將被毀滅……」

可見,當時的托洛茨基是萬分的憂慮,為什麼?因為在他看來,經過十月革命,經過艱苦的內戰,蘇聯好不容易才在世界上站穩腳跟,回憶之前的那些風雨,連他都覺得很僥倖。不客氣地說,他跟列寧在十月革命中就拿著俄國的國運大大的賭了一把。在現在,明明可以有更穩妥的路線,但是斯維爾德洛夫和李曉峰又一次選擇了收益大風險驚人的賭博,誰能保證這一次又能賭贏呢?尤其是納粹表現出超乎尋常的戰鬥力之後,托洛茨基就愈發的憂慮了。

所以托洛茨基才主張求穩,才主張同英法結盟。你以為他不知道,英法的尿性,沒有了德國這個心腹大患之後,蘇聯就是英法新的敵人,那時候蘇聯將面臨英法新一輪的封鎖和絞殺,那時候的挑戰一點兒都不小!

而李曉峰的主張,先借德國之手削弱英法,為將來蘇聯面臨封鎖時減少壓力。這個辦法他也想過。但是前面說了。他覺得不保險。如果德國連英法都能夠擊敗。擊敗比英法還要弱的蘇聯很困難嗎?他認為李曉峰的主張就是走鋼絲,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作為蘇聯的最高領導人,他不能這麼去賭,寧願選擇慢慢同英法磨牛皮糖!

托洛茨基的憂慮有道理嗎?自然是有的,但是李曉峰卻認為托洛茨基的這種想法就是溫水煮青蛙,看似選了一條風險小的道路,但同時未來承擔的壓力將非常大。因為在未來蘇聯將要面對的不僅僅是英法的打壓,還有一個恐怖的美國沒有登場。如果不能在二戰中盡全力削弱以英法為首的老歐洲的實力,讓美國人將這些老歐洲整合起來之後,蘇聯幾乎沒有贏的可能了。

也就是說,李曉峰認為,在二戰中賭一把,蘇聯未必比歷史上更慘,而不賭卻一定是比歷史上慘的。這就是他跟托洛茨基最大的不同。

蘇聯的選擇很快就被全世界觀察到了,之前當紅軍大規模調動的時候,不管是英國、法國還是德國都是高度緊張,只不過前者是因為看到了希望而緊張。而後者是因為恐懼而緊張。只不過讓全世界都沒有想到的是,俄國人上百萬大軍調動折騰了一番之後。就沒了動靜,彷彿是一個昏睡中的人無意識的伸了個懶腰而已。

反正英法很快就從希望變得絕望,丘吉爾之前已經草擬了一個三國同盟協定,準備再次飛赴莫斯科一趟請託洛茨基簽字,誰料到俄國人很快就沒了動靜;至於希特勒,那是差點嚇得心臟停止跳動,有那麼一刻他以為自己真的完了,當收到俄國並沒有進一步行動的確切情報之後,這個瘋子是喜極而涕。

「用最快的速度消滅敦刻爾克的英法軍隊,以免夜長夢多!」被嚇壞了希特勒毫不猶豫地就宣判了英法聯軍的死刑。他沒有像歷史上一樣拖拖拉拉了,俄國人實在嚇得他夠嗆,這讓小鬍子選擇了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為敦刻爾克的英法聯軍默哀吧,蘇聯伸了個懶腰,就連累他們丟掉了一次逃命的機會,哪怕丘吉爾像歷史上一樣進行動員,調動一切船隻前往敦刻爾克開展營救也於事無補,和歷史上那次險之又險的成功撤退相比,這一次英國人就沒有那麼走運了。

在德國的果斷打擊下,僅僅只有15萬英國、法國和比利時聯軍撤到了英國本土,其餘的二十多萬人不是被德軍消滅就是被俘虜。面對這樣的慘敗,丘吉爾也沒有興趣和心情在下議院發表什麼熱情洋溢的演說,擺在老煙鬼面前的是如何守住英倫三島的棘手問題。

聯軍的失敗成為了壓垮法國的最後一根稻草,貝當「勇敢」的站了出來,將法國帶進了一條漆黑的死路。6月20日,法國政府宣布放棄首都,巴黎成為不設防城市,然後又過了不到十天,貝當在「停戰車廂」屈辱地宣布戰敗。

當1940年7月份來臨時,曾經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帶頭大哥法國被德國人拴上了狗鏈子。而法國曾經的小夥伴英國,為了防止德國獲得法國海軍艦船,丘胖子心狠手辣下令搶先發動炮弩行動,狠狠地往法國人肚子上捅了一刀。這也直接導致法國哪怕在二戰勝利之後也淪為了笑柄。

不過,李曉峰可是相當欣賞丘胖子的狠辣,不愧是老流氓,果然手夠黑的。丘吉爾的果斷也讓托洛茨基是異常的震撼,英國人再次刷低了下限,這讓老托不得不懷疑之前同英國結盟的路線是不是真的正確,連一度親密無間的法國丘胖子都能下得去手,更何況是蘇聯這樣曾經的敵人,說不定一旦情況不妙,英國佬會做得更絕!

在這樣的背景下,當丘胖子於7月5日再次抵達莫斯科進行訪問時,連老托都沒有那麼熱情了,實在是被這個胖子給嚇著了。那丘胖子這一趟是幹什麼來了呢?

很簡單,勢單力薄的英國是不可能單獨打敗德國的,丘吉爾這是再次企圖同蘇聯達成同盟。不過此時的托洛茨基也沒有之前那麼有興趣了,並沒有給丘胖子多少準話。

這讓丘胖子是相當的著急:「主席閣下,之前我們不是已經達成了共識。德國作為文明社會的最大敵人。必須將其消滅。您也曾承諾。願意為文明社會盡一份力,而現在,在這個最危急的關頭,怎麼突然又猶豫了呢?」

托洛茨基自然不能說:「你丫的腹黑手段嚇壞了老子,老子怕被你打黑槍!」他只能推脫道:「對於遏制德國的野心,我的態度是一如既往的堅定。但是國內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並不一致,通過民主的討論,蘇聯暫時只能保持克制。但我可以向首相閣下您保證。蘇聯將永遠站在正義的這一邊,絕不會同德國同流合污的!」

這樣的保證對托洛茨基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如今英國什麼都缺,蘇聯哪怕不能直接參戰,拿出點真金白銀也行啊,怎麼地他這個首相出來一趟,不能空著手返回國內吧?

「這個……」托洛茨基猶豫了,而丘胖子趕緊說道:「主席閣下,英倫三島正在面臨德國的侵略,聯軍極度缺乏重武器。尤其是空軍的損失十分巨大,迫切地需要補充。而且在海上。魔鬼一樣的德國人又一次開始了無限制的潛艇戰……一旦英倫三島有失,整個歐洲將會被納粹佔領,那時候貴國還能安然地保持中立嗎?」

托洛茨基被說動了,考慮了一番之後,他回答道:「首相閣下,暫時我無法給你任何保證,但是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促成對貴國的援助,請你先稍安勿躁……」

說實話,托洛茨基對能不能說服斯維爾德洛夫毫無信心,因為那兩位可是準備一門心思的削弱英國,英國人越倒霉他們恐怕越高興。反正去做這趟說服工作之前,托洛茨基準備豁出去了這張老臉不要了,不過讓托洛茨基沒有想到的是,李曉峰似乎比他預料中的要好說話。

「援助英國?我是堅決反對所謂的援助,蘇聯人民的財產怎麼能夠隨便送人? 穿成甜寵文惡毒女配之後 當年我們鬧飢荒的時候,英國人援助過我們一塊麵包?英國想要獲得軍火和其他物資,可以,但是必須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概不賒欠!」

托洛茨基對死要錢的某人有點無語,誰不知道現在英國的財政緊張,這時候英國佬哪裡有錢?

「沒錢?這就不像話了,我們同意出售軍火就已經冒了很大的風險,總不能讓我們既承擔政治風險又要背起經濟包袱吧?蘇聯是欠發達國家,沒有那麼多錢隨便揮霍!」

托洛茨基沒轍了,怒道:「按照你的意思,這件事就不能做是吧?」

李曉峰笑道:「我可沒那麼說,英國人沒有現錢,這不是問題。日不落帝國,沒有錢可以拿土地作抵押嘛!咱們可以簽一個借款抵押協定,當然,直接割讓土地就更理想了!」

托洛茨基被某人的無恥震驚了,搞了半天,某人就是想堂而皇之的在大英帝國身上割肉。如果按照托洛茨基以前的脾氣,肯定一口就啐過去了,但是現在,這恐怕是唯一能「援助」英國的方法了

當然,托洛茨基也很擔心英國人是否能同意,畢竟這麼搞很打臉。可是讓托洛茨基沒有想到的是,丘胖子對此並不是特別抵觸,至少沒有勃然大怒,當他返回倫敦諮詢過下議院的建議之後,正式同意了這一要求。

李曉峰就知道英國人會答應,當年最危急的時刻,美國人幾乎是用相同的手段「援助」了英國表哥,換成蘇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李曉峰還是低估了英國人的無恥,因為丘胖子提出的抵押物實在是不看入目,充當抵押物的要麼是一些不毛之地,要麼就是對蘇聯來說毫無意義的半個地球之外的飛地。

對此李曉峰在政治局會議上發了火:「英國人真以為我們是叫花子?隨便用三瓜兩棗就能打發?這根本就是詐騙!為了維護蘇聯的利益,我認為冰島和法羅群島作為抵押物才合理!」

李曉峰為什麼會看上冰島和法羅群島呢?難道這兩塊地富得流油?很顯然,不是的,這兩塊都不算很發達,基本上就是靠旅遊業和漁業過日子。但是冰島和法羅群島的地理位置相當的重要,作為蘇聯進出大西洋通道上的兩個關鍵節點,控制了這兩座島,等於是間接地打破了封鎖。

作為丹麥的屬國和屬地,在德國入侵丹麥和挪威之後,英國人飛快地佔領了這兩座關鍵的島嶼,成為封鎖德國海軍進入大西洋的重要一環,而在歷史上的冷戰中,這兩座島也成為了監聽和監控紅海軍進入大西洋的釘子。

李曉峰一直就想拔出這些釘子,插手挪威只是第一步,而拿下冰島和法羅群島就是第二步,如果能實現這兩步走,紅海軍終於能第一次打破封鎖毫無阻攔的進入大西洋。

當然,要想實現這一點也很不容易,比如托洛茨基就提出:「冰島和法羅群島都不屬於英國,而是屬於丹麥。英國不能抵押這兩座島嶼。更何況,這麼搞,國際影響怎麼解決?這難道就不是變相的大國沙文主義和新殖民主義了?」

ps:鞠躬感謝拿著破倫子、你娃掛了、xuyiqing1985和尤文圖斯同志!

手機用戶訪問:緊張時放鬆自己,煩惱時安慰自己,開心時別忘了祝福自己!

這本書暫時看完了,還想看什麼書呢?試試自己的手氣吧,點下面鏈接,隨機出現一本書,看是否是你喜歡的!每次都有不一樣的結果哦!!!!看自己點到了什麼書,我點!!!! 「你們兩個家到底在哪?給我個地址,抽空我就送你們回去。」崔國棟啃著雞腿不冷不熱道。

姐妹花最怕的就是聽到這話,果然馬上就不吃飯了,抬起頭來獃獃看著崔國棟。

「你們老看我幹什麼?我臉上有花嗎?昨晚上救你們那是迫不得已,我又不貪圖你們什麼,再說我整天跟著陽哥忙的焦頭爛額,那有空照顧你們?」崔國棟皺皺眉頭道。

沐小鯉怯怯道:「我們會洗衣服,還會做飯。」

崔國棟頭大道:「日!我不是說這個!我更不需要你們當丫鬟了,向你們這種年齡,根本就不應該來社會上晃蕩,又不是男孩子,應該呆在家裡懂事聽話,踏踏實實上學好好念書才對,」崔國棟這番話說的可真是大言不慚,忘了他當年像姐妹花這麼大的時候是怎麼上房揭瓦的,只聽他繼續厚著臉皮道:「再退一萬步講,你們倆就算真不願回家不願上學,總跟著我也不是回事兒啊!當媳婦我都嫌你倆嫩,整天跟我屁股後面算幹啥的?」

沐小鯉紅著眼睛執拗道:「我們沒有家!……再說、再說我們也不是很嫩……」說完之後,她感覺自己好像說粗錯話了,趕緊躲閃的低下頭,臉頰俏紅,像個做賊心虛的小偷。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崔國棟無語,心裡琢磨你還不嫩呢?老子真要玩你,一晚上就給你折騰壞了,他鐵石心腸的還想說什麼,卻被看不過眼的劉伯陽伸手打斷道:「行了!這個話題就此打住,你倆叫什麼名字?」

姐妹倆終於敢抬起頭來看著劉伯陽,她們就算再懵懂,也知道眼前這個人才是一家人中真正有話語權的,連救命恩人崔大俠都得聽他的。當下沐小鯉輕柔認真道:「陽、陽哥,我叫沐小鯉,我是姐姐……」

沐小魚緊接著道:「我叫沐小魚,我是妹妹……」

寧葉琪聽完姐妹花自報家門,琢磨了一下這對名字,展顏笑道:「很好聽的名字啊!」

整個飯桌上最給予姐妹花親近感覺的便是這位漂亮的大姐姐了,聽到她由衷誇讚,兩姐妹異口同聲道:「謝謝姐姐。」

沐小魚比姐姐膽子還要大一些,脆生生反問道:「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寧葉琪柔和親善的用玉手摸了摸她小腦袋,笑道:「我叫寧葉琪,以後你們還是直接叫我姐姐就行了。」

劉伯陽暗自點頭,道:「沐小鯉,沐小魚,確實挺有味道的名字。」他其實很想問誰給你們取的,可一聯想起姐妹花說自己沒有家,也不好問下去,不過劉伯陽心裡明白,能取出這種不俗名字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家,這對姐妹花身後一定有故事,當然了,要問也不急於現在,以後國棟有的是機會。

劉伯陽繼續道:「這樣吧,既然你們不想走,願意跟著你們的國棟哥,那我批准了,以後你們跟著他就行,別走了,他要是敢欺負你們,直管跟我說,我替你們拾掇他!平常的時候你們可以跟這位寧姐姐多親近,只要晚上不跟我爭她的床,白天不耽誤她學習,別的都沒問題。」

兩姐妹花歡快笑著點頭,別以為她們雖然含苞待放就聽不懂劉伯陽在說什麼,這年代的水靈小姑娘們都是偽單純,指不定有多少晚上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幻想著跟自己的白馬王子嘿咻嘿咻生小寶寶呢。

這一刻的姐妹花對劉伯陽大大改觀了,昨天她們兩個晚上第一次見劉伯陽面的時候,劉伯陽純粹拿她們逗崔國棟的樂了,在姐妹花心裡留下一定的陰影,不過現在終於雨過天晴了。

寧葉琪粉頰通紅,大大的敲了劉伯陽一個板栗,瞅了眼壞笑的老貓,鼓著腮幫低頭吃飯,劉伯陽使壞的在桌子下面摸她嬌嫩的大腿,被她小手按住然後狠狠掐了一下。

純爺們劉伯陽臉上不動聲色,可心裡齜牙咧嘴,然而他想的卻是媳婦的小手真是越來越有味道了……

「喂,陽哥,這……」崔國棟停到劉伯陽自作主張,不幹了,抗議道:「這咋行啊?你真要留下她們?不說別的,咱家就那麼大地兒,你把她倆弄進去,讓她們睡哪啊?」

劉伯陽直言不諱,義正詞嚴道:「不說真的還說假的不成?你要嫌你的床睡不開,那你就把床挪出來讓給她們,自己去客廳睡沙發。」

崔國棟瞠目結舌,再度鬱悶頭大不已。

寧葉琪和姐妹花同時銀鈴般笑出聲。

崔國棟不冷不熱瞥了幸災樂禍的姐妹花一眼,兩人的笑聲馬上戛然而止,低頭乖乖咬米飯。

「沒事兒,國棟,你的床要是放不開,那就只放一個,我那床大的很哪!可以替你收留一個!」老貓拍了拍胸口,嘿嘿一笑,轉頭對著姐妹花道:「小美女們,你們國棟哥他不解風情,不願收留你們,但是貓哥我願意啊!我晚上最怕黑,不敢一個人睡的,你們晚上誰願意跟我一起睡?」他拚命擠出一個自認為很純真善良的表情,可怎麼看都比治鬼的門神鍾馗還嚇人!

姐妹花目瞪口呆盯著這位在她們眼中跟怪獸一個級別的大哥哥看了半晌,臉蛋窘紅,唯唯諾諾,哭笑不得,不敢做聲。

劉伯陽笑著打趣老貓,對著姐妹花道:「別聽他扯淡,他晚上膽小,就讓他去抱著你們國棟哥睡,你倆睡他的床,你們國棟哥膽子可大得很呢。」

姐妹花噗哧一笑,實在沒想到這幾位看起來深藏不露威猛霸氣的大哥哥們,開起玩笑來也是這麼的有意思,姐姐沐小鯉哭哭笑笑好幾次,自己都感覺成了大花臉,她輕輕站起身,脆聲道:「對不起,陽哥,大貓哥哥,我先去洗手間洗把臉。」她臉上笑靨如花,兩顆粉紅色的小酒窩醉人綻放,看的出對劉伯陽肯收留下她們,心情轉好了不止一點半點。

「我也去!」生怕落單的妹妹也站起來道。

然後兩姐妹跑向餐館裡面的洗手間去了。

老貓臉上堆出來的笑容戛然而止,對著劉伯陽一臉「幽怨」道:「陽哥,你最不仗義了,老是在關鍵時刻拆我台,難不成還非得讓我聽著你晚上在隔壁折騰嫂子,國棟在後面折騰姐妹花,我一個人折騰衛生紙啊?」 托洛茨基的話確實代表了一部分大長老的內心想法,對於搞擴張老革命是很反感的,尤其是像李曉峰這樣吃相還很難看的擴張,他們的意見就更大了。

不過李曉峰卻有一套自己的理論:「冰島和法羅群島都屬於丹麥的殖民地,嚴格意義上說,這是丹麥侵略擴張的結果。冰島和法羅群島的現狀是不符合當地人民的主觀意願的。作為世界無產階級的代表,為了推進全世界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將冰島和法羅群島從丹麥的控制下解放出來,這是蘇聯的責任和義務。」

李曉峰看了托洛茨基一眼,有些得意的繼續說道:「我們不是去搞擴張的,而是去解放。冰島和法羅群島完全應該從丹麥的控制下獨立,成為能夠決定自己命運的獨立國家!」

不過在托洛茨基正準備反駁的時候,李曉峰忽然又道:「當然,我們同時必須看到,不管是冰島還是法羅群島都很弱小,幾乎沒有自衛的能力,很容易遭到外敵的侵犯。 一寵成癮,首席的妻子 尤其是當前,當帝國主義集團內部火併,當法西斯勢力喧囂塵上的時候,蘇聯應當充當冰島和法羅群島的保護傘,為冰島和法羅群島的安全提供保障……我認為暫時性的駐軍是合理的,當外部威脅消失之後,紅軍將會主動撤出冰島和法羅群島。兩國的命運將完全由兩國人民掌握!」

這一番說話托洛茨基啞口無言。反正他是暫時拿李曉峰沒辦法。至少沒有充足的理由去反對,如果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恐怕某人就直接順水推舟,取消土地換援助計劃。

思來想去,托洛茨基認為還是先以大局為重,支援英國是最重要的。不過英國人對於蘇聯的要求卻不是那麼樂意,在德國入侵了丹麥和挪威之後,皇家海軍立刻就搶佔了冰島和法羅群島。為什麼。還不是這兩個島嶼地理位置重要,掌控住他們就鎖死了德國北方進入大西洋的通道。

而現在,蘇聯一開口就要這兩個島嶼,其用心自然是不言自明的,由大不列顛、法羅群島和冰島組成的島鏈,對德國有效,對紅海軍自然是同樣有效。甚至對蘇聯來說,這條島鏈更加致命。

英國雖然暫時將德國當做了最大的敵人,但蘇聯的威脅也不會視若不見。萬一將來要跟蘇聯在歐洲大陸對峙,冰島和法羅群島的意義就很重要了。

反正英國下議院經過長時間的討論。也沒能得出一個結論,甚至反對的力量還佔據優勢。直到丘胖子明確表態:「蘇聯的威脅是未來,而德國的威脅是現在。如果不能擊敗納粹德國,冰島和法羅群島就算在我們手中又有什麼意義?」

丘吉爾的話是有道理的,對大英帝國來說已經到了生死關頭,到了不得不割肉保命的時候,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在丘吉爾的堅持下,最終英國議會通過了關於冰島和法羅群島的決議:「冰島和法羅群島脫離丹麥,成立獨立的主權國家。考慮到國際形勢險惡,兩國缺乏自衛能力,暫時由蘇聯駐軍提供保護。」

狐妃夢中來 說實話,這個決議對丹麥人來說有點屈辱,丹麥內閣可沒有像歷史上一樣逃出去,被kgb給坑死了,英國佔領冰島和法羅群島本來就沒有啥法理上的依據,此時背著丹麥就將冰島和法羅群島送給了蘇聯,這麼搞吃相真心是很難看。

不過難看又如何?國際政治像來只信奉拳頭,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大爺。弱小的冰島和法羅群島完全沒有說話的資格,甚至已經完蛋的丹麥也只是一個屁。

甚至連佔領了丹麥,準備將丹麥打造成一個樣板的納粹德國都沒有提出強烈地抗議,因為希特勒此時不想過度的刺激蘇聯,甚至這位還幻想著能跟蘇聯結盟。如果能夠成功,蘇聯吞下冰島和法羅群島又算得了什麼?

當然,最重要的是法國投降之後,小鬍子現在是信心暴漲,完全就不覺得英國有能力對抗他,恐怕在他看來征服英倫三島不過是個時間問題。搞定了英國之後,德國海軍完全就不必在乎小小的冰島和法羅群島了。

所以英國和蘇聯之間的骯髒交易進行了非常順利,蘇聯以50艘36a型護衛艦及相關設計圖紙、100台船用柴油機、100門76.2毫米高射炮和1000架雅克-7,200架sb-2和2000萬噸鐵礦的代價拿下了冰島和法羅群島。

應該說這個價格還是很實惠的,不過考慮到英國人也是慷他人之慨,這筆交易對大英帝國來說也不算是特別虧本。

當然,這筆交易中英國人也有不滿意的地方,原本他們更想獲得性能更好的雅克-1或者雅克-3系列,而不是從教練機半路出家的低檔消耗機雅克-7。而蘇聯方面則其實連雅克-7都不想給,畢竟雅克-7雖然性能有限,但是飛行員普遍的感覺不錯,而且製造起來比全金屬的雅克-3方便和便宜。按照李曉峰的意見,乾脆將蛋疼的米格-1或者米格-3送給英國人,也算是廢物利用了。

不過在英國飛行員試飛了米格-1和米格-3之後,對這兩種截擊機是沒有任何好感。經過了一番討價還價,最後以雅克-7成交。客觀上說雅克-7性能同bf109e-3差不多,對於緩解不列顛空戰中的巨大壓力還是有利的。

而且因為雅克-7脫胎於教練機,訓練和操縱相對簡單,尤其是對飛行素質更高的英國飛行員來說。在短時間內掌握雅克-7的飛行技巧並不是什麼難事。唯一讓英國人不滿的是。雅克-7的引擎有問題。因為毛子的製造水平有限,m105p發動機存在功率損失和容易過熱的缺點。

當然,對於戰鬥機需求十分急迫的英國人而言,這些都是小問題,尤其是蘇聯在托洛茨基的催促下交貨十分快速,1000架雅克-7竟然在半年內交付完畢,這樣的速度實在是讓英國人不能挑剔什麼了。

不過如此快的交貨速度怎麼看都是不正常的,尤其是要考慮到雅克-7在1940年元月才正式投入生產。這樣的交貨速度就很誇張了。實際上在托洛茨基的強烈要求下,蘇聯生產出的戰鬥型的雅克-7全部送往了英國,甚至從現役部隊中抽走了絕大部分雅克-7戰鬥型,只留下教練型的雅克-7在部隊訓練使用。

不光是雅克-7,「援助」給英國的所有物資幾乎都有從部隊抽調的情況,比如36a型護衛艦,相當一部分都是紅軍之前下的訂單,只不過拆除了紅軍的電台和部分武器而已。

另外這還僅僅是英國和蘇聯之間的第一筆交易,很快第二筆交易又擺在了政治局的案頭,英國人再次採購500架雅克-7以及400輛bt-7坦克和超過500門100毫米無後坐力炮和122毫米榴彈炮。

這些交易重新武裝起了英國。為保衛英倫三島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不過對蘇聯來說,這就是問題了。相當一部分本應該交付部隊的武器被托洛茨基截留了。影響了一部分二線部隊的備戰。

比如前面提過的那400輛bt-7,按照紅軍原本的編製表,每個步兵師都有一個坦克營,雖然t-34、t-35和t-54提前進入紅軍服役,不過數量並不足,只能有限提供給坦克師和機械化步兵師,至於其他的普通步兵師就只能用老舊的bt-5、bt-7甚至是t-26湊合了。

結果托洛茨基將這一批bt-7抽調走了,直接導致了相當一部分紅軍步兵師的坦克營沒了坦克,按照圖哈切夫斯基的估計,至少有15個步兵師受到了影響,導致這些步兵師的坦克營變成了紙面上的部隊,總裝備部只能將這15個坦克營臨時裝備反坦克炮,改為反坦克營使用。

不過大家都知道的,此時的紅軍正在快速擴編,不光是坦克缺,大炮是一樣的缺,原本應該裝備給這些部隊的76.2毫米火炮也是供不應求,最後差不多大約9個反坦克營只能臨時拿一戰時的老舊火炮或者100毫米無後坐力炮對付。

實際上蘇聯的備戰不光是有裝備缺乏的問題,奇葩的問題還有一堆堆。比如在1927年到1937年間,在波羅的海三國至烏克蘭漫長的國境線上紅軍一共構建了13個要塞區,每個要塞區的寬度為48公里到140公里不等。

從紙面上看這似乎是一道鋼鐵長城,但是大家都懂的,那時蘇聯的經濟條件其實並不好,直接導致這道所謂的長城也很縮水。絕大部分工事都是按照使用機槍的標準建造的,僅僅有20%的戰鬥設施配有火炮,這樣的火力實在是尷尬。

更糟糕的還在後面,從1938年開始,紅軍開始為戰爭做準備的時候,這才發現,之前建好的鋼鐵長城中僅僅有6個部署了防禦部隊,其他的基本處於無人問津的狀態。

1940年5月25日,當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內務部考察基輔要塞區的狀態時,就很憂慮的向中央表示:「情況很嚴峻!」

有多嚴峻呢?咱們往下看,根據烏克蘭內務部的報告:「基輔要塞地區為半徑100公里的圓弧形地帶,環繞基輔,其左右兩端與第聶伯河相接。其中257個防禦設施中只有5個做好了戰鬥準備,要塞左右兩翼完全沒有防禦,敵軍可以任意入侵。且,257個防禦工事中的175個因為地形選擇不當(建在丘陵、山地和森林當中)而不能保證應有的射界。火力點的偽裝長期未能得到任何保養和維修,造成75%的設施報廢,需要拆毀重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