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連思進組的事情他事先一點都不知道,所以更別說她今天還以自己女朋友的名頭去給這些人送吃的!

但是顧卿言瞥了一眼四周,發現根本就沒有連思那個女人的身影,有些奇怪。正當他在那裡納悶的時候,木嫣似乎是看出了顧卿言心中所想,便又笑著說道:「別瞅了,她今早來過和導演打了個招呼之後就走了!說是自己本來戲份就少,來開機儀式是個禮數,應該的,不過要是真的出現在開機儀式上,倒是有些蹭你的熱度了!說是不想給你添麻煩,就先走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木嫣說完,還笑著調侃了一句:「小顧,你這女朋頭是真的不錯啊!你今天可沒見他把那導演給哄得團團轉,那嘴笑得要看見后槽牙了!」

「是嗎?呵呵!」顧卿言見木嫣把連思誇得是天花亂墜的,心中有些不快。

對木嫣笑道:「嫣然姐,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是把連思當成是自己的親妹妹……」

話說到這兒,木嫣也知道,自己剛剛那副稱讚和馬屁好像都用錯了地方,而且都還在這篇廢話之前都給連思那個女人冠上了「顧卿言女朋頭」的名頭。結果現在,人家親自說明不是他的女朋友,這倒是讓她尷尬無比。

但是一直以來顧卿言身邊就是炒作不斷,尤其是他和連思的,在吃瓜群眾之間更是有多種凄美深情的故事情節流傳。

作為一名暗地裡的資深吃瓜人員,木嫣甚至都還看過幾篇顧卿言和連思的同人文。那文筆,那想象力,都快讓木嫣這個老悶騷都快感動得哭了!

雖然兩人一直沒有對外界承認過,但是就憑兩人沒有態度的沉默,還有連思時不時在媒體面前講話題都拋給了顧同學,都是在讓業內人士認為兩人早已是暗通溝渠,或者是連思就是顧卿言萬花叢中過的一抹白月光,結果今天在看到連思在「背地裡」為顧卿言各種體貼之後,本以為顧卿言會感動不已,結果現在卻是換來了他義正言辭的解釋。

木嫣突然覺得自己粉了好久的cp成了一塊塊豆腐渣,她的內心悲痛不已,想著待會兒就要和自己老公吐槽一下,自己這幾年來都站錯了cp。

像老太婆裹腳布一樣又抽又長的開機儀式總算是結束了!顧卿言在關照了周圍一干人等之後,終於有了空閑時間,可以鬆口氣了!

脫下有些微濕的外套襯衫,一上車就丟進了小峰的懷裡。而小峰頁數剛從外面回來,很顯然,剛剛是去完成顧卿言先前交代的任務去了。

嘴裡還在呼哧呼哧地喘著氣,就連忙等不及地對顧卿言說道:「顧哥,你知道我剛剛打聽到了什麼嗎?」

小峰一臉興奮,顯然是打聽到了什麼東西,便很期待又略帶自豪地趕著要和顧卿言彙報一下情況。

結果這話剛到嘴邊,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顧卿言給打斷了:「行了!我差不多已經知道是什麼原因了!你不要再喘得跟個風箱似和我說話了!」

說完,顧卿言還有些嫌棄地擺了擺手,示意他閉上嘴轉過頭去。

顧卿言這樣,倒是讓剛剛在太陽底下那麼殷勤地給人端茶倒水只為套出些話來的小峰同學不樂意了!

顧卿言打發完小峰同學之後,閉上眼睛假寐。可是在閉上眼睛的時候,老是覺得有一道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不耐煩地睜開眼,便看見小峰同學此刻正在以一種極其哀怨的眼神看著他。

這不由得讓顧卿言心裡有些發毛,對著他怒道:「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幹嘛老是這麼盯著我看?」

「顧哥,我發現人真的不能這麼沒良心!」小峰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還是略帶哀怨的,以至於遠遠看去,活脫脫一副被拋棄了的怨婦形象。

而顧卿言聽了這話,倒是樂了!直起身子,向前傾去,直視著小峰的眼睛,問道:「我怎麼就沒良心了?難不成我還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顧哥,你不要在這裡裝傻!你明明都知道了連思姐今天還專門為了你給大家送吃的送喝的,到了最後還為了不給你添麻煩,還提前走了,連開機儀式都沒參加!」小峰氣洶洶地說了這麼一大堆話,緩了一會兒之後,繼續控訴著顧卿言的種種「惡行」。

「結果連思姐為你做了這麼多之後,卻換不來你的一句好,甚至是你連一句關心都沒有,顧哥,幸好你是長得帥了點,如果你要是丑一點的話,你肯定是人見人唾棄的渣男!」

小峰說完之後,估計是有些氣急,還喘著粗氣。

「……」顧卿言有些無語地看著眼前面紅耳赤的小峰,不由得在內心納悶道自己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臭小子那麼維護連思呢!

「小峰峰,你今天怎麼這麼激動啊?你該不會是喜歡連思吧?」顧卿言雖說剛剛被他給披頭蓋臉地說教了一通,但是也不惱,直視雙手抱頭,躺在座椅上,戲謔地看著他。

「哪,哪有,我只是覺得連思姐那麼好的女孩顧哥你就應該好好珍惜,幹嘛老是這麼吊著人家!」小峰說完之後,似乎是覺得心中的事情被拆穿之後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又補充了一句:「再說了,連思姐那麼完美,我喜歡她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見他這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顧卿言一時間倒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了。有些時候,一個人就算是再完美,可是她救贖無論如何觸不及你心底最深處的那根弦。

即便她很完美她對你有無限的深情與溫柔,但是感情這種東西是真的勉強不來的!他對連思,只有感激,從來沒有像男女之間哪種來電的溫情。

所以說愛情有時候真的是這個世界最奇妙的東西,它真的很讓人難以琢磨,它沒有規律讓人去鑽研。也不是在你看了幾次他人的戀愛之後就懂得如何去將自己的心收放自如,有時候,莫名的心動比任何深情都來得猛烈。

所以對於他和連思兩人之間,顧卿言清楚地知道問題在哪裡,只不過他也是不願意用最直接的話語去傷害這個身邊早已沒了依靠的女孩兒。

「行了!小峰,我們顧哥可是有自己媳婦兒的,你別整天給人牽線什麼的!小心顧哥媳婦兒撓你!」

正當兩人間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時,後座不知什麼時候坐了人,突然出了聲音,打破了兩人之間略顯尷尬的平靜。

小峰一看是魏航,又聽到剛剛魏航說什麼顧卿言的媳婦兒之類的話,頓時就把剛剛心裡為自家女神不平的情緒給拋掉了,一臉八卦樣的對著魏航說道:「航哥,你剛剛說什麼,顧哥有媳婦兒了?」

小峰說這話的時候,還一直拿眼睛瞅著顧卿言,而顧卿言也是被這兩人一口一個「媳婦兒」給說的心裡通暢舒服,見小峰拿一種似乎是確認的眼神看著自己,便也點了點頭,表示他說的是真的!

「是啊!我昨天晚上還瞅見顧哥和她在一起了!你要是以後再口無遮攔地給顧哥隨便配對,小心她真的撓你了!」魏航說著,還不忘給小峰威脅一下。

而此刻正在辦公桌前認真工作的言囡突然打了個噴嚏,心想著誰在念叨著她呢!

殊不知我們言囡姐揉著鼻子的這個功夫,早就成了魏航同志口中的「母老虎」了! 「嗯,沒錯小峰,你嫂子她就是個醋罈子,所以你必須得要小心一點,萬一你以後見了她,還被她知道你曾經給我安排女朋友,那我估計她能把你皮都給扒了一層!」顧卿言此時早就被魏航那幾句話給順得熨帖了,所以見小峰那副樣子,便也想著要欺負幾下。

「真,真的嗎?不,不會吧!我剛剛也就是說著玩的!」小峰也不知道從小在哪個窩裡長大的,所以膽子小的一批,根本就禁不住顧卿言和魏航兩人的「恐嚇」,現在被顧卿言三言兩語給說的都要哭了出來。

魏航見顧卿言快把小峰給嚇哭了,便只好憋著笑對小峰說:「行了!顧哥也就是和你鬧著玩的!嫂子我昨天還見過,沒有顧哥說的那麼凶,你就放心吧!只要你以後不要隨便給他配對就行了!」

「你見過嫂子了?嫂子長得好看嗎?」小峰正在那裡害怕傷心著呢!結果一聽說魏航昨天晚上見過顧卿言新交的女朋友,立刻就來了興緻,問魏航嫂子漂不漂亮!

「……」魏航表示自己很無語,本來還想著自己就是隨口安慰一下,誰知道這小子竟然情緒轉變得這麼快,立刻由反過來問人家女孩子長得漂不漂亮。

「快說啊!你給我說一下嫂子長得什麼樣!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才能把我們顧哥給收服了!」小峰現在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飛到那個傳說之中的未見過面的嫂子面前,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才能成我們我們顧哥的女朋友。

小峰現在完全就是興緻來了,也不顧身邊顧卿言這個當事人似有若無快要殺人的眼神。

要知道,顧卿言在觀眾面前都是一副如沐春風的樣子,所以即便經常傳出一些緋聞,但是觀眾緣還是很好的!

但是也就只有身邊的人知道這個死男人的脾氣到底有多臭,他可以前一秒還在台上對這下面的粉絲送安慰,送比心。可是下一秒估計到了台下之後對著那些粉絲送過來的粉色書信棄如敝履,還有小峰如果在他累的時候吵到他了,那估計得獲得顧卿言賞賜的一頓「暴揍」。

總而言之,雖然顧卿言在別人眼中是個大明星,是一個完美男神的樣子,但是對於小峰來說,他就是一個脾氣壞的不能再壞的大魔王,只不過是將他的那些脾氣都積攢著,留給他了而已。

想到這兒,小峰是真的無比同情這位從未見過面的嫂子了!要知道,那可不是誰都能受得住了!

可是我們現在在這裡為言囡哀戚的小峰同學估計是打死他都不會相信,他會在某一天看見他們家親愛的顧大魔頭在街邊好聲好氣地哄著一個女孩子將手裡的棉花糖吃掉,而那位女孩也就是言囡還一臉嫌棄,不過這都是后話而已。

「嗯,這個嘛!」魏航見效峰問自己這個問題,不禁摸著下把摩挲了一會兒,思考著應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想起昨天晚上見到言囡的短短一面,他回憶著。倒也不熟說不漂亮,想反經常在娛樂圈那個人人都有姣好容貌地方,當他看到言囡的樣子也都感到眼前一亮,言囡是屬於那種明媚大氣之中又有著一絲絲青春的人,讓人看了之後是覺得既驚艷又舒服的感覺。

但是為什麼魏航覺得難以評價呢?其實言囡美則美矣,但是影影約約之中他老是覺得她身上有一種陰鬱的氣息,不僅僅是普通人身上的那種疏離冷漠,更多是一種病態的森冷,有著一種將死之人的瀕臨之感。

當然這些都是魏航對於言囡的主關評價,他當然是不敢說給顧卿言的。開玩笑,就憑昨天晚上顧卿言大老遠地麻煩自己去給他和女朋頭送飯他就覺得顧同學是不是真的上心了!

直到今天看顧卿言的種種舉動,再聯繫自己之前多多少少聽說的有關顧卿言一些事情,就更加確信那個言囡似乎對於顧卿言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於是,既然人家位置擺在那裡了,想著自己如果沒有好好回答的話,那麼估計顧同學能把他給生吞活剝了的!

所以斟酌再三,魏航說之前還看了一眼顧卿言,說道:「嫂子長得那可漂亮了!我和你說,昨天晚上我還看到過嫂子呢!結果那長得可是一個水靈啊!我發誓如果我喜歡女的,我肯定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魏航說著,還拿眼鏡小心翼翼地瞅著顧卿言,發現他好像對自己的回答還算是滿意,便在心中慢慢舒了口氣。

「哇!嫂子真長那麼漂亮的嗎?不對,你昨天是怎麼見到嫂子的……」

小峰那十萬個為什麼還在耳邊進行3d環繞,但是顧卿言的內心卻早已不能再平靜了!剛剛他們一直都在討論著言囡,現在他都心裡也是被他們談論的話題給撩撥的難以平靜,腦袋裡面想的全部都是言囡。完了,顧卿言覺得自己快要不好,這才分開多久,現在他鬧點裡面想的全部都是言囡了!

而這邊,顧卿言正想言囡想的要命,我們的主人公言囡同學卻是在熱火朝天的和人討論問題。

「我覺得不行!」言囡覺得討論了半天也沒討論出什麼結果來,不由得感到有些頭疼,揉了揉眉心,覺得十分煩躁。

「什麼叫你覺得不行,那我還問覺得呢!這次就得聽我的!」於家偉估計是長久以來一直言囡不爽,所以一聽言囡對自己的計劃不予以認同,他就一肚子氣,感到十分不爽。

「唉,好了,好啦!大家都安靜一下,這可還是開著會呢!注意一下影響。」程度大老闆見兩人跟個小孩子似的估計是又要打起來,連忙放下自己嘴裡叼著的小茶壺出來拉著雙方來勸架。

言囡聽了程度的話,不由得陰森森地瞥了一眼某人,看的程度心裡是有點發毛。

「額,那個!」程度清了下嗓子,到了嘴邊想要的要說的話結果被言囡這麼一瞥就那麼突然說不出來了!

但是為了保證自己的面子,我們程老闆還是盯著壓力繼續道:「我覺得這次兩位提出的計劃都很好這讓我覺得很難抉擇,所以我是這樣想的,要不我都分幾個人來給你帶一帶,然後我們之後再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效果,如果幾個月之後,誰帶的那些人所獲得的成績更多一點,那到時候我們再決定執行他的那個計劃好不好?」

程度雖然說這個是一個十分嚴肅的會議,但是奈何你再嚴肅那也不能就只有兩個人啊!但是言囡現在就看著對面唯一一名和自己一起開會的於家偉同學,還正拿著一種極其哀怨的眼神看著自己,再加上此時她的大老闆程同學現在已經美名其曰「散會」了,現在正叼著他的那個破茶壺,正在那裡拿著手機看看今天中午要吃什麼好呢!

結果翻了一陣之後,抬起頭問兩個跟個左右護法似的坐在自己兩邊的言囡和於家偉,問他兩人:「你們今天中午想要吃什麼?我給你們點!」

程度同學覺得自己說這個的時候肯定是身上罩滿人性的光輝。可是素來不對盤的言囡和於家偉兩人此刻卻是出奇地一致,鄙視地看了一眼程度,然後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就出去了!

全程都沒有說一句話,兩個人都沒有,只有於家偉在臨走關門時對著還處於懵逼狀態之後的程度說了句口語。

他說的時候沒發出聲音,只是向程度張了張嘴,程度後來一直在座椅上琢磨著剛剛於家偉嘴裡說的是什麼,廢了九牛二虎的勁終於弄明白之後,程度覺得晚上得和他親愛的小外甥約一波,原因無它,只是於家偉送給他的那句話正確翻譯過來之後就是:吃你大爺!

程度想著,這小兔崽子是不是欠收拾,看他今晚要不要把他剝層皮下來。

話說言囡從剛剛三個人的「重要」會議出來之後,不由得感到一種無力感。雖然吧她這個人一直是沒有什麼追求志向的,以前老是想著要是能找到一份工作輕鬆但是工資不低的工作就好了,而現在,她覺得是不是自己小時候的願望已經被實現了!

程度早上通知她要去開會的時候,尤其強調是重要會議的時候她還是感到有些緊張的,畢竟初來乍到的她認為雖然這老闆看起來有些隨便,這總經理也是看起來和自己不太對頭的樣子,但總歸不是那種做起事來不太正經的樣子吧!

雖然她是這麼想的,但是等到她準備了一大片的方案,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之後去開會的時候,發現事情並不是如自己所料。那位大老闆就那麼大大咧咧地躺卧在椅子上,讓言囡和於家偉自己隨便找個位置坐下,之後便是於家偉連紙稿都沒帶就這麼口述著將近期以來的工作給彙報了!

到了臨了,才讓言囡和於家偉兩人各自提出有關近期公司藝人培養策略改革的意見。 柳雲曦道:「鄭兄高估我的力道了,其實,我那一劍用了三四成的力量……」

「哈哈,」鄭槐再次大笑,說道:「你還真夠朋友的,非但把戰勝我的秘密告訴了我,還如此手下留情,」隨即,他走上前兩步,靠近了柳雲曦,小聲問道:「那麼,唐鈺昨晚有沒有練習對付柳陽峰的辦法,」

在鄭槐的心中,當然希望接下來的一戰中,唐鈺能夠戰勝柳陽峰,所以才有此一問,

此話一出,柳雲曦的神色立刻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小聲說道:「沒有啊,因為唐鈺的劍法,輕功,拳法,和防禦力都好,所以可以模仿秦爾揮,馬粟,和你,來與我對戰;但我卻只擅長輕功和劍法,根本沒有辦法模擬堂兄,周銅,和龔剛他們……」

「原來這樣,」鄭槐臉上也露出了惋惜,和擔憂的神色,因為他知道:如果沒有針對性的巧妙戰法,光是憑著實力,那麼一般而言,武脈境第三層的人幾乎不可能戰勝武脈境第四層中期的對手,

趙紫楓這次沒有再顯露輕功,而是緩緩走到了鄭柳二人身旁,朗聲說道:「這第二場比賽,獲勝者是:柳雲曦,」

這時,唐鈺忽然隱隱感到似乎有人正注視著自己,讓自己感到很是不舒服,他還未來得及朝四下里張望,便聽到蓮馨說道:「屠晶從大門口進來了,她很想親眼看到柳陽峰打殘你呢,」

唐鈺朝大門口望去,果然看到屠晶身著一襲白底黃紋的長裙,正朝著這邊走來,此時的她,看上去便如同一個幽靈一般,在她的臉上,明顯能看到一股對唐鈺的恨意,和一種將仇人打慘的期待,

柳陽峰此時也看到了屠晶,臉上頓時露出一種帶著驚訝的喜悅,屠晶對柳陽峰投去了一個鼓勵的眼神,然後加快腳步,走到他的身旁,小聲說道:「我求了野蒙師尊很久,他才肯放我過來一會兒,我一定要親眼看著你把那個傢伙打殘,」

柳陽峰道:「你放心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他說著,便有意無意地將右手搭向屠晶的細腰,屠晶臉色微變,但卻沒有躲閃,任由柳陽峰的粗壯大手摟住了自己的腰,

.

當柳雲曦回到了唐鈺的身旁后,便迫不及待地對唐鈺道:「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唐鈺猜到柳雲曦想說什麼,於是說道:「你是不是要我儘快認輸,以便不被你堂兄打得很慘,」

「是啊,」柳雲曦一臉關切,低聲道:「反正這樣的選拔戰,每三年都有一次,你這次如果不行,那就下次再來嘛,而且,既然我能進入內宗,那麼你可以把你的事情告訴我,我去幫你辦,怎麼樣,」

唐鈺一聽這話,便立刻搖頭道:「謝謝你,雲曦,就算我打不過你堂兄,也一定不會在完全失去戰鬥力之前認輸,無論如何,我要都撐到最後一刻,」

柳雲曦見唐鈺如此堅決,便不再勸,她長嘆一聲,心想:「這人可真夠固執的,希望老天能夠再給一個奇迹吧,」

.

趙紫楓宣佈道:「第三場比賽,參賽者是柳陽峰,和唐鈺,」

柳陽峰一聽到這句話,便在屠晶的挺翹臀部上拍了一下,然後道:「等著瞧吧,」說完,便低喝一聲,雙腿一蹬地面,身體如同一頭巨雕一般,撲向擂台中央,他那威猛強健的姿態,引起了周圍眾人的一陣喝彩聲,

而唐鈺則大步走到擂台邊,跳了下去,再走向趙紫楓……在這過程中,唐鈺絲毫沒有顯露出自己的輕功,看上去就象是個不會武功的普通人一般,

.

趙紫楓問柳陽峰道:「你是空手,不用兵器,對不對,」

「是的,楓叔,」柳陽峰點頭道,隨即,他將臉轉向擂台外的屠晶,並將一隻拳頭對準唐鈺,大聲道:「我用空手就能把這個唐鈺砸得稀巴爛,」

屠晶聽到這話,又看到柳陽峰滿臉自信和威武霸氣的表情,忍不住「咯咯咯咯」地嬌笑了起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