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遠處看著南羽離的少男少女們全部都看痴了,這樣一個俊逸非常的少年,就是他們學院的第一美男!

此刻黑色的小蟲落在了南羽離的指尖,下一個瞬間南羽離猛然睜開雙眼,隨後一個翻身從樹上落下,下一秒人已經在原地消失不見。

「好強!」

「好帥!」

南羽離朝著丹學院快速而去,眼中滿是厲色!

而此刻,丹學院門口,丹學院的學生幾乎集體出動,他們手握利刃,直接將夜若晞圍了起來。

「夜漓!你不要太過分了!你硬闖我們丹學院,還打傷了我們的人!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就是靈學院的學生也紛紛加入了討伐之中。

詩薇手中白色的長鞭在日光下熠熠生輝,但是明明雪白的長鞭的頂端,卻被鮮血染紅,讓人一看就知道,曾經有無數的魔獸死在這條長鞭之下,又或者這條長鞭在不知不覺中,不知道傷了多少人。

詩薇,藍境巔峰,同樣也是丹學院付宗光最得意的弟子,整個雲相學院人人崇拜的女神,此刻悠然開口道,「夜漓,既然你這麼不識趣,那就不要怪學姐不客氣了,這丹學院不是任何人可以隨便亂闖的。」

「對!我們丹學院豈是你可以闖的!」

丹學院的學生一擁而上,他們的實力雖然參差不齊,但是多數也是青境低階,而夜若晞眼中的嗜殺越加的明顯。

紫鈞見狀,直接沖了上來,他手握長劍對著夜若晞點了點頭,「我幫你。」

鄉村小神醫 夜若晞看著紫鈞,便想到了當初的一對兄妹,她隨即勾了勾嘴角道,「那多謝了,這個侍衛藍境巔峰,你能抵擋住嗎?」

紫鈞皺了皺眉,但是還是應承下來,「我也是藍境巔峰,我只能試試看,你想做什麼就去做,這裡我一定替你擋住。」

夜若晞什麼都不說,從一開始她就知道這對兄妹想要結識她自然是帶著目的的,但是讓夜若晞不由得欽佩的是,雖然他們帶著目的,但是卻並沒有步步緊逼。

「多謝,來日必定相報。」

能夠助她救闕無的人,對她來說,就是朋友!任何要求,只要她能夠做到的,她都會去做,而且在所不惜。

紫鈞一點也不客氣,「謝謝!我是有事相求,但是我同樣知道你不是那種無端挑釁的人,所以求人之事我自會拿出誠意!」

兩人背靠背在直接和丹學院的學生打了起來,紫鈞的藍境巔峰也在瞬間暴露出來,詩薇臉色一變。

「真是沒有想到,今年的新生還有你這麼年輕的藍境巔峰,不過可惜,你們今天衝撞我們丹學院,就休怪我不顧念同門之情。」

詩薇直接朝著紫鈞沖了過去,手中的長鞭也毫不猶豫地揮了下去!

「轟!」

紫鈞將夜若晞推到一旁,而他自己不留神被長鞭掃到,肩膀上瞬間血流如注,但是浴血奮戰的少年,此刻絲毫不介意身上的傷痕,「夜漓,你去吧。」

夜若晞不再多言,凌波微步一動,動作極快的消失在人群中,丹學院的學生大喝道,「追上她!」

「不可以讓她進入丹學院!」

那教官緊追而上,但是夜若晞的實力雖然比不上教官,但是她的速度快,凌波微步作為逃生的基本技能,她早就已經練的如火純情。

鬼馬小妖戲首席 進入丹學院之後,夜若晞不斷深入,卻很快聽到了一聲凄厲的大喊聲!

「啊!」

凄厲的大喊聲,熟悉的聲音。

「朗璫!」情節之下,夜若晞直接喊出了闕無從前的名字,她不假思索地朝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但是因為在丹學院內四處尋找,現在已經被丹學院的教官追上了。

那教官是紫境低階,別看是紫境低階,藍境巔峰和紫境低階之間,那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更何況是藍境高階和紫境低階。

那教官臉上滿是怒色,「狂妄小兒,以為自己是諸葛祥雲的弟子就可以擅長我們丹學院?!也要問問我於雷同不同意!」

於雷朝著夜若晞直接沖了過去,手中的大刀赫然而出,朝著夜若晞毫不猶豫地劈了下來!

紫境低階的威壓在瞬間釋放,夜若晞整個人被威壓定住,隨即在原地動彈不得!

大刀直落而下,夜若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系統急得要哭了,【宿主,你趕緊動啊!本寶寶不想你死。】

【烏鴉嘴!我也不想死!】

夜若晞還在拚命掙扎,全身的靈力在不停地調動!

而就在大刀落下的一瞬間,赤魂猛然一顫,隨後夜若晞一個翻身險險地躲過了這一擊!

但是這實力的差距還是在那裡,於雷直追而上,猛然一腳將夜若晞踹了出去!

「嘭」的一下,夜若晞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整個丹學院的地面赫然出現一個大坑,夜若晞躺在大坑中,渾身都是鮮血。 正在和詩薇戰鬥的紫鈞看到一下子就分了神,「夜漓!」

隨即紫鈞一不小心被詩薇的長鞭掃到,連連退了好幾步。

「噗!」紫鈞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長劍插在地面上,堪堪讓他勉強站立在地面上,他急切地看著夜若晞,此刻並不是為了自己的所求,純粹是因為並肩而戰的惺惺相惜,唯有一起經歷生死,才能夠知道,很多事情在同生共死面前都是次要的。

夜若晞落在深坑之中,她只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在逆流,赤魂奶聲奶氣地聲音傳了過來,【你好笨哦,有我這樣的神器在手,我還是二級靈根,你竟然還會打不過。】

【你一直在睡覺,有你何用……】

全身的血液不停地翻滾,痛苦卻又帶著重生的爽!

「哼!你們這種實力,也敢來挑釁我們丹學院!我們丹學院有付院長坐鎮,豈是你們可以挑釁的!」於雷諷刺道,隨即手中的大刀朝著夜若晞毫不猶豫地刺了過去!

就在那一瞬之間!

大刀猛然而停,夜若晞猛然之間反身徒手握住了大刀,鮮紅的血液從她的指縫指尖流淌出來,而她終於睜開了沉重的雙眼,她駭人而嗜血的目光落在於雷的身上,嘴角鮮血流淌下來,更加增添了幾分邪魅。

「你竟然還活著!」於雷不敢置信,他看出來眼前的夜若晞不過是藍境高階的實力,在他紫境低階的攻擊下,根本就不可能還有抵抗的力量!

而所有人也不由得議論紛紛,「這個夜漓難道真的是絕世天才?於教官可是紫境低階。」

「她竟然還活著,我以為死了。」

紫鈞突然放了心,而因為放心,一口心頭血又吐了出來,「噗!」

鮮血落在地面上,也染紅了夜若晞的雙眼,她緊緊地握著大刀,任由鮮血和疼痛將她灼燒。

「如果闕無少了一根毫毛,我要讓你們丹院十倍奉還!」

夜若晞猛然上前,隨即藍境高階的力量在瞬間爆發,隨後猛然竄到了藍境巔峰!

「轟」的一下,一路趕來的南羽離眼中有擔憂,也有欣喜,而和洛天緊隨而來的諸葛祥雲,臉上卻滿是怒色,「該死的付宗光!如果老夫的徒兒少了一根毫毛! 幽冷深宮:醫女爲謀 老夫就罷免了他這個院長!」

紫瑤和洛夜臉上也滿是擔心,和半路遇上的湛清、雪蝶、瀰漫還有凌風,包括整個三班的學生,全部都朝著大學院快速而去!

他們的人!誰敢欺負!

夜若晞從原地站了起來,整個人如同嗜殺的戰神,而此時在丹學院內聽到外面動靜的付宗光這才踏著步子走了出來。

當看到丹學院門口一片狼藉的時候,隨即怒斥道,「誰讓你們在丹學院放肆的!」

「轟」的一聲,付宗光猛然大怒,而紫境中階的威壓在瞬間震懾全場,所有學生都在威壓之下硬生生地跪了下來,唯獨夜若晞和紫鈞強撐著,即使心口氣血翻湧,夜若晞都直挺挺地站在那裡,她的雙眼沒有絲毫的懼意,只剩下熊熊燃燒的憤怒!

而紫鈞靠著長劍,死死地支撐自己的身體,他的身份讓他絕對不會跪下!

「噗!」

「噗!」

夜若晞和紫鈞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此時詩薇連忙上前道,「師父,他們想要強闖丹學院。」

「你們靈學院的學生把老夫放在什麼位置了!老夫的的丹學院你們也敢闖!今天老夫就殺了你們,替雲相學院清理門戶!」

付宗光眼中精光畢露,矮小的身材穿著寬大的袍子,顯得不倫不類,他全身的靈力猛然沖了上來,隨後朝著夜若晞的方向狠狠地打了過去!

「夜漓……」紫鈞已經沒有力氣衝過去,而一旁靈學院的學生只是看著,他們多數都覺得,夜漓這是自作自受,丹學院是什麼地方,靈學院的學生一個個都是求著拜著的,她竟然這麼挑釁。

而詩薇的嘴角微微上揚,她彷彿看到了夜若晞血濺三尺的樣子。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墨色的身影猛然之間擋在了夜若晞的跟前,隨後不過揮手之間,就化解了那一道足以殺了夜若晞的力量!

紫境中階的力量在此刻瞬間化為烏有!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眼前穿著墨色錦袍的男子身上,那如墨一般的長發隨風飛揚,煙塵瀰漫了所有人的雙眼,但是卻掩蓋不住他們看到男子時的驚艷!

即使只有一張薄唇,卻已經引發了所有人的遐想,引起了所有少女們的尖叫!

「是他!是他!是第一美男!離夜!離夜!」

第一美男離夜,也就是夜帝。

夜若晞勾了勾嘴角,感覺自己就是連化名都和南羽離的化名重疊了。

而詩薇在看到南羽離的時候,心跳猛然漏了一拍,她痴痴地看著南羽離,眼中除了南羽離那一張微抿的薄唇,那高瘦挺拔的背影,再也容不下其他。

付宗光在看到南羽離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怔,這個少年他自然是知道,他的天賦駭人,平時從來不出現在學院,這個時候怎麼會突然出現了?

詩薇抑制不住自己的顫抖,隨即往前走了一步道,「離夜,你……你怎麼來了?」

詩薇的聲音中滿是小女人的嬌羞,體態也越加的魅惑人心,夜若晞眯著眼睛看了過去,這般的惺惺作態,恐怕也只有這樣的人才做得到了。

只是詩薇沒有得到南羽離的半分回答,而此時夜若雲也聞訊趕來,當她看到南羽離護著夜若晞的時候,她隨即大聲說道,「離夜!你就是夜帝對不對?當初她寧可嫁給那個廢物都不嫁給你,你現在是不是也想殺了她!這就對了!這種女人就應該被狠狠地拋棄!」

夜若雲那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夜若晞嫁給了廢物也不嫁給夜帝的事實。

而詩薇在聽到夜若雲這句話的時候,眼神之中閃過陰鷙,她看中的男人竟然像這個女人求親過?!

她在學院里等了五年多,就為了等離夜回來的時候,她用五年的時間讓自己成了學院第一美女,甚至實力也是整個學院的女子中的第一,這個離夜竟然向別的女人求親! 詩薇雖然憤怒,但是夜若雲的話,也讓她想到了重點,莫不是離夜真的是來報仇的?

夜若晞的嘴角還帶著血,但是卻揚起了邪肆的笑容,「嗨,第一美男。」

「咳咳……咳咳……」說著夜若晞不由得咳嗽了起來,氣血翻湧的同時她卻沒有忘記闕無,「闕無在裡面。」

「好。」南羽離應聲,手中赫然出現一柄黑色的巨劍,那通體的黑色在陽光下越發的顯得森冷駭人。

詩薇眼中猛然閃過一絲驚喜,心中想著莫不是離夜要殺了這個女人?因為她玩弄了他的感情?

但是詩薇只是站在旁邊,一動不動,唯獨那上揚的嘴角顯示出她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完了,離夜來這裡,難道真的是要殺了夜漓的?」

「離夜?夜漓?他們名字還真像。」

「我呸!一定是夜漓這個不要臉的,想要和離夜套近乎,殺了算了。」

三班的學生並不知道離夜就是南羽離,他們幾乎不假思索地就抽出了武器,「就算你是第一美男又如何!就算你是整個學院的第一又如何!夜漓是我們的人!誰敢動我們三班的人,我們就跟他拚命!」

凌風的心也是微微一緊,手中的摺扇猛然收起,雖然這些都是謠言,但是這個人是夜帝,傳言夜帝的狠辣他還是知道的,就算打不過他也一定要把夜漓給救下來!

三年,這就是這三年他一定要保護她的代價,只是此刻凌風不由得想,難不成夜漓早就知道,她會有此一劫?

很多人都發出訕笑聲,彷彿在嘲笑夜若晞的自不量力。

夜若晞猛然鬆開握著大刀的手,刀痕深入骨,手心中的血肉已經外翻,看著格外的駭人,「痛。」

夜若晞皺了皺眉,低聲說了一個字。

然就在下一秒,所有人只看到他們心中的第一美男,突然之間將夜若晞橫抱而起,墨色的錦袍和火色的長衫交相輝映,夜若晞順勢靠在南羽離的身上,「我沒事。」

南羽離不說話,但是微抿的薄唇卻看出了此刻的他異常的憤怒,那森冷的氣息也只有夜若晞不會被凍到。

「那你帶我去找闕無。」

久久南羽離開口道,「好。」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們全部都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而一幕,就是夜若雲也忍不住大喊出聲,「這不可能!」

詩薇整個人在原地晃蕩了一下,她有些不解地對著南羽離說道,「離夜,是她擅闖我們丹學院。」

南羽離的目光終於落在了詩薇的身上,然而那一眼,讓詩薇整個人不停地顫抖,那是從心底泛上來的害怕,而且無法抑制!

南羽離抱著夜若晞朝著丹學院內部走去,付宗光即刻大喝道,「站住!誰准你往裡面走的!」

只是南羽離沒有停下里,因為他知道闕無對夜若晞來說,很重要,是一種不需要他吃醋的重要,所以他只是抱著夜若晞,按著夜若晞指路的方向走過去。

付宗光看到自己被忽視,直接朝著南羽離沖了過去,「混賬!本院長說的話你們都敢不聽!今天就讓你們兩個全部血濺於此!」

此前被南羽離擋住的攻擊,讓付宗光覺得自己的面子徹底丟了,而且是在這麼多學生的面前,無疑是徹底挑戰了付宗光的地位。

「離夜公子,小心!」此時的詩薇忍不住提醒,一邊是她的師父,一邊是她心心念念了五年的人。

只是下一秒,南羽離的身上猛然放出一陣威壓!

「轟」的一聲,直接將付宗光震落在地!

付宗光倒在地上,完全爬不起來,而他的胸前赫然是一個大洞,鮮血不停地從這裡面流淌出來。

「傷她者,殺無赦!」

南羽離冰冷的聲音傳盪著,這一聲震撼著所有人的心。

整個形勢在一瞬間轉變,而恰巧諸葛祥雲也趕了過來,當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赫然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詩薇看到諸葛祥雲來了,連忙開口道,「院長,夜漓突然闖進我們丹學院,而且完全不聽我們的勸說,現在她又打傷了我師父,請院長……」

「混賬!」諸葛祥雲一聲大喝,「老夫的徒弟!就算要當這個丹學院的院長都可以!她就是要進丹學院,你們憑什麼攔住她! 頂級兵王 她是來偷東西還是搶東西了?!她就是拿了,那也是光明正大的拿!」

「嘶……」所有人都盯著諸葛祥雲,徹底明白了什麼叫做護短!

這才是護短,我的徒弟怎麼樣都行!你們誰敢攔著!

夜若晞勾著嘴角,這個師父還真的沒有白認,雖然什麼都沒有教她,但是卻讓所有人知道,整個雲相學院,她夜若晞就是大姐大。

付宗光聽到諸葛祥雲的話,隨即道,「諸葛祥雲,我都被傷成這樣,你還要護著你的徒弟?!你究竟把我們這些人當成什麼了!」

那憤怒的質問,無疑是將夜若晞和諸葛祥雲一起推上了風頭浪尖。

「你也不怕寒了所有學生的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