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遲疑一下后雷當空走過去,聲音壓低跟那兩個老名醫說了一陣話后就將他們送出去。

方昊天和秦希沒看,但都能感覺到那兩個老傢伙臨走前看他們的眼神是很惡毒的。

「等我們離開鑄劍庄,那兩個老八王蛋肯定會有找人對付我們。」秦希傳音給方昊天道,「剛才我都差點控制不住自已殺了他們,當年我可是差點就被他們害死了。」

秦希對那兩個老名醫仍然怨念重重。

「他們的人品醫德雖然低劣,但醫術應該還是不錯。」方昊天說道,「留著他們多少對無魔城還是有好處,至少在與惡魔對抗中,我們人類的強者受傷后他們還是會儘力救治,為我們人類保存了實力。」

秦希想了想,道:「也是。他們雖然勢利,但城中很多強者受傷后還是能付得起診金的。而且他們也不是白痴,對城中的一些真正有名望的仙人他們絕不敢得罪。」

「嗯。」方昊天點頭,「所以他們要是找人對我們不利,我們就想辦法再教訓教訓他們就是,大不了……呵呵,真需要的話我會讓他們成為一個真正具備妙手仁心的名醫。」

秦希現在漸漸發現方昊天有著一些別人所沒有的手段,對他越來越信服,聽到這話深信不疑,深信方昊天真能做得到。

雷當興煉化丹力調息,雷當空則是去看那幾個受傷的侍女,方昊天和秦希則是在一旁以傳音的方式閑聊。

那幾個侍女雖然有一個重傷,但沒有生命危險,雷當空就能救治,也就沒有過來麻煩方昊天。

現在雷當興火毒已除,雷當空確定那重傷的侍女沒有生命危險后給她吃下了一枚丹藥,然後讓其他的侍女帶那個重傷的侍女離開。

雷當空過來,自是一番感謝之言。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雷當興已經將丹力煉化完畢,整個人恢復了神采。

全能跨界王 雷當興醒來后第一時間向方昊天道謝,當知道方昊天和雷興空之間的「交易」后,他當則讓雷當空去辦,務必要保證不能食言。

完了后雷當興對方昊天說道:「方小友,我將那東西交給你,你跟我來。」

方昊天和秦希隨雷當興上到地面上,秦希到偏廳靜候,方昊天隨雷當空興去拿東西。

東西是裝在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盒子里,有封印加固。

但方昊天的手碰到盒子時,盒子表層的封印便自行消失。

方昊天懷著好奇的心將盒子打開。

做撒旦的情人 「道蘊陣殘解?」

方昊天雙眼猛地瞪大,一下子變得異常激動。

方昊天急急拿起盒子里的《道蘊陣殘解》,赫然是整個後半部。

「太好了,太好了。」

方昊天的心性再是如何的沉穩,此時都難以抑制激動。

上半部他已經擁有,現在有了這後半部,便意味著他現在得到了完整的《道蘊陣殘解》。

「雷莊主,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方昊天激動道,「我想找個清靜的地方閉個小關,最遲是後天早上出來。」

雷當興雖然不知道《道蘊陣殘解》的內容是什麼,但看得出這定然是很高級的秘籍之類,知道方昊天急著閉關自是要參悟這本《道蘊陣殘解》了。

雖然方昊天救他是有與雷當空「交易」的成份,但方昊天救了他這是事實。雷當空自然內心感激,為方昊天安排一處靜地那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

「就在我平時靜修的秘室。」

雷當興將方昊天帶到秘室。

進入秘室后,方昊天對雷當興道:「麻煩雷莊主了。還需要去跟我朋友說一聲了。如果方便的話就給我朋友安排個住處,就讓他留在莊裡等我。」

「你救我一命,這點小事算得了什麼麻煩。」

雷當興笑道便轉身離開秘密,第一時間去找秦希了。

雷當舉離開秘室后,方昊天連著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已激動的心境平伏下來。

嗡!

方昊天心念一動,靈魂感應力便將《道蘊陣殘解》裹起來。 夜,很黑。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明天人族會有大行動的原因,今天晚上的夜很黑,因為籠罩在無魔城的魔氣突然變得濃郁了許多。

所以無魔城的今晚顯得更黑。

無魔城在被魔氣籠罩的同時,這段時間籠罩著的緊張氣氛也是變得濃烈。

明天,將會是封魔境中人類與惡魔在這三十年來最大的一次衝撞。

無魔城的人在做著準備,相信地龍山那邊的惡魔也在做著準備。

人類這麼大的動靜,地龍山那邊的惡魔肯定是知道的。

誰也不敢保證無魔城中沒有惡魔潛伏。

不需要保證,答案是肯定的。

然而不管外面如何的風起雲湧,魔氣變濃,氣氛驟緊,進入秘密已經整整一天方昊天仍然沉浸於《道蘊陣殘解》的參悟中。

秘室中靜寂無聲,彷彿方昊天連呼吸都沒有。

靜,很靜。

但無形中卻有著強大的力量不斷碰撞著。

「煉陽、太元、玄衍、龍戟、幽戰、羅弓、大日、逍蒼、玄辰!」

方昊天心念驟動,靈魂力量不斷碰撞,起伏,環繞,轉化,分解,凝聚……

他對《道蘊陣殘解》一直情有獨鍾,認為是他所學的重中之重。

所以之前雖僅得半部,但他仍然不懈參詳,一直憑自已的聰明與悟性大膽嘗試著去補充或是去創造所欠缺的內容。

也就是說,他對《道蘊陣殘解》前半部的參悟已經達到了一個很深的層次。

現在一得到完整的《道蘊陣殘解》,他發現他之前嘗試去補充的東西,一些不吻而合與他的領悟完全一致,就算稍有偏差也不大,但有一些他的路子卻是完全偏了。

但有時候偏也有偏的好處,一些他居然可以將自已的領悟於原本的東西融合,居然讓一些東西威力更加強大。

當然,也有一些偏了后威力遠遠不如《道蘊陣殘解》上原本的東西,而且又不能融合,這樣的他就毅然捨棄,然後重新領悟。

不管怎麼樣,他對《道蘊陣殘解》的參悟已經打下了堅定無比的基礎,現在一得到完整的《道蘊陣殘解》再進行參悟,頓時有一種豁然開朗,水道渠成的神妙感覺。

《道蘊陣殘解》上的記截浩瀚如海,但一天的參悟後方昊天卻對整本《道蘊陣殘解》做出了九個總結,然後按照這九個總結不斷的慘悟,分解,融合,他悟出了九種魂術攻擊手段。

這九種攻擊手段,將《道蘊陣殘解》中所有的東西都融合在了其中。

有這麼大的突破,這與方昊天悟出的「一武道」有關。

天下萬武,到了極致,原來真的是殊途同歸。

不管是玄武還是魂武,仍然是脫不了一個「武」字。

有了之前對《道蘊陣殘解》的堅實基礎,再加上有可融萬武,萬武歸一的一武道為核心,方昊天這一天的所獲無疑是巨大的。

煉陽、太元、玄衍、龍戟、幽戰、羅弓、大日、逍蒼、玄辰!

這九種魂術中,可以說包含了所有的魂武手段,有控制,攻擊,魂陣等等,無所不有,無所不能。

而這九種魂術,又可以不斷化變,分解,配合。

方昊天不斷參悟,不斷完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方昊天聚精會神鑽研這九種魂術,最後他的腦海中漸漸形成了九道模湖的魂印。

棄妻逆襲 「應該這就是極限了。」

方昊天的臉上露出喜色。

九種魂術成印,代表著他已經將《道蘊陣殘解》完全悟透。

煉陽印、太元印、玄衍印、龍戟印、幽戰印、羅弓印、大日印、逍蒼印、玄辰印!

九印成形,盡皆融合所有魂術,威力無窮,變化無窮,玄之又玄。

現在之所以九印處於模糊的階段,是因為這九印太強大了,催動每一印都需要大量的靈魂之力,模糊代表著以方昊天現在的靈魂力仍然無法將這九印的威力全部催動與發揮。

但隨著他的靈魂力不斷強大,九印自然就會越來越清晰,等哪天九印化為了真正的印,那每一印催動,絕對是驚天動地。

但方昊天還有一種奢望,也許九印最終還是能夠完全融合,最後化為一印。

一印,這才是真正與他所悟的一武道吻合。

可是現在悟出九印已經是方昊天的極致,想將九印合一,方昊天覺得這樣閉關的話,他可能閉關個一百幾十年。

「不能貪心,九印已經是我現在的極限,想融成一印不是我現在能辦得到的。但有了這個方向,最終我定能到達,現在我還是先熟悉九印再說。」

方昊天不斷調動靈魂之力,不斷施展九印。

外面在時間的流逝中,終於黑夜過去,已到清晨。

鑄劍庄的人陸續有人起來了。

「他們來了……」

方昊天念頭驟動,九印盡皆消失。

他起身推開秘室的門,雷當興,雷當空和秦希三人也到了。

秦希三人都第一時間盯著方昊天看,似乎是想看他閉了一個白天兩個晚上的關後有什麼驚人的變化。

他們看不出任何變化,就好像方昊天只是在秘室里呆坐了這麼久實力沒有半點進步,毫無所獲。

但他們看著方昊天臉上的笑容,那其中透著的自信明顯比之前要濃了許多。

秦希忍不住問:「怎麼樣?」

方昊天道:「很好。」

秦希眼眸亮了亮,改變傳音道:「比楚景陽如何?」

方昊天想都沒想道:「我現在能殺周風揚!」

秦希內心劇震,知道方昊天這一次閉小關所獲比他想象在要大許多,但他有點奇怪,他能感覺得出方昊天的修為沒有任何變化,那他閉關到底悟出了什麼居然有了可以擊殺周風揚的信心?

秘術?

秦希一念閃過。

雷當興和雷當空沒有秦希和方昊天這樣的交情,自然是不會冒然出聲問什麼了。

雷當興見方昊一看向雷當空捧著的長盒便說道:「這就是你的劍,你看看。」

雷當空將長盒打開。

裡面有十八支劍。

方昊天靈魂感應力一籠罩便是雙眼亮起。

他原來的九魂劍在品質上果然提高了一個層次,而另外的九把劍品質也是一樣。

「謝了。」方昊天並沒有拿劍,而是伸手將整個長盒都拿過來,由衷感激。

咚……

傳遍整個無魔城,讓無魔城瞬間沸騰的鐘聲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響起。

方昊天和秦希精神一震。

雷當興便急道:「兩位救命之恩,雷某無以為報,只能在這裡祝兩位立下大功,活著回來。」

活著回來!

這才是最重要的。

雷當興也沒有太多的避諱。

誰都知道人類每一次與惡魔發生大規模戰爭之時,不管是惡魔陣營還是人類陣營死傷都只能用「慘烈」這兩個字來形容。

而這一次更是號稱數百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那死傷更加可怕。

所以加入斬魔盟的人都必須有赴死的心理準備,所以雷當興相信方昊天和秦希都是明白這一點。

「承你貴言,我們一定能活著回來。」

方昊天將劍盒收起,然後與秦希一起與雷當興,雷當空一起拱手互揖。

嗖嗖!

方昊天和秦希沒有拖泥帶水,離開鑄劍庄后第一時間趕去香草樓與周風揚等人會合。

方昊天和秦希到達香草樓時,也有一些人剛到。

周風揚的目光朝方昊天和秦希的身上掃過後並便環掃一周,目光從每一個人的臉上滑過,他的臉上浮現些許的凝重,道:「諸位都是忠心追隨我之人,但今天我有可能是帶著你們去赴死。」

「周師兄請別這麼說,追隨師兄前往斬魔是我等心甘情願,義之所至。」

「就是。能追隨周師兄斬殺惡魔,為我們人類立功奉獻是我們的榮幸。」

商洛等人緩緩發出一些豪情壯語的話。

方昊天和秦希也跟隨大眾高喊出一些讓周風揚愛聽的壯語。

「好,好,得到諸位的信賴是我周風揚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周風揚意氣風發,豪情萬丈,「今天我必帶著大家建立不世奇功……」

周風揚繼續說了一些打氣的話,然後大手一揮:「我們出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