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顧銘直接閃身,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你給我回來!」

紀蘆山此時也顧不上從房子上掉下的紀蘆山,直接朝著顧銘追了上去。

只可惜,她怎麼可能追得上顧銘呢。

同時,就在剛才的那個房間里,傳出一陣怒吼聲。

「顧銘,我一定要殺了你!」

隨即一股惡臭從房間內傳了出來,原來那是一間茅房,紀蘆山好巧不巧的直接掉在了茅坑裡。

在聽見這道吼聲時,顧銘離開了紀家。

「想殺我,給你一千年時間,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顧銘冷笑,然後快速離開。

至於那柄佩劍,顧銘直接收入了納戒之中,他準備回去之後,將里的材料提取出來,然後給融入到黑煞劍之中。

盛世強寵:純禽老公梟寵妻 這樣的話,黑煞劍便可以再次提升等級了。

回到雜貨鋪后,顧銘再一次鑽進自己的房間,開始提煉,並且將提煉后的材質,融入到黑煞劍之中,讓顧銘沒想到的是,黑煞劍竟然具有吞噬材質的功能。

為了驗證事實,顧銘做了試驗,結果正如他所想的那樣,黑煞劍確實具有了吞噬能力。

但是它只吞噬材料,並不吞噬其它的力量。

不過,它吞噬掉那些材料后,顧銘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黑煞劍的變化。

變得比以前要強硬了許多。

收起黑煞劍,顧銘坐在那裡發起呆來。

「想要恢復實力,以現在的速度根本不行。剛才對戰紀蘆山,安全是靠著經驗,如果紀蘆山動手武者之力的話,自己有可能會敗在對方的手裡。」

顧銘想到這裡,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實力還是太弱了!

「想要快速恢復實力,那就要吞噬各種力量。南陽城內是絕對不可以的,那麼南陽城外呢?」

頓時,顧銘想到了一個不錯的去處,那就是南陽城外的南陽山脈。

那裡面可是強盜、山賊、流寇一大堆,而且都是無惡不作的人。

如果以他們為目標,不僅僅是替天行,更重要的是,可以吞噬他們的力量。

簡直是一舉兩得! 顧銘做好了決定后,接下來就是準備大量的食物、清水,然後收到了納戒之中。

三天後,顧銘做好了計劃,直接離開,至於雜貨鋪,不,現在已經是丹藥店鋪了,根本不需要他打理,他只需要把煉製好的丹藥交給下人就行了。

「先去接取城主府的通緝令,然後就出去歷練一陣。」

接著,他快速離開,然後在城主府接取了南陽城的通緝令。

「天龍寨,寨主六品武師,人數一百二十人左右,寨主首級一萬金幣。」

「滅神強盜團,首領七品武師,人數二百四十人左右,首領首級一萬金幣。」

「飛鷹寨,寨主九品武師,人數三百一十人左右,寨主首級三萬金幣。」

顧銘將這些資料記在了腦子裡后,便是直接出城去了。

就算是一二品的武王,要獨自面對天龍寨這種級別的強盜窩,也不是這一件容易事,除非超過三品的武王出馬。

然而,顧銘並不在乎。

就在顧銘出城時,一名男子跑進了紀家。

在顧銘準備的這三天里,紀家和顧家已經鬧開了。

顧家少爺顧銘竟然獨自闖進紀家,將紀家少爺紀蘆山丟進了糞池,更是搶走了紀蘆山的佩劍。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對此,顧家根本不會承認,更沒有想著去找顧銘詢問的意思,所以一直僵持著。

紀家。

一個男子來到了紀蘆山的住處。

「大少爺,顧銘出城了。」

男子單膝跪地,而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洗了無數次澡的紀蘆山。

「什麼,出城了?」

紀蘆山眼睛一瞪。

三天前,顧銘把他丟進糞池,丟盡了顏面。

儘管洗過無數次澡,但還是隱約會聞到那股臭味,令他反胃,連飯都吃不下去。

權寵之大牌星妻 這一切,都是顧銘造成的,所以他派人暗中監視顧銘。

三天了,現在終於有消息了。

「是的,已經出城了。」男子點頭道。

「出城了?哈哈哈……」紀蘆山瘋狂的大笑起來,「天助我也,我要讓他死在城外!」

「你馬上追上去,給我弄死他!」

紀蘆山的雙眸閃爍,眼中儘是殺意。

「殺了他?」

男子一驚,他原本以為紀蘆山只是想找顧銘麻煩,卻不想紀蘆山竟然起了殺心。

「對,殺了他,做的乾淨點,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寵婚萌愛 你別忘了,他可是去的南陽山脈。就算是我們不殺他,他也會死在那些強盜的手裡。所以還是死在我們的手裡要好一些。」紀蘆山冷哼道。

「是,屬下立即就去!」

男子點頭,然後退了出去。

這個男子,已經是二品武師,無限接近於三品武師,對付一個剛剛覺醒武者之力不久的顧銘,難不成還會失敗?

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紀蘆山定為必死之人的顧銘,正徒步遠離南陽城。

這一次,他採取的是就近原則,先把最近的強盜窩給端了再說。

最近的一個山賊窩叫做天龍寨,寨主六品武師,人數一百二十人左右,個個都是狠人。

「這天龍寨寨主的首級,價值一萬金幣,還真不少……」

顧銘微微一笑,現在的他雖然只是混沌初期三層,可這指的是他的能量強度,若是加上他強悍的體魄,就算是武帝別想傷到他。

他所接的這些任務,對他來說都並不難!

以他的速度,大概一天之後就可以抵達那天龍寨,也就是說,一天之後就可以殺上天龍寨。

然而,就在顧銘趕了半天的路后,大地忽然開始震蕩起來。

「什麼情況?」

顧銘眉頭一皺,仔細了起來。

「難道是妖獸群,數量大概有十幾隻……」

顧銘心中想著。

已經進入南陽山脈外圍,這個地方有妖獸很正常,境界都不高,絕大多數都是低級妖獸,頂多出現堪比一品武士的級別。

關鍵這裡是外圍,如同繼續深入的話,南陽山脈內有著更高級別的妖獸。

反正這一次是出來歷練的,除了要殺人之外,殺一些妖獸也是可以的。

不管是殺人還是殺妖獸,顧銘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吞噬他們身上的能量。

這是他恢復實力最快的捷徑。

「來了!」

顧銘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就見到那十幾道的壯碩身影狂奔而來。

看這些身影的樣子,顧銘頓時就認了出來,只是一群很普通的銀角牛而已,看它們前沖的速度,境界在九品武徒左右。

正好,可以給顧銘練練手。

當下,他便是祭出了黑煞劍,迎了上去。

顧銘手持黑煞劍,體內的混沌之力早已翻滾沸騰,開始吞噬著周圍的力量。

顧銘看著前方帶頭朝他衝來的銀角牛,抬手就是一劍。

「死!」

「噗!」

那隻銀角牛似乎對自己的防禦非常自信,因此直接頂了上去。

卻不料,它引以為傲的甲殼猶如棉花一樣,黑煞劍直接從它的額頭穿進去,貫穿了它的整個牛頭。

噗通!

這隻為首的銀角牛瞬間被擊殺,碩大的身體重重砸到地面上。 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 後方的銀角牛躲閃不及,頓時整個犀牛群都亂了套。

趁著這個機會,顧銘化作一道流光殺了進去。

黑煞一出,誰與爭鋒!

僅僅一招,顧銘就斬下了一隻銀角牛的整個腦袋,鮮血直接噴涌而出,滋在了另外一隻銀角牛的身上。

很快,這些銀角牛就全部喪命於顧銘的黑煞劍下。

「果然如此,不管是人還是妖獸,只要他們死後,體內的能量都會凝聚!」

顧銘看著地上這十幾具銀角牛的屍體,不由的激動起來。

只見那些屍體上,一個個能力球正在慢慢形成,很快,十幾個能力球出現在顧銘面前。

顧銘二話不說,直接運轉混沌之力,開始吞噬起來。

當那些力量,被吞噬並且轉化為混沌之力后,顧銘露出一抹微笑。

他的境界只進步了一點點,但是對於顧銘來說,已經是非常快的了。

如果是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獸,或許收穫的能量會更多。

就在顧銘思索間,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落入了他的耳中。

顧銘放眼看去,發現前方忽然出現了一隻金色的豹子,正朝他狂奔而來。 「原來如此,這群銀角牛,在被這隻金絲豹追趕!」

顧銘看了一眼,這一隻金絲豹是二品武士境實力。

就算是十隻堪比九品武徒的銀角牛,恐怕也難以和一隻一品武士境的金絲豹一戰。

畢竟金絲豹的速度太快,而且境界還高,足以無傷撲死眼前這十幾隻銀角牛。

不過,顧銘對於顧銘來說,根本不在乎。

「讓我看看吞噬你以後,我的境界會有什麼變化!」

顧銘微微一笑,舉起了黑煞劍,對著狂奔而來的金絲豹,便是一劍。

咻!

凌厲的劍氣直接貫穿而出,朝金絲豹的腦袋刺去。

只是,金絲豹可不像之前的那些銀角牛一樣笨拙,它敏捷地躲過這一劍,更是加快了速度,掠到顧銘面前,朝著顧銘的喉嚨一口咬了下去。

「還挺厲害的嗎,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玩玩!」

顧銘身體後撤,躲了過去,看著那隻金絲豹不由的笑了起來。

他沒想到金絲豹,竟然這麼聰明。

「嗷!」

金絲豹無比憤怒,剛才沒有咬到顧銘,很是不甘。此時,它再次襲到顧銘面前,張牙舞爪地攻擊。

「小傢伙,對不住了!」

顧銘淡淡的搖頭,直接一劍斬下。

「噗!」

一道悶響傳開,一個無頭的金絲豹直接飛了出去,而後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腦袋飛到了另一邊。

金絲豹死後,在它的屍體上空,瞬間開始凝聚出一個能量團。

能量大小比那些銀角牛加在一起還要多。

「如果吞噬掉你的話,我的實力又提升了一些!」

顧銘若笑,如果這些能量放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早就成為武師了,而對於顧銘來說,只是懷水車薪。

「看來還是要進入南陽山脈內部,這樣才能獲得更多的能量。」

顧銘嘆了口氣,聳了聳肩膀,準備離開。

「踏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