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二位客官,你們要點兒什麼吃呢?」

黑牛笑呵呵的說:「你給我們來上五張大餅,另外給我們煎上兩大盤子臘肉,一盤花生米,對了,你給我們來上一盤兒涼拌竹筍,來上一盤涼拌菠菜,如果還有什麼其他的好東西的話,你就看著再給我們上幾個吧!

我告訴你說,我們倆可是北方人,那些蛇肉什麼的,你可不要給我們上呀,我們倆是不會吃那些東西的。」

夥計聽了咧嘴一笑。

「你們倆不說你們是北方人,這個事兒我也知道呀,你們的口音就告訴我了。

說句實話,以前我們這家小店十分繁忙,那些南來北往的客人,我接觸的多了去了。

你們北方人的飲食口味,我也是知道的。

放心吧!

只要你們有錢的話,我一定會招待得你們滿意的。

在那北方犯忌的食物,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們上的。

我說二位客官,我給你們上八個菜,你們看怎麼樣呀?

我保准你們每個菜都愛吃的。」

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

「那好吧,那你就給我們來八個菜吧。」

「二位客官,那你們倆喝點什麼酒呢?」

「有什麼酒你就給我們來上點兒什麼酒唄,這酒多了我們也不要,乾脆你給我們倆弄五斤酒過去就行了。」

夥計聽了一吐舌頭。

心說:我滴個天呀!五斤酒還少嗎?這兩個人莫非是兩個酒鬼嗎?

唉,管他呢,只要他們身上有錢,那這個事兒就好辦呀。

「我說二位客官,走吧,那你們就跟著我到你們的房間里去吧。

放心吧!

我一定會好好地招待你們的,你們二位,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呀。」

兩個人跟著夥計直奔客棧的西跨院走來了。

。 邀請函?

聽到這話,林家人都愣住了。

什麼邀請函,能讓這些精銳興師動眾前來?

突然,林雨晴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念頭,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難道……難道是……」

那個統領並沒有賣關子,直接從兜里,掏出四張鎏金的邀請函。

「這是明天盛典的邀請函,奉上頭的命令,贈予你們,請務必準時參加!」

統領放下了邀請函,帶著那群衛兵離開。

屋內一片死寂!

林家四人獃獃地站在原地,瞠目結舌,震撼欲絕。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林國華才率先反應過來,立刻衝過去。

「天哪!真的是授銜大典的邀請函,貨真價實!」

「哈哈哈……」

林翔發出肆無忌憚的大笑,欣喜若狂:「發財了,咱們發財了!按照黑市上的價格,這四張邀請函,價值40億呢!只要都賣了,就能成為東海排的上號的富豪,重新住進星河灣別墅!」

「可是……那些北境精銳,為何會送來邀請函?」楊紅梅皺著眉問道。

這實在太奇怪了!

能參加授銜大典的,都是通天的達官貴人,就算是東海城主,都遠遠不夠資格。

而他們林家,只是平民老百姓,哪裡有資格受到邀請?

「我知道了,一定是天策戰神看上我了!」

突然,林雨晴像是發現了什麼,喜上眉梢,非常自信地說道:「天策戰神不是宣布,要在大典上,向一個女孩求婚么?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女孩……就是我!」

「真的假的?!」

林國華等人,都被這個天大的喜訊砸暈,但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姐,你什麼時候認識天策戰神的,我怎麼不知道?」林翔好奇問道。

「飛羽哥不是對我念念不忘么?他手裡,有許多我的照片,他又是天策戰神的親兵!」

「如此一來,天策戰神肯定見過我的照片,而且在沙場上,根本見不到其他女人,所以他通過照片愛上了我,這次出山,就是要向我表白的!」

林雨晴得意洋洋,就像是驕傲的女王。

「沒錯,一定是這樣!我家雨晴花容月貌,天策戰神看上你,也是理所當然的!」

楊紅梅拚命點頭,非常認同這個邏輯。

因為除此之外,根本無法解釋邀請函的事情。

「太好了!這次咱們林家,可算是飛黃騰達!」林國華激動萬分。

「能成為天策戰神的丈母娘,今後,誰還敢瞧不起我?」

「姐,到時候你給求份差事,讓我也混個一官半職!」

一家人完全沉浸在興奮之中,迫不及待等著明天的到來。

「哼!什麼狗屁秦風,什麼狗屁風雲總裁,給天策戰神提鞋的份兒都沒有!還有林允兒那個賤人,這一次,我絕對要玩死她!」

林雨晴的眸中,浮現出猙獰怨毒之色,就像擇人而噬的毒蛇。

在游輪上喝洗腳水,對她而言乃是奇恥大辱,一直記恨至今。

如今,她成了天策戰神的愛慕對象,鹹魚翻身,自然要狠狠報復回來!

但她卻想不到,明日的授銜大典,自己將淪為全國的笑話!

……

翌日,終於到了授銜大典召開的日子。

舉辦地,位於郊外的升龍谷。

東海戰營的精銳,早就齊聚於此,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確保不會發生任何意外。

傳聞在古代,曾經有人在這兒看到一條神龍,騰飛而出,翱翔九天,因此得名「升龍谷」。

這次將盛典放在此地,也有特殊的含義。

而在山谷的入口處,還有各大媒體的記者,拿著攝像機進行拍攝,將現場的畫面進行直播。

大夏千千萬的百姓,都能通過電視機,觀看這一場空前絕後的授銜大典。

「轟隆隆……」

早上九點還不到,就有各式各樣的專車,駛向山谷的入口。

這些專車的價格並不貴,但掛著的特殊車牌,卻足以碾壓一方首富。

「快看——西涼戰王魏虎臣來了!」

「八十萬禁軍統領,史雲龍!」

「還有中州指揮使張東君,他們都曾在北境服役,是天策戰神的部下,這次自然要過來祝賀!」

「咦?那不是文淵閣大學士么?他老人家可是鎮國之柱,竟然也來了!」

一聲聲驚呼,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這場盛典的排場和規格,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大佬齊聚,冠蓋如雲!

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是全國最巔峰的存在,跺一跺腳大夏都要抖三抖。

別說親臨現場參加了,就算在電視機前觀看,都令人熱血沸騰,激動萬分。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突然,一列特殊的車隊,如長龍般駛來。

十二輛賓士S600,猶如眾星捧月,護衛著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而來。

而每一輛車上,都印著特殊的赤膽紋圖騰。

立刻有識貨的記者,認出了這車隊的來歷,忍不住驚呼出聲:

「赤膽紋!這是周閥的家徽!」

「那輛勞斯萊斯里坐的,應該就是現任周閥的少主!」

……

大夏等級森嚴。

傳承百年的家族,可以被稱為「世家」。

而在世家之上,還有門閥!

帝京八大門閥,乃是天底下除了皇族之外,最尊貴的存在。

而周閥的先祖,乃是千年前的一位異姓王,為大夏開疆拓土,立下不世戰功。

現如今,周閥控制著大夏的航運,多年來積攢的財富和勢力,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雖然閥主沒來,但派出了一位少主,也算給足了面子!

接下來,其他七大門閥的車隊,也接踵而至。

各式各樣的豪華車隊,令人眼花繚亂。

那些門閥派出的代表,各個器宇軒昂,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不似凡塵中人。

電視機前。

許多觀看直播的老百姓,也不由感慨:

「這些門閥子弟,當真是人中龍鳳,天生的貴族!」

「咱們就算再過一百年,也趕不上他們一根毫毛!」

「這是命,沒法比啊!」

……

又過了半個小時,一個更加浩大的隊伍,浩浩蕩蕩而來,足有上千人。

「嘩啦啦!」

遙遙望去,一面明黃色的九龍旗,迎風飄揚,獵獵作響,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九龍旗!這是皇室成員來了啊!」

。 當初楚飛剛到製藥塔的時候遇見宋松,兩人之間有了個賭約,如今算一下時間差不多快到了,是時候該回去履行賭約了。

隨後,他出了山脈,一路疾行,很快便來到了一座城鎮。

這座城鎮非常擁擠,街道上人來人滿,絡繹不絕,街邊的小店中,人都擠不進去。

還好,楚飛終於在一個酒館中找到了位置坐下來休息一會,順便聽着那些人講述著最近的大事。

「聽說製藥塔最近幾天將會舉行小型製藥比賽,想參加的儘快報名,晚了過期不候!」

「害,我聽小道消息稱,這次製藥塔中的強者非常多,實力不強的去了也白去,純粹浪費時間。」

「不能這麼說,凡是要相信自己,說不定就有那狗屎運呢,直接一下進去前幾名。」有製藥師大口喝酒,醉意朦朧,高聲討論著。

「最近帝國風雲變幻無常,大事小事一起發生,希望這次不要再出什麼變故了!」也有人憂愁著,獨自飲酒醉。

楚飛聽完,便離開了這座城鎮,他要快點抵達帝都,報上名。

三日後,楚飛終於抵達了帝都。

進去帝都中,他躊躇了許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