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個壓制他們心頭的陰霾,囂張的小子死了,死的很慘,灰飛煙滅,大快人心。

別看如今那些妖聖還強勢,很快也會被打壓下去,各方的高手都出動了,數量越來越多。

年輕無敵又如何,到最後還是和那些曾經的無敵一樣,死了發揮下餘熱,還是死了。

地煞宮歡慶,大笑,這段時間他們壓力很大,近乎瘋魔,如今瘋魔后的發泄。

一切都已註定,他們是最大勝者。

對此有人不滿,尤其是周邊修者,老遠就聽聞他們囂張的慶祝。

但也只能鬱悶一下,對於一般修者,地煞宮這等一州霸主,一樣是巨無霸,挑釁不得。

方圓之地平時都被欺壓的很慘。

轟!這一天,地煞宮正在興奮,所有長老也都宴會說笑的時候,他們的山門爆了。

一群人狂怒,哪個不長眼的。

他們剛到大殿門外,放眼望去,外面的都爆了,宮殿爆碎,攔殺的高手爆碎,虛空爆碎。

「合……合道?」一群人驚顫,「呵呵,兩位前輩,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和塗山氏三長老是朋友……」

碰!一招轟殺。

落安落定兩人到了,他們聽聞很多,冷意正盛。

不遠無數州,風塵僕僕,路上甚至大價錢用了區域傳送陣,就是為了此事,主上交代的。他們向外走的傳送陣還是開放的。

「你們敢……」

一群人拚命,最後地煞宮深處的老祖都出現,一樣被一招轟殺,陣法底牌也擋不住兩人聯手,最多困擾一下,兩人都是拼殺的架勢,橫推一片。

「為什麼?」

「違逆主上,滅。」

「你們主上是誰?」 1627崛起南海 有人喊道,彷彿看到生機,屬下都是合道,主上那等人物他們怎麼會得罪,肯定弄錯了。

「千星。」

「啊……不不……我投降,不要殺我……」

落安兩人冷然。

合道都有領域,能壓制一切沒有領域的。

當初在血鷹堂千星與龍兩個都已經比在場的很多人強,兩人神通意志霸道,都擋住合道一手鎮壓,何況他們。

而且這次來的還是兩個,兩人聯手堪比合道巔峰。

一日之間,地煞宮高層覆滅,無數弟子樹倒猢猻散,地煞宮不復存在。

當晚隔壁州的麒麟殿一樣遭遇,化作虛無。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你離婚 很多當地修者驚顫,卻也很多拍手稱快,這兩個勢力終於完了。

之前還囂張的很。

但也有擔憂,到底是什麼人做的,他們這兩州要變天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48420/ 對於普通修者來說,興亡都會擔憂。

有些聯想到因為千星,有人覺得是罪有應得。

如今各地讚賞的,感嘆的,鄙夷的,咒罵的都很多,後者多是想巴結神域等那些勢力。

地煞宮他們並不算例外。

很多人都在猜疑,不過這對整片大陸不算大事,三流勢力滅掉,這在平時都正常。

畢竟三流勢力最強的是道心,說強也很強,一般確實夠了,但若真碰到狠茬子,一樣會滅。

落安兩個就在地煞宮安頓下去,他們知道,千星也是為了讓他們在這異域有個安身之處,他們了解千星用意。

主上讓他們等著,他們會等下去。

至於地煞宮口中的一流勢力,一般不會在乎這些,況且還是如今敏感時刻,更沒空搭理,甚至聽說后都直接拋之腦後。

如今自保,最好能在混亂中得利才是他們最想要的。

三流勢力最多能與二流實力有些瓜葛,不過二流勢力如之前的蘭默思家族,最強也是合道,還沒幾個,未必敢對落安兩個如何。

就算他們真想插手,覬覦這邊的地盤,等他們知曉這邊是兩個合道,還有合道巔峰戰力,都會退縮的。包括周邊有想法的都是一樣。

極西之地打破無數,大地荒蕪,多是高原荒坡,還是那樣,唯有無盡殺機殘留。

如今聖戰已經殺到大陸不同地方。

各方來的高手很多,讓人大跌眼眶的是,一場大戰之後,依然敗了,被殺的潰散。

有大聖出手,蝶聖他們這邊也有。

蝶聖他們浴血,追殺四方,生生把人追到家門口,十大紀家的山門都被打爆了。

但十大畢竟底蘊豐厚,大家一觸即走,裡面有殺器,沒有繼續,轉身追殺其他高手。

****** 神域怒了,第一勢力底蘊,出動無數強者,帶著神器而來,雖然這邊有的也有,時間久了,各方高手聯合更多,戰局又有變。

蝶聖他們兇猛,打的就是閃電戰,若是耗得久了,十大那邊的優勢就會慢慢顯出。

這本來就是妖域與人族的區別。

至於洪荒還有魔族等,深淵魔域地方大,很多高手自己那邊都斗個沒完,小事很少出來,如今也是。

洪荒那邊號稱萬族,雖然當今未必有那麼多,但也是更加複雜,他們那邊多是出來一些攙和一下,渾水摸魚。

這一場大戰,天外大陸都聽說了,網路上無數熱議。

天使大陸一處,月天使看著遠方發獃,他死了……她不信,她都還活著,她心痛,想哭,抱著腿坐在石階上,顯得很單薄,柔弱,再也不是那個月天使。

千星隕落的戰場,無數高手過來查探過,都是一個結論。

有人還請出最擅長神算的聖人出山,依然沒有算出結果,已經消失天地,除非不再五行內。

聖人都在五行中。

很多朋友都很憤怒,也有些無力。

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月,大戰早已不再此處,這裡也沒有什麼人。

冷風吹過,一片蒼涼。

不知從何起,天地中凌亂的規則都開始變動,向著一方流轉,恍惚錯覺,聖人在此都未必察覺,因為一切都很自然,就像是水流,誰會在乎它為什麼流著,這是常識好不。

但這都是有規律的,向著同一處地方,正是千星虛空分解下面的那片荒原。

這裡發生過無數聖戰,聖人之威多日後都還有殘留,不同的聖人,威勢法則不同。

此刻匯聚一方,海納百川。

隨著靈氣規則融入地下,這裡的生機萌發。

草木生命最堅韌,這裡被打爆,還是有一些草枝活了下來。

本來靈氣肆虐,如今變得流暢,草枝都再次萌發生機。

在一片沙土地上,一顆草枝發芽,破土而出,它與別的草枝沒有什麼不同,不會被任何人注意,都是草木中的一員,倔強的活著。

但又有不同,它成長速度很快,破土之後,快速成長,越來越大,漸而流光溢彩。

迷濛霧氣中,青光微閃籠罩,虛空扭曲,緩緩化作一個人影,正是千星,而在他的手中,握著的正是流星槍。

他本已毀滅,如今卻很完整。

下一刻,千星皺眉,猛然坐起。

下意識的武者反應,握緊戰槍。

他身子晃悠,回想起一切,他好像已經掛了,擋不住神威,唯有一絲意志不滅,恍惚經過很多。

他乾咳出血,如今還活著,沒有梳理完全,他身體狀況一團糟。

他沒有任何神力,生死漩渦都爆了,不復存在,他感覺潛在力量都用不上了,心魂元魄……他徹底廢了,比前次還更徹底。

上次他境界還低,還能重修來過,如今呢,他的敵人已經是聖人,有時間嗎。

而且他的狀態好像都不能。

他不知怎麼活過來的,還沒有梳理。

腦海中想著很多事情,哪怕廢了,他也沒有放鬆警惕,掃視周圍,沒有人影,恐怖的戰後場景,此地不宜久留。

千星掙紮起身,托著重傷的身體離開,只有手中戰槍跟著他。

小星星沒有出來,它一樣凝聚,還在昏迷狀態。

時間緩緩。

茫茫大漠,千星一個人走在其中,不知要走到何時,走往何方。

他看過刺令,上面很多消息,已經知曉一月來發生的事。

奈何他身體已廢,活著都是奇迹,幫不上任何。

長輩的關心,朋友的擔心,紅顏的傷心。

何去何從?他不知道。

或許他該走出自己的道,心中有一個執念,又該從何做起。

他內窺自身,這樣的狀態別說廢掉的凡體,就算是道境都得掛了,他卻活的好好的。

他已經有些明白自己怎麼活過來的。

他根本就沒有完全死,還有小星幫他。

不論是他,還是小星,他們走的不同武道,早已不同,青萍劍還是曾經的青萍劍,一些青萍劍都不知。

他是生命血脈,這也是鯤鵬傳承選定他的原因,別人都無法入門。

生命血脈不斷激發,尤其上次放逐地被廢那次,小星八年陪伴,他的生命已經交融很多。

小星前身可是混沌青蓮,億萬草木生命之祖。

他本就不同,這也是他後來能進步更快的原因,血脈很強大,甚至強過某些聖人。

他沒有分解,毀滅的前夕,他很多靈感,只差一步涅槃,他不屈,最後靈光閃現,已經有了逆轉之道,小星星混沌青蓮生命之道一樣護他,他們一起生命軀體消散,像是分解。

之後再次匯聚天地靈氣重組,重生。

這是莫測驚險的手段,他們意念如一,默契完成。

真說起來,小星星叫他父親沒錯,他們本來都已有相同的生命血脈,小星星還小,是他一手帶大。

弒神槍曾經毀滅,再次重生,他有些有些相似,卻又不同,他沒有完全毀滅,異曲同工。

他也可以說是植物生命血脈,一絲不滅,便可能重生。雖然不完全,但他已經趨於。

他意志潛意識幻化,周圍草木都一樣,他也一樣,沒人會察覺。

他有生命血脈,有混沌青蓮之氣,有一體的混沌本體生命聖兵,他最後靈感,他們有無數戰利品靈力可以消耗,最關鍵還是千星從不放棄的意志。

他重組重生,還活著。

一些聖人有時也會不死,天賦手段或者神通或者別的,有些差些的都有手段,比如之前王義,他已經接近聖人,與小星一起,不滅意志,很多奇特,一樣逆轉。

只不過他用了一個月,這又是強大的,敵人都走了。

這一月堪比合道涅槃。

但那又如何,已經廢了,戰利品也消耗殆盡。

生死漩渦一樣爆掉,鯤鵬傳承都廢了,不論怎樣,之前的殺招太過猛烈,對他傷害極大。

生死平衡不再,卻在體內肆虐,他能感覺到自己變成了凡人,曾經不在操心的壽命問題再次出現,還能活多久,幾年,一年,半年?

他不知道。

還是生命血脈,不然他都扛不住侵蝕,而一切還需意志支撐。

這倒不是問題,這些身體痛苦,千星都沒有任何波動。

小星星器靈還在,沒有覆滅,這是千星唯一欣慰的,若是不再,哪怕重新孕育器靈,也不再是原先的小星。

小星星如妖之體,卻又不同,他昏迷在流星空間內。

千星看著心疼,然而沒有多少資源可用。

流星槍也有很多破損,這對小星不是問題,時間久了,應該能慢慢恢復。

他呢?

千星仰望大漠,輕輕嘆息,繼續想前走,唯有眼神依然清明。

他不會放棄,活著便是希望。

大漠風沙,日出日落。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