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女子將龍辰扶起來,薛元亮和姜清霞走過來時正聽到龍辰骨頭咔咔歸位的響聲,前者居然沒有發出絲絲疼痛的聲音,倒是幾分意外。

「這裡是?」

薛元亮說道,「龍辰公子這裡是流星傭兵團,我是團長薛元亮,我們與林建平公子是朋友,他委託我們將受傷的你送到紅霞鎮去,這裡距離紅霞鎮還有不到三日路程。」

龍辰點點頭,自己全身都綁著繃帶,十二日下來內傷基本已經被海龍心法療好,而且體內有六等靈藥的味道,應該是林雅萱給他服下。感受到身體之中血液流暢,筋絡調理平穩,穴位等一切都恢復的都正常,睡上十二日的原因是龍辰這段時間太疲憊了。

「多謝諸位,龍辰感激不盡。」

薛元亮從懷中拿出玉瓶以及捲軸遞給龍辰,「哪裡的話,我們是傭兵團收了好處自然要保護僱主安全抵達,此乃林建平公子說是他表姐給公子之物,這裡還有留下的話。」

接過玉瓶,龍辰打開捲軸,林雅萱寫的簡潔就幾個字。

「拓地玄靈液,可解封神兵封印。」

此等靈液堪稱無價之寶,即便是靈元石也買不到的存在,「這妮子,幫了大忙。」

隊伍安營篝火,龍辰穿戴好便從馬車中下來。

「馬車上的重傷傢伙能動了?」蔡嘉正好走過來,看到龍辰上下打量。

不認識龍辰客氣的拱手,這不看不知道,龍辰看傻了眼。

蔡嘉十指都是戒指。

分別是水之盾戒、火之盾戒、風之盾戒、空間戒指、屏障扳指;以及玄風戒指、玄火戒指、玄水戒指、空間戒指,以及三虎王扳指。滿手都是天品靈器不說,脖子上戴著的項鏈看著不起眼,乃是稀有天品靈物地王項鏈,雙手的手鐲,腰間的葫蘆,以及佩刀……全身上下都是天品靈器。

哪裡來的怪物?這也太豪氣了吧?

當然一般人就認識一兩件,不像龍辰基本都認識。

「閣下高姓大名?」

蔡嘉淡定的拍了拍龍辰的肩膀,「兄台要多鍛煉,多磨礪,看看你一身上下都是傷,也只有遇到我等這般心胸開闊之人才願意帶你一程,記住大哥我的名字。」

龍辰連連點頭。

「大哥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蔡名嘉。」

眨巴眼睛,好像沒聽說過。

蔡嘉拍了拍龍辰肩膀,「沒聽說過對吧,那是因為我的傳說才剛剛開始。」

「原來如此,第一看蔡兄我就覺得不凡。」龍辰是被那十顆戒指差點閃到眼睛,要是沒人,真想一個棒槌給他打過去,然後將他扒個乾淨,剛才自然聽到這位蔡嘉兄還未有武王實力。

蔡嘉一樂,「龍辰你有眼光,是個人才,要不要去跟我混,我蔡嘉保證,給你安排!」特地看了看龍辰,「嘖嘖嘖,瞧瞧你過苦日子的人,是位修鍊者吧?」

「是。」

看著龍辰身後都彎成弓的雷鳴槍,「修鍊不容易,聽說你才十八,蔡哥我是武師巔峰,有不懂可以指導指導你。」

「那就先謝謝蔡哥了。」

這蔡嘉財大氣粗,說話雖有些自負了些,不過看他帶著的四人衣著都是大世家的侍衛,且蔡嘉舉手投足間有世家大公子的范卻比較隨和,剛才姜清霞都有在開他玩笑並不生氣。

龍辰再想,此般豪氣又是姓蔡,想來帝國財政大臣可能就對上了。就他的記憶而言,財政大臣經常帶著的那青年叫蔡翼,估計是蔡嘉的弟弟。

「小問題。」

篝火煮飯,圍坐一圈,還未開春今夜頗為寒冷。

蔡嘉接過剛煮好的熱湯喝了一口,身上的寒氣慢慢散去,「薛團長你們以前是樓蘭出來,可知現在樓蘭主要是怎麼測試?」

薛元亮回憶說道,「樓蘭四測,全通者方才入圍,一側乃是與妖獸搏鬥殺之而過;二是人為測試;三與四每年都在變化極難。蔡公子,樓蘭可能用靈石通融不了的。」

蔡嘉摸了摸下巴,「看來我還是年輕了,應該準備些靈物,或者靈藥。」

薛元亮想說不是那個意思,不過龍辰伸手打斷了他,「薛團長是樓蘭出來的?」

「我二人都是,實數墊底,丟人丟人。」

龍辰擺手,「薛哥你此言差矣,薛哥你們既然能進內樓蘭,就證明你們有著出色的才能被樓蘭看中,即便是積分墊底,你們都為玄武大陸,為人類作出了貢獻。樓蘭不是工作,而是相互學習,相互扶持,相互比斗,更是將自己的能力儘可能發出來的地方。」

薛元亮與姜清霞看著龍辰,「龍辰好理解,對對對,樓蘭就是那樣的地方,不過進入久了之後有些變味,我與清霞就退了出來,自己創建隊伍一樣能做很多事。」

龍辰看到蔡嘉,「蔡哥武王之上並不是硬要求,只要你的能力與方法被樓蘭看中,也有機會成為樓蘭一員。實力強大,才華橫溢天才依然有五層概率不被選上,想進內樓蘭,需要運氣以及機遇,第四測必須有上面的人相中你,才能完全通過。」

蔡嘉非常滿意,「放心,蔡哥我有的是安排,當然才華橫溢的我也可能不被看中,不過聽聞雲河主城非常美麗,就當去旅遊一番。」

薛元亮看著龍辰,「龍辰你未必也要去樓蘭?」

龍辰點頭。

蔡嘉有錢有權,說不定真有些些辦法,他拍了拍龍辰肩膀,「放心,好安排的話,蔡哥也給你安排安排。」

龍辰微笑道,「沒事蔡哥,我準備自己試試。」

「自己試?你有啥能耐,表現表現,就你這老實的模樣,我蔡嘉就很中意你,以後在我後面給我提貨也可以。」蔡嘉一副長師的模樣。

龍辰苦笑,「我就是個修鍊者。」 「樸實,真誠,龍辰老弟很不錯,修鍊是長久之路,非一朝一夕,加油。」蔡嘉就像是一位老武聖在教育年輕人。

龍辰點了點頭。

夜晚大家都在休息,突然在前方不遠傳來爆炸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了?」

所有人立刻看到遠處,聽到震天的吼聲,森靈的地面崩裂而開一頭巨型怪物衝出,超過百米的高大,身體全部是黑色的岩石壘砌而成,燃燒著血紅的光芒,巨大的手臂一揮。

「啊——」遠處傳來一片慘叫。

手臂破開百米溝壑,樹木與亂石到處四濺,現在已經到子時,天漆黑全靠隊伍的篝火點亮。這裡是接近紅霞鎮的官道,千米之路上都有兩三個隊伍,全部都被驚動了。

巡邏的人飛奔回來,「團長,前面突然冒出一頭巨大無比的岩石邪靈,前面幾個隊伍都被波及了,正在與之戰鬥。」

「吼!」嘶吼震天。

地火岩邪靈,六等邪靈之中生活在地底的怪物,擁有著巨大的身軀與破壞力,常年沉睡,醒來後會瘋狂的破壞。

「那是六等邪靈!」

嚇得蔡嘉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到那燃燒著的岩石手臂,對著旁邊的山峰一打,嘭——山石崩裂飛落而下,正好就在他們這邊。

「所有人小心!」薛元亮與姜清霞立刻展開氣息,將飛石給轟碎,而蔡嘉身邊的四個護衛,有三位武王一位武宗,立刻保護蔡嘉擋住飛石。

馬匹被砸飛的聲音,慘叫的聲音,官道前面的商隊亂跑,貨品都不要了騎著馬就向著這邊跑,上百人的隊伍全部在跑。

「這些蠢貨,這樣要把邪靈引過來的。」

薛元亮大罵,可是這些商人都死了不少了,現在逃命要緊根本不管引向什麼地方。地火岩邪靈轉過來,向著這邊奔跑而來,那超過百米巨大身軀只需要幾步就跨過來。

「都躲開。」薛元亮喊著所有人。

蔡嘉站起來就跑,「快跑,快跑,快跑!」

剛剛跑出去兩步沒看到地上的石塊,蔡嘉一個狗吃屎摔倒在地上,鼻血瞬間流出。立刻站起來,要跑,要跑。蔡嘉不看不要緊,一看地火岩邪靈那凶煞樣子,雙腿發軟又摔倒在地上。

蔡嘉是真沒見過這般場面,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他,雖然父親培養的時間都給了自己弟弟,但他只要說要什麼,錢都不是問題,只要能用錢買的到,他都可以要。

第一次遇到這般場面,兩腿發軟一點都不奇怪。

四名護衛回頭一看哪有自家少爺,「少爺!」

回頭一看,蔡嘉倒在距離他們百米開外,根本站不起來,嚇得顫抖。

咚——地火岩邪靈巨大的身體跳躍而起,看到前面正好有個在地上支支吾吾的臭蟲,直接向著蔡嘉落去。

「蔡公子!」

咚——這堪比房屋的一腳下去,別說是蔡嘉就算是武宗可能都要被踏成肉醬。

「啊——啊——啊!」看到踩來的巨腳,蔡嘉閉著眼睛躺在地上慘叫,自己必死無疑,殺豬般的慘叫。

地震般的聲音——那腳,突然在距離地面還有半米的位置停了下來,踩不下去了。

氣息全開,從地火岩邪靈腳下突然泛出燃燒的綠色氣息。

「還真有點沉。」地火岩邪靈腳下的聲音。

蔡嘉先摸了摸全身,發現自己沒被踩成肉餅,才慢慢睜開雙眼,看到他身前一個燃燒著武宗氣息的青年,半蹲著身體將那岩石腳有雙手給撐住。

「蔡哥你沒事吧?」

龍辰還轉過頭來看了下蔡嘉。

蔡嘉——看傻了!

龍辰肌肉繃緊的聲音,身上的繃帶撐裂,露出他的胸膛,「他媽的!」龍辰低沉的怒吟,氣息升華,鬥氣全開。

燃燒的武宗氣息變成針芒的鬥氣,完全展開,全力以撐向上一推。

巨大無比的地火岩邪靈被龍辰雙手給撐起,站不穩收腿後退幾步,險些要摔倒。

「武技,怒鯊震海!」

氣息的巨鯊將地火岩邪靈給沖退百米,帶著龍辰的咆哮,「滾!」

龍辰從巨鯊之中脫離而出,那武技還帶著地火岩邪靈再倒退五十米爆炸,整個巨大的身體倒在樹林之中掀起七八級的地震。周圍逃跑的人都獃滯住看著落下的龍辰,這……武宗是誰,好強。

落在地上,龍辰的身上還散發著武宗鬥氣,看著自己身體,好像比以前又強大了一分,莫非自己身體還能這般成長的?這怒鯊震海的威力比上次使用至少強大了一倍。

「蔡哥沒事吧?」龍辰伸出手。

蔡嘉幾乎是看石化了,龍辰是武宗?一招之下將那巨大的怪物邪靈給撞飛幾百米遠?我蔡嘉剛才還說指點對方?蔡嘉這個尷尬啊,他……沒啥特長,就是臉皮厚。

使勁搖頭緩過神來,伸出手讓龍辰將他拉起來,「龍辰老弟,厲害啊,你這實力蔡哥我沒太多可以指點你的了,沒事,你救了蔡哥,需要什麼蔡哥給你安排。」

繼續安排。

薛元亮與姜清霞飛落下來,「龍辰好手段啊,沒想到你如此年輕就是武宗強者。」

龍辰這也太低調了,誰能想到他是一位武宗,而且薛元亮眼中閃爍著驚異,身為武宗巔峰的他面對地火岩邪靈那一腳,他可撐不住。

吼——地火岩邪靈咆哮的站起來,燃燒血火般的岩頭裂開嘴巴,對著龍辰這邊正不滿的咆哮。

「武技,海浪飛槍波!」

綠色的海浪飛槍轟在那嘴上,整個頭都被炸歪,巨大的身體再向後退了兩步。

四人看向右邊,兩個跳落下來都穿著相同的服飾,胸口有外樓蘭的傭兵團標識,其中一人手中還有著剛剛使出武技青氣,「那邊的團長,一起解決了這攔路的邪靈如何?」

兩位中年男子看過來。

「好啊,一起來。」薛元亮立刻答應。

後面又跳躍三人下來,「兩位團長,我們也加一個。」

又來兩男一女,看上去都是三四十歲的樣子,都是團長與副團長的人物,大家都在這官道上休息。此邪靈如此誰都別想過去,而龍辰剛才的舉動起到了一個帶頭作用。

「一起上!」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全部展開氣息,八道綠色的武宗光芒同時沖向了邪靈。 六等邪靈比六等妖獸要強橫兩到三倍,到七等甚至以上因為妖獸靈智的大幅度提升,故邪靈與妖獸實力差距不大。即便六等邪靈強橫,但也敵不過七位經驗豐富的武宗,以及一個怪物。

這個怪物就是龍辰。

不到半分鐘,八人衝上去輪番武技轟炸,那六等邪靈就被大卸八塊,給打成了碎石灰飛。

至於六等邪靈核被那藍月大刀的孤狼團的團長拿去,且每位參與者他分了五枚靈元石,算是均分價格,大家都很滿意。

三天時間。

流星傭兵團的人看龍辰都不一樣了,特別是蔡嘉自言自語,「可惜了,龍辰老弟這般實力准進樓蘭,我蔡嘉精英隊伍少了一位悍將。」

身後四位侍衛尷尬的對著龍辰做了個抱歉的動作。

龍辰可從來沒答應回去他蔡家,旁邊的薛元亮騎在黃駒獸上說道,「不過龍辰老弟你也要有準備,樓蘭不管是老一輩,還是你們這一代都是強者如雲,即便是龍辰老弟的的確厲害,但實力相差無幾者少數量雙手難數,且即便如此,有半數人都未必能夠被選中。」

樓蘭並不是說實力越強就越可能被選上,需要運氣,也需要樓蘭對其的看法。

龍辰自然知曉,沒有人能保證有六層以上被選中。

翻過山坡,眺望到了淺紅色的城牆,配合夕陽的光芒,真的鎮如其名,「團長紅霞鎮到了。」

趕在天黑之前終於到達了紅霞鎮,進鎮之後龍辰便說道,「薛團長,還有諸位龍辰先走一步,後會有期。」

「龍辰公子,後會有期。」

薛元亮的隊伍是去雲河主城的,可是要安全的將蔡嘉送到那裡。但龍辰說自己在紅霞鎮有事,自然就離開隊伍。

距離樓蘭測試還有整月時間,紅霞鎮騎黃駒獸到雲河主城只需三日,所以時間充裕,紅霞鎮有著龍辰最懷念的人,他想看看對方,哪怕只是遠遠的看看。

「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

龍辰自言自語,感受到自己丹田之中的星輝之氣少了三分之一,猜測就是自己武宗武技的烙印吸收了,才讓其威力提升近乎一倍,剩下的留給武皇時吸收,這讓龍辰在想以後學習什麼招式,更加恐怖。

紅霞鎮是商業大陣,位於雲河主城邊緣,很多商隊來此歇腳,大街上十分熱鬧,絡繹不絕。而在紅霞鎮有三家較為有名的二等家族,其中之一就有蘇家。

龍辰走到蘇家大門口,看到外面居然排著不少馬車,款式不同,看來並非來自一家。龍辰知道,這些都是上門提親的,都是相中了知書達理,溫柔美麗的蘇妙柔。

龍辰也就站在拐角,自己現在與蘇家並無交集,當年蘇妙柔正是離家出走才遇到龍辰,與其他幾位紅顏知己相比,蘇妙柔當年是最走入龍辰心扉的女子,最後她死在龍辰的懷中,讓他現在都感覺心臟刺痛。

「爹,女兒說了!都不嫁,都不嫁,你再這般我就離家出走了。」聲音從後門處傳出,這個聲音正是蘇妙柔的。

龍辰快步走過去,看到了那穿著粉色紗衣,梳著月桂花髮飾曼妙女子,咬著貝齒在像自己的父親抱怨。

「你這丫頭,怎麼越大越不聽話了,我辛辛苦苦將你培養到這麼大,你現在居然敢不聽我的話?」蘇鋒舉起右手對著蘇妙柔就是一巴掌。

血紅的五指印出現在蘇妙柔美麗的臉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