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怪物似乎覺察到破天舟的存在,緩緩的調轉了方向,讓風乙墨他們看清了怪物的正臉。

一個圓形的,可以自由擴張的圓形窟窿長在軟體正前方,應該是它的嘴巴,因為風乙墨可以清楚的看的一塊隕石的後半部分,在嘴吧之上,是三條縫隙,成品字形。

那應該是它的眼睛吧,風乙墨這樣想到。

果然,風乙墨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三條尺許長的縫隙全部睜開,便看到了三個灰色的眼珠。

怪物似乎這才看清楚破天舟的存在,柔軟的兩側忽然上下快速的扇動,就好像是一對翅膀,巨大的身體立即向破天舟這邊衝來。風乙墨沒有見過虛空獸,也不知道虛空獸的樣子,在各種典籍里對於虛空獸描寫也都是一帶而過,沒有詳細的描述,不過,風乙墨敢確定,眼前的怪物就是虛空獸!

風乙墨嚇了一跳,連忙催動破天舟加快速度,向右前方轉去。

然而,破天舟速度快,那虛空獸速度更快,好像流淌著一般,就來到破天舟五十丈之外,就好像一片灰黑色的劫雲覆蓋而來,甚是嚇人。

「風大哥,快用雷弧攻擊它!」旁邊的孔屏緊張的叫起來。

風乙墨自然知道雷弧攻擊,雖然心疼雷屬性元石,可還是按下了發射鍵,一道十丈長的雷弧就飛向了虛空獸。 轟!!

在破天舟內,都能清楚的感受到爆炸帶來的劇烈波動,破天舟舟身劇烈顫抖,被掀飛了出去。

等破天舟穩定下來,眾人凝目觀看被雷弧射中的虛空獸,欣喜的發現虛空獸數畝大小的身體上出現了一個直徑三丈左右的透明窟窿,可以從這邊看到對面。

可是,不等他們臉上的笑容完全綻放,就震驚的發現,透明窟窿正飛快的合攏!

這是怎麼回事?

一記雷弧可是消耗了一枚上品雷屬性元石,怎麼還能癒合?

我就不信了,打不死你,再給你一記!

風乙墨一咬牙,又發射了一記雷弧,虛空獸另外一邊的身子上也出現了一個透明窟窿,然而,那透明窟窿依舊快速的癒合,好像剛才的一記雷弧射空了一般。

這一下,風乙墨不淡定了,剛要調轉方向,飛快的逃走,就在這時,虛空獸圓形的嘴巴里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

呀—!

叫聲穿透了破天舟,進入裡面,風乙墨只感雙耳嗡鳴,覺頭昏眼花,識海中的神識樹開始猛烈搖晃,身體搖搖欲墜,蓮兒、孔屏、宿澤三人更是不堪,直接暈死過去,風乙墨忍著巨痛,一揮手,把三人收到須彌鐲內,剛剛抬頭,就發現虛空獸龐大的身軀已經完全覆蓋在破天舟上了。

不好!

風乙墨只來得及叫了一句,剛剛全部釋放銀龍甲,就感覺身下的破天舟發出一聲巨響,就四分五裂,他的人就出現在虛空之中。

強大的破天舟竟然經不起虛空獸的一擊,這個虛空獸也太強大了。

風乙墨不敢多想,一閃,就出現在百丈之外。

可惜虛空獸不想放過他,龐大柔軟的身體吞沒了破天舟殘骸后,直奔他飛來。

風乙墨嚇的魂飛魄散,乖乖,破天舟都能吃了,自己算個啥,連忙把風掣術施展到極致,向遠處逃去。

為了活命,除了銀龍甲,他體表浮現出一層鱗片,正是神龍九現。

在虛空中,銀龍甲散發出銀色的光芒,就好似一道閃亮的雷電,破空而去,然而,那虛空獸緊追不捨,不見怎麼動作,就飛出了數百丈。

風乙墨暗暗叫苦,在虛空中,沒有地方躲避,沒有地方藏,只能拚命的飛奔,只要稍有停頓,就會被身後的虛空獸追上。

可憐的風乙墨亡命的逃竄,忽然看到十幾塊隕石懸浮在千丈之外,毫不猶豫的疾馳過去,同時施展枯玄功,貼在一塊十幾丈大小的隕石上,悄無聲息。

虛空獸追了過來,發現目標消失不見,倏地停了下來,灰色的三個眼珠不停在四周掃視,看到的就只是緩慢飄動的隕石。

它心中奇怪,剛才的那個討厭傢伙怎麼不見了?

呀—!

虛空獸又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叫聲,想要以此把躲藏的風乙墨震出來,殊不知風乙墨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剛剛躲避好,就封閉了六識,他對於枯玄功的隱秘功能十分自信。

封閉了六識的風乙墨沒有受到虛空獸叫聲的傷害,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緊緊的依附在隕石上,緩緩的移動。

虛空獸一連叫了幾聲,見沒有作用,不甘心的向前飛去了。

等了片刻,風乙墨感覺虛空獸已經離開,慢慢的顯出身形,想起破天舟已經被毀了,無法乘坐,只能依靠飛行,風乙墨苦笑不已。

他剛剛飛離隕石,還不等飛出百丈,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鎖定自己,連忙施展大智眼,就看到前方三百丈之外,漂浮著一個透明的物體。

這一看,幾乎嚇的他三魂六魄丟了一半,好傢夥,虛空獸還能隱身,如果不是有大智眼,自己就主動送到人家嘴裡了,來不及細想,掉頭就跑,這一次,可是拼了命了。

虛空獸見風乙墨識破了自己的隱身,便不再躲藏,向風乙墨緊追而去。

二者一追一逃,持續了一天一夜,風乙墨疲憊不堪,因為他不僅僅要躲避虛空獸的追殺,還要時刻注意隨機出現的虛空旋渦,稍有不慎,就會被吸進去。

就在風乙墨絕望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一大片的隕石群,最高的隕石足有三百丈高,數量達到了萬餘,頓時讓他欣喜若狂,連忙飛奔了過去。

哼,這一次,可得等它徹底跑遠了再出現!

風乙墨心中打定了注意,同時施展枯玄功、天變之易形術,把自己變成了一塊石頭,貼在一塊不是十分巨大的隕石上,從外表看起來,就好像隕石凸起了一塊似的。

很快,虛空獸到了,不過這一次,風乙墨失算了,因為虛空獸來到之後,並沒有停留,也沒有飛走,而是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噬隕石,顯然這個傢伙也不笨,已經意識到風乙墨就藏在隕石裡面,既然找不到,那麼就全部吞了!

變成石頭的風乙墨暗暗發愁,該怎麼辦呢?

如果動手,自己肯定不是對手,可是要讓自己坐以待斃,怎能甘心?

眼看虛空獸越來愈近,大片大片的隕石被其吞掉,而它的身子也越來愈大,就在風乙墨準備拚命一搏的時候,發現後方三百丈之外出現了一個虛空旋渦。

風乙墨稍微猶豫,一咬牙,在虛空獸快要吞噬到眼前之際,飛身投向了虛空漩渦。

縱然虛空漩渦里危機四伏,也比在這裡坐以待斃的強!

看到千辛萬苦追尋的目標逃跑,虛空獸怒了,嘴裡發出怒吼,宛如海嘯般咆哮,聲波形成一條直線,快速的向四周蔓延,而那些堅硬的隕石在聲波直線下被轟成了無數碎塊,潮水般向風乙墨涌去。

風乙墨這一驚非同小可,忍著頭痛欲裂,單手掐訣,剛剛煉化不久的香焚盾出現在身後,漲大至三丈,正好把風乙墨的身軀完全遮擋住,居然讓虛空獸的聲波攻擊減弱了九成,讓風乙墨頭腦清醒起來。

眼見無數隕石雨飛來,風乙墨怒吼一聲,以渡劫初期修為施展出天寒指之天崩地陷!

嗤!

一根長達二百丈、粗三十丈的巨大手指出現在虛空中,規則之力四溢,領域迸發,讓激射而來的無數隕石雨驟然停歇,然後在手指的點擊下,紛紛爆裂,變成了無數的齏粉。 轟!!

天寒指穿透了無數隕石,來到虛空獸面前,就見虛空獸嘴巴驟然張大到四十丈,一口就把二十丈粗的手指吞入口中。

雖然手指長二百丈,可是虛空獸的身體隨著天寒指的進入開始快速的變形,跟著變長,天寒指最終消失在虛空獸的身體里了。

從風乙墨開始逃向虛空漩渦,到發射一記天寒指,再到虛空獸吞掉了天寒指,整個過程不過數息時間,可是就是這短短的數息,風乙墨就逃到了虛空漩渦之前,頭也不回的收了香焚盾,鑽入了漩渦之中。

這個虛空漩渦不大,只有十幾丈直徑,風乙墨身體剛剛探入,就感覺一股吸力湧來,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

等虛空獸來到虛空漩渦面前,虛空漩渦已經縮小到拳頭大小,不等它進入,就消失了。

……

風乙墨只感覺眼前一花,一暗一明,身體就出現在一個陽光燦爛的空間,到處都是鳥語花香,古樹參天,元氣充盈,宛如仙境一般。

風乙墨一下子就驚呆了,自己這麼好的運氣嗎?一下子就進入一個絕佳的秘境?

顯然,這個地方沒有人來過,因為剛剛走了幾步,風乙墨就看到了一株九級高階靈藥,而且元氣都凝聚成了一縷縷白煙,在花草之間縈繞。

如果在這裡修鍊,速度比凌霄界都要快數倍!或許這裡就有混沌氣息!

風乙墨採摘了九級高階靈藥,繼續向前。

就在風乙墨採摘了十餘株九級高階靈藥后,發現了不對,因為靈藥出現的太過頻繁,如果此地是一個葯圃,遍地靈藥還說得過去,可是這裡就一片原始的野地,沒有開闢的痕迹,怎麼會這麼多靈藥?

風乙墨重新環顧四周,大智眼被施展到極致,眼前的景緻沒有任何的變化,手中的那一株靈藥真實的留在手裡,鼻子里鑽入靈藥的清香,說明一切都不是幻覺。

風乙墨想了想,拿出了天機盤,以天計策驅動,天機眼停留在「大吉」的位置上。

風乙墨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是自己想多了,疑神疑鬼。

神識散開,這個秘境不大,只有五千多里,卻擁有著無數的高級靈藥,沒有什麼妖獸,讓他欣喜若狂,開始逐一的採摘。

可是,在風乙墨內心深處,卻有著一絲不安,就在進入秘境的第二天,風乙墨停止了採摘靈藥,而是在須彌鐲內找到了一個三角煉丹爐。

這個煉丹爐是從濮陽尊者儲物戒里找到的,呈現暗紅色,古樸厚重,丹暈環繞,一看就不是凡品。

煉丹爐煉丹時候,也用不著煉化,風乙墨祭出后,手掌一翻,黑色的修羅黑心焰就鑽煉丹爐底部,熊熊燃燒,開始溫爐,然後,風乙墨只拿出在秘境中採摘到的靈藥,按照手中現有的靈藥,隨便找了一個八級靈丹丹方,開始煉丹。

然而,兩個時辰后,煉丹爐內雖然飄出了丹藥香味,可是當他打開爐蓋,卻發現煉丹爐內之前放入其中的靈藥,完好無缺的平鋪在裡面。

風乙墨驚出一身冷汗,意識到,自己的直覺是對的,這裡的一切都是幻覺,而不是真實的!

此前,風乙墨就感覺不對,才以大智眼觀照,誰知一無所獲,又以天機盤測試,結果都是好的,殊不知連天機盤都無法窺探到真實的情況,這也太可怕了!

他收起了三腳鍊丹爐,臉上陰晴不定,搞不懂是高級幻境禁制,還是其他別的東西,自己該怎麼辦?

風乙墨不走了,就坐在原地,苦苦思索。

四周百花綻放,綠草茵茵,空中白雲朵朵,一切都那麼完美、真實,手掌輕撫,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小草的柔軟,鮮花的芬芳,可是誰又能夠想到,這一切真實的背後是假的!

兩個時辰后,眉頭緊鎖的風乙墨突然站起身,看了看變成朱雀模樣的修羅黑心焰,哈哈一笑,命令道:「給我燒!」

修羅黑心焰已經是九級高級,雖說無法焚盡一切,卻可以把靈界絕大部分的事物燒毀!

聽了風乙墨的命令,朱雀展翅高飛,嘴裡發出一聲悅耳的啼鳴,噴出一片黑色的火焰,瞬間淹沒了眼前的一片花草。

唿唿!

黑色火焰熊熊燃燒,映紅了半邊天空,區區五千里的秘境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正如風乙墨推測的那樣,花草、靈藥根本沒有任何的損傷,在火海中搖曳,顯得十分詭異。

即便早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風乙墨也是十分詫異、震驚,到底是什麼創造了如此細膩而精緻如真般的幻境?

「給我燒,狠狠的燒!」

大火燃燒了三天三夜,朱雀都有些萎靡了,可是那些花草樹木依然挺拔如初。

如果無法破開眼前的環境,就找到離開的出路,自己就會被一直困在此地,所以,必須破壞幻境!

修羅黑心焰沒有明顯的作用,那麼神識箭呢?

想到此,風乙墨識海中的神識樹開始搖晃,一隻只的神識箭脫落下來,飛向了天空。

轟!轟!轟!

一支支的神識箭炸裂,天空開始劇烈的震動搖晃,地動山搖,好像空間要崩塌了一般。

風乙墨一連轟擊了百餘下,除了搖晃之外,沒有任何突破,就在風乙墨失望的時候,忽然發現原本在修羅黑心焰下堅挺的小草、鮮花開始枯萎,心中大喜,連忙加緊了神識箭的轟擊。

就在神識箭轟出了二百支之後,所有的一切在火焰中化為灰燼,眼前明媚的景緻突然全部消失,風乙墨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昏暗的空間,四周充滿了灰濛濛的死氣,和毀滅的沉寂氣息。

在他的腳下,安靜的躺著一顆青色的珠子。

「這是、這是夜蜃珠!」

風乙墨撿起了珠子,驚喜的叫起來。

夜蜃珠,傳說中的靈寶,不是後天煉製而成的,而是先天自然生長出來的,其結成條件十分苛刻,需要一種叫「蜃」的仙獸身體內凝聚、存在三萬年,方可成型。

夜蜃珠最大的特點就是自帶空間,而且形成的幻境無人能夠勘破,被成為第一幻境。 之前,風乙墨推斷自己陷入了某一高級的幻境靈禁,殊不知卻是陷入了一顆夜蜃珠之中,如果沒有神識箭和修羅黑心焰,恐怕就被困死在裡面了。

現在想一想都后怕,自己死了沒事,關鍵是須彌鐲內的蓮兒他們就永無出頭之日了,終老於其中。

收起了夜蜃珠,風乙墨這才細細的打量四周,強大的神識潮水般散開,發現這裡面積極大,以渡劫初期神識,竟然探不到邊。

只不過這個空間一片昏暗,空氣混濁,沒有一絲一毫的元氣,而且四周山峰、丘陵都是死氣,沒有任何活著之物,哪怕是一棵綠草都沒有。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知道這裡是一處死地,或許在數百萬年前的大爆炸中,所有的生靈全部消失,變成眼前的死寂的樣子。

好在這裡連妖獸都沒有,危險係數降低了許多。

為了節省元力,風乙墨以肉身開始飛奔,在前方兩千里之外,他發現了一座破敗的城。

三天後,風乙墨出現在破城之前。

或許因為時間久遠,十丈高的城牆殘垣斷壁,一道道裂縫出現,許多地方坍塌了,不過,可以依稀看出這座城昔日的輝煌。

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后的男人 城寬二百里,長三百里,算得上是一座龐大的城。

光一座城門就高十五丈,寬三十長,只不過此時的城門倒在地上,進入城門,就看到滿地的破敗景象,主街道兩側的店鋪幾乎沒有完整的,全都坍塌了,地面上是一件件失去靈性的兵器、護具、鎧甲,還有儲物戒。

當風乙墨隔空一抓,撿起了一枚儲物戒,剛剛入手,那儲物戒就化為了灰燼,散落到地上。

所到之處,兵器、護具等全都變成了齏粉。

再厲害的寶物,也經不起歲月的侵蝕,一切成空!

風乙墨並沒有指望在這座叫拜月城裡看到活人,或者是活的生靈,只想找到離開此地的線索。

當他來到最後面的城主府,徑直來到了地下寶庫。

寶庫的大門、禁制早已廢了,四敞大開,沒有了任何防禦的作用,當然,風乙墨也不期待裡面有什麼寶物,只想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最主要的是如何離開。

能夠完好保留信息的自然就是各種玉簡,因此,風乙墨沒有管一堆堆的法寶,而是來到玉簡之前。

數百萬年,玉簡也都成了飛灰,手指一碰,就化為了無數齏粉。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失望的向寶庫外走去。

來到寶庫門口,轉過身,右手側立,遙遙對準了寶庫輕輕一揮,一股猛烈的風湧出,寶庫內頓時煙塵四起,什麼都看不清了。

過了良久,等煙塵消退,風乙墨再一次進入寶庫,就在滿地灰塵中發現了一塊青黑色的巴掌大小的金屬,還有一枚白色的玉簡。

風乙墨大喜,能夠在數百萬年歲月侵蝕下完整保留下來的,定然不是凡品。

青黑色的金屬雖然只有四寸見方,可是風乙墨遙遙抓取,第一次竟然無法拾取!

咦?這麼重嗎?

風乙墨來了興趣,來到青黑色金屬面前,彎腰去撿,就愣住了,好傢夥,自己的手臂力量至少有千餘斤,竟然無法拾起,於是,他加大了力量,直到把力量提升到五萬八千斤左右,才堪堪的拿起了青黑色金屬。

這是什麼東西,怎地如此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