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老頭得到了一對A,依舊是最大,他正要開口說話。

只聽到劉波開口了:“這個牌我也不是特別會玩,我這裏還有差不多七千萬,直接梭哈吧。”

劉波搶在老頭之前開口說話。

雖然有些不合規矩,但實際上,哪怕老頭開口說話了,但到了劉波,他也能直接梭哈,此時,只不過是把梭哈的時間,提前了而已。

雖然有些喧賓奪主,有些得罪人,但劉波卻是一臉從容,似乎不怕得罪那個老頭。

七千萬。

就連老頭心頭都是猛地一跳。

趙小藝還沒有反應過來,劉波已經手一揮,眼前的籌碼,全都被推到了牌桌中央。

“你這個人,簡直就是有問題,這個牌明顯就是輸了,你搞毛!”趙小藝差點就直接罵了出來,劉波這樣的操作,她完全沒有看懂。

劉波,則是沒有理會趙小藝,而是看向了郭少,說道:“我這裏七千萬,算是一個見面禮,你們帶走的人,是不是應該還給我了?”

女人和老頭微微一驚,原來,劉波來這裏,是救人來的。

郭少呵呵笑道:“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劉波搖頭:“看來你是不願意承認了,那好,這一局結束,我會用我自己的辦法來解決。”

說完,劉波看向了其它兩個人,說道:“你們還跟不跟?”

老頭臉上全是猶豫之色,劉波的牌,看上去已經沒有了任何贏面,但實際上,他如果底牌不錯的話,是可以湊成順子的。

而老頭的牌,雖然很無敵,但只要最後一張不行,也要滿盤皆輸。

這個遊戲,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贏,牌面,只是讓你確定自己的優勢,但最終,還是要看結局。

“這樣的牌,我不可能不跟,七千萬雖然不少了,但我陳金融還不至於被你嚇退,我跟,順便,加到一億。”老頭冷着臉說道,這麼多錢,就連他也感覺到壓力有些大了。

女人咯咯笑看着劉波,陳金融,郭少,最後把目光定格在了劉波身上,她微微搖了搖頭,說道:“這位小兄弟有些意思,待會兒給我留個電話,以後說不定,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到時候,小兄弟可不要拒絕我啊。”

“至於這一把,你們都賭到一個億了,我自然是跟不起的。”女人說着,直接扣了牌,一個億,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拿出來的,她雖然賭的比較大,但輸贏籠統也就是幾百萬而已,一個億,她,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一個億嗎?”郭少眼中光芒閃爍,分析了一下牌面之後,說道:“跟。”

說完,他跟老頭,都看向了劉波。

劉波只出了七千萬,少了三千萬,不夠。

“劉波,我這裏還有一億,一起梭哈了吧。”趙小藝對着劉波說道。

這倒是讓劉波有些意外,看向她說道:“你不是不贊成我繼續的嗎?怎麼這個時候,反而主動讓我跟了?”

“你不是屁話嗎?你都已經砸進去八千多萬了,這個時候不跟?現在牌面雖然你佔據很大劣勢,但也不是沒有翻盤可能。”趙小藝冷冷說道。

劉波笑笑,他可沒有想過這麼複雜的問題,而是直接看向了郭少,說道:“一億,我跟,另外我再加一億,這一億如果我輸了,自然無話可說,但如果我贏了,這一億依舊歸你,但是你卻要把我的人交出來。”

郭少冷着臉,沉默片刻,點頭說道:“可以!”

“好,那就請你們二人做一個見證,這一個億我和他單獨賭,如果他輸了,還希望他能夠履行承諾。”劉波說着,直接給剛纔的那個賬號發過去一億三千萬,給郭少看了一眼後,說道:“三千萬是我加註,還有一億,是我們兩個人的賭注。”

郭少點頭。

女人與陳金融,都一臉凝重的看着這一幕,心中格外疑惑,劉波賭的這麼大,一個億,就只爲了救一個人,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竟然讓劉波捨得拿出來一個億。

不,前前後後,劉波已經砸進來差不多兩個億了。

“好了,錢到位了,發牌吧。”劉波閉上眼睛,冷冷道看着荷官開口說道。

荷官額頭上面,都冒出來冷汗,這麼大的賭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就連電影裏面,都不敢這麼玩的。

這,可是幾個億的豪賭啊! 荷官名叫高秀。

此時,高秀額頭上面都是冷汗。

他悄悄的給郭少遞過去一個眼色,可是,郭少並沒有什麼迴應。

高秀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他決定,用自己的獨門祕笈,幫助郭少,贏下這一局。

雖然,這一局郭少的贏面已經特別特別大,但任何的牌,都有翻盤的可能,可是,如果加上他的獨門祕笈的話,郭少的勝率,就是百分百。

高秀這般想着,也這般做了。

他的動作,快到沒有任何人看清。

可是,就在高秀的動作,在最爲關鍵的時候,高秀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一個極爲美麗的聲音:“等一下。”

高秀停下來手中的動作,朝着前方看去,那開口之人,正是趙小藝。

趙小藝冷冷道看着高秀,說道:“這麼大的豪賭,我覺得不應該用人來發牌了,你的手,現在不能接觸牌桌。”

“你懷疑我的人有問題?”郭少冷眼看向了趙小藝,只見到趙小藝也冷冷的看了回去,說道:“不是懷疑,而是爲了保險,這麼大的賭局,呵呵。”

“行。”郭少點了點頭,隨後看了一眼高秀,高秀心跳都漏了半拍,他剛纔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卻被趙小藝打斷,他心中不由得懷疑,是不是他的技術退步了,否則,這個女人怎麼會突然開口。

不過,他還是招來一根尺子,隔了一米多的距離,用這跟尺子發牌。

他再也沒有下黑手的機會。

至於劉波,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的動作,一臉淡然的坐在那裏。

郭少的牌發了。

牌面上,郭少是方塊10JQK,隨便來一個方塊牌,都是同花,再不濟,也能湊一個順子。

而劉波,則只不過是多了一張五,算上他的底牌四,形成了二三四五六的順子。

趙小藝已經緊張到了極點,劉波的底牌她不知道,但不管如何看,郭少的牌,都佔據了贏面。

劉波依舊是一臉淡然,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是什麼牌,索性直接翻了過來,露出一副順子來,隨後看向郭少,道:“你的牌呢?給我看吧。”

郭少的面色,略顯陰沉,冷冷的看着劉波,說道:“小子,算你狠。”

說着,郭少直接翻牌過來,卻只是一張梅花八,不是順子,也不是同花,什麼都不是。

趙小藝直接蹦了起來。

一臉的興奮!

甚至直接摟着劉波,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贏了!”

“贏了就贏了,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吃我豆腐?”劉波無語的看着趙小藝,後者頓時也是面頰緋紅,她特別喜歡賭錢,看到這麼大的賭局,居然贏了,剛纔就是太激動了。

呼。

老頭陳金融與那個女人,這時候也是長出了一口氣,劉波,居然贏了。這也讓他們心中挺意外的。

至於秦璃,從一開始,就一臉淡定的站在那,不管劉波砸多少錢,她都沒有任何表示,彷彿一個木頭人在劉波身後。

陳金融也開了牌,他的牌面一直最大,可惜,到了最後,依舊比不過劉波,被劉波殺死。

劉波也有些意外,沒想到真的全贏了,這麼說,他今晚,還賺了不少錢。

“我的人呢?”劉波看向了郭少,開口說道。

郭少面色徹底冷了下來,劉波贏了就贏了,還想找他要人?

他直接冷冷說道:“人?什麼人?”

“你要耍賴?”劉波面色也是微微一寒,盯着郭少的時候,郭少只感覺到自己承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他不明白劉波身上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氣勢,但他不可能因爲這樣,就服軟,依舊冷冷看着劉波:“我真不知道什麼人。”

陳金融臉色瞬間有些不好看,說道:“郭少,願賭服輸。”

“輸什麼?”郭少直接裝傻充愣。

劉波一拍桌子,道:“看來,你鐵了心要耍賴了。”

“郭少是吧?”劉波看着郭少說道:“這裏是你的賭場吧?我本來想用賭桌上的規矩,來處理這件事情,但既然你不承認,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法 。”

“呵呵。”對此,郭少只是冷笑,他不信劉波還有什麼方法。

只見到劉波看了一眼秦璃,說道:“靠你了。”

“早就應該這樣,跟這些傢伙,這麼客氣幹什麼?”秦璃半眯的眼睛總算睜開來,她面容嬌好,看起來就是一個嬌滴滴的美女而已,但此刻,隨着她的眼睛睜開,在場諸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花臂大哥第一時間,就上前一步,想要護在郭少面前。

但他纔剛剛走出一步,就看到秦璃已經越過了賭桌,站在了郭少面前,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郭少的臉上。

啪的一聲,郭少那白淨的臉上,頓時多了一個五指印。

隨後,秦璃一個閃身,站在了郭少身後,在他後腦勺上面一拍,郭少張嘴就吐出一口鮮血來,裏面,還夾雜着一種白色的堅硬物質:兩顆牙齒。

秦璃的手,就抓在郭少的後腦勺上,瞬間將他控制,花臂大哥剛剛邁出去的一條腿,站在原地不動了。

“人呢?”劉波一臉平靜的看着郭少,淡然說道。

“我不知道。”郭少強忍着臉上的疼痛,斷齒的恥辱,狠狠的說道。

劉波沒有說話,看了一眼秦璃。

秦璃直接抓着郭少的手指頭,輕輕一扭,手指頭就呈現三百六十度扭曲。

“說吧,否則耽擱了治療時間,就落下殘疾了。”劉波淡淡說到。

經歷了幾次綁票的事情,劉波對這樣的事情,也變得極爲從容了,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的話,他是不準備用這種手段的,畢竟,不光彩。

他這麼有錢,不管幹什麼,都能夠用錢來解決,爲什麼,非要接觸這些灰色地帶呢?

不過,這郭少顯然不願意用正當的手段來解決,那,劉波也只能當一次惡人了。

“我不知道!”郭少強撐着,這一次,都沒有等劉波指示,就聽見咔嚓咔嚓的聲音傳出,郭少的就受到了嚴重摧殘。

劇烈的痛苦,讓他差點暈了過去。

郭少狠狠的看着劉波,道:“停下,我帶人過來。”

“要快。”劉波說道。

花臂大哥連忙出了門。

老頭陳金融這個時候,也出來打圓場,說道:“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傷了和氣。”

“誰跟他是自己人?”劉波淡淡說到。

陳金融頓時面色一沉,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啊,這麼不懂的尊老愛幼,以後出門在外,是要吃虧的知不知道?

他正準備開口教訓一下劉波,就聽到劉波說道:“你不要說話,這是我和他的事情,否則,哼。”

“我看你待會兒怎麼出去。”陳金融氣的渾身一抖,一揮衣袖,也不管這事了。

那女人則是咯咯笑着看着這一幕,沒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