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聲音是從樓上傳出來的,那是沈虎弄出來的聲音。

沈虎槍響!

看見寒芒閃現,沈虎的槍便響了。

沈虎的狙擊槍,威力並不算很強,但是那速度,卻絕對駭人。

便是武王境界的郭守哲,都沒能躲開沈虎的一槍,可見這槍的速度有多快。

上到樓上的時候,沈虎便已拿出了他的槍。見孫二娘有難,沈虎立時便一槍射出。

這也就是沈虎的一雙眼睛,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槍響,青光現!

青光正正的擊在匕首上。

這一槍,並沒能擊碎匕首,也沒能把匕首擊落。

這一槍,只是讓匕首頓了一頓。

一頓已足夠!

就這一頓之際,孫二娘向前跨出一步,然後轉身,揮劍。

劍芒一閃!

劍芒一閃間,便已劃過那人咽喉。

不知不覺,孫二娘也已變得很強。現在,她也是武師境界的強者。

看著眼前緩緩倒下的陌生人,孫二娘的一雙眼中全是堅毅。沒有那種經歷死亡時的害怕,也沒有僥倖生存下來的興奮。那雙眼中,只有堅毅。

孫二娘,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膽小怕事的孫二娘!

跟隨著沈雲飛,面對一次次危機,面對一次次險境,這些日子,沈家人所過的生活,要比以前危險無數倍。

但是沈家人的眼中,卻再也沒有了害怕。

遇神殺神,遇鬼殺鬼。

沈雲飛那強悍的作風,喚起了沈家人內心深處的熱血,喚醒了沈家人寧死不屈、永不退縮的精神。

孫二娘雖已沒有青春,卻也有熱血,也有激情!

孫二娘仰天發出一聲長嘯,「躲躲藏藏算什麼鼠輩!有種出來和老娘單挑!」

沒有人回應孫二娘的話,回應她的,是來自後背的銀光突現。

銀光才現,青光也現。

沈虎槍又響。

匕首頓住,孫二娘再次轉身,一劍殺人。

人們都看呆了,便是盧芒都愣住。誰也沒有想到,影子刺客的絕殺技,竟是被沈虎給克制住。

「沈虎,幹得好!」孫二娘忍不住大讚。

「二娘放心,沒有人能夠逃過我這雙眼睛。」沈虎冷靜的聲音從樓上傳出。

以前,沈虎的能力,只能連續放出三槍。現在則不同,現在沈虎境界提升,釋放一槍的靈氣卻沒有變,沈虎現在便是一連放出幾十槍也沒有問題。

「他需要更好的槍。」張明張遠此時也站在小樓前。張遠沉思著說道,「以後有好材料,我要試著做出一把更好的狙擊槍。」

這個時候,忽然又有銀光閃。

銀光依舊來自孫二娘的背後,不過這次,是兩道銀光一起閃現。

「砰!」又是一聲槍響,但是青光卻是兩道。

沈虎的動作飛快,兩槍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射出,人們就只聽見一聲響。

兩道青光,全都擊在匕首上,孫二娘再次轉身,依舊是一劍。

一劍出,兩人死。

出來的這些人,都是初期武師境界,他們的實力,一點也不比孫二娘低。可是那必殺的一擊不中后,他們竟是只能任由孫二娘擊殺。

這是影子家族致命的弱點。

正是因為這一弱點,當初他們才會為了血獅劍去找劉川,從而和沈雲飛結仇。

影子家族一直在尋求改變,尋找一條既能必殺,又不會被殺的路。

孫二娘的戰鬥還在繼續。

轉瞬間,又有影子刺客發動攻擊。

這一次出現的是三個人,三柄匕首。

樓上,槍響!

只是這一次,在擊中第三柄匕首的時候,那匕首已刺入了孫二娘的肌膚。

萬幸的是,匕首還沒有來得及刺中心臟。沈虎的輔助來的還不算太晚。

看著下面的情形,沈虎的眼中終於現出擔心。

三槍,已是他的極限,如果對方再多出一個人的話,沈虎就會來不及救援。

就在沈虎如此所想的時候,他的眼中又已看見寒光。

四道寒光。

真的是四個人。 這一次,是四個人同時出現在孫二娘背後,四把匕首散發出耀眼的寒光,疾速向前刺出。而沈虎的槍卻沒有響,連一槍都沒響。

本來,沈虎還擔心的不得了。不過當他注意到孫二娘的時候,他的一顆心立時便放下來。

孫二娘這一次已不需要他的幫助了。孫二娘一劍殺死三人後,連片刻都沒有停留,便向著前方衝出去。那四把匕首雖然很快,但卻已刺不到孫二娘。

連續遭遇了四次偷襲,人數從一個人增加到三個,如果孫二娘還傻站在原地,那隻能說她該死。

一次是偷襲,兩次是偷襲,但連續三次四次,雖然還看不見人,也是從背後發動攻擊,但卻已經失去了突然性。這個時候再想殺人,就不可能太容易了。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孫二娘遭遇四次襲擊,時間其實很短。

直到這個時候,盧芒才有機會喊了一聲,「二娘,離開影子,他們是影子刺客。」

孫二娘聽得明白,這個時候她已衝出陰影區域,她已站在陽光下。

聽見盧芒的話,孫二娘心神一松,她明白自己安全了。

其餘的人也是心神一松,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那就不可怕了。

影子刺客,需要影子的遮掩才可怕。而沒了影子,他們什麼都不是。這是絕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鬆懈下來的時候,孫二娘的背後,卻忽然現出一點寒光。

劍芒!

劍芒突兀的出現在陽光下!

劍芒出現后,才有拿劍的人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

這個人如幽靈般出現在陽光下,他的人現身,他的劍便已刺向孫二娘。

誰能想到,影子刺客不需要影子,也能隱藏行跡?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孫二娘安全的時候,卻出現了這樣的一個人,和這樣的一柄劍!

「砰砰!」

青光連閃。

連續五道青光擊在劍上,擊在劍上同一個位置。

沈虎的槍!

沈虎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他的反應卻一點也不慢。

看見劍,沈虎便開了槍。

沈虎有一雙非凡的眼睛。他能看得出,這一劍比之前那些匕首的速度都要快。

快即是強!

沒有超出別人的力量,又怎麼能夠比別人更快?

沈虎自然不敢輕視,他一連開出了五槍,這是他的極限。

五槍瞄準同一個目標,和三槍擊中三把匕首不同,前者比後者要容易一些。所以沈虎能夠多發出兩次攻擊。

沈虎一直選擇攻擊兵器,而不攻擊人,是因為這槍的力量不強,他根本殺不死武師強者。

人提升了,可是槍卻沒有。如果沈虎多灌注靈氣的話,槍就會炸開。當初沈紅第一次試槍的時候,就是因為靈氣注入多了,被崩了個全身烏黑。便是現在,沈紅的皮膚都要比以前黑一點。

這也是張遠看出的原因,所以張遠才想著,要做一把更好的槍給沈虎。

槍的力量太弱,而那個拿劍的人又太強。他比之前的那些武師都要強。

便是五槍都擊在同一個部位,也沒能阻住那柄劍。

劍繼續向前,這五槍對劍的影響竟然很小。

當然,這五槍也起了作用,最起碼,那柄劍有那麼一瞬間,慢了一些。

這也為孫二娘爭取到了一點機會。

孫二娘的身體偏了一偏,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劍刺入了孫二娘左臂。從後面進去,從前面出來。

孫二娘猛然轉身,順勢把左臂從劍上拔出來。

血如泉涌,孫二娘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轉過身,孫二娘的劍就已揮出。

之前,孫二娘每揮出一劍,都會帶走影子刺客的性命。

而這一次卻沒能做到這一點。那人見孫二娘劍刺過來,手中劍竟是直接迎了上去。

兩劍相交,兩人各自後退一步,竟是勢均力敵。

眼前的人,也是初期武師境界,但他卻接下了孫二娘的一劍,而且接的一點也不困難。

還有,他使用的是劍,不是匕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