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金光,青光!不斷碰撞!

二十個元力單位的力量有多麼龐大?現在王乾和小金鵬每一次出手,都是這個層次的力量,簡直像是千噸炸藥在不斷轟炸,場面驚心動魄到極點。

大鵬戰技!鵬王翅!裂天爪!

小金鵬大吼一聲,身後翅膀急促地扇動,整個人下一刻成為一團金se的旋風,連影子都消失不見,同時一隻只金se的利爪,鱗片密布,強勁有力,鋒利如勾,連綿不絕地攻殺向了王乾渾身要害。

速度太快了,這種攻擊速度,幾乎一個呼吸間,就是成千上萬次的攻殺,而且每一次攻殺,都是全力以赴,空氣都被打爆了,大片的黑se紋路在縱橫撕裂,恐怖的風暴,不斷扭曲,撕碎,爆炸。

兩人的戰場,徹底沸騰了。

小金鵬施展出了大鵬戰技!這種古老的戰技,絕對是上古傳承,而且沒有任何文字圖卷,只有血脈才能夠傳承這種絕密的戰技,小金鵬的身上,流淌著上古金翅大鵬鳥的尊貴血脈,這種血脈中,就有許多神秘的傳承,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現在和王乾的戰鬥中,他徹底爆發了。

王乾自然不是軟柿子,他的攻殺手段,同樣凌厲霸道。

jing赤著上人,青se的罡氣不斷流轉,從血肉深處不斷湧現出龐大的力量,苦海印訣被他施展到了一個極致,這時候的苦海印訣,已經完全被他轉化為一種無限武道,一拳一掌,都攜帶著狂然大力,無邊道韻,充滿著霸道至尊的氣息。 ()【第二更到,求個收藏什麼的。】

王乾這個時候,就有一種感覺,面對小金鵬這種對手,攻殺速度無雙,力量如同蠻荒巨龍,什麼神通道法,都是沒有多少用處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他對攻,相互拼殺,不然你準備一個道法,或者施展一個神通,有時候需要一丁點的時間,但是就這一丁點的時間,對於小金鵬來說,已經足夠把你的肉身絞殺無數次了。

所以,他們兩個現在的戰鬥,真正的實力的比拼,沒有半點花哨的東西,每一刻,都打出了無數殺招。

越是修行,王乾就感覺到九轉煉體訣中記載的武道神通越發博大jing深,比如說苦海印訣,原本就是沉淪印,消融印,超脫印,橫渡印,四種印訣,但是自從感應到了苦海的所在之後,他對於這套印法的領悟,是突飛猛進,進入到了一種不言自明,深不可測的地步。

如今他就發現,每一個印法當中,都蘊含著海量的信息,海量的神通道韻,可以轉化為無數攻殺大術,綿綿泊泊,永無止境的樣子。

同時,他也真正明白,九轉煉體訣的玄功,玄妙之處,主要就在於對於肉身的淬鍊,至於其他的攻殺大術,恐怕一千個人修行這門功法,就能夠演化出一千種不同的攻殺絕技。

面對小金鵬的無限攻殺,王乾徹底忘卻了一切,進入了一種順其自然,隨手而出的境界。

小金鵬連綿不絕,速度無雙的攻殺過來,他就隨手抵擋,順手反擊,手段jing妙,招式玄奧,隱約間他隨手的一記攻殺,都帶著濃濃道韻,苦海的氣機在他身上越發明顯。

小金鵬越戰越心驚,他發現,王乾的戰鬥方式,與他非常相似,兩人幾乎都摒棄了花哨的神通法術,沒有什麼光輝燦爛的法力爆炸煙花,完全是實實在在的力量對比,拳拳到肉是個什麼感覺,他們現在的戰鬥就是什麼感覺。

大鵬明王斬!

小金鵬手臂如刀,無比鋒利,一個剎那間,對著王乾斬殺出了三萬六千刀!

刀刀奪命,刀刀凌厲,下下無敵!

一斬身,二斬魂,三斬命!

小金鵬滿頭金se的髮絲,崩斷了玉帶,直接披散開來,每一根髮絲,都堅韌到了極點,像是無數鋼絲,狠狠地扎入了虛空當中,大量的元氣被吸扯出來,融入他的體內,彌補他的消耗。

這一刻,小金鵬展現出了一門絕學!

他修行的主要功法,就是大鵬明王經,是大鵬族先輩一個絕頂人物創造出來的絕世古經,包羅萬象,道韻蒼茫。

其中最為凌厲的攻殺大術,就是大鵬明王斬!

大鵬是金翅大鵬鳥,明王,代表著憤怒,怒火的情緒,這門武道,創造出來,純粹就是為了殺出。

他一施展出這門絕技,論道場上,凄風冷雨,鬼哭神嚎,殺氣沖霄,濃郁的血光,幾乎要下起一場血雨!

可見這門戰技的殺xing之重,絕對是前所未有。

這一刻,王乾真正感覺到了龐大的壓力,鋒利的殺意,直接沖入了他的靈魂當中,一個剎那間,他彷彿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血腥的氣息,白骨如山的氣息,各種彷彿地獄的場景,在他的腦海中不斷閃現著,他知道,這就是這門神通自帶的一種jing神殺意幻象,一旦沉浸其中,下一刻,自身就會被斬殺成億萬碎片,死的不能再死!

危險,緊急!

但是越到這個時候,王乾心神越發平靜下來,他在小金鵬這一招戰技當中,彷彿看到了遙遠的時空深處,一尊偉大的妖族至尊,以心中怒火,斬天斬地斬人斬鬼斬仙斬神,總之是斬殺萬種生靈,那種狂野的霸氣和殺意,跨越歷史的洪流,降臨到了現在。

嗤!

一道金光,從王乾肩頭略過,金紅se的鮮血飛濺出來,白玉金剛一般的骨骼都顯露出來。

小金鵬這門神通太恐怖,王乾只是一個不小心,就被斬中,受傷了。

不過他的神se沒有半點變化,依然如同鋼鐵一般,沉默堅韌,一雙瞳孔中,清晰地印照出小金鵬出手的無數軌跡,一道道金se的光影,都化為神秘的道韻道則,被他看在眼裡,然後進行分析領悟。

同時,王乾身上,青光湛湛,一滴滴鮮血,肩頭裂開的傷口,在他充沛的生命jing氣之下,眨眼間就完全恢復過來,一點傷痕都沒有,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夢幻泡影。

論道場上,一個個青年,臉se蒼白,看著兩人的戰鬥,心驚膽戰,太激烈,太殘酷,太可怕。

王乾大片的血液飛濺出來,就引起了一片驚呼,不過他的傷口下一刻就恢復如初,這種手段,更加令人驚悚。

但是這一切王乾都不會在意,他在小金鵬的攻殺之下,心中的領悟越發清晰。

苦海無量!戰、戰、戰;渡、渡、渡!

浩大的音波,滾滾如chao,王乾的身軀陡然間變得無比偉岸高大,身上籠罩著朦朧青光,隱約可見一片神秘的海洋,其中浪濤無盡,漩渦無盡,到處都是死寂,吞噬,沒有半點希望,完全是真正的苦海,苦,苦,苦,無邊的苦!

強大的壓迫之下,王乾終於更加深刻地領悟了苦海的道韻,他清晰地感覺到了苦海所在的地方,無處沒有流轉著深奧的道韻氣機,僅僅是剎那,他就領悟了許許多多,完全進入了另一個層次。

苦海印訣的種種玄奧在他心頭流淌著,最後轟隆一聲,青光大放!

像是打破了一重桎梏,又像是打開了一扇大門!

這一刻,王乾眼中爆發出駭然的青光,氣勢猛烈地瘋長著,雙手不斷結出眼花繚亂的印訣,溝動著道韻氣機!

什麼是征戰凡塵,什麼是橫渡苦海,這一刻,王乾隱約明白了其中的韻味,所以他打出了神來一筆!

滔滔苦海,金戈鐵馬,征戰九天,又恍若一座古老的石橋橫空,種種浩大強烈的氣勢,簡直彷彿天道一般,莫可名狀!

王乾知道,這一擊,是自己目前為止,真正的巔峰,從來沒有這一刻,他覺得自己距離苦海是如此之近,距離道是如此之近!

轟!

掌印,道印,光印,形成攻殺狂chao,洶湧如一片神海,又彷彿貫穿古今的神橋,隱約之間,王乾似乎把握住苦海和金橋鏈接的契機。

崩崩崩!

大崩滅,大崩碎,周圍無量的黃金光芒在消散,王乾打出的青se光柱,太恐怖,其中的力量,完全超越了他現在的極限!

這是他溝通了苦海,借來的道韻之力,如今一下子爆發出來。

大鵬明王斬的光芒,何等凌厲,何等堅韌,但是這一刻,在小金鵬駭然的目光當中,大片的破碎,甚至環繞在他身邊的璀璨金光,都在這種青se的光芒面前,黯然失se。

完全潰敗!

剛才的一瞬,小金鵬突然爆發,大鵬明王斬的絕世戰技,兇猛無敵,直接從王乾身上斬下二斤肉來,如今風水輪流轉,王乾這一次的爆發,簡直就是超乎常理。

他的力量,這一刻,完全超越了二十個元力單位,甚至達到了二十五個元力單位,直接超越了小金鵬五個元力的力量,這種差距,太大了。

大到即使小金鵬如何自信,如何驕傲,在這一刻,都是蒼白無力。

嘩嘩!

大片的鮮血灑落下來,小金鵬的兩條手臂,直接被重創,骨頭斷裂,血肉破碎,金se的血液,珍貴無比,現在卻是灑落長空,殘酷慘烈到了極點。

大鵬明王斬,被王乾徹底碾壓,小金鵬的氣息,一下子衰落下來。

王乾眼眸青光凌厲,彷彿一尊古老戰神,身上的道韻氣機還沒有完全平復下來,一個凝視,小金鵬心神就是一顫。

剛才王乾的威勢實在太可怕了,那種神秘的道韻,小金鵬見識豐富,但是也沒有辨認出來,似乎是天地間的一種禁忌之道,不在大眾之列。

「王乾,住手,我認輸!你就是一個瘋子!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天才也不是你這樣的!」

小金鵬英俊的臉蛋都有點扭曲,對於王乾的怨念,完全是**裸的,一點都沒有保留。

不過他也真是強悍,兩條手臂剛才差點被廢了,但是幾個呼吸之間,一股股金燦燦的光芒幾乎如同實質的水流一般,在他的手臂上面不斷流淌著,斷裂的骨骼,破碎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著,幾個呼吸之後,就一點都看不出來了,可見他的恢復力完全不在王乾之下,肉身絕對強悍到了一個高深的層次。

呼!

長長地吐出一口氣,王乾眼神中的青光漸漸暗淡下來,仔細一個思量,對於剛才自己的雷霆一擊,一幕幕都完全回憶起來。

「小金鵬,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能夠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完全不能控制,不過這也是你的功勞,如果不是你的大鵬明王斬太過凌厲,幾乎把我逼迫到了死亡的邊緣,我也不可能出現那種情況。」

王乾微微一笑,對於這個小金鵬,他開始有了點好感,這人雖然驕傲,但卻是真漢子,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在他的眼神中,王乾沒有感覺到什麼殺意和仇恨,可見,剛才的論道,他也只是不甘心而已,不會有什麼報復心理,這就非常難得。 ()這個時候,王乾就率先得到了一個積分。

同時,他就在論道場上,感受到了濃烈的火熱氣息,這種層次的論道,太jing彩了,每一個青年修士,都在仔細觀察,想要從中得到一些啟發,來幫助自己提升修為,領悟大道。

王洛,梵自在中的令牌,激she出璀璨的光芒,兩人渾身氣勢瘋長,濃郁的戰意幾乎要凝練成實質,衝天而起。

王洛,天元宗的絕世天才,修為提升的速度非常恐怖,而且他也很年輕,今年大約是三十歲左右,在這個年紀,修成元胎,而且積累深厚,力量達到二十個元力單位的層次,這種成就,沒有人能夠他不是天才。

這也從一方面可以看得出來,這次論道大會,八個天才之王,哪一個都是絕世天才,蓋壓同代,人中龍鳳都不足以形容。

「王洛,沒有想到,這才多久不見,你都成長到這個地步,不得不一聲佩服啊。」

梵自在微微一笑,像是在和老朋友敘舊的樣子,不溫不火,即使是激烈的論道戰鬥即將開始,他也非常平靜,這是心靈修養到一個深層境界的時候,才能夠有的表現。

「哦?我雖然天才,但是和你這個天魔之子比起來,還是有所不如?你這是讓我自信心爆棚,然後出現失誤,你就可以趁虛而入了嗎?」

王洛明亮的眼睛閃爍著睿智的光芒,似乎是在把握梵自在的深沉用意。

兩人還沒有正式動,只是語言上的交鋒,看似平淡,實則是暗chao洶湧,危險到了極點,直指對方本心,是一種對於道心的攻擊。

王乾幾個青年,心靈敏感,修行高深,自然能夠看出這兩人現在已經開始了交。

總之一句話,能夠成為天才之王的青年,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和這樣的人打交道,一個不小心,就要落得凄慘的下場。

「好,底下見真章。」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大笑一聲,彼此間悍然發起了攻擊。

嗡!

梵自在眸光一下子變得漆黑一片,陡然激she出濃濃黑光,這黑光,是純粹的魔光,凄厲的尖叫聲中,一重重魔鬼天魔的影子,幾乎如同狂chao怒海一般,朝著王洛淹沒而。

天魔真瞳!

這是一門瞳術神通,發動的非常快,一般人根本反應不過來就會中招,有種暗夜無常的味道。

但是梵自在如今的對是王洛,是和他一個層次的天才人物,心思縝密,心靈敏感,神通無量,自然不是這種簡單的段就可以對付的。

「天魔真瞳!好神通,我這裡也有一門瞳術,自在兄請鑒賞一下!」

王洛哈哈大笑聲中,雙目jing光流轉,他的雙目一下子變得深邃幽暗,彷彿蘊藏了許多時空世界,星河漩渦。

唰!

一束凌厲的光芒,洞穿虛空,道韻氣機玄奧無比,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種氣息在其中蘊藏著。

八卦神眼!

周天八卦,八方世界,蘊於一爐!

王洛的這門瞳術,修行起來,也是非常艱難,需要對周天八卦有了深厚的積累和領悟之後,才能夠施展出來,每一次激發,都要消耗大量的jing神和法力。

這也是瞳術的基本原理,看似簡單,其實凌厲危險到極點,消耗也非同小可,一般人根本施展不了幾次,就要能量枯竭。

但是這種消耗,不管是王洛還是梵自在都無所謂,完全能夠承受下來,而且還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來。

浩瀚的jing神波動,重重疊疊的天魔影子,形成一片chao流和海洋。

下一刻,無盡天魔和八方世界相遇,相互攻殺,劇烈的元氣波動爆炸起來,虛空中到處都在閃爍著雷電火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