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開始的時候,只是有些疼痛,楚歌還有掙扎的力氣,可是沒過多久,肩頭便有了一種麻痹的感覺。

這中年人是個高手! 不滅道心 這是楚歌的第一反應。

自從改變體質以後,他的對手都只是普通人,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中年人,竟然是一個練家子的。

楚歌並未服軟,而是眉頭一皺,將暖流快速的凝聚在肩頭,減輕痛苦的同時,一抖肩頭,靠著暖流的暗勁,將中年人的手震開,「給我……開!」

楚歌雖然能打,但是他沒有絲毫的格鬥經驗,自知不是這個中年人的對手,也顧不得什麼臉面,心裡只有一個字——逃!

中年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有些發顫的手,喃喃道:「罡氣玄勁,這、這怎麼可能!」

不過他很明白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不等楚歌跑遠,再次向楚歌的肩頭抓去!

假愛真歡,總裁狠狠愛 這一次的無論是速度還力度,都要比上次強上很多。

感覺到身後氣流的不對,楚歌連忙回頭一拳朝著中年人的手打了過去!

「嘭!」一拳一爪在半空撞擊,發出一聲悶響,中年人向後退半步,而楚歌足足退了三步才穩住身形。

媽的!這都什麼事兒,如果今天不是自己瞎操心,救什麼殺馬特小妹,也不會被黑社會追殺了!

中年人一臉的凝重,楚歌的實力顯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來不動用點真功夫,是沒辦法將這小子拿下了!

就在中年人準備再次進攻的時候,之前的聲音再次傳出,「王叔,試探也試探夠了,還是別再動手了!」

隨著聲音的落下,一個嬌小的身影從這些穿著西裝大漢的身後走了出來。

臉蛋白裡透紅,細嫩無暇,齊劉海的**短髮,穿著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大大的眼睛,清澈無垠,粉色的嫩唇,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

可愛,這是楚歌心裡生出的第一個詞語。

眼前的這個女孩,第一眼就給人一種清純無比的感覺,搭配著黑色的連衣裙,一點也不讓人覺得怪。

楚歌覺得唯一的遺憾就是,這胸部未免太平了點,這女孩怎麼說也有十七八了吧?應該已經發育的有些規模了,怎麼會這麼平呢?

雖然眼前的女孩,很漂亮,可是楚歌也沒有欣賞的心思。

這個女孩他並不認識,甚至可以說是第一次見,不知道為什麼會出聲救自己。

看這些人恭敬的態度,這個女孩的地位應該不低。

「王叔,我沒騙你吧,這個人很厲害的!」女孩笑嘻嘻的說道。

被稱為王叔的中年人,點了點頭,「骨骼驚奇,意識到位,可以說是武學的奇才,不過還欠缺火候,只懂得用蠻力。」

「你這話什麼意思,咱們再練練?」楚歌正處身強力壯的年齡,被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這麼說,他心裡很不舒服。

不等王青山說話,女孩便開口說道:「不要逞強了,剛才王叔根本就沒用全力,當然,你自己想挨揍,我就管不著了。」

楚歌聽到這句話卻是沉默了,他和王青山有差距,他自己最清楚,剛才只不過是一時氣急才說出那樣的話。

「謝謝這位小姐的救命之恩……」楚歌對著女孩報謝,如果剛才不是女孩喊住手,恐怕自己的右手現在已經沒了。

不過他心裡很疑惑,這個女孩和王青山明顯是一夥的,一個要砍自己的手,另一個卻救了自己,楚歌越想越彆扭。

女孩看著楚歌的表現非常樂呵,笑著說道:「好像在拍古裝劇似得,不用啦!今天在車站你也救了我,我們算是扯平了!」

「我救過你?」楚歌愣是沒想明白,這女孩的話是什麼意思。

當他看到女孩那平平的胸部時,臉色變得詫異無比,指著女孩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是今天的那個殺馬特小妹!」

「沒錯!就是我哦,帥哥~」楊小溪笑著說道。

楊小溪孩笑的很自然,沒有像大家閨秀一般的捂嘴輕笑,但是卻很有感染力。

就因為如此,楚歌無論如何也無法將眼前這個清純可愛的女孩,和白天救的那個殺馬特小妹聯想到一起。

不過人家也沒有必要騙自己,聽楊小溪這麼一說,楚歌總算明白為什麼之前會覺得聲音有些熟悉了。

「好了,王叔,既然這個人通過了你的考驗,你也應該履行你的承諾了!」楊小溪看著王青山笑著說道。

王青山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楚歌說道:「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蕭幫的一員,主要任務就是保護大小姐。」

「蕭、蕭幫?!」楚歌聽到王青山嘴裡說出的幫派名稱,整個人就好像被雷電擊中了一般。

蕭幫,又稱天宇會,華夏最大的幫派,在黑幫勢力中,蕭幫自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華夏大半版圖內,都有蕭幫的存在。

總壇身在台灣,黑白兩道通吃!

曝光率最高的,就是蕭幫旗下的華夏天娛。

華夏天娛可以說是全華夏知名度最高的娛樂公司,娛樂圈中大半的天王天後都出自那裡。

楚歌了解的東西並沒有這麼多,但是蕭幫的名聲,只要在青春期熱衷過**事物的年輕人,應該都有所耳聞。

畢竟在網上關於蕭幫的傳說,實在太多了!

當然,如果不刻意去查詢這些,華夏天娛的知名度,要比蕭幫大得多。

畢竟一個是暗地裡的,一個是擺在明面上的。

雖然在年少時,楚歌對於黑幫的事物很熱衷,可是他現在的心態,早就不是以前的心態。

混黑的,基本上沒有一個好下場,所以楚歌回過神之後的第一句話便是,「我可不可以不加入?」

「不加入也可以……」

看到王青山少有的露出笑容,楚歌鬆了口氣,看來黑幫分子,並沒有他想的那麼恐怖。

可是接下來王青山的話,差點沒讓楚歌跌坐在地!

只見王青山猛然收起笑容,冷聲說道:「那就把你的手給砍下來!」

「王叔是吧?你是我親叔行嗎!這事兒咱們商量商量成不?」如果王青山只是本地黑幫大頭,楚歌才不會這樣。

蕭幫的勢力就算沒有遍布全國,但以蕭幫的地位,想要處理掉自己這麼一個小人物,無論自己逃到哪裡。

只要蕭幫一聲一聲令下,大陸上的黑幫勢力一定是一呼百應。

出國?楚歌也得有那個費用!

「加入或者砍掉一隻手,你自己選。」王青山聲音冷淡的說道。

見王青山這裡沒有了商量的機會,楚歌只好看向楊小溪,「大小姐,看在我剛才救了你一命的份上,讓王叔饒了我吧!」

楊小溪無辜的眨了眨大眼睛,「剛才我也救了你呀,互相抵消了!現在幫不了你了……」

楚歌一看這情況,直接死了心。

一咬牙,看著王青山說道:「我是絕對不會……」

沒等楚歌說完,王青山就一掌將楚歌家的桌子拍成了幾塊,轉而看著楚歌說道:「你說什麼?」

「啊……哈、哈哈……王叔你別生氣,我是說……我是絕對不會拒絕的!從今天起,我楚歌就是你、咱們蕭幫的一員了……」楚歌乾笑著說道,不過他的心卻在滴血。

「太好了,我就知道帥哥你一定會答應的!」楊小溪一臉興奮的說道。

楚歌苦著個臉,這能叫答應啊!這他媽明明是**裸的逼良為娼啊!

算了,以蕭幫的實力,估計也沒人會吃飽撐著找死,自己也算找了一個靠山! 明王首輔 楚歌只能如此樂觀的安慰自己。

「我叫王青山,這位是我們蕭幫分會的大小姐,楊小溪,也就是你以後要保護的對象。」既然楚歌已經是蕭幫成員,王青山便開始介紹起來。

楚歌乾笑道:「那個……咱們蕭幫在道上是出了名的牛b,沒人會打大小姐的注意吧?再說了,王叔你這麼厲害,我一個菜比,這保護大小姐的任務,也輪不到我頭上吧。」

「名聲大,並不代表沒有對手,現在處於非常時期,我有要務在身,所以就由你來保護大小姐。」王青山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至於你實力的問題,以後每逢雙休,你都要回幫派接受特訓。」

「既然是保護大小姐,不是隨時都要待在大小姐身邊么?為什麼只有周末的時候才會特訓呢?」楚歌疑惑的問道。

王青山一臉平淡的說道,「因為從明天起,大小姐會去市三中上學,只有周末才會休息。」

靠!尼瑪,剛才還說是特別時期,現在卻要去上學上課,這他媽不是坑爹么!

……

「我交代的,你應該都記住了吧?」王青山看著楚歌問道。

楚歌連忙點頭,「恩,都記住了!」

「好了,時間不早了,小姐我們也該回去了。」王青山站起來對著快要睡著的楊小溪說道。

看著準備離開的王青山,楚歌忍不住開口道,「王叔請留步!」

「怎麼?」

「你把我這桌子弄壞了,怎麼也得賠償點錢吧?我的桌子不是什麼花梨木昂貴的木種,您老人家隨便給個百十萬就好了!」

「滾!」

(新人不易,如果覺得不錯,希望大家將本書加入書架,順便再投點推薦票的話,那是最好不過的了……)」豬豬島小說「按照原定計劃昨天就應該結束的問題又有了新變故,前些天請假的shíhòu沒想到情況會這樣嚴重,只是事情的發展不盡如人意,這幾天我要去看沒網的老房子,根據現在的情況很難jìnháng更新,只能再請假幾天,因此產生的更新問題腦袋只能萬分抱歉,等騰出手來,必定恢復正常更新。 市三中門口,楚歌一個人站在門口,來回踱步,一臉的焦急。

今天是楊小溪,轉校到市三中的日子。

神奇寶貝之精靈掌控者 身為蕭幫的一員,楚歌自然得早早迎接。

他很蛋疼,一直鬧不明白,蕭幫這樣的大幫派,為什麼會找自己這麼一個默默無聞的吊絲來接手保護大小姐的任務。

其實這一切都是楊小溪安排的,不過楊小溪那可愛的樣子,楚歌怎麼也不會把她和主謀聯繫到一起。

不過蕭幫現在正處於非常時期倒是真的,只是楚歌並沒有放在心裡罷了。

沒過多久,一輛黑色的轎車就行駛了過來。

看著從車上下來的楊小溪,楚歌連忙恭敬的說道:「大小姐!」

「喂!今天王叔沒有跟來,你不必這麼有禮貌了!」楊小溪笑著說道。

聽到王青山不在,楚歌倒是鬆了口氣。

王青山在他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說不怕那是假的。

「好了!我要上課去了!」楊小溪說著,就朝著教學樓走去。

楚歌鬆了口氣,「這都什麼事兒啊,想我一個良好市民,竟然會牽扯到**上的事情。」

「而且……讓我保護大小姐,一毛錢都不給!靠!這不明擺著坑爹么!」

昨天晚上楊小溪等人離開后,楚歌便立馬喝了兩碗經過瓷碗改造的水。

丹田內,又多出了一些白色的霧氣,不過當他喝第三碗的時候,卻沒有了白霧的產生。

經過試驗,楚歌發現,經過破舊瓷碗改造的水,不僅可以增加丹田內的霧氣,還會增加體內的那股暖流,甚至身體也會得到微小的強化。

唯一的遺憾就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只能吸收兩碗水的霧氣,再多身體就無法吸收,和喝普通的水一樣,沒有任何好處。

不過這對於楚歌來說已經是莫大的好處了,他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吸收,加上王青山嘴裡說的訓練,一定可以變得更強。

至於算卦老張傳給他的口訣,他現在只能夠修鍊完千字口訣的第一卷。

後面的口訣雖然都記得,但是卻並沒有效果。

楚歌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卻不能向任何人提起,畢竟這些事情太過匪夷所思。

自從張老頭兒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古玩街算過卦,楚歌也沒有得到任何有關算卦老張的消息。

所以,現在楚歌除了自己摸索,沒有任何的辦法。

門衛工作太過無聊,煙抽多了對身體也沒什麼好處,所以楚歌決定去找林婉婷聊聊。

和美女在一起,對身心健康都是有好處的。

加上昨天發生的事情,楚歌怕自己和林婉婷產生隔閡,也想看看林婉婷對自己的態度有沒有變化。

「林老師,中午有時間么?」肖新言看著林婉婷笑著說道。

林婉婷看著肖新言無奈的笑了笑,手下的工作依舊沒有停下,「對不起主任,我的工作很多,應該沒有時間。」

肖新言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工作的事情可以放一放嘛,校長我只是想請你吃個飯,林老師不會這麼不賞臉吧?」

聽到這句話,林婉婷沉默著沒有說話。

肖新言剛剛過完三十歲生日,是市三中的教導主任,現任市教育局局長的妹夫。

連市三中的校長都要給他幾分面子,可以說,在市三中權力最大的是他這個教導主任,二不是校長。

不過他的名聲並不怎麼好,傳聞他已經和多位女教師、女學生發生過關係。

林婉婷剛到學校任教的時候,肖新言就打起了她的注意。

他來找林婉婷不是一次了,不過每次都被林婉婷拒絕。

林婉婷的拒絕雖然在他意料之中,但是他心裡依舊有些生氣。

為了奪得林婉婷的好感,他一直給林婉婷鋪路,不然以林婉婷的教齡,根本不可能當上高三年紀的班主任。

「主任,我看還是不用了,等以後有機會再一起吧!」肖新言在學校的所作所為,林婉婷也有所耳聞,思考了一下,還是選擇了拒絕。

肖新言笑了笑,「林老師,最近高三的年級主任退休了,位置正空著,我看林老師很有責任心,不知道對年級主任這個位置有沒有興趣呢?」

言談不行,肖新言又選擇了利誘。

已經有兩個年輕的女老師,為了高三年級主任這個位置,準備獻身換取了。

他不相信,林婉婷會不心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