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防線的主體位於卡林科維奇。莫濟里方面羅科索夫斯基只放了少數部隊牽制德軍。當然提前劇透一下,羅科索夫斯基會為這種兵力配置後悔的,他沒有想到,導致他又一次被古德里安擊敗的重要原因就是莫濟里。

廢話少說,還是先看看戰鬥情況,從9月26日開始,第二坦克集群的先頭部隊就陸續開始發起試探性的攻擊,圍繞卡林科維奇外圍陣地,雙方進行了一番交火。

也算是互有勝負,三號坦克雖然不是t-34和t-35的對手。但是欺負t-26還是比較輕鬆愉快的。 重生之撲倒天王巨星 尤其是第6集團軍裝備的這一批t-26屬於比較老舊的版本,車況很差。而且最要命的是這一批t-26普遍沒有裝備電台,讓習慣了通過電台指揮戰鬥的紅軍指揮官們很不適應。

「不要做主動出擊了,我們的坦克比敵人差,還缺乏通信能力,主動出擊恐怕是死路一條。」羅科索夫斯基很無奈地說道,「將t-26當做移動炮台和火力點,將它們當成防線上的支點使用吧!」

這也是沒辦法,誰讓t-26不給力呢?戰士們是非常好的貫徹了羅科索夫斯基的指示,基本上杜絕了無謂的主動出擊,甚至一些部隊做得更絕,將一部分幾乎在報廢邊緣的t-26挖坑掩埋起來,僅僅留下炮塔對外射擊,直接就當成了固定火力點使用。

當然,僅僅這麼將就也不是個事兒,羅科索夫斯基也緊急向方面軍司令部反應,要求獲得更多更好的坦克,否則,想要守住卡林科維奇就是一句空話。

那麼沙波什尼科夫是怎麼答覆他的呢?很簡單:「沒有!」

哈爾科夫生產出的t-34絕對部分被當地的部隊瓜分了,畢竟現在基輔還在被圍困,而且德軍南方集群經過一段的調整和休整又一次開始躍躍欲試,很有可能繼續進攻哈爾科夫,或者更乾脆的再次嘗試向莫斯科方向進攻。相對於基輔、哈爾科夫和莫斯科的安全來說,卡林科維奇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不光是陸地上的支援沒有,羅科索夫斯基能獲得的空中支援更是相當有限,絕大部分空中力量都被分配給了明斯克和基輔方向,兩頭不靠的羅科索夫斯基實在沒辦法獲得像樣的空中支援。

唯一能讓羅科索夫斯基稍微安心一點的是,特里安達菲洛夫向他承諾,位於戈梅利附近的第16集團軍正在快速補充當中,最遲在十月中旬就能重新投入戰鬥,他需要做的就是咬牙撐過這二十天,等待盧金返回戰場。盧金也足夠給羅科索夫斯基面子,保證二十天之內就將第16集團軍拉回戰場。

既然結果就是這樣了,羅科索夫斯基也只能咬牙苦撐了,在第一線陣地遭到德軍攻擊的時候,他發動了整個卡林科維奇居民搶修防線,反正是二十四小時不帶休息的。在戰鬥爆發三天之後,他愣是搶出了另外三條防線,將卡林科維奇包裹的嚴嚴實實。

以至於古德里安抵達卡林科維奇用望眼鏡觀察這座小城市時,不由得湧起了一股子熟悉的感覺怎麼有點布列斯特的味道?

對於布列斯特以及讓他有些丟面子的盧金,坦克怪傑是有感慨的,同樣的條件換做他來,恐怕也沒辦法依靠一個雜牌軍支撐那麼久。甚至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盧金主動後撤,他的第三坦克集群還得在布列斯特打轉轉。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古德里安再也不會輕視敵人了,他向參謀問道:「前面的守軍是哪只部隊的?指揮官是誰?」

「屬於蘇軍第6集團軍,根據俘虜的交代,指揮官是羅科索夫斯基中將。」

羅科索夫斯基這個名字古德里安沒怎麼聽過,畢竟羅科索夫斯基比他小八歲,而且在戰前羅科索夫斯基又被圖哈切夫斯基擺了一道,錯過了晉陞集團軍司令的機會,對於戰前的德國情報機構而言,蘇軍軍一級的指揮員真心不需要太重視。

「這個人有什麼特點?」古德里安又問道。

不過這個問題參謀沒辦法回答,因為鬼知道羅科索夫斯基有什麼特點,如果不是古德里安問起來,他臨時去翻了翻情報,恐怕連羅科索夫斯基的名字都說不上來。

古德里安有些不滿,鄭重地下達了命令:「這樣不行,想辦法搞清楚羅科索夫斯基的履歷,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說著,他還有些不放心,又補充了一句:「一定要優先做這項工作,今晚我就要得到確切的情報!」

ps:鞠躬感謝1358272和尤文圖斯同志! 見自己小弟被潑的面目全非,郭永波大驚之餘猛的站起身來,對著劉伯陽冷冷道:「兄弟這是什麼意思?」

與此同時,他身後那七個小弟連同順子和凱子兩人,也都一同震驚憤怒的站起來,狠狠盯著劉伯陽!

劉伯陽不慌不忙,緩緩把手裡的往下慢慢傾斜,倒出裡面剩餘的「白酒」,只是那些清澈的液體流到地面上之後,竟然「嗤」的一聲起了濃濃泡沫,宛如砒霜硫酸一樣在地上蓬起,隨後又慢慢滲進地下,在地表留下了斑斑溝壑。

劉伯陽淡淡笑道:「郭哥這杯酒彌足珍貴,小弟我看來是無福消受了——如果不是你閃的及時,這杯酒本該是敬給你的!」

郭永波臉上一陣黑一陣白,很是驚慌忐忑不已!難道這小子早已察出了自己的端倪,一直陪自己演戲?——就在他身後,剛剛還精氣神十足的老七,仍趴在地上抱著臉蜷縮打滾,痛苦的哭爹喊娘,在這樣冷森森的夜色里,襯托的分外詭異凄慘!

老貓和萬梓良看到劉伯陽所倒出的那壺酒的毒性,也跟著大驚失色!他們就算料到郭永波沒安好心,可也沒想到這王八蛋心有這麼黑,敢下如此烈的毒!如果那壺酒下肚,不把整個肚子燒爛才怪!難怪劉伯陽只潑了一下就讓老七一輩子玩完!

兩個人鐵青著臉,緩緩從劉伯陽身後站了起來,瞬間殺機瀰漫,宛如兩尊夜黑煞神!

郭永波其實也害怕了,劉伯陽識破他的歹心之後跟他拚命還好,可劉伯陽就這樣不慌不忙的坐著,實在是讓他捉摸不透劉伯陽的心機,想不驚駭都難!他怎麼有種自己看走了眼、得罪高人的感覺?

而地上的劉伯陽抬起頭來,不緊不慢的看著他,淡淡一笑,彈了彈手上的酒壺,把裡面剩餘的液體也倒了出來,笑道:「這就是你郭老大對待朋友的方式?呵呵,領教了。——看在剛才你還算老實,告訴我有關熊瞎子的那些事的面子上,你如果自己願意喝下跟這杯一模一樣的酒,我或許能讓你手下的小弟們死的痛快一點兒。不然的話,我讓你們今夜俱都死無葬身之地!」

郭永波莫名感到渾身發毛,看著地上怪物一樣的劉伯陽,他打腫臉充胖子,冷笑道:「你好大口氣!——你莫非早就看出來了?」

劉伯陽笑道:「你這人實在話多,若不是你吃錯了葯非要拉著我說一些用不著的話,我早就收拾你了,還輪的到你來跟我玩心眼兒?普天之下敢占我大便宜的人、我給足了面子還不知道見好就收的,現在早都見閻王去了!你老哥羅里吧嗦像個娘們,我也樂得陪你演戲,就是想看看你究竟要玩什麼花樣!不過事實證明,你很讓我失望啊!」

郭永波越聽越頭皮發麻,他冷嘲道:「想不到老子玩了十幾年鷹,到頭來竟然輸給你這麼一頭雛鷹!今兒是什麼日子?真他媽晦氣!」

劉伯陽淡笑道:「不敢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是你老哥自己財迷心竅,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怨不得我了!」

霸愛專情:專制教官寵刁妻 「哼!小王八蛋,你敢唬我?今天既然你進了這個林子,就別活著想出去!」既然兩方已經撕破臉,郭永波就再也不用偽善遮掩了,他怒喝一聲:「兄弟們,把這幾個小王八蛋做了!!」

他身周那九條漢子立馬嚎叫一聲,猛的衝上來就要收拾劉伯陽等人,其中凱子距離劉伯陽最近,他為老七報仇的心也最急切,瘋撲上來就想衝倒劉伯陽,可誰知劉伯陽出手神速,閃電抄起那隻剛剛從火堆上烤的焦黑流油的肉雞,像榔頭一樣狠狠掄過去,一下子就砸上了凱子那張胖臉,登時就把凱子連砸帶燙的給掄摔出好遠,凱子從地上爬起來后立馬捂著半張臉絕命哀嚎!那火熱的雞油全沾到他臉上,臉皮都燙熟了,怎一個疼字了得!

郭永波那幫人傻了,劉伯陽兩次出手一次比一次狠,大大出乎他們預料!一群人愣是嚇得心驚肉顫,算時間內忘了撲上去攻擊。

只有那六條被捆在草屋前面柱子上的大狼狗們,還在爭前恐后的拽著繩子狂撲瘋叫!

超神學院之否定虛空 「機會給過你了,是你自己沒抓住!姓郭的,老子叫你見錢眼開,敢打你爺爺們的主意,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劉伯陽一邊陰沉沉的說著,一邊從地上站了起來。

郭永波等人竟然被劉伯陽那無形的氣場殺氣給震駭的莫名退後幾步,他們瞪大眼睛看著劉伯陽,手足無措!

「我草,原來是群虛張聲勢的紙老虎,我當一個個多大能耐呢,叫的你媽逼比狗都響!對付這樣的人,老子都不用使槍!」萬梓良冷笑著私謂老貓道。

看起來他好像在說悄悄話的樣子,可其實聲音大到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郭永波一聽這話,臉色更加煞白!他千算萬算,竟然還是忽略了劉伯陽等人,誰能想到他們一群半大少年身上竟然帶著槍來?!

槍,郭永波不是沒有,還是上好獵槍,可惜此刻都在那兩間茅草屋裡掛著呢!哪有機會去拿?遠水救不了近渴,如果真幹起來,他們該怎麼辦?

「你才知道?壓根就不應該帶進來,對他們用槍,都髒了槍眼!」老貓也在一旁陰沉沉說著風涼話。

以郭永波為首的九個人是徹底嚇破膽了,偷雞不成蝕把米!郭永波腦門直冒冷汗賠笑道:「兄弟,我想今天晚上這事兒是誤會了,是郭哥的不是,我向你賠罪,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咱出來走『夜路』的都不容易,能不能見諒則個?」

劉伯陽一步一步走向他,逼的郭永波一步步後退,劉伯陽淡笑道:「你說呢?剛才敬我酒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說,現在知道怕了?真以為我不知道你?自從你瞄上我們大解放開始,就沒安好心吧?呵呵,我都給你一捅了,還不知足,這是不是就叫人心不足蛇吞象?」

郭永波苦著臉道:「兄弟!兄弟!你聽我說,這次確實是我有眼無珠冒犯了,咱們雙雙退一線,日後好相見……」

劉伯陽冷冷一笑:「已經說過了,你沒機會了!」他陡然臉色一寒,斷喝:「上!一個活口也別留!」 羅科索夫斯基絕對沒有想到他已經引起了古德里安的高度重視,此時的他一方面為兵力尤其是技術性裝備短缺而發愁,另一方面對方面軍下達的指示不太滿意。看最新ㄗs章櫛oо請上づ@看書閣╄→www.каνsηug.coм)↗頂點小說,

作為烏克蘭方面軍的邊緣存在,第6集團軍實際上是在白俄羅斯作戰,肩負的任務也是守備白俄羅斯南方,防止第二坦克集群深入到俄羅斯境內。在完成這一任務之後,第6集團軍就要將防區交給作為軍區預備隊第16集團軍,然後整體南下,同兄弟部隊一起前往基輔,爭取重新打通同基輔的聯繫。

作為羅科索夫斯基的上級,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對軍區司令戰略構想的理解,認為就是讓第6集團軍死守莫濟里和卡林科維奇,擋住古德里安。在他們看來第6集團軍必須死死地釘在卡林科維奇,決不能後退一步。

那麼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的理解是正確的嗎?應該說,他們沒有正確領會特里安達菲洛夫的真實意圖。作為蘇聯紅軍大縱深作戰理論的實際創造者,特里安達菲洛夫之所以要發明這一理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對一戰那種圍繞著整條戰線肉搏的戰術不認同。在他看來,戰壕戰簡直就是對戰爭藝術的褻瀆,如果所有的軍人都將戰爭理解為這種形式,那戰爭也就不是什麼藝術,而是機械化的公式和教條了。

特里安達菲洛夫認為,戰爭不應該是這種蠢笨的樣子,現代化的戰爭應該動起來。現代化的軍隊必須具有相當的機動性和突擊能力。哪怕是處於防守狀態。也不是傻乎乎的硬拼。防守戰術也是一門藝術,不是說防守的時候就只能死死地固守一點或者一線,防守也是可以動起來的。

在特里安達菲洛夫看來,讓半殘的第6集團軍和整補當中的第16集團軍固守莫濟里一線一動不動的將古德里安的第二坦克集群擋下來,這是不現實的,甚至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給烏克蘭方面軍下達的指示是:擬以第6集團軍在莫濟里地區進行積極的防禦作戰,遲滯敵第二坦克集群繼續向俄羅斯方向突進,務必不能讓敵人跨過第聶伯河一步。至少堅持二十天,此後由第16集團軍接替。

看上去這道命令就是讓第6集團軍死守莫濟里,可是這裡面是有文章的,首先特里安達菲洛夫用的是莫濟里地區一詞,莫濟里和莫濟里地區完全就是兩個概念了。如果將莫濟里地區理解為莫濟里市和卡林科維奇市這兩個狹小的地區,那就錯了。

如果犯了這樣的錯誤,留給第6集團軍就只有一條路,死守莫濟里和卡林科維奇。很不幸的是,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就是這麼理解的,所以他們傳達給第6集團軍的任務就是死守莫濟里和卡林科維奇。決不能後退一步,期限是二十天。

其次。特里安達菲洛夫也擔心下面的人不能理解他的本意,又特別點出了第聶伯河,要知道莫濟里離第聶伯河還有一段距離,這等於是劃定了一塊比較大的防禦縱深。

很顯然,按照特里安達菲洛夫的本意,他恐怕是希望第6集團軍能充分的利用好空間的優勢,以空間換時間,希望他們不要硬頂,而是以聰明的方式去達成作戰任務。

說白了,特里安達菲洛夫希望第6集團軍在莫濟里至戈梅利一線進行積極防禦作戰,將古德里安纏住,等第16集團軍和其他兄弟部隊完成調整之後,再去硬撼第二坦克集群。而不是一開始就讓第6集團群去跟第二坦克集群硬碰硬。

也就是說,在特里安達菲洛夫看來,不管是莫濟里還是卡林科維奇都沒有死守的價值,這兩座城市是可以放棄的,他的底線就是第聶伯河,只要不讓德軍裝甲集群跨越第聶伯河,羅科索夫斯基可以盡情的發揮。

如果最後傳達給羅科索夫斯基的命令是特里安達菲洛夫的本意,後面第6集團軍將會輕鬆很多,以羅科索夫斯基的軍事素養和聰明才智,恐怕是很圓滿的完成這一任務的。

問題是,命令通過烏克蘭方面軍司令部,然後被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以自己的方式解讀了一番之後,特里安達菲洛夫的那一番苦心就全部打了水漂,這兩位沒能正確的「理解」特里安達菲洛夫的意圖。

可能有同志要說了,特里安達菲洛夫你也是的,幹嘛不把命令說清楚,把話掰開了揉碎了講清楚不就沒這麼一出了嗎?照這麼看一切責任都在特里安達菲洛夫不說人話?

不是這樣的,軍事命令不是合同,不是甲乙雙方簽名之後,就必須無條件執行的。因為戰場不是靜態的,不是電腦程序,每一步都環環相扣。恰恰相反,戰場上充滿了不確定因素,任何一份作戰命令和作戰方案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實戰當中,往往計劃才開了個頭,就被實際情況帶跑偏了。

在這種情況下,上級給下級下達命令的時候,不會規定一個特別明確和細緻的「量」,而是會給與一定的伸縮空間。尤其是涉及到戰略層面,一般都會酌情考慮謹慎的下命令。

不過這回特里安達菲洛夫故意不說得十分清楚,到不完全是基於上面這種原因,雖然有但不是最主要的。特里安達菲洛夫之所以要含糊,原因來自於上層的壓力。

布列斯特阻擊戰結束之後,紅軍的主力基本上都收縮到了明斯克一線,半個白俄羅斯被德軍佔領了,講心裡話,這讓政治局臉上很沒光彩,所以他們對軍委的要求是,一定要穩固戰線,決不能讓德軍再繼續深入了,如果讓德國鬼子打到了俄羅斯境內,那就太沒面子了。畢竟一戰中德軍也沒有進入俄羅斯境內不是?

所以。政治局就劃定了一條紅線。要求特里安達菲洛夫務必將戰線穩定在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一線,甚至還要提前一些,那就是要求必須守住明斯克、基輔,最好是從現在開始就不要再丟失一寸國土了,當然,政治局也給與了一定的空間,其底線就是第聶伯河,規定必須將德軍擋在第聶伯河以西地區。

這一道紅線讓特里安達菲洛夫有些不高興。按照他的想法,這種寸土必爭的打法是最愚蠢的,以他在內戰時期的經驗看,想要以弱勝強以小勝多,就必須合理的利用蘇聯國土縱深大的有點,不拘泥於一城一池,廣泛的調動敵人,最好是用漫長的戰線分散敵人的優勢兵力。而紅軍則利用戰前已經基本建立好的機械化優勢,快速高效的擊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

特里安達菲洛夫相信,只要執行這一套戰術。必然可以將德軍的戰線撕碎,然後一口一口的將敵人吃掉。而現在。軍委給他劃定了一條紅線,還規定他務必不能踩線。而且從這條紅線的範圍來說,空間根本就不夠,並不能達到分散德軍的目的。他尤其對政治局要求的寸步不讓的要求相當的不滿意,認為這簡直就是傻瓜行為。

可不不管特里安達菲洛夫有多不滿,這條命令他還就只能執行,甚至為了貫徹政治局的指示,他還必須違心的命令政委們做宣傳鼓動工作,鼓勵戰士們浴血奮戰保衛蘇聯的每一寸國土。

當然,特里安達菲洛夫是不願意執行這麼呆板的要求的,而他又不能明著跟政治局唱反調,無奈之下,只好很隱晦的表達這一意圖。

說白了,這就是一種變通。是前線將領合理的規避上級不合理命令的一種辦法,屬於只能意會不能言傳。那麼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為什麼沒有理解呢?

哎,其實他們並不是不理解特里安達菲洛夫的苦心,而是不能這麼傳達命令。首先,特里安達菲洛夫的行為屬於打擦邊球,這種行為是相當危險的,一旦有個閃失,就很可能自取滅亡。萬一下面的人以為這是特里安達菲洛夫默許他們繼續撤退,一槍不放就退到了第聶伯河東岸,那樂子可就大了。

反正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是不敢這麼去賭的,也害怕擔責任。畢竟他們沒有特里安達菲洛夫的那麼硬的後台,小特有李曉峰保著,那黑鍋必然就得由他們背,這真心是傷不起。

其次,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認為,就算退到了第聶伯河,這一段的空間還是太小了,根本換不來多少時間。萬一德國人一口氣就衝到了第聶伯河畔,根本不給你多少時間,這怎麼辦?要知道第二坦克集群的推進速度還是很快的,就這點距離完全不叫事兒。

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很擔心這種情況出現,一旦第聶伯河防線失守,德國人將飛快地推進到俄羅斯境內,那時候政治局能饒得了他們?

這哥倆一合計,認為按照特里安達菲洛夫的方案來,風險太大了。還不如給羅科索夫斯基下死命令,就讓第6集團軍在莫濟里死扛,能抗一天就算一天。哪怕最後扛不住崩盤了,那政治局也不能指責烏克蘭方面軍沒有儘力,更不能說烏克蘭方面軍違背了政治局的指示。而且就算莫濟里崩盤了,不是還有第聶伯河防線,還有第16集團軍嗎?再讓他們頂上去,說不定真能將德軍擋在第聶伯河對岸呢?

基於這樣的考慮,沙波什尼科夫和鐵木辛哥才給羅科索夫斯基下達了死命令。看上去這兩人似乎缺乏擔當,很有一點沒卵用的感覺。但話又說回來,以這二位當時的狀態,恐怕也只能這麼做。

原因很簡單,看看沙波什尼科夫此時是個什麼狀態?雖然他是烏克蘭方面軍的司令員,但說心裡話,他並沒有過硬的靠山,不管是托派還是列寧派他都靠不上,小肩膀自然是有點軟。

不光是靠山的問題,還必須看到,此前烏克蘭方面軍可是遭受了很大的損失,讓德國南方集團軍群佔據了大半個烏克蘭,還將基輔圍得水泄不通。雖然這裡面很大一部分責任都在圖哈切夫斯基的瞎指揮。但圖哈切夫斯基有靠山。還很過硬。而沙波什尼科夫是光桿,隨便哪怕分擔一點責任都能讓沙波什尼科夫吃不了兜著走。他謹慎一點實在是太正常了。

再看看鐵木辛哥,這位比沙波什尼科夫還要跛腿,屬於被打倒的斯大林集團餘孽,政治上本來就是一塌糊塗,屬於那種不出問題都能隨便找出一堆問題處理掉的可憐蟲,他選擇明哲保身有錯?

說白了,擔當這個東西不是說有就有的。要麼你能豁出去一條命,要麼你得有天大的庇護傘。遺憾的是,這兩條全世界絕大部分人都沒有,所以沒擔當才是正常。

如何適應這種沒擔當的狀態,並且在這種極端不利的局面下大展拳腳干出一番事業,也就是庸人和牛人的區別。而羅科索夫斯基則屬於後者,面對這種極端不利的條件,他沒有怨天尤人,更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在積極的開動腦筋想辦法。

如何打破這些捆綁著他的鎖鏈。儘可能的為自己爭取有利的態勢,就屬於他首要的工作。

羅科索夫斯基幹得不錯。他相當清楚,傻乎乎一門心思去死守,那絕對連骨頭渣都不會剩,但他又不能放棄莫濟里後撤,所以他採取了折中的辦法。

將手頭的部隊一分為二重新編組,將缺乏機動能力的步兵丟在了莫濟里和卡林科維奇打巷戰。而將最精銳的裝甲部隊(除去那一部分基本無用的t-26)抽調出來,放在了卡林科維奇之後休整備戰。

「我只能依託城市消耗掉敵人裝甲部隊的勢頭,並在合適的時機進行小規模反擊作戰打亂敵人的節奏……」羅科索夫斯基後來回憶道,「當然,僅僅做到這些還是不夠的,畢竟第6集團軍的兵力實在有限,我認識到了一點,不解決兵力上的問題,這一切是無解的。」

遺憾的是,羅科索夫斯基並不可能獲得上級的增援,此時紅軍普遍感覺兵力緊張,不管哪個方向都不可能抽出多餘的兵力。無奈之下,羅科索夫斯基也只能就地取材了。

「我們徵召了大批的公民,讓他們承擔修築工事以及監視觀察和放哨的任務。」

這一批臨時徵召的民兵高達五萬餘人,這些可愛的勞動人民在極短的時間內搶修好了三道防線,暗堡、反坦克壕和火力點更是遍布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防禦縱深高達40公里。

其中相當一部分民兵還直接承擔了守備任務,僅僅卡林科維奇就組織了50個民兵營(每營100-200人),雖然戰鬥力無法和正規軍相提並論,但是在築有良好防禦體系的城市進行巷戰,仍能給德軍造成極大的麻煩。

正式這些寶貴的民兵填補了第6集團軍兵力緊張的缺陷,讓羅科索夫斯基能集中主力放在比較關鍵的方向,還能保持相當實力的預備隊,這是第6集團軍能堅持住的主要原因。

1941年9月29日。駐兵卡林科維奇城外的德國第二坦克集群第10、第28摩托化步兵師打響了德軍總攻開始的第一槍。其所屬的工兵部隊與凌晨三時便開始清除前進道路上的鐵絲網和雷區,而主攻部隊在沒有炮火準備的情況下(因為之前一直在持續炮擊,也就沒必要進行炮火準備了),沿著工兵開闢出來的道路於半個小時之後發動了全面進攻。

羅科索夫斯基布置在外圍的第一道防線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堅固,很快便被敵摩步第10師撕開了一個不小的口子,德國擲彈兵是蜂擁而入。

古德里安當天上午接到的前線戰鬥報告是比較樂觀的:「我軍進展順利,敵軍抵抗不甚頑強,預計可於下午二時達成計劃之目標。」

不過德國人高興得有點太早了,在下午,摸清了德國主攻方向的羅科索夫斯基,立刻命令保留在卡林科維奇的機動部隊進行反擊,剛剛吃過午飯還有點打瞌睡的德國兵觸不及防之下遭到攻擊,很快就亂作一團。

在一片混亂之中,德國人又拱手讓出了上午搶佔的陣地。這讓古德里安直皺眉頭:「我之前就知道,今天的戰鬥恐怕不會順利。我們所面對的是一群經過精心備戰,做好了充分準備的布爾什維克擁躉。他們對戰鬥異常狂熱,不止一次出現高呼口號抱著炸藥包摧毀我軍坦克的瘋子……」

古德里安對未來的戰鬥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在給上級博克元帥彙報情況時,他說道:「游擊隊十分活躍,我軍補給不甚通暢,而當面之敵又十分頑強,而且從最近戰場上的變化來看,布爾什維克似乎在不斷的往前線增兵,這說明他們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境地,我軍必須要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了。」(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暢飲千杯人未醉、胡德海軍上將、川流華桂、瓜地里的地瓜、書友150814121247095和尤文圖斯同志! 那條黑沉沉的公路上,聽著林子里傳來吵叫聲,崔國棟懶洋洋趴到方向盤上,若有所思撫摸著腿上的ak47,不動不響。

而李萬豪跟他一樣百無聊賴的蹲在大解放外面,抽著煙,手指還若有所思在地面上畫著圓圈。

他們帶來的那六個小弟卻慌神了,聽著林子裡面那聲響越來越激烈,明顯是開打的聲音,其中一個小弟硬著頭皮跑到車廂里,問崔國棟道:「國棟哥,陽哥他們已經跟郭永波打起來了,咱們不進去幫忙嗎?」

崔國棟懶洋洋回頭看他一眼,笑道:「幫忙?就憑郭永波那幾個人,他們配嗎?」

小弟啞然。

李萬豪走上來拍了拍那小弟肩膀,笑道:「不用心急,稍安勿躁,就那幾隻三腳貓,陽哥他們足夠了,咱們去了也是畫蛇添足。」

事實證明,還是李萬豪和崔國棟比較了解劉伯陽三人的身手,自從劉伯陽那句「一個活口也別留!」說出來之後,老貓和萬梓良果斷不含糊,直接雙雙衝上去,如狼入羊群,猛殺進郭永波一伙人!

郭永波大驚失色,趕忙指使他的小弟們也衝上來跟老貓和萬梓良對戰,還想玩個以多勝少什麼的,可惜他們實在低估了那兩人尤其是老貓的實力,一幫人僅僅一個照面,就被老貓玩一樣直接丟出去兩個,隨即老貓又抄出菜刀,一個犀利斬旋,一顆鮮艷頭顱直接拋飛,半空中灑下一道血弧,像皮球一樣滾進林子里。

郭永波毛都嚇炸了,他這輩子就沒見過老貓這種殺人不眨眼的變態猛人!他知道自己再跟劉伯陽求饒說好話已經來不及,大喊一聲讓其他小弟們先上!而他自己則偷溜朝著一間草屋跑去,那裡面有獵槍! 愛你不期而遇 只要他能成功抗出一桿,最起碼還能堅持一下!

可惜老貓早已摸清他的動向,這傻逼臨跑之前還喊一嗓子,這不是擺明把自己暴露出來當靶子?老貓哪裡等到他跑遠,閃電把菜刀扔出去,不偏不倚,一下子剁進郭永波右小腿,郭永波登時只感覺頭皮一麻,右小腿上火辣辣傳來一股岩漿灼燒般的劇痛,他嘴裡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狠狠摔在地上,抱住小腿就開始哭號打滾。

在老貓大過手癮的同時,萬梓良也沒閑著,他雖然沒有老貓的武力值那麼變態,但也絕對不是容易對付的人物,最開始郭永波那九個小弟是分了四個人來對付萬梓良,另外四個去對付老貓,而還有一個比較膽大的則直接殺向劉伯陽!

順子就是對付萬梓良的那四個人中帶頭的,他欺負萬梓良年齡小,上來就遞了一記猛拳想送萬梓良回老家,可惜萬梓良出手比他還快,一把拽住順子的手腕子,一記狠兜拳直接轟上順子的腋窩,一下把順子整個人都轟的彈了起來!

順子肩腋窩一熱腦門一黑,沒等反應過咋回事兒來,又被萬梓良採住頭髮一個乾淨利落的膝蓋磕,直磕面門,「咔」的一聲鼻樑骨毫無懸念的碎了,順子整個人直接疼懵了,疲軟的比誰都快,被萬梓良閃衝上去一個拉步,拽住他兩條胳膊,像玩麻袋一樣來了個過肩摔,一下子把其他三個人也砸倒了,四個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而一殺起人來就興奮的萬梓良卻不打算給他們再爬起來的機會,從火堆中抄起一根燃火的棍子,直接拎著朝他們而去……

午夜中響起四聲凄厲的慘叫……

四個人的腦袋迸裂腦漿子滲流……

萬梓良這邊都解決完,更別說老貓了,除了腦袋被他削掉的傢伙之外,他沒費多大勁兒也掰斷了其他三個敢朝他撲過去的傻鳥的脖子,完事兒后他拍拍手,掃視下四周,一臉鬱悶,這幫傢伙也太不頂事了,老貓覺得熱身都沒開始,地上已經跪了一片。

劉伯陽踩著地上某個死不瞑目的傢伙的腦袋,「噗」的一聲從大胖子凱子的脖子里拔出那根烤雞用的鐵叉,牽出一蓬鮮血,凱子兩眼不甘的趴地,而劉伯陽則不緊不慢的淡笑著朝郭永波走去。

活動完手腳的老貓和萬梓良跟在劉伯陽身後,郭永波一看這三個人走過來,嚇得哭爹喊娘,小腿上還掛著菜刀,他朝劉伯陽哭喊求饒道:「小兄弟!小兄弟!你聽我說!我錯了!求你大發慈悲放過我吧!郭哥……啊呸!我郭永波有眼不識泰山,兄弟你就當放個屁把我放了吧!」

劉伯陽看著這傢伙搖尾乞憐的神色,笑道:「你剛才給我毒酒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放過我?」

郭永波絕望的還想說什麼,劉伯陽卻猛然把手中鐵叉穿進了他的心窩,郭永波瞬間綳起身體發出最後的慘嚎,嘴角一下涎出血來,可惜沒能再出說一個字。

「謝謝你今天晚上告訴我大高的消息,永別了!」劉伯陽拔出鐵叉,郭永波死不瞑目。

眨眼間的功夫,地上躺了十一條人命,那被捆在柱子上的大狼狗們急了,赤紅著眼睛朝劉伯陽三人瘋狂而吠,因為死的是它們的主人!

老貓嫌煩,從郭永波小腿上拔出菜刀,擦乾淨血,然後走過去一腳踢在叫的最凶的一條狼狗的脖子上,直接把那頭碩大的狼狗踢飛出去撞到草屋上,掉下來時已經站不起來。

「老子他媽最煩狗仗人勢的畜生,一個個叫的這麼凶,到底跟哪個不長眼的學的?如果不是你們一個個抬腿撒尿,老子還真以為你們是小老虎呢!」老貓冷笑著蹲到五頭大狗跟前,猛的把菜刀剁進地里,「嚓」的一聲,入土三分!

嚇得五頭大狗都往後閃,趴坐在地上大小便失禁,屁股糊了一片。它們再看老貓時已經膽戰心驚,再也不敢亂吠,一個個低頭順耳,嗚嗚叫著,比兔子還乖。

「陽哥,收工嗎?」萬梓良頗有點無奈的走上來問道。地上一堆死屍他視而不見,因為這年頭因貪心不足而早死早投胎的人,比比皆是!

「先救個人。」劉伯陽淡淡一笑,走向草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