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阿魘雙眼血絲瀰漫,冷冷道,「穆寧川旭,你騙得我好慘,我自以為把一切握在手裡,卻不曾想,原來我一直都是你的掌中之物、囚中之鳥。」

「哈哈哈——」命理神君笑得有些瘋狂,「神與魅本就是世仇,我們之間的仇恨是烙在血液里的,去不掉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是天意,天意難違!」

阿魘冷冷地掃過他們,「可你殺不死我,穆寧川旭。」

百萬神兵里,她立於百萬神兵中間,目光俯瞰他們不曾有半點停留,仿若睥睨蒼生的精靈,自帶滅世之力。

她一個冰冷到極點的眼神,竟將上空碧目天羅禁網衝破,所到之處,青霞閃閃,金光萬道,霹靂連珠,以阿魘為中心,血海烈焰迅速蔓延,如入無人之境。

「轟!」血色的風暴炸開,血浪滔天,吞天覆地,百萬神兵捲入一片血色的風暴里,毫無反抗之力。

阿魘站在那,複雜地看著陷入痛苦中的神兵們。現在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或者應該是算計,那種毀滅的報復的衝動。不過就一天,短短時間裡,一切都變化了,好像一切黑暗的東西都快要壓制不住了。

「你的百萬神兵以前不是假死嗎?這次我讓他們真死!」阿魘的聲音如同地獄傳來,陰暗可怕。

就在這時,一張金色巨大的網把血色風暴籠罩住,血色風暴才就此止住,一些還未喪命的神兵趕緊躲開。

命理神君立在半空,眼神沉黯,在他的世界里似乎已經沒有陽光了,他無力地喃喃道,「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命理神君凄苦地笑了笑,眼神里到底還蘊含著多少難以訴說的風花雪月悲歡離合,蘊含著多少滄桑和無垠的悲涼呢!

他朝阿魘伸出雙手,「對不起,我又食言了,我以為我已經能控制好他了,沒想到他還是逃出來了。」

阿魘呆在原地,「你——終於回來了。」

瞬間,命理神君眼裡又閃過一絲陰冷,帶了一抹暗含的怒意。

命理神君:「真是感動,但是可惜了,『他』從來都贏不了我,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壓制著他,可是,最近『他』好像特別想要和我爭這幅身子,總是動不動就要出來了,都不乖了呢。」

「命理神君,住手!」碧蓮女君突然出現,她深深地看了命理神君一眼,說道,「既然神尊已死,那你可以就此住手了,沒必要再把神宗弄的一團遭!」

命理神君背著光,臉部陷入一片陰影里,看不太清他臉上的表情,但可以隱約看出他整張臉都扭曲了,接著變的像假面具般僵硬。眼裡沒有任何光彩,嘴唇抗拒的一切,滿是絕望和無奈。

碧蓮女君臉上閃過一絲陰霾,「再說了,連太子……」

許久,命理神君狠狠地看過來,扭了下脖子,「滾,都滾,不要再出現在本君面前。」

阿魘無語,呆在原地。

碧蓮女君見阿魘一動不動,立馬拉住她,帶著她消失於這片混亂的戰場。

也不知過了多久,去了哪,阿魘像是失神般,雙目死死地看著遠方,緊握的手微微地發抖。

阿魘:「都走了,小迪走了,老白也走了,穆寧川旭……」

碧蓮女君看過來,低頭思考半刻后,說道,「你還能見到他們的,一千多年,你就能見到小迪了,小白現在已經進入輪迴,到凡間歷劫了,歷劫成功了就能回來了。至於命理神君,這是他的命,其實他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畢竟他們已經爭了好幾萬年了,不管後面誰贏了,都是——穆寧川旭。」

不久后,她們就來到了桃林,一進去便見兩個姜離候在那,卻不見奕鳳,可平時他們都是形影不離的,這會兒不見了奕鳳,著實不太正常。

碧蓮女君:「奕鳳呢?他還不會是去找夢棱了吧?」

奕鳳和夢棱關係極好,奕鳳身為神獸,曾經和夢棱在戰場上無數次同生死,共榮辱,經歷了數萬年的風風雨雨,成為彼此之間忠誠而高貴的朋友。

姜離看上去很是擔憂,「對,他去找夢魘神君了。」

碧蓮女君和阿魘陷入了沉默,她們猜都猜得出來奕鳳去找夢魘神君要做什麼,無非就是想要勸其他幾位神君制止住命理神君的行為。

姜離來找碧蓮女君,就是為了讓碧蓮女君勸勸奕鳳,不要在插手任何事情,以免……

碧蓮女君:「好了,我明白了,你回去吧——這段時間神尊易位,也不知要到那位神友手上,但我感覺絕不會太平,所以,姜離,你們小心點,最好這段時間都不要輝神宗了。」

姜離正準備離開的腳步頓了頓,陷入了沉思,是啊,他一直都知道要學會明哲保身,可是奕鳳偏偏就放心不下碧蓮女君。

所以有時候,姜離是真的討厭碧蓮女君,他一直絕覺得碧蓮女君所有的善意和溫柔都是惺惺作態,在這渾濁不堪,泥潭般骯髒的神宗有誰是真的毫無心機、心若澄明呢?

姜離:「那就不勞煩女君關心,只希望女君能好好勸勸他。」

碧蓮女君:「好,我知道了。」

姜離走後,阿魘靜靜地看著碧蓮女君,發現她似乎不太開心,「你好像不太開心,是因為姜離……」

碧蓮女君搖著頭:「和他沒有關係,只是我開始有點羨慕這世間被偏愛的那些生靈,萬世悲苦,被偏愛和在乎是有多幸運啊!」

碧蓮女君眼眶微紅,一雙杏眼牢牢盯住花道那頭,嘴唇緊緊抿住,神情哀怨中帶了一絲羞憤與傷懷,容色令人憐愛。

阿魘:「可我聽說桃穀神君隕落後,泰山府君給了他一個可供入輪迴的靈魂,也就是桃穀神君還在。可為什麼,你明明很想見到他,卻不敢自己下去找他,而是用自己的一魄作為分身下凡尋他?你到底在顧忌著什麼?」

碧蓮女君愣在原地,許久后,才說,「因為神祖,所以我會拼盡全力護你和小迪。」

阿魘也不想在糾結什麼,她真的累了,在桃林休息一會兒,就離開了,碧蓮女君問她去哪,阿魘也說上不來,只是淡淡說道,「去該去的地方。」

因為神尊已死,太子也已亡故,神尊之位空缺,眾神開始議論紛紛,各有想法。

神殿里熱鬧起來,平日里難得一見的神仙們全都齊聚一堂,連那幾個神君都來了,唯獨少了神祖一殿的幾位上神。

一個頭髮蒼白的老神仙提議道,「我覺得吧,要不然,就讓小皇子坐上這神座好了,畢竟那可是正宗的王族血脈。」

另一位上神白了一眼,顯然不認同這種說法,「眼下,神尊已故,那些和神尊沾親帶故的神仙啊,都是階下囚了,還什麼王族?笑話!」

「你們都在胡說,我們要選賢舉才,這樣才能統領神宗。」

「……」

神殿里,眾神議論紛紛,那幾位神君一直一言不發,神宗唯一的女神君——碧蓮女君,面容憔悴,蒼白卻絕美的面龐,一抹苦澀,一抹擔憂,還有一抹欲語還休的無奈……

當然,這樣討論是沒有什麼效果的,不久后,眾神們就散了。

路上,之見碧蓮女君朝九重天放出一個蓮花燈,紅色蓮花燈為祈願蓮燈,是為了一種美好的祝福和願望和放出;另一種,是純白的蓮花燈,名為祭靈蓮燈,為了祭奠死去的亡魂。

路過的神仙心想,這碧蓮女君和九尾狐關係甚好,知道九尾狐重傷難治,只能下凡歷劫,「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次歷劫也算是九死一生,所以這祭靈蓮燈絕對是為了那隻九尾狐放的。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碧蓮女君總共放了三盞,兩盞為紅色祈願蓮燈,只有最後一盞為祭靈蓮燈。

那兩盞是為了祝福弒和老白能在歷劫中儘快通過,重返神籍;而只有最後一盞,是為祭奠亡靈,太子的亡靈。

也許,他的死,整個神宗也只有碧蓮女君還會有點傷神了。

隔日,一干神殿宮人未受半點澤被,反遭池魚之殃,在神尊和其子女的葬禮上忿忿然並無一人前往相送。

這個葬禮是為了演給魔宗看的,神尊突然逝世,若是不好好半個聲勢浩大的葬禮,怕是連魔宗都開始懷疑這其中的貓膩了。 一個國家,誰最大?一般答案都是皇帝,但在大寒朝不同。

雖然當朝皇帝皇甫光明可以決定大寒朝的任何事情,但在大部分的人看來,他只是坐在皇位上的一個傀儡。大寒朝真正權力最大的,不是皇甫光明,而是皇甫家族的真龍王皇甫玄冥。

八十年前,虎神將家族內部發生了權力鬥爭。二十年後,皇室內部也是發生了一場權力鬥爭,勝出者就是皇甫玄冥。

按照一般規律,皇甫玄冥本該加冕為帝。但擊敗對手后,他那一代皇室只剩下他一個神武將了,加上性格使然,最終他選擇了成為真龍王,同時扶持了當時年僅二十歲的皇甫海源為帝……皇甫海源也就是如今的大寒朝皇帝皇甫光明。

皇甫玄冥有兩個兒子,但並沒有立自己的兒子,而是立了兄長的兒子為皇帝。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除了他自己無人知道,也成為了當今大寒朝最大的懸案之一。

有人說是為了報答皇甫海源父親曾為他做過的一切,畢竟其父為了幫他死在了那場權力的鬥爭中……不過這種說法很難被人接受,因為那可是皇位,親情之類的實在蒼白。

可不管怎麼樣,皇甫海源成了皇帝,而且成了一個很有雄心的皇帝。他所崇拜的人不是皇甫玄冥,而是大寒朝開國皇帝真龍皇甫明。

夢想成為趕超先祖的人物,甚至將名字改成了皇甫光明……光復真龍盛況。

然而這不是一個靠夢想就能實現抱負的時代,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談,而沒有神武魂的神將家族子弟,註定就不會有多少光彩。

當能力與夢想的差距過大的時候,要麼會放棄而無所謂,要麼就會內心變得扭曲,而皇甫光明就是後者。

早些年的他可以說是年少有為,禮賢下士,平易近人……可隨著年紀越大,發現自己很多事情都難以做到后,就開始變了。

比如神將家族就並不是特別尊敬他,若是小事,還會敷衍應付一下,若是大事,除非皇甫玄冥開口,不然各家族族長和神武將們都不會多理他。

皇甫光明漸漸變得昏庸而殘暴,有幾年達到了極致,稍有不如意,就可能將人滿門抄斬。至於揮霍錢財,暴政苛稅之事做的更是枚不勝數……似乎要用這種方式向世人證明,他還是皇帝,是有權力的。

每當太過分的時候,真龍王皇甫玄冥就會出面處理,長此以往,真龍王威名更勝,而皇甫光明的名聲就更加不堪。

曾經一度出現天下百姓暗中祈禱讓他早逝的情況,畢竟一個沒有神武魂,修為又不值一提的人,能活到八九十就不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又或者是被皇甫玄冥好好教訓過了。最近這十年來,皇甫光明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又開始勤政理朝,一改暴戾之氣,甚至一度傳出「君為輕,民為重「之類的言論。

雖然很多猜測這是他意圖擺脫皇甫玄冥掌控的一種手段,但不可否認的是,皇甫光明的確開始注重民心和名望。

「就如你這次所做的事情。「皇甫長青說道:」如果是以前的父皇,處理方式無非就是一種:因為你是未來的神武將,所以直接將與你對立的這些人全部抓起來斬立決。反正後備的官員大片,不愁沒人。「

秦少孚乾笑一聲:「還真是暴戾啊!「

皇甫長青不做評價,又是輕嘆一聲:「其實,父皇屬意我大哥是合理的,他一如年輕時的父皇,賢良厚德,仁義為先,又是禮賢下士,平易近人,有賢君之能。「

「這不錯啊!「秦少孚道:」既然你覺得合理,為何還爭,就是覬覦那個位置?「

「倒也不是!「皇甫長青搖頭:」我只是在想著,若我大哥日後遇到父皇這些情況,他該如何處理?久而久之,會不會成為第二個父皇?「

「我有信心打敗我三哥成為下一任真龍王,到那個時候我又該如何?在得不到神將家族尊敬的前提下,我大哥縱然有萬般抱負也施展不開。若我出面,斷不可能比我王爺爺做的更好。「

「如此一來,與今日之情況又有何區別?再時間一久,皇帝在大寒朝就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位置,無人尊敬。回想一下大夏太康失國,與這般何其相似……大寒朝危矣!「

當皇帝無人尊敬,在世人心中就好像沐猴而冠。神將家族內部都會產生矛盾,更何況彼此之間。一旦如大夏太康失去權力,必然兵火四起,天下大亂。

到時候內亂不止,外敵環視,大寒朝便有滅國之禍了。

「唯有強者才能匹配那個位置,這就是這個時代!「

皇甫長青又是給秦少孚滿上:「而且就算我不爭,我三哥也會搶,我不可能讓他去當皇帝……有些事情很難說明白,乾脆今日就不說了。今日這頓,還是我請,給你接風洗塵。「

秦少孚一手將酒杯蓋住,搖頭道:「酒,若是喝不明白,我就不會喝。你這人心機太沉,我擔心這酒沒那麼好喝。我之前看不明白,這會卻是想明白了。「

「今日之事,你本來可能是來和稀泥的,但後來看了那一疊認罪書,所以你改主意了。諸多公子哥雖然犯了事,但的確罪不大,所以小懲戒一番並無不可。「

「而且他們的靠山並不會怎麼恨你,畢竟與皇甫長黎一比,這些懲罰不值一提。而且你是代表皇帝過來的,他們要有情緒,也只能怪你父皇……如果我猜得不錯,皇甫長黎那一脈應該是支持皇甫長信的吧。「

皇甫長青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聽著。

秦少孚也不客氣,繼續說著:「你很狡猾,故意在外邊公審,引來百姓……那些百姓平日里都不怎麼靠近治安司的,突然出現那麼多,恐怕有不少是你安排人做的。」

「就這麼會時間,你四皇子公平公正,一心為民的形象應該已經傳遍整個京城了。就算是失去了一部分官員之心,卻是得了民心,並不吃虧。」

「我是銅陵關出身,在虎陽城所做之事,十方俱滅該是早已呈報給了皇帝陛下。虎烈王拿我沒有辦法,皇甫長信被我打成重傷,與秦天恩見面就決裂……我就是個刺頭,滾刀肉,不好惹。」

「神將家族大部分人應該都會討厭我,但皇帝陛下除外,不然就不會派你過來了。如果有我這麼一個渾人來攪亂神武將主宰大寒朝的局面,這絕對是他願意看到的。」

「一旦今天這酒喝了,飯吃了,再與你勾肩搭背,推杯換盞,你回去便可說與我結交,關係不錯,有機會收為己用。如此一來,就算之前你的處理有讓你父皇不悅的,也變得的無足輕重,甚至又能為你爭取皇位多一分資本……畢竟老的神武將你父皇爭取不到,只能打我們這些小的主意了。」

他此前想不明白一個有皇位野心的皇子,為何會做白天那些事情,此刻卻是一一理清了。

只用了看認罪書的那麼一會時間,就將原來的計劃推翻,然後重新謀算。先不說實力如何,若論心機,十個皇甫長信都不會是眼前這個皇甫長青的對手。

聽完之後,皇甫長青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自你毆打唐長傑一事傳開后,很多人都以為你是個莽夫,但現在看來,都錯了。」

「有武有勇有謀,虎神將家族日後怕是難得安寧。」

「哈哈!」

秦少孚大笑一聲,再猛的一收,一臉嚴肅:「也許,是整個大寒朝都不得安寧!」

隨即抓起一個酒瓶,轉身就走,一手伸出搖了搖。

「多謝美酒,今日乏了,改天再好好喝。」

看著那背影下樓,皇甫長青端著酒杯一動不動,好一會後,才是微微一笑,自顧自吃喝起來。 命咒瞬間烙入命理神君的血液里,不得除之,永不得改之!

命理神君愣在原地,眼裡痛苦地看著倒在地上太子,撿去掉在地上的長劍,胳膊猛烈地顫抖起來,自始至終用兩隻時而冷酷憤怒,時而痛苦懊悔的雙眼望著太子的屍首。

命理神君:「為什麼你們都要尋思,為什麼……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你們……」

正殿里,阿魘望著空空蕩蕩的殿堂,小迪消失的那個地方,亦是空空蕩蕩……

身穿黑色戰甲的神兵們,團團圍住神殿,阿魘緩步走上前,黑髮如雲長,無任何裝飾,隨意披散著,一襲深紅色束腰衣袍簡單到極點,不曾御風,她整個人根本就是一陣風,輕飄飄的,頃刻間已停在百萬神兵旁。

阿魘雙眼血絲瀰漫,冷冷道,「穆寧川旭,你騙得我好慘,我自以為把一切握在手裡,卻不曾想,原來我一直都是你的掌中之物、囚中之鳥。」

「哈哈哈——」命理神君笑得有些瘋狂,「神與魅本就是世仇,我們之間的仇恨是烙在血液里的,去不掉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是天意,天意難違!」

阿魘冷冷地掃過他們,「可你殺不死我,穆寧川旭。」

百萬神兵里,她立於百萬神兵中間,目光俯瞰他們不曾有半點停留,仿若睥睨蒼生的精靈,自帶滅世之力。

她一個冰冷到極點的眼神,竟將上空碧目天羅禁網衝破,所到之處,青霞閃閃,金光萬道,霹靂連珠,以阿魘為中心,血海烈焰迅速蔓延,如入無人之境。

「轟!」血色的風暴炸開,血浪滔天,吞天覆地,百萬神兵捲入一片血色的風暴里,毫無反抗之力。

阿魘站在那,複雜地看著陷入痛苦中的神兵們。現在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或者應該是算計,那種毀滅的報復的衝動。不過就一天,短短時間裡,一切都變化了,好像一切黑暗的東西都快要壓制不住了。

「你的百萬神兵以前不是假死嗎?這次我讓他們真死!」阿魘的聲音如同地獄傳來,陰暗可怕。

就在這時,一張金色巨大的網把血色風暴籠罩住,血色風暴才就此止住,一些還未喪命的神兵趕緊躲開。

命理神君立在半空,眼神沉黯,在他的世界里似乎已經沒有陽光了,他無力地喃喃道,「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命理神君凄苦地笑了笑,眼神里到底還蘊含著多少難以訴說的風花雪月悲歡離合,蘊含著多少滄桑和無垠的悲涼呢!

他朝阿魘伸出雙手,「對不起,我又食言了,我以為我已經能控制好他了,沒想到他還是逃出來了。」

阿魘呆在原地,「你——終於回來了。」

瞬間,命理神君眼裡又閃過一絲陰冷,帶了一抹暗含的怒意。

命理神君:「真是感動,但是可惜了,『他』從來都贏不了我,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壓制著他,可是,最近『他』好像特別想要和我爭這幅身子,總是動不動就要出來了,都不乖了呢。」

「命理神君,住手!」碧蓮女君突然出現,她深深地看了命理神君一眼,說道,「既然神尊已死,那你可以就此住手了,沒必要再把神宗弄的一團遭!」

代孕媽媽追婚記 命理神君背著光,臉部陷入一片陰影里,看不太清他臉上的表情,但可以隱約看出他整張臉都扭曲了,接著變的像假面具般僵硬。眼裡沒有任何光彩,嘴唇抗拒的一切,滿是絕望和無奈。

碧蓮女君臉上閃過一絲陰霾,「再說了,連太子……」

許久,命理神君狠狠地看過來,扭了下脖子,「滾,都滾,不要再出現在本君面前。」

阿魘無語,呆在原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