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除此之外,又是數道攻擊,襲向了宮楊等等人。

原來,隨著一番戰鬥,道場上只剩下了十五人,除開秦南等等六位天才,還有另外九位散修。這些散修,能走到這一步,雖然天資比秦南等人,要差了許多,但是戰力都是強大非凡。

他們加入戰場,對於這些天才出手,就是達成了一致念頭,只有將天才橫掃下去,他們能夠晉級的希望,也就越大,除此之外,他們進入光門后,獲得天機符召的機會,才能更大。

現在,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什麼天賦了!現在,只有戰!掃掉一個,是一個!

這一剎那間,原本秦南六人的對決,變成了一場混戰。

唰!

秦南的身形,猛然閃動,躲開一道道的攻擊,一刀接著一刀,不斷斬出,將攻擊他的散修,連續擊退。除此之外,只要逮住機會,他就會對那祝航,發出狂風驟雨般的攻擊。

道場下方的散修,看的目瞪口呆。

這等交鋒,光是各種手段,各種古術,就將他們的心神,給硬生生震住了。

這些人交鋒……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強者交鋒啊!

「嗯?機會來了!」

突然間,秦南眼神一厲。

剛才一名散修,施展了一種手段,竟是讓祝航的身體,僵持了半個呼吸的時間。

這一點點時間,足夠他讓祝航受到重創!

「斬!」

秦南手中的古刀,嗡鳴震顫,體內所有的力量,全部聚集而來,準備釋放最強一刀。那些準備出手攻擊秦南的散修,都是神色一變,急忙退去,不敢招惹,唯有祝航,站在原定,無法動彈,臉色鐵青一片。

這一招,雖然無法殺他,但定然讓他損耗不小!

那尊散修,真是該死!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異變驟生。

從那光門之中,一道道沉悶的爆炸聲,再度響徹起來,只不過這一次,要比上次更加猛烈了,整座門戶,都開始劇烈搖晃。

那天地雷劫的可怕氣息,徹底湧出,席捲了全場。

守護之靈見此一幕,神色微微一震。

全場散修,都是齊齊愣住,就連混戰,也都僵持下來,目光都不約而同看向了光門。

秦南目不斜視,一心一意,只要將這一刀,直接斬下!

轟!

驟然間,從那光門裡面,湧出了一股可怕的雷霆之力,彷彿要將整個道場,都為之毀滅。守護之靈的神色大變,身上閃爍滔天聖光,施展古法,才將這雷霆之力,硬生生遮擋下來。

只見到,光門不知何時開始,竟是變成了一片紅色,宛如鮮血一般!

「事出意外!比賽給我結束!你們十五人,都晉級了!可以進入門戶深處!」

守護之靈的聲音,變的無比急促。

比賽的規則,竟是再度改變! 第六百六十五章光門破碎!

「什麼?」

這一刻,饒是秦南,動作都停了下來,臉色微驚。

他沒有想到,連這尊神秘無比的光門,都遭到了天地雷劫的巨大衝擊。更沒有想到,規則再度被改變,允許十五人,直接進入其中!

唐青山等前輩渡劫,到底是在幹什麼,怎麼搞出了這麼巨大的動靜?

不僅是他,全場修士們,都齊齊震住了。

他們知道的更少,所以更為吃驚。

「快!」

守護之靈大吼一聲。

在它身上,噴出了一股股的聖光,灌入光門之中,彷彿在維持著光門運轉。

這一刻,秦南等人,紛紛驚醒過來,沒有任何猶豫,大步一踏,朝著光門衝去。雖然其他散修和祝航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天機符召,就在裡面,如今走到了這一步,耗費了無數的時間和精力,說什麼,他們都不能放棄!

然而,就在這一刻!

轟隆!

一股可怕的力量,彷彿轟擊在了整個光門上面。

噴涌聖光的守護之靈,胸口彷彿遭到了巨錘轟擊,悶哼一聲,身形竟是被震的連連退了數十步,才停止下來。

而那巨大的光門,在這一刻,蔓延出來了無數的裂痕。

「不好!」

守護之靈身形一顫。

下一刻,轟的一聲,整座高聳入雲,巨大的光門,徹底破碎開來,化作了漫天光點,湧向了整個太古戰場。

這一剎那,所有修士,都徹底呆住。

秦南立刻看到,在那破碎的光門之處,一道長有數百丈、高有幾十丈的巨大虛空裂縫,展現開來。在這巨大裂縫之中,乃是一片黑暗,只是這黑暗之中,蔓延出來了長達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青玉台階,在台階的盡頭上,有著一尊長達數百里的古老神秘的祭壇。

在那祭壇的兩方,則垂落著兩尊古老的宮殿。

兩尊宮殿,一尊通體血色,一尊無數顏色,都是磅礴大氣,在黑暗之中,吞吐著無窮的神光,威壓浩蕩,就好像是兩尊帝皇,站在虛空之中一樣!

這,竟然是兩件半步帝器!

堪比白虎城的存在!

除此之外,更引人矚目的是,在這兩尊宮殿上方,血色宮殿上,站立著一尊漆黑身影,手持長刀。在另外一尊顏色斑駁的宮殿上,站立著三尊身影。

這五尊身影,赫然是殺皇唐青山、端木峰主、羅峰主、張峰主!

在他們的頭頂上,都是匯聚了濃厚無比的烏雲,烏雲蔓延了整整五萬里,尤其是唐青山的頭頂,烏雲已經蔓延到了八萬里的地步。

烏雲之中,都是雷光閃耀,降下了一道道神雷,瘋狂劈下。

兩尊半步帝器的宮殿,吞吐神光,不斷抵抗,發出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爆響,卷出了無邊無盡的可怕罡風,彷彿要掀翻整個世界!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抹震撼。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白色光門后,竟然是這樣一幅光景!

他們更沒想到,有著四個強者,正在這裡,進行渡劫,並且是渡劫武聖!

更關鍵的是,這還不是一般的武聖雷劫啊!

一般的武聖強者,最多只有三萬里!現在這四個人,三個人有了五萬里,還有一個人,達到了八萬里的程度!

難道就是這四個人,獲得了兩大武祖的傳承?

「這個傢伙……」

守護之靈的目光,落在了唐青山的身上,蕩漾出來了無邊的震撼。

他自然知道,在這光門後方,這四個傢伙,正在渡劫。

大田園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唐青山造成了這樣大的動靜。

當然了,他不是吃驚八萬里的天地雷劫,非常強大,他吃驚的是,這個傢伙的雷劫,分明只是剛剛開始啊!

這八萬里,還只是剛剛開始!

後面,還有更加狂暴的!

「婆婆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沒有出手?難道要任憑這個傢伙,將整個太古戰場的禁制,都給撐爆,引來無數東洲巨頭們?」守護之靈的思緒,如同光電一般,無比絮亂。

在下一刻,他猛然驚醒。

因為,他在唐青山的雷劫之中,感受到了滔天的力量!

「不好!」

守護之靈,面色一變,對著所有修士,開**喝:「都給我退!」

他體內的聖者之力,全部運轉,張口一吐,竟是吐出了聖者狂風,鋪天蓋地,捲起了全場所有修士,朝著遠方,急速衝去。

眨眼之間,就是數十里遠。

秦南等等人,在這一刻,都驚醒過來,立刻看到,在那血色神宮上方,唐青山頭頂的烏雲之中,泛起了一道道可怕的光芒。

彷彿……

有著浩劫,將要降臨!

與此同時,亂海城。

一道急促的銅鐘聲,敲響起來。

嗖嗖嗖!

鎮國玄武、商道盟太上長老、問道陰老這等巨頭們,都同時在亂海城裡面,撕裂虛空,降臨在了弒血亂海旁邊。

他們早就給亂家吩咐,盯著弒血亂海,一旦有異變,就迅速通知他們。

「各大前輩,弒血亂海的禁制,好像要破開了……」亂成傑呼吸急促。

什麼?

聽此一言,鎮國玄武等人,齊齊一驚,運轉玄術、法寶、瞳術看去。

一看之下,果不其然。

只見到,籠罩在整個弒血亂海上方的光罩,泛起了一道道波紋,其中所具備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

嘶!

鎮國玄武等人,都深吸了口氣,迅速傳去了一道神念,傳回了各自的勢力。

光罩一旦消失,那麼他們,就可以暢通無阻,進入弒血亂海,得知太古戰場上發生的一切。

「嗯?」

傳去神念之後,鎮國玄武四大巨頭,都感受到了什麼,凝目朝著天穹看去。

在那天穹深處,至少方圓數千里的天地之力,都非常絮亂,儘管極其隱晦,他們還是察覺了。

難道光罩消失,與這天地之力絮亂有關?

太古戰場,到底發生了什麼? 第六百六十六章恐怖雷劫

此時此刻,弒血亂海,太古戰場。

所有修士,目光都齊刷刷看著破碎的虛空深處,他們眼中的震驚,還未退去。

就在這一刻,一股璀璨的血光,從唐青山的體內,衝天而起。

婚夫不請自來 嘩啦!

血光宛如澎湃大海,咆哮蒼天。

一股可怕的天地之力,從天穹之中,波動開來,竟然是穿透了整個弒血亂海的禁制,通過太古戰場,沖入唐青山頭頂的烏雲之中。

嗡嗡嗡……

一陣陣密密麻麻的震顫聲,響徹起來,那長達八萬里的烏雲,像是發瘋了一般,朝著四周,迅速暴增。

九萬里!

十萬里!

十一萬里!

直到十三萬里,才嘎然而止。

那烏雲之中的閃爍的雷光,無窮無盡,那可怕的雷霆之意,以著迅雷般的狂速,從虛空中衝出,席捲了整個太古戰場。

全場散修,無不駭然。

十三萬里!

此人的天地雷劫,居然達到了十三萬里!

要知道,哪怕是祝航、楊功、玉羅剎這種地級九品武魂的存在,想要在渡劫武聖的時候,達到十三萬里,都有著巨大的難度!

在他們震撼的時候,他們並未察覺到。

因為天地之力的波動,導致籠罩整個弒血亂海的禁制,正在一點一滴的消逝著,不需要多久,就會完全破滅。

無邊的雷霆,狂涌而下,發出了轟轟轟的滔天巨響,唐青山腳下的半步帝器,吞吐神光,綻放開來了無數的禁制,將這股雷劫之力,不斷抵擋。

秦南在這一刻,驟然驚醒過來。

不好!

四大勢力不僅僅是在追殺他一個人,還在追殺唐青山、宮楊等人,如今全場散修,都在此處,看到唐青山渡劫,恐怕會有人認出他的身份。

果不其然,下一刻,祝航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大變,喝道:「我知道這個傢伙是誰,他叫唐青山,是來自下域的尊者,是和秦南在一起的人!」

此言一出,所有散修,無不驚醒過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