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陸鴻甩了甩頭,收回思緒,鄭重地道:「藍楓小友,六星高階煉器師徽章,我會儘快幫你申請下來,不知你這幾天住哪裡?方便透露嗎?到時,我們公會之人,也好直接送達你手中……」

「現在還不能拿嗎?」藍楓皺了皺眉。

「按照煉器師公會的規矩,六星高階煉器師徽章,需要總會會長、副會長等人親自審核過才能頒發,老朽不過是一個分會會長,哪有資格替你頒發六星高階煉器師徽章……」陸鴻苦笑一聲,旋即解釋道。

沉吟了一下,藍楓問道:「大概需要多久?」

陸鴻想了想,回道:「應該不會超過三天。」

審核需要一天,徽章的製作與送達需要兩天,合計三天。

「那好,我在一級學院等著。」藍楓沉思片刻,最終點頭說道。

有了六星高階煉器師的身份,他才方便做別的事情,因此,等上三天,倒也無妨。

陸鴻鬆了一口氣:「多謝藍楓小友諒解。」

在藍楓面前,陸鴻的態度愈發客氣了。面對一位最多二十三歲的六星高階煉器師,無論他的態度如何客氣,都絲毫不顯過分。

擺了擺手,藍楓沉吟道:「陸老,有個問題,我想請教一下。」

「藍楓小友但說無妨。」

「你可知道,這青州大陸上,什麼地方存在地火?」藍楓有些緊張地問道。

藍楓曾經參加的煉器師青年賽,一共有三份獎勵,一份是王器火爐山海爐,一份是七星匠聖的煉器經驗手札,一份是神器材料灰濛石。在那一本七星匠聖煉器經驗手札中,清楚地記載著,晉陞七星匠聖的關鍵,在於靈魂之力的強度,以及地火。

想要晉陞七星匠聖,有著三個硬性條件。

其一,實力達到神級初期或天級極限,開闢出獨立的丹田空間,這也是最基本的前提。

其二,靈魂之力覆蓋範圍達到三公里的距離,因為只有足夠強大的靈魂之力,才能夠駕馭得了神器火爐。

其三,煉化地火,收存於丹田空間。

想要晉陞七星匠聖,三個條件,缺一不可。若實力不足,沒開闢出獨立的丹田空間,便無法煉化地火,無處收存地火。若靈魂之力不夠強大,便無法駕馭神器火爐,更別提煉製神器了。至於地火,那是天地自然孕育的強大火焰,也是天地間唯一能夠熔化神器材料的火焰……

前兩個條件,藍楓基本滿足,第三個條件,藍楓則暫時沒有頭緒。

地火屬於天材地寶的一種,每一次出現,都會引起極大的轟動。因為地火擁有鍛體、凈化元氣與元力的能力,屬於絕佳的修鍊資源,任何修鍊者一旦遇見,都不會錯過。雖然沒人敢輕易嘗試將地火煉化,收存於丹田,但用來鍛體,以及凈化元氣與元力,卻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因此,地火每一次出現,便迅速被無數接踵而至的修鍊者生生耗盡,徹底枯竭。

「地火?」陸鴻疑惑地看了藍楓一眼,怔了片刻,忽然心裡一震,吃驚地問道:「難道,藍楓小友準備煉化地火?」

關於七星匠聖的傳說,陸鴻也是聽人提起過一些,他隱隱記得,要成為七星匠聖,便必須煉化地火。

由於修為不足,靈魂之力也差得極遠,陸鴻根本沒有衝擊七星匠聖的想法,因此幾乎快忘記那一個傳說了,如今猛地聽藍楓提起,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那一個傳說。

沉默了一下,藍楓微微點頭:「我想試試。」

聽得藍楓的確認,陸鴻心裡掀起驚濤駭浪,臉上的震驚之色,也是越來越濃。

一旁的蘇烈,則是疑惑地問道:「煉化地火?地火這玩意兒,也能煉化?」他雖然沒見過地火,但也聽說過地火的存在,知道地火有多恐怖,而藍楓與陸鴻,卻是在討論煉化地火,令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瞥了蘇烈一眼,陸鴻沒有解釋,猶自沉浸在震驚中。

許久,陸鴻輕吐了一口氣,定定地看著藍楓,沉默片刻,方才緩緩說道:「提到地火,老朽倒是聽一位大人提起過,你們一級學院,可能存在地火。至於這事兒究竟是真是假,老朽也無法判斷。你可以去打聽一下……」

「一級學院?」藍楓有些驚訝,他還從未聽說過一級學院存在地火。

「老朽剛聽說的時候,也是十分吃驚,不過,一級學院底蘊豐厚,說不定真的存在地火。」陸鴻點點頭,猜測道。

聞言,藍楓感激地拱手道:「無論是真是假,都要感謝陸老提供消息。」

片刻后,藍楓與蘇烈在眾多修鍊者敬畏、崇拜的目光中走出煉器師公會,旋即朝著一級學院的方向疾飛而去。

以兩人的速度,片刻之間便穿過整座青城,來到了一級學院所在的鐵獅嶺。

「好了,藍楓,你我二人,就此分別吧。我也該去提交任務了。」在山腳下落回地面,蘇烈微笑說道:「托你的福,這任務我還沒出力,便順利完成了。」

他的任務是尋找藍楓,並將藍楓安全帶回一級學院,如今藍楓歸來,他的任務自然算完成了。

「對了,如果需要幫忙,直接招呼一聲便可,我就住在你那小院旁邊。」走了幾步,蘇烈忽然頓了一下,回過頭對藍楓說道。

沒等藍楓開口,蘇烈便快步走上石梯,身影逐漸消失。

「這傢伙,倒是一個值得結交之人。」藍楓注視著蘇烈離去的方向,許久,方才收回目光,淡淡笑道。

在山腳下稍稍停留,藍楓便邁出腳掌,踏上石梯。

數息之後,藍楓的身影,出現在廣場的邊緣。

「哥,你回來了!」幾乎在藍楓剛剛現身的剎那,一道充滿驚喜的聲音,從廣場的一排石凳方向傳來。

何處復槿歌 緊接著,藍山猶如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藍楓的身前。

瞧著身前沉穩了不少的青年,藍楓臉龐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半年不見,你又長高了不少。」

此時的藍山,身高几近兩米,比藍楓還高出半個頭,身材也是比過去更加魁梧了。

感受到周圍逐漸被吸引而來的目光,藍楓對著欲將說話的藍山擺了擺手,笑道:「走吧,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緊接著,兩人一前一後,從半空掠過,短短數十息的功夫,便回到了宿舍小院。

「坐。」進屋之後,藍楓對藍山努努嘴。

「哥,你這半年去哪裡了?」藍山依言坐下,然後著急地問道,眼中夾著一絲好奇。

聞言,藍楓微笑說道:「我哪兒也沒去,一直都在血月森林。」

關於血月森林中發生的事情,藍楓不願多說。

頓了頓,他輕輕拍了一下藍山的手臂,讚賞道:「倒是你,半年不見,實力居然提升到如此地步,真是厲害。我可是聽說,天榜強者蘇烈,都遠不是你的對手……」

「你怎麼知道的?」藍山原本還想拿這事兒炫耀的,可現在被藍楓一語道破,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蘇烈告訴我的。」藍楓笑道:「他還告訴我,你的實力,應該達到了天級極限。」

聽得此言,藍山嘿嘿一笑:「那傢伙倒是挺聰明,居然猜到了我的實力,難怪每次都悄悄躲著我。不過,我能達到天級極限,還得多虧院長幫忙……」

雖然表面上大大咧咧,頗不著調,但藍山心裡,卻是記住了院長的幫助。同時,他也清楚院長為什麼會幫助他,這份人情,他遲早會還的,免得這份人情落到那位古伯伯頭上。

沒等藍楓說話,藍山便又繼續說道:「別看我達到天級極限沒多久,可我的實力,卻非常強。說不定,哥你現在都可能不是我的對手……」

藍楓眼眉一挑,驚訝道:「這麼自信?」

要知道,藍山可是見識過他實力的,可現在,藍山居然說他很可能不是其對手,可見藍山的實力提升到了何等強悍的地步。

不過,這半年來,藍楓的實力,也提升了不少,真要打起來,誰勝誰負猶未可知。

「那是當然。」藍山臉龐露出一抹驕傲,頗有些炫耀的意味,「院長曾親口說過,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弱於神級中期強者了,除了神級後期強者,以及極個別老牌神級中期強者,整個青州大陸,幾乎無人再是我的對手……」

聞言,藍楓終於動容:「你的實力,已經這麼強了?」

如果藍山沒有撒謊,那麼他的實力,就連藍楓都必須正視,儘管藍楓的實力也提升了不少,可面對神級中期強者,藍楓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將其打敗。

「不愧是傳說中的白虎神獸,一旦成長起來,太可怕了。」藍楓心裡不由暗自咋舌。

值得慶幸的是,藍山是他的弟弟,而不是他的仇人。藍山的實力大增,對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老哥,這次你去沙城,無論如何,都不能撇下我了。」藍山認真地看著藍楓。

瞧著藍山認真的表情,藍楓沉默了下,旋即鄭重地點頭:「好,就算是龍潭虎穴,這次我們兄弟倆也要闖一闖。」有了藍山的加入,藍楓的把握無疑更大了。

「這還差不多。」藍山的臉龐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

就在此時,屋外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發生了什麼好事兒,笑得如此開心?」

兩人轉頭望去,只見紀塵的身影出現在屋門之處,他目光落在藍楓身上,明顯鬆了一口氣:「藍楓,你總算回來了。」

「前輩。」藍楓趕忙站起身子,對著紀塵拱了拱手。

「老頭,你怎麼來了?」藍山眨了眨眼,好奇地問道。

聞言,紀塵眼角微微抽搐,沒好氣道:「你從哪裡看出來我是個老頭?」

儘管他的年紀確實稱得上一聲老頭,但他的容貌卻是保持在中年時期,絲毫看不出老態。

「算了,老夫……哦不,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紀塵瞪了藍山一眼,旋即搖了搖頭,重新將目光投向藍楓,「藍楓,我剛聽說蘇烈提交了任務,因此特意過來看看。如今見你安然無恙,我也就放心了。」

藍楓禮貌地道:「謝謝前輩掛牽。」

「行了,既然你沒事,我也該走了。」紀塵事務繁忙,能抽空來看望藍楓,已經很不錯了。

異能小村長 沒等紀塵邁出腳步,藍楓便急忙喊道:「前輩,等等。」

隱婚總裁,老婆咱們復婚 紀塵止住即將抬腿的動作,疑惑地看向藍楓:「怎麼,藍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前輩,我想跟你打聽個事兒。」藍楓遲疑了下,低聲說道:「我聽說,我們一級學院某個地方存在地火,不知,這事兒是真是假?」

眉頭微皺了一下,紀塵沒有回答藍楓的問題,反問道:「你從哪裡聽來的消息?」

一級學院存在地火的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會引來無數強者的窺視。

「煉器師公會的人。」藍楓沒有點出具體的人,而是給出一個含糊的答案。

「煉器師公會……」紀塵明顯鬆了一口氣,旋即定眼看著藍楓,詢問道:「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得先告訴我,你打聽地火的事情,有什麼目的?」

沉默了一下,藍楓坦白道:「我想嘗試煉化地火。」

他晉陞六星高階煉器師的時期,很快便會傳遍天下,這事兒,根本隱瞞不住,他也沒想過隱瞞,索性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

聽得藍楓此言,紀塵眼皮抖了一下:「煉化地火?」

眼睛微微眯起,他深深看了藍楓一眼,道:「你可知道,地火乃是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至強火焰,號稱無物不熔,想要將其煉化,難度不亞於登天!」

「我知道。」藍楓平靜地點頭,那七星匠聖的煉器經驗手札中,十分清楚地記載著有關地火的事情。

「既然如此,你還敢煉化地火?」紀塵有些意外。

「不錯。」

「為什麼?」紀塵略微沉默,而後直視藍楓,淡然說道:「只要你給我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我便告訴你有關地火的事情。」

「因為……」

藍楓緩緩抬起頭,迎著紀塵審視的目光,冷靜說道:「我已經晉陞六星高階煉器師,若是能煉化地火,便可……晉陞七星匠聖!」

「什麼!」紀塵眼瞳微縮,音量頓時大了幾倍,夾著一絲震驚。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藍楓,聲音有些發顫:「你,你晉陞六星高階煉器師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雖然對藍楓的天賦極有信心,但他萬萬沒想到,藍楓現在就已經晉陞六星高階煉器師了。

瞧著紀塵那震驚的面容,藍楓心頭有些驚訝,六星高階煉器師的影響力,比他意料之中還要誇張。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沉聲說道:「就在今天,約莫一個時辰之前,我在煉器師公會青城分會通過了考核。三日之內,徽章便會送達一級學院。」

「真的?」紀塵的神情有些恍惚,腦子也是十分眩暈。

「前輩若是不信,大可去問問陸老,我的考核,便是陸老親自主持的。」藍楓鎮定自若地說道,他沒有說謊,自然不怕對質。

聞言,紀塵心中頓時信了九分。

思量再三,紀塵立即道:「走,跟我去見院長,這麼重要的事情,必須立即通知他。」

六星高階煉器師,那可是距離七星匠聖只有一步之遙的頂尖級煉器師,放眼整個青州大陸,六星高階煉器師的數量,也是極為有限,而藍楓這麼年輕的六星高階煉器師,從古至今,都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樣的天才,就算是一級學院的院長,也是不敢怠慢。

「前輩,你還沒告訴我有關地火的事情呢。」藍楓搖了搖頭,追問道。

「你是一級學院天驕學員,又是六星高階煉器師,那麼即便告訴你也無妨。」紀塵沉聲說道:「煉器師公會之人沒有騙你,我們一級學院,的確存在地火。至於地火的位置,以及獲取的方法,恕我暫時不能告知。若想知道,便隨我去見院長,整個一級學院,只有他才有資格處置此事……」

「如此說來,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見院長一面。」

藍楓沉吟片刻,終於點頭:「那行,勞煩前輩帶路。」

……

鐵獅嶺山峰,一座寬敞的樓閣中。

只見一位威嚴中年坐在一張長桌主位,長桌四周,則是分別坐著六位身著長老服飾的老者。

此刻,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嚴肅,討論著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各位別忘了,藍山是古親自交代我們尋找之人!我們幫他,便等於是搭上古這艘大船!」只見威嚴中年目光掃過木桌四周的每一個長老,用著毋庸置疑的語氣說道:「雖然地火消耗了不少,金屬材料也所剩無幾,但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各位若是質疑我的決定,大可投票罷免了我這院長職位,我古炎絕無二話!」

此話一出,樓閣頓時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屋內極為安靜,可眾人卻隱隱感覺,即將迎來一場暴風驟雨!

儘管古炎沒有釋放絲毫氣息,可眾人依然有種壓抑、窒息的感覺。

神級後期強者的憤怒,絕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院長說笑了,這偌大的一級學院,除了您,別人可沒有資格擔任院長之位。」沉默了好半晌,屋子裡方才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說話之人,正是離古炎最近的老者,也是一級學院的大長老海驚濤。

聽得海驚濤之人,其餘幾位長老,也是臉上堆滿笑容,滿嘴附和之言。

「對對對,院長威震天下,也只有您來擔任院長,才鎮得住那些桀驁不馴的天才……」

「我們並沒有責怪院長的意思,還望院長息怒。」

待得眾人說的差不多了,海驚濤才避重就輕地轉移話題道:「藍山的事情,我們先放下不提。倒是藍楓的事情,希望院長三思而行,切莫草率決定。」

總裁的妻子 實際上,今天眾多長老坐在這裡,真正的目的,便是沖著藍楓來的。

「怎麼,諸位覺得,副院長之位太重,藍楓不夠格?」古炎淡淡地瞥了六位長老一眼,六位長老心裡打的什麼算盤,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不想跟這些傢伙撕破臉皮,免得大家難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