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隨着宇岢的一聲狂喊,他已在千鈞一髮之際爆出了一千萬級的戰魂靈力瞬間使出土靈神盾。

剎那間,宇岢的背部,藍玉風衣靈光一閃,一道圓形光盾幻閃而出,隨着宇岢的戰魂靈力不斷輸出,光盾也靈光也在急劇增強,與此同時,急劇擴大的光盾已然形成了一個球形的保護層,將所有人包圍在其中。

就在所有人爲此震撼之際,狂涌而來的超強衝擊波夾雜着數以千萬噸計的冰塊,好似肆意狂濺的隕石,擁有海嘯狂瀾之勢,猛烈地撞擊在球形光盾之上。

無數冰塊砸在光盾之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隆聲,與此同時,冰塊也在土靈神盾超強靈力的催化下瞬間氣化消失。

這一幕令所有人都震撼不已,在土靈神盾的保護下他們雖然安然無事,然而激動而震驚的心卻如狂浪一般幾乎從他們的嗓子眼兒裏迸竄出來。

然而,危險仍在遞進,在超級光暈地震懾下,地面上瞬間捲起數丈之高的土浪,好似風捲殘雲一般,鋪天蓋地而來,對土靈神盾即將進行第二次撞擊。

“大哥,能挺住嗎?”賀明闖見土浪猛如狂潮,心驚膽戰地問道。

羅莎急聲喊道:“宇岢,需不需要我們做什麼?”

“丫頭,你要相信你的老公,此時的他已經是擁有天級戰魂的人了,他一定能挺住!”鬼婆狂聲喊道。

“大家千萬不要爆出戰魂靈力,以免干擾了土靈神盾。這土浪比起在婆娑聖地時土靈神獸激起的土浪小多了,看我的……!”

宇岢說着,再次輸出更強的戰魂靈力,驟然間,自他體內突然幻閃出泰斗神冊,泰斗神冊靈光一閃,瞬間幻化成一顆水晶光球,再次融入到宇岢體內。

剎那間,宇岢陡然狂叫起來:“啊……!我的體內彷彿有烈火在燒,將先天靈氣再次激發而出……”

賀明闖看着渾身爆閃靈光的宇岢,驚駭地問:“宇岢……大哥……這,這是什麼情況?”

“宇岢……”羅莎看着宇岢的雙目中好似燃起熊熊烈火,她心急如焚,忐忑不安,她恨不得與他融爲一體,和他一起抵抗這突如其來的災難。

鬼公驚歎道:“是泰斗神冊,泰斗神冊再次激發了他的先天靈氣,讓他的戰魂靈力開始以幾何級數的形式增強!”

鬼婆驚愕地道:“老頭子,你的意思是說……”

鬼公再道:“我的意思是,宇岢即將要爆出兩千萬級的戰魂靈力……”

“啊……土靈神盾,超級大爆震!!!”

隨着宇岢的一聲狂喊,他體內瞬間釋放出兩千萬級的戰魂靈力,並爆出了玄土神力中的終極絕招——超級大爆震。

宇岢喊聲未落,地面瞬間強烈震盪起來,大地裂痕蜿蜒而生,塵土飛揚,碎石飛濺,一道超強氣旋絕地而生,剎那間,土靈神盾形成的球形光盾震天一響,頓時暴散開來,形成了極具威力的超強爆震。

超強爆震對迎面而來的土浪狂猛地對擊在一起,兩者的力道相互抵消,瞬間形成一團煙塵,瀰漫於天地之間。

等到一切恢復平靜,煙消雲散之後,宇岢英俊帥氣的身影已然向天際飛去。

這個時候,其他人才發現,在高空中仍有兩個人在激烈的打鬥,那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來自泰斗天界的十二戰神之一的我不會,和被鵬王之神李亞寧逐出天界的筱如夢。

“宇岢……”

羅莎心中一驚,急喊了一聲,正要躍身而起,向宇岢追去,鬼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道:“丫頭,不要命了嗎?”

鬼公也道:“宇岢是要阻止他們,他們再打下去,遭殃的是地面上的萬千聖靈。”

賀明闖駭然驚歎:“沒想到他們在空中的激戰竟對地面上的我們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影響!”

鬼公接言:“是啊,僅僅是他們在激戰中爆出的光暈,就得讓宇岢以兩千萬級的戰魂靈力爆出的終極絕招來抗衡,倘若與他們正面交鋒,我們豈不是一羣不堪一擊的廢物?” 宇岢騰空飛躍,幻身一閃之後,來到了雲層之間。

此時,我不會和筱如夢一掌對擊之後,二人各自向後空翻而去。

“我不會,我來幫你,要儘快解決這場激鬥,你們的激戰對地面造成的影響太大了。”宇岢躍到我不會身旁道。

我不會一見宇岢,興奮地道:“嗨,老兄,我們又見面了。沒辦法,筱如夢一直在負隅頑抗,我只能強攻而上,月圓之前我必須把她待會天界,這是規定。”

與此同時,筱如夢見宇岢到來,心中愕然一驚,暗聲道:一個我不會尚且難以對付,又來了一個宇岢,我豈是他二人的對手……

筱如夢想到這,突然注意到地面上還有狂嫗智叟等人,她心中再次暗道:“他們人多勢衆,看來我只能走爲上策了……”

我不會看着筱如夢,淡笑了一下,道:“是繼續打?還是乖乖地跟我回天界?”

筱如夢沒有理會我不會,而是將目光轉向宇岢,冷聲道:“宇岢,你可還記得當初說過的話?”

宇岢明白筱如夢的意思,他道:“不錯,我的確答應過,半年之內不爲難你,然而,現在是我不會要抓你迴天界,這是你們天界的事,與我無關。”

筱如夢悶哼了一聲,道:“那你來此的目的是……?”

宇岢看了我不會一眼,道:“第一,發現好友在此,特來一會;第二,就是提醒二位,如果要想打個痛快,就去天外天打,戰魂大陸的生靈可禁受不住二位大神級別的人物如此折騰,你們看看下面,地面上已是狼藉一片。”

筱如夢冷言道:“若不是他陰魂不散地纏着我,我也不想這樣。”

我不會沉聲道:“如果你肯老老實實地跟我回天界,也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筱如夢看着宇岢,道:“宇岢,我問你,倘若我再與他打起來,你當真不插手?”

宇岢淡笑了一聲,道:“只要你們不殃及池魚,我一定會遵守諾言。”

“好,很好……”筱如夢說着,向後空翻一躍,再次爆出戰魂靈力,這次她只是爆出了一百萬級戰魂靈力。

這情形讓宇岢和我不會都費解之至——

宇岢看着筱如夢周深閃起藍色光焰,心中暗道:她只爆出一百萬級的戰魂靈力……未免也太自信了吧!難道……她要耍什麼花招?

我不會也在暗自揣測:只爆出一百萬級的戰魂靈力,她想玩小孩子打架嗎?

與此同時,地面上的羅莎和狂嫗智叟以及賀明闖也各自顯現出匪夷的表情。

“他們懸在高空,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我們要不要飛上去看看?”鬼婆道。

羅莎很是擔心宇岢的安危,她立時開口:“我們一起上去。”

賀明闖接言:“走,咱們人多,不必顧慮太多。”

“等一下,”鬼公陡然喊道:“人多沒用,大家忘了剛纔的衝擊波了嗎?僅僅是衝擊波就讓我們不得已躲在土靈神盾內,倘若再打起來,宇岢難免要分心保護我們,這樣只會給他添更大的麻煩。”

羅莎認爲鬼公所言極是,一時沒再開口。

鬼婆不以爲然,道:“老頭子,讓你這麼一說,我們都變成了廢物,難道我們成了宇岢的累贅?那我們還跟着他幹嘛?不如大家就地散夥兒,各奔東西吧。”

“老婆子,我不是這個意思。”鬼公辯解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少他孃的在這裏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鬼婆的人生格言就是‘寧可打死,絕不嚇死’!你他孃的在這裏呆着吧,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鬼婆說着,單腳一跺地,立時飛身而起。

賀明闖見鬼婆如此豪放,對她投以讚歎的目光,道:“說得好,鬼婆,我跟你一起去。”

“我也去。”

羅莎此語剛出,浮在高空的筱如夢立時將戰魂靈力由一百萬級瞬間飆升到一千萬級。

在這一剎那的過程中,自他體內瞬間暴散出一股極強的氣旋,氣旋涌向地面,致使正要起身騰飛的鬼婆等人駭然一驚,不禁踉蹌後退。

與此同時,也讓數丈之外的宇岢和我不會感到措手不及——

因爲,就在筱如夢將戰魂靈力飆升的一瞬間,她已然幻身一閃,以迅雷之速朝宇岢狂攻而來,並口出狂言:“宇岢,去死吧!!!”

宇岢反應機敏,在千鈞一髮之際使出了絕塵步,幻身一閃之後,隨即揮出了金龍寶劍,劍光四射,頓時讓筱如夢無所遁形,筱如夢接觸到劍光只聽一聲慘叫,立時化爲了泡影,消失無蹤。

這時,宇岢才意識到剛纔衝過來的只是筱如夢的殘影:“好狡猾的女人!”

我不會愕然嘆道:“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宇岢和我不會四下尋望,最終徒勞無功,返回了地面。

宇岢道:“大家都是熟人,我就也不再介紹了,至於我不會和筱如夢因何會在此處打起來,這也是他這位戰神的使命所在。”

“宇岢,你沒事就好。”羅莎說着,來到宇岢跟前。

宇岢挽住羅莎的手,低柔地道:“放心,有這麼多朋友在,我豈能有事。”

鬼婆開口:“沒想到筱如夢爆出那麼強的靈力竟然逃跑了。”

宇岢道:“她是個很厲害的角色,以後大家遇到她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狂嫗智叟和羅莎以及賀明闖互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宇岢,接下來你有何打算?”我不會問道。

宇岢上前一步,炯目寒光地注視着西方遙遠的地平線,道:“尋找戰魂水晶,救出靈寶尊者的另一半戰魂,以及解救其他被魔族抓去的所有人……”

我不會深吸了一口氣,道:“很好,目標明確,志向遠大,其實不止靈寶尊者的戰魂被封禁在魔宮之內,還有一位聖靈的戰魂也被困囚其中。”

宇岢問:“誰?”

鬼公陡然開口:“是空玉上仙,他和靈寶尊者一樣,都慘遭摩羯大帝的毒手。”

“空玉上仙?”宇岢莫名。

鬼婆接言:“空玉上仙是仙之都的守護神,是當年超級大戰中四大聖靈中的一位。”

我不會接言:“鬼公鬼婆說得不錯,四大聖靈尚且敗在摩羯大帝之手,可見他的實力有多麼可怕,然而以你們目前的實力要攻破魔宮只能說是以卵擊石。”

鬼婆看着我不會,道:“既然你是天界的戰神,實力如此強大,何不與我們一路同行,助宇岢一臂之力。”

鬼婆所言正是宇岢心中所想,他回過身來,看向我不會,眼神裏透出一種期望。

我不會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他道:“宇岢,你我相識也許是冥冥之中早已註定的,能夠成爲朋友也是一件幸事。作爲朋友,本應慷慨相助,但是我們魂之天界的人是不能參與戰魂大陸的殺伐之戰的,這是魂之泰斗在數萬年前早已定下的天規。” 此時此刻,筱如夢正已極速飛向黑森林,她一臉怒氣,目露寒光,心中暗道:可惡的宇岢,怎麼在哪都能碰到他,更可惡的是他手裏的那把金龍寶劍和他體內的泰斗神冊……

筱如夢一邊飛行,一邊在心中謾罵:還有那個該死的我不會,仗着他十二戰神之首的身份,專門針對於我,哼,誰稀罕做天界的戰神,既然李亞寧將我的戰魂降級,就休想再讓我回歸天界……

眼看黑森林就在眼前,筱如夢突然想起了上次來找靈塚時尷尬的氣氛,她自言道:“上次我滿懷誠意地來找靈塚,那個桀驁不馴的傢伙似乎毫無誠意,這次如果他再不表態,我就一把火把他的黑森林給燒了……”

……

與此同時,宇岢等人,和我不會再次分別,由於我不會來自天界,不便插手戰魂大陸的殺伐征戰,再加上他身負尋找其他戰神的使命,所以並未和宇岢等人同行。

宇岢等人再次朝黑森林的方向前行,因爲這是抵達魔宮最近的一條路。

只要越過黑森林便可以看到魔之窟的黑龍山,摩羯大帝的魔宮就建在黑龍山之巔。

一路上,鬼婆的嘴幾乎沒閒着,她從一千年前的陳年往事一直說到不久之前被靈塚變成大樹的全部經過。

宇岢笑道:“鬼公,你和鬼婆的靈力如此豐富,這一千多年,你應該有很多機會向他求婚啊,怎麼把人家耽誤成老姑娘了,你於心何忍?”

鬼公一聽,頓時感慨萬千,他神經兮兮聲道:“我一共向他求過九百九十九次婚,可是都以失敗告終,不過我就是有一顆頑強的心,這也是我的人生一大目標之一。”

鬼婆瞪向鬼公,一把薅住鬼公的眉毛,怒道:“目標之一?難道你還有比向我求婚更大的目標?”

鬼公被鬼婆薅得失聲痛叫,手舞足蹈,忙不迭地求饒:“第二個目標就是和你白頭到老啊,老婆子,求求你來放手吧。”

宇岢一邊揮手,一邊開口:“兩位稍安勿躁,鬼婆,這次似乎就是你無禮了,人家鬼公向你求了那麼多次婚,單說他堅持不懈的毅力就很讓人佩服了,更何況他對你的包容與愛我們也是有目共睹的,你怎麼就不答應他呢?”

羅莎也勸撫鬼婆,鬼婆一番狂懟之後才送開了手,她怒道:“他包容我?我包容他纔對,你麼得問問他,哪次求婚的時候沒有被我抓到小辮子。”

“小辮子?鬼公,你就剩一根頭髮了,怎麼還會有小辮子?”賀明闖調侃道。

宇岢看着鬼公,使了個眼色,道:“老兄,趁着人多,大家都可以爲你撐腰,別客氣,說吧!”

鬼公痛叫着:“你們讓老婆子鬆手,我就說。”

鬼婆瞪了鬼公一眼,將鬼公的長眉往外一甩,道:“看在大家的面子上,給你一次機會,今天你必須把你的那些老情人,老相好都給說出來。”

鬼公嘴裏嘟囔着:“我說,我說什麼啊,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還是談談如何對付摩羯大帝吧,這纔是正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