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隨着那十幾名親兵被殺死後,越來越多的親兵被殺,不過終於有些收穫的是,在後面的反擊中,有兩個來不及隱身的暗殺者被幾名親兵砍死。不過緊接着那幾名親兵就被以更加殘忍的手段,腰斬而死,頓時地上灑滿了大腸、肝、肺等內臟,一股沖鼻的血腥味充滿了整個碉樓。

喀麥隆此時終於看清了這些殺星的真實面目,竟然是一個個長相猙獰醜陋的蜥蜴人。

“看,快看地面,那有腳印,有腳印!”

一名親兵忽然看到一灘血跡中詭異的出現了兩個腳印,他驚恐的吼道。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吼聲。

忽然他身旁一個親兵卻驚恐的說道:“約瑟嘉,你的身旁也有兩個腳印,啊!”

那個叫做約瑟嘉的親兵驚恐的轉過頭,只見一道如同毒蛇般的眼光突兀的出現,一道冰冷的刀光劃過。約瑟嘉那猛睜着的眼睛,帶着驚恐與不甘永遠的合上了。

“噌!“

人頭落地,再一具無頭屍重重的砸落在佈滿血漬的地面上。

然後,這名親兵的死卻將岌岌可危的衆人挽救了過來。所有人都看向那些沾滿血跡的地面,只要有發現腳印的,紛紛一擁而上,頓時就有十來個來不及躲避的蜥蜴人被憤怒的衆親兵斬成肉醬。

忽然,一陣緊密的腳步聲窸窸窣窣的響起,剎那間,所有人猛然變色。

只見那佈滿血跡的地面上出現了上百雙腳印,幾百只腳印正快速的朝着殘存的衆人逼近。

“保護喀麥隆會長!”

所有的親兵齊齊呼喊起來,悍不畏死的用自己的身軀將喀麥隆圍在最安全的中心地帶。

“啊……..”

幾百之腳印瞬間殺至,說來也怪,那些蜥蜴人再也不遮掩自己的腳印,就這樣直直朝着殘留的幾十名親兵殺去。

“殺啊………”

幾十名親兵嘶吼着,猛然朝着那些空無一物的空氣中刺去。

“噗噗噗………….“

利刃貫穿血肉的撲哧聲不絕於耳,剎那間,就有幾十名親兵和來襲的蜥蜴人同歸於盡。蜥蜴人的長刀將親兵們的頭顱斬落,而親兵們的利劍也將隱身中的蜥蜴人刺穿。兩者最後都無力的倒在血泊中。

僅僅幾個照面,殘存的親兵已經不足十人,僅剩的八人將喀麥隆緊緊的圍在最中心,誓不退讓。不過站在血泊中的腳印依然有上百之數。它們慢慢的朝着僅剩的幾人逼近,好像是爲了在臨死前讓獵物感受最恐怖的情景,空蕩蕩的空間中響起了一片窸窸窣窣的嘶叫聲,聲音嘶啞如野鬼,讓人毛骨悚然。

那八名親兵雖然全身顫抖不已,不過他們依然將手中的長劍緊握,誓死保衛着身後的領袖。

腳印越來越近,尖細刺耳的嘶叫聲如同在剩下的幾人耳旁響起,他們知道,死神離他們越來越近了!會有奇蹟出現嗎?喀麥隆絕望的想到。 眼看腳印越來越近,喀麥隆眼中已經露出絕望的目光。

忽然,一聲清脆的怒喝從後面響起:“看箭!”

剎那間,一道火紅色流光急射過來。喀麥隆驚喜的擡起頭,只見艾瑟琳和一臺笨重的黑色機器朝着他衝了過來。

“黑色機器!”

喀麥隆大驚失色,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機器。不過那黑色機器好似沒有惡意,緊隨着艾瑟琳朝着這邊衝來。

“艾瑟琳,前面有一百二十八個蜥蜴人,等會注意地面的腳印,不要離我太遠。”黑色機甲中傳來聶風的聲音。

艾瑟琳看到自己的哥哥深陷危境,早已顧不得其它,快速的射出一支火焰箭,此時她體內的“自然之力”纔剛剛恢復,勉強支撐她射出一箭。

火焰箭瞬間穿透五個隱身中的蜥蜴人,殺出一條狹窄的通道。

眼看艾瑟琳就要衝進蜥蜴人的包圍當中,聶風急忙加快速度,剎那間趕上她,兩把合金匕首快速翻飛。

“唰唰唰…………”

五把長刀瞬間被合金匕首斬斷,聶風毫不停歇,合金匕首順着餘勢將那五名蜥蜴人斬首,虛無的空間中詭異的出現了五具五頭屍體,然後再頹然的摔落在滿是血泊的地面。殺掉最近的五名蜥蜴人,聶風急忙拉着艾瑟琳朝着最中心衝去。

此時,其它蜥蜴人看到聶風殺到,紛紛加緊了攻擊速度,它們必須趁此機會將喀麥隆殺死。

“啊……………”

也許是看到救兵將至,雖然只有一個女人和一個怪異的黑色機甲,但這也讓剩下的八名親兵和喀麥隆看到了希望。幾人紛紛揚起手中的長劍,竭盡全力的舞動着,頓時八把長劍構成了一道晃眼的劍幕,竟然將身旁的偷襲全部抵擋住。而喀麥隆也手握着一把長劍,謹慎的觀察着周圍。

話說八名親兵全部是達到中級戰士的水準,而此刻他們僅憑八人之力將一百多名隱身的蜥蜴人抵擋在外,這些蜥蜴人的單體實力相當於內勁達到中級的武者。此刻這八名親兵可謂是爆發了全部的潛力。

不過潛力也只能爆發幾秒而已,片刻之後就有四名親兵被殘忍的斬斷手腳,頭顱也被割掉。僅剩的幾名親兵也紛紛負傷,喀麥隆眼看已經無兵可用,看了看身前的幾名誓死保衛他的親兵,頓時一股豪氣衝了上來。

“來吧!來殺我吧!”

喀麥隆一聲大吼,快速的舞動起手中的長劍,瞬間將幾把趁虛而入的長刀盪開。

“嘶嘶嘶………….”

蜥蜴人集體發出緊促的嘶鳴,剩下的上百蜥蜴人紛紛暴動,奪命的長刀以更加瘋狂的速度朝着圍在最中間的幾人剁來。

“啊!”眼看幾人就要被剁成肉醬,忽然一聲暴喝響起:“噁心的爬蟲,給我滾開!”

“鐺鐺鐺……..”

聶風猛伸出兩隻機械臂,間不容髮間替剩下的幾人擋住了上百把長刀的剁砍。

一連串的砍擊聲,將聶風的黑色機甲頓時被砍的坑坑窪窪,滿目瘡痍,不過卻沒有傷及聶風本人。

身在機甲內部的聶風,操縱着機甲猛然發力,將所有斬在身上的刀劍盪開,然後再猛然旋身。

“唰唰唰………“

上百把長刀竟然被齊齊斬斷。

“嘶嘶嘶……….“

衆蜥蜴人齊齊發出不安的嘶鳴,它們沒想到聶風會如此強大,更沒想到那兩把一米來長的匕首會鋒利如斯。

聶風一聲暴喝,駕駛着機甲瞬間衝近蜥蜴人羣中,那些身着蜥龍盔甲的蜥蜴人此時變成了被虐待的對象。聶風簡直如一頭兇猛的老虎施虐在羊羣當中。

每一次揮刀,就有數名蜥蜴人被斬殺,聶風如同一個收割麥穗的莊稼漢,每一次都收割走幾條性命。

猩紅的鮮血漫天飛濺,衆多蜥蜴人在紅外掃描儀的監視下無所遁形,紛紛被聶風截殺。幾分鐘不到,便有二三十名蜥蜴人死在了聶風刀下。

聶風越殺越起勁,這些蜥蜴人此時已經完全亂了陣腳,根本組織不起一點有力的反擊,而面對黑色機甲的防禦,一般的刀劍斬擊基本無效。因此在衆多蜥蜴人的眼中,這臺黑色機甲就是一個殺不死的變態,一個超級BUG。

衆多蜥蜴人眼看不敵,紛紛朝着外面逃竄,有的跳牆,有的沿着通道狂奔,剎那間,聶風眼前的虛擬屏幕上就看到數十個紅點急速的朝着外面遁去。

看着急速逃竄的蜥蜴人,聶風一陣嘆息,要是有一把遠程***就完美了,只可惜到現在爲止,黑色機甲除了那兩把鋒利無比的合金匕首外,聶風還沒有發現另外的什麼遠程武器。

彈開眼前的黑色防護罩,聶風露出了他的面孔,對着還有些驚魂未定的喀麥隆說道:“危險解除,這些蜥蜴人差點就把剎羅城給破了,誒!”

這話聽得喀麥隆一陣臉紅,人家只出動了幾百會隱身的蜥蜴人就差點讓剎羅城的防禦癱瘓,更不要提外面的幾萬大軍了。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不停殺戮,聶風已經很疲憊了,要不是有機甲將他撐住,他早已累得爬不起了。喀麥隆陰晴不定的看着身着黑色機甲的聶風,嘴裏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一想到前些天對聶風的糟糕待遇,他就心裏一陣發毛。

聶風皺了皺眉,看到喀麥隆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聶風就知道他心裏想說什麼了,無非就是想要自己幫忙了。

隨即,聶風說道:“快去召集那些沒有受傷的戰士,我會幫你們守城的!不過……..“聶風頓了頓,喀麥隆急切的問道:”你要什麼條件,只要能守住城,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只要我能辦到!”

聶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他現在很看不起喀麥隆那副勢力的模樣,要不是看到自己實力強大,他會如此低聲下氣嗎?聶風在心裏冷笑。冷淡的說道:“我並沒有什麼條件,我只是爲了剎羅城這近五十萬百姓,我不想他們無辜的死在敵人的屠刀下。至於你,和你的政權,我絲毫不感興趣!也許我天生就對金錢權利不感興趣吧,哼哼!”聶風自嘲的笑了笑。

“快去召集部隊吧!”

說完,聶風頭也不回的朝着城牆走去。

看着遠去的聶風,喀麥隆臉色一陣青一陣紅,聶風的話讓他有些羞愧難當。我到底是爲了什麼,是爲了權利,金錢,還是爲了當初最單純的夢想?喀麥隆在心裏不停的反思着。沉思了一會,他好像想通了什麼,對着聶風的背影淡淡的說道:“聶風,放心吧!我會把自由聯盟發展壯大起來的,爲了最初那美好的夢想!”

艾瑟琳一直站在喀麥隆的身邊,她剛剛也聽到了聶風的話,他沒想到聶風會如此大義,以前她對於聶風的厭惡感此時正在快速的消退。

喀麥隆轉身對着艾瑟琳歉意的說道:“妹妹,以前我對你做的那些事情,希望你能原諒我!那時是我被權利衝昏了頭腦,現在我已經幡然醒悟,而這一切都是因爲‘他’!”

喀麥隆遙遙的指着矗立在城牆上的聶風,眼神中滿是崇敬。

“哥哥……”艾瑟琳有些不太適應的喊道。

“恩…..”喀麥隆很詫異,隨後便高興起來,”你終於再次喊我哥哥了,艾瑟琳!“

“恩,只要你不再被利益衝昏頭腦,你永遠都是我的哥哥,我最偉大的哥哥!“

喀麥隆此時眼眶禁不住有些潤溼了,是啊!權利買不到親情,更買不到別人由衷的讚歎。

隨後,喀麥隆便去召集那些在巨石攻城時散亂在各處的半獸人戰士,艾瑟琳則跟在他的身邊以防再有蜥蜴人來偷襲。

聶風依然矗立在城牆上,一動不動。他不停的掃視着周圍的動靜,殘存的上百蜥蜴人已經全部逃出城牆,向着城外的敵軍逃去。而城外三萬大軍忽然動了起來。

此時城牆上倖存的士兵紛紛大吼起來:“敵軍發動集體衝鋒了,上城牆,上城牆防禦!”

城牆下面那數千近戰型半獸人,紛紛朝着城牆上衝去,以防敵人利用雲梯等攻城工具攀上城牆。

一萬的守軍,經過剛纔的戰役,至少有兩千多人殞命,此時守軍的數量已不到一萬之數,損失最嚴重的莫屬精靈族的弓箭手,因爲巨石差不多都砸在城牆上,而弓箭手大部分都聚集在城牆上,此時殘存的弓箭手只有不足五百人,而那些集結在城牆下方的半獸人戰士到沒有受到多大的打擊,差不多都倖存。

“咚咚咚………”

城外響起無數轟隆隆的腳步聲。

聶風皺了皺眉頭,看來城外的敵軍已經耐不住性子了,要趁勢一舉將剎羅城攻破。

而剎羅城守軍的兵力已經不足一萬,城外敵軍至少三萬之數,兵力一比三。而剎羅城的聯盟軍全部是皮甲裹身,幾乎沒有鐵甲這些防禦性強的裝備,而城外的三萬敵軍幾乎一半是鐵甲部隊,還有五千重甲騎兵。防禦力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假若正面衝擊,剎羅城的近戰兵力支撐不到一個小時就會被悉數消滅。

城牆破! 城則亡! 人死!

不能讓他們攻進城牆內部!聶風在心裏暗自喊道。

而那兩百多獨眼巨人是最大的危險因素。要是不把這些獨眼巨人殺死,剎羅城遲早被攻破!聶風的大腦裏快速的分析着戰場的動向。

忽然,一陣熟悉的破空聲遠遠的響起!

聶風臉色一變,遠方無數的黑點正在快速的朝着城牆逼近。 黑點越來越大,凌厲的破空聲呼嘯而至。

聶風一聲大喊:“小心巨石!”

那些才登上城牆的半獸人,頓時被弄的個措手不及,紛紛找掩體躲避。

“轟轟轟……..”

上百塊巨石重重的轟擊在城牆上,幸好這次衆人提前躲避,因此並沒有太多人傷亡。

巨石的轟擊引來那些半獸人戰士的一片怒罵,聶風剛纔也險些被一塊巨石砸中。有點狼狽的從地上爬起,聶風狠狠的看了看一千米外的敵軍陣營。

此時,三萬敵軍分成三個大的陣營,每個陣營各有一萬人,而列在最前面的是一萬多近戰重甲兵,中間則是幾千重甲騎兵,最後則是敵軍的魔法師部隊。

忽然從敵軍陣營的最後面,十幾道閃亮的白色光華涌現,剎那間,那些白色光團急速的朝着城牆轟來。

“轟轟轟…….”

整整有十五個光團轟在城牆的半腰上,頓時掀起漫天的碎石塊,厚達五米的中牆竟然直接被轟出一個個深達一米,直徑達五米的巨坑。城牆上的衆守軍也被劇烈的震動震得東倒西歪。

炮聲剛剛停歇,緊接着又是上百巨石呼嘯着砸來。

“靠!”

聶風暗罵一聲,敵軍的遠程火力實在是太猛了,此刻他都要不停的躲避飛墜而下的巨石,要是被巨石砸中,他的黑色機甲不殘也得廢。

聶風擡眼一看東北角的巨型碉樓,由於有小阿魯的防禦,那些零星的巨石紛紛被擊毀,看到此,聶風稍微放下心,至少不用再爲凌娜的安全而擔憂。

巨石和魔光炮不停的轟擊在城牆之上,即便是由最堅硬的青耀石修建的城牆也禁不起如此折騰,部分牆體已經出現倒塌的危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