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隨著怪異聲音的響起,在黑色漩渦之中,出現了一道道身影,緩緩從漩渦中走了出來,站在陸昊蒼和霍爾特的面前。

「啊!這,他,他們是……」當十數道身影站在陸昊蒼和霍爾特面前時,後者露出了極其震驚的表情,難以置信地張大了嘴巴,一時間連話都說不清楚。

陸昊蒼眼中精光閃爍,盯著眼前的十數道身影,自語道:「原來失蹤的冒險者,都變成了怪物,真是麻煩。」

在陸昊蒼面前的,是十數名身上穿戴者整齊的裝備,但雙眼已經無神,與傀儡之屍一樣沒有瞳孔,只剩下血絲眼白,面色慘白,甚至有幾個「冒險者」的身上都是殘缺不全的,生前一定經歷過慘烈的戰鬥。

偽裝的屍體·冒險者,LV.17-20

生前都是冒險者,戰敗之後,被人製作成了屍體傀儡,沒有思想,但保留生前的戰鬥本能,會使用一些生前的技能。

力量:32-59

敏捷:21-47

智力:0

精神:0

體力:50-90

攻擊力:26-47+9-15

防禦力:5-9+4-8

生命值:500-900

魔力值:0

技能:戰鬥本能

相比於外面那些完全靠著動物般本能行動的傀儡之屍,這些死後變成傀儡的冒險者更加難對付,除了智力和精神,各項屬性都有了大幅提升,加上身上的那些裝備,最終數值也很可觀。

出名從國風歌開始 當然,最麻煩的是,那個「戰鬥本能」,這個技能提供了它們生前的戰鬥方式、直覺等等,除了不會思考之外,陸昊蒼要面對的就是十數名穿著裝備,能力得到強化的冒險者。

「那是三年前就成為白銀級冒險者的巴利,是一名斧戰士,實力在白銀級當中也是頂尖的存在。」

「啊,那個是,『狩獵者』德瑞克?你的狩獵技巧無與倫比,沒想到也變成了這副模樣。」

「還有,那是……」

霍爾特看著眼前已經變成傀儡的冒險者們,基本上能叫出名字,因為它們生前在賽蘭鎮還是有著不小的名氣,雖然只是白銀級,但距離黃金級也不遠了。

讓霍爾特想不到的是,一群實力不俗的白銀級冒險者全部遭遇不測,變成了毫無思想的行屍,讓人意外,這次委託提升到災害級,是合情合理的。

這邊正說著,陸昊蒼目光突然一凝,臉色變得非常陰沉,低語道:「我還在想,這幾天怎麼一直沒碰到你,想跟你喝幾杯來著,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羅威爾……」

在那群偽裝的屍體當中,陸昊蒼見到了自己的一個熟人,正是當時里瓦羅森林中遇到的羅威爾,那個充滿正義感的騎士。

也是因為羅威爾的幫助,陸昊蒼才能順利進入賽蘭鎮,然後開始了以冒險者身份的旅程。

對於這個充滿正義感,性格很好的騎士,陸昊蒼將其視為朋友,是自己來到艾特蘭斯這個異界后的第一個朋友。

陸昊蒼真的沒想到,再次見面,卻是以這副模樣相見,他的內心莫名升起了一股怒火,這是他來到艾特蘭斯之後真正意義上的生氣,我發誓要把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揪出來。

「哎呀!看來你們當中還有認識的,能夠看到你們在這裡重逢,我真是替你們感到開心!」似乎看出陸昊蒼眼中當中蘊含的情緒變化,暗中之人開始說起了風涼話。

「不過不用擔心,你們很快就會再一次成為『夥伴』,永遠活在無盡的靈魂深淵之中,桀桀桀!」暗中之人似乎吃定了陸昊蒼和霍爾特,再次發出怪笑聲。

「阿古拉少爺,怎麼辦?正面硬剛嗎?二對十幾,有點不明智啊!」霍爾特同樣感受到陸昊蒼情緒的狀態,看到後者眼中的怒火以及堅定,不確定地詢問道。

陸昊蒼默不作聲,而是從儲物箱中拿出了已經製作完成,香氣撲鼻的美食,都是能夠提升各項屬性的極品料理。

「吃了它們,然後去一邊呆著,別死就行了。」將諸多料理塞給霍爾特,陸昊蒼淡然吩咐道,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霍爾特增長屬性值,然後在一旁,不要被偽裝的屍體盯上然後殺死即可。

「啊?哦!好的……」霍爾特接過料理,在一秒的愣神之後,立刻跑到角落,一邊往嘴巴里塞著食物,一邊大聲喊道,「加油!阿古拉少爺!fighting!fighting!你最棒!666!」

有些關鍵的時候,陸昊蒼不需要身為累贅的霍爾特,只要能夠喊「666」的隊友就足夠了。

於是霍爾特就躲到一旁開始了愉快的划水之旅。

「想要一個人對付我偽裝的屍體軍團?桀桀桀!滿足你!」

「上吧!撕碎他!讓他成為我的寶貝兒的點心!」暗中之人看到陸昊蒼竟然一個人面對十數只偽裝的屍體,冷笑一聲,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那些偽裝的屍體接到命令,身體微微一動,全部把頭對準了陸昊蒼。

「嗖!」

一道寒芒掠至,直奔陸昊蒼的腦門,那個生前被稱為「狩獵者」的弓箭手率先發起了攻擊,它的箭又快又准,比起霍爾特當時擊敗的格雷斯還要強上一分。

在普通人眼中快若閃電的箭矢,陸昊蒼看來就沒有那麼迅速和致命,他微微一個側身,完美地避過了箭矢,飛向了身後,狠狠插在圍牆上。

「喝!」「呃!」

但陸昊蒼面對的不是一個對手,而是十數名生前是白銀級冒險者的敵人,它們通過戰鬥本能這個奇特的技能,形成了非常好的默契,在陸昊蒼閃避了箭矢的同時,兩道身影迅速逼上,一左一右朝陸昊蒼殺來。

…… 朝陸昊蒼殺來的是兩名原·戰士,一人手持長劍,一人握著戰錘,從左右、上下兩個方向襲來,速度相當之快。

「阿古拉少爺,小心!」角落觀戰的霍爾特看到兩名偽裝的屍體欺進陸昊蒼,忍不住出聲提醒道,即便知道後者的實力很強,但面對那麼對生前是白銀級冒險者的屍體傀儡,還是有些擔心。

「哼!」陸昊蒼身體側著,但眼睛卻一直盯著朝自己襲來的長劍和戰錘,伸出左右手,直接迎了上去。

「奪刃!」

陸昊蒼髮動了自己經常使用的技能,奪刃,憑藉雙手接下敵人的武器,不管實用與否,反正看起來很帥就是了。

奪刃的成功率與雙方之間的力量、敏捷差成正比,而陸昊蒼的兩項屬性遠遠高於這些即便經過強化的偽裝的屍體,輕輕鬆鬆接下了兩者的武器,牢牢控制在手中。

「咯……」「咯!」

兩隻偽裝的屍體手臂上的肌肉隆起,但無論它們如何用力,都無法寸進,同樣也沒辦法抽脫。

「滾!」陸昊蒼怒喝一聲,左右手暗暗用力,猛然一個交叉,將對方的武器變化了方向,它們根本不受控制,將各自的武器朝著彼此而去。

「噗!」

「-148!」

「咚!」

「-166!」

長劍直接插進了一隻偽裝的屍體的左眼,從後腦勺穿透而出,帶出已經開始腐爛的紅白之物;戰錘則是狠狠印在另外一隻偽裝的屍體的面門上,整個五官都被砸平了,看不清楚其面容。

陸昊蒼趁它們病,要它們命,絲毫沒有猶豫,抬起腳直接踹在它們的身體,伴隨著頭頂冒出「-115!」的數字,兩隻偽裝的屍體急速朝遠處飛出,重重摔在地面上,捲起濃濃的煙塵。

「好厲害!得勁啊!阿古拉少爺!上,幹掉它們!」看到陸昊蒼大發神威,霍爾特立刻跳起來搖旗吶喊助威。

「呵,呵!咯……」

兩隻偽裝的屍體血量一下子空了一半,但它們已經變成了傀儡,沒有疼痛感以及恐懼,即便腦袋被洞穿,或是五官被砸遍,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兒之後,立刻站起身來,重新朝陸昊蒼靠攏。

「桀桀桀!真厲害啊!沒想到你能夠一下子擊飛兩隻偽裝的屍體,不錯,看起來你應該是一名高等級的黃金級冒險者吧?真不錯,真是太好了,簡直就是完美的素材!」暗中之人看到陸昊蒼的表現,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顯得十分開心。

「既然兩隻拿你沒辦法,那就來四隻、六隻,或者一起上!看你還能堅持多久!」暗中之人有十數只偽裝的屍體,有著絕對的人數優勢,打算利用人海戰術耗死陸昊蒼。

陸昊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根本不在意人數上的差距,在絕對實力面前,數量不過都是用來送經驗的,就好比一名稱號級冒險者,面對一百名青銅級冒險者,那也是瞬間秒殺的節奏。

「上!」暗中之人再次發出命令,這一次,所有的偽裝的屍體都動了起來,朝著陸昊蒼蜂擁而至。

相互之間有著戰鬥本能的聯繫,即便是生前不合作的冒險者,現在變成偽裝的屍體后,有了相當不錯的配合。

總裁別再追我了 其中以原·德瑞克為首,一共三隻偽裝的屍體,站在遠處,利用弓箭對陸昊蒼髮動攻擊,起到牽制的作用,時不時放出一支冷箭,企圖殺傷陸昊蒼。

另外有兩名盜賊職業的偽裝的屍體則游弋在陸昊蒼的身周,伺機發動奇襲,對陸昊蒼造成致命打擊。

剩下的則是戰士、騎士、力士這樣的近戰職業,前赴後繼,一層接一層地向陸昊蒼髮起攻擊,讓後者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

陸昊蒼目光微冷,一直挪動著身體躲避一群偽裝的屍體的攻擊,尤其注意不時從遠處射來的冷箭,一不小心就會被射中。

不過好在陸昊蒼的敏捷遠遠高於這些偽裝的屍體,雖然場面看上去陷入被動之中,但沒有絲毫危險。

「桀桀桀!繼續,繼續!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暗中之人看到陸昊蒼一直處於閃躲狀態,認為對方可能加持了某種狀態,增加迴避率,但等到時間一過,原形畢露,肯定會被無數的攻擊擊中。

「阿古拉少爺!」一旁的霍爾特見到陸昊蒼似乎陷入了危境之中,內心充滿了擔憂。

「我必須要去救阿古拉少爺!」

「別傻了,憑你怎麼救?上去送菜嗎?」

「但我絕對不能就這麼看著阿古拉少爺陷入危機啊!」

「那你拿什麼救?你頭鐵啊!」

「沒錯,我頭鐵!我可以拿頭救阿古拉少爺!」

陷入糾結的霍爾特內心出現了分歧,一個是想要去搭救陸昊蒼,一個則是勸告自己冷靜,去了也沒有用。

最終頭鐵戰勝了理智,霍爾特決心要在這時候站出來幫助陸昊蒼,平時都是後者幫助自己,這次也要發揮一下作用了!

「呀啊啊啊!!!」

霍爾特突然大喝一聲,為自己提氣,隨後毫不猶豫地快速沖向正在圍攻陸昊蒼的偽裝的屍體群眾。

之前吃了大量擁有增幅效果的料理,霍爾特現在的屬性並不低,敏捷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移動速度相當快,那些偽裝的屍體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陸昊蒼身上,沒有料到半路殺出個霍爾特。

「野蠻衝擊!」

進入距離后,霍爾特毫不猶豫發動了身為戰士的招牌技能,身體化作一道流光沖向偽裝的屍體群中。

「嘭!」

一聲巨大的衝擊聲響起,那些近戰職業的偽裝的屍體正好聚集在陸昊蒼的身邊,霍爾特的衝擊一過來,恰好全部命中,一堆鮮紅的數字從它們頭上冒起,還陷入了短暫的眩暈狀態。

「啊哈!見識到本大爺的厲害了沒……」霍爾特成功暈眩了數只偽裝的屍體,嘚瑟地大叫起來,不過因為目標等級比較高,加上數量眾多,自己也被撞得七葷八素的,呢喃道,「呃……阿,阿古拉少爺,你在哪?我怎麼感到自己在轉圈?」

…… 陸昊蒼哭笑不得地看著正在原地轉圈圈的霍爾特,沒想到天性有些膽小的他,在這種關鍵時刻竟然會勇敢地衝過來,想要幫助自己。

雖然陸昊蒼用不著霍爾特的幫忙,但至少能夠看出後者的態度和決心,漸漸讓陸昊蒼認可了霍爾特。

霍爾特正在暈乎乎地轉圈,有些傻傻的感覺,不過內心確實這麼想的:

「好耶!碰到這些該死的鬼東西了!到時候阿古拉少爺幹掉它們之後,我也能分到不少經驗,美滋滋!」

說白了,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小隊米蟲」,純蹭經驗。

如果讓陸昊蒼知道霍爾特心中所想,這時候他肯定會收回對後者的改觀,然後一腳將他踢進偽裝的屍體群眾,讓它們把這個「米蟲」解決了,一了百了。

「嗖!」

雖然近戰職業的偽裝的屍體被暈眩了,但遠處的弓箭手可不會停下,在極端的愣神之後,立刻發動了攻擊,這一次,它們的目標多了一個霍爾特。

「嗯?哇!」剛從眩暈狀態清醒過來的霍爾特,看到一支利箭直奔自己的面門,嚇得他尖叫出聲。

「啊嗚……」還不等霍爾特喊完,旁邊陸昊蒼一把拉起他的衣領,朝後狠狠一甩,脫離了弓箭的範圍,免遭傷害。

「你去對付弓箭手,剩下的交給我。」既然霍爾特參與進來,偽裝的屍體的仇恨同樣轉移到他的身上,於是陸昊蒼讓他去對付相對比較簡單的弓箭手,在增益時間範圍內,霍爾特還是沒有多大的問題。

「是,阿古拉少爺!」接到命令,霍爾特點頭應是,立刻爬起身來,朝遠處的三名弓箭手殺去,這時候不容有半點猶豫和失誤,不然死的將會是自己。

「唔,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沒有AOE技能真的很不方便。」這時候陸昊蒼抱怨自己沒有AOE的技能,面對一大群敵人時,無法進行群體殺傷,效率比較低下。

「算了,一個一個錘爆你們的腦袋吧!」放棄糾結,陸昊蒼決定用拳頭將這些成為傀儡的行屍錘爆。

「呵,呵!」「呃啊!」

被眩暈的偽裝的屍體們終於回過神來,重新鎖定陸昊蒼為目標之後,從喉嚨深處發出不似人類的吼叫聲,提起手中的兵器,朝陸昊蒼殺去,再次展開默契的配合,從不同方向發起進攻。

陸昊蒼冷眼觀察著偽裝的屍體們的動作,發現都是一些無意識,完全靠著生前本能在行動,可以確定,它們真的已經死了,現在就是一具毫無思想的行屍。

這個悍夫該休了 「你們生前也是冒險者,讓我給你們解脫吧!」陸昊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低喝道。

「鐺!」「咔嚓!」

就在陸昊蒼低喝的空檔,三把武器便從不同的角度來到面前,隨後落在陸昊蒼的身上,但是鮮血濺灑的畫面沒有出現,也沒有聽到兵刃切入血肉當中的聲音,反而聽到了金屬交鳴之聲。

「嗯?這是……」暗中之人一直在觀察陸昊蒼的戰鬥,當三把武器碰到後者的身體時,甚至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但是隨後發生的一切出乎他的預料,難以置信地看著完好站在原地的陸昊蒼,喃喃道。

此時的陸昊蒼,裸露在外面的皮膚,肉眼可見上面覆蓋了一層漆黑的鎧甲,散發著黑曜般的光芒。

正是這層漆黑的鎧甲,抵擋了攻擊,陸昊蒼頭頂只是冒出了三個相同的鮮紅的數字——「-1!」

這自然就是陸昊蒼從曼尼諾蜘蛛身上獲得的技能——礦殼裝甲,為自身提供了大量防禦力,而且還有主動釋放的效果,召喚出礦殼裝甲后,能夠瞬間大幅提升200%的最終防禦力,相當恐怖。

現在偽裝的屍體的攻擊力已經顯得相形見絀,無法破防,只能對陸昊蒼造成可憐的1點傷害。

在沒有魔法師的情況下,面對全是物理輸出的近戰職業,陸昊蒼那達到66點的防禦力就是可以為所欲為,不服你就敲碎那層礦殼裝甲唄!

想要敲碎礦殼裝甲顯然不可能,偽裝的屍體的攻擊力擺在那裡,恐怕陸昊蒼站在那裡不動,讓它們攻擊一小時都不一定能敲碎,更何況陸昊蒼又不是傻子,他打算儘快解決戰鬥,然後進到豪宅之中,調查事情的真相。

「叮叮噹噹!」

偽裝的屍體是沒有智商的,它們攻擊受阻后,繼續朝陸昊蒼髮動攻擊,兵器不斷砸在那層礦殼裝甲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和火花,但始終無法破開。

「差不多夠了,接下來應該換我!」默默承受了諸多攻擊之後,猛然震開那些武器,冷冷地環視那些偽裝的屍體,寒聲道。

偽裝的屍體被震退後,獃獃地看著陸昊蒼,不理解後者在說什麼。

「呼!」「嘭!」

「-387!」

陸昊蒼可不會給它們反應的時間,抓住機會,直接一個跨步,來到一隻偽裝的屍體面前,一記標準的,漂亮的右勾拳,狠狠地砸在下巴上,下巴因為巨力而脫落下來,腦袋大幅度地偏轉,乍看之下以為整個腦袋都要飛離。

就這麼一拳,這隻偽裝的屍體血量就差不多見底了,下巴是較為脆弱的部位,陸昊蒼就是照著要害部位去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