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雖不知道他與伊莎貝拉是什麼關係,但這個人族騎士卻很有意思。

眾人望著逐漸消失在海平面上的深海魔艇,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下。

尤其卡洛斯城主,感覺自己終於送走了一位瘟神,可惜還剩下一位,不知這位什麼時候離開。

在回城主府的路上,伊莎貝拉和奧古斯丁閑聊道:「你感覺我和海倫誰更強?」

「不知道,反正都比我厲害!」奧古斯丁想了想說道。

「哼!」聽見他這麼不要臉的回答,凱瑟琳冷哼一聲接著說道:「你是我見過實力最差,但臉皮卻最厚的男人。」

「我就當凱瑟琳閣下是在誇獎我了!」奧古斯丁毫不在意的說道。

「呸,真是不要臉!」凱瑟琳生氣的罵道。

奧古斯丁不屑的笑了笑,這個世界向來就是不公平的,有些人一出生擁有的資源可能是其他人奮鬥終生才能擁有的。

而作為普通人的自己能有今天的實力他已經很滿足了,境界的提升不僅需要大量的資源,也需要努力、天賦、機遇等等,這些向來是強求不來的。

不說自己與伊莎貝拉之間資源的差距,就是與一個普通貴族相比也是存在著天壤之別。所以他對自己能有如此實力還算滿意,雖說自從跟了伊莎貝拉遇到的人都比自己強大,但他還是能正視這種差距的,犯不上因為這些妄自菲薄。

伊莎貝拉無奈的笑了笑,看樣子奧古斯丁是把凱瑟琳得罪死了。然而她卻更突然的問道:「那我與海倫誰更漂亮?」

「什麼?你說什麼?」奧古斯丁懷疑是自己聽錯了,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然而伊莎貝拉並沒有回他,而是快步的向城主府走去,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問出這個奇怪的問題,只感覺自己的臉有些微微發燙,抬手摸了摸臉頰,根本不好意思再回身看奧古斯丁。

望著伊莎貝拉的背影,奧古斯丁微笑的搖著頭在心中回道:「你,一直都是你,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自從海族人離開后,伊莎貝拉整日忙於人魚城的政務,凱瑟琳等人作為帝國的貴族官員,自然也要為她分憂解難。

人魚城不過是些小規模的騷亂,參加騷亂的人大多是些毫無作為、自視甚高的愚人。認為脫離帝國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殊不知自己活的如一條狗,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無能。

而伊莎貝拉並不想使用暴~力鎮~壓,就導致騷亂遲遲沒有解決,但帝國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因為眾人都在處理政務,奧古斯丁反倒是落的清閑,伊莎貝拉本是想找他幫忙,但想想最終還是算了,她知道奧古斯丁最討厭這些麻煩事了。

「雷諾,去將奧古斯丁騎士找來。」伊莎貝拉吩咐道。

「是,公主殿下。」

出了會議室的雷諾剛好碰到想要離開城主府出去閑逛的奧古斯丁。

「閣下,公主殿下有請。」

奧古斯丁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跟著雷諾來到會議室門前,雷諾打開房門,將他請進會議室,然後就緩緩退出房間,將門關好,靜靜的守在門口。

「公主殿下,找我有什麼事情。」奧古斯丁輕聲問道。

伊莎貝拉沒有說話只是睜大眼睛靜靜的望著他,奧古斯丁尷尬得撓了撓臉頰,伊莎貝拉的目光讓他心裡有些發毛。

看他這副吃癟的樣子,伊莎貝拉仰面大笑起來:「怎麼,不好意思了。」

聽見她的話,奧古斯丁的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惱羞成怒的說道:「到底有沒有事情。」

「怎麼,沒有事情我就不可以找你嘛。」伊莎貝拉俏皮的說道。奧古斯丁這副樣子她見得多了,當年在戰爭學院時吵架就沒贏過自己。

奧古斯丁被這樣一問,更是說不出話來,只得服輸的問道:「伊莎貝拉,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啊!」

見他服軟,伊莎貝拉也不在調笑奧古斯丁,而是扔給他一張魔法金卡,對他說道:「沒有外人在時,不要喊我公主。還有幫我租一個僻靜的地方。」

「做什麼?」奧古斯丁毫不客氣的問道。

「不告訴你。」伊莎貝拉滿臉笑意的說道。

奧古斯丁深吸一口氣,也不和她鬥嘴,而是接著問道:「只需要找個僻靜的地方嘛,不需要做其他事嗎?比如說找一條船?」

伊莎貝拉一愣,自己的那點心思還真是瞞不過奧古斯丁,有些人的意識天生就是非常明銳。僅僅從細枝末節就能推斷出諸多可能。

「還真是什麼都滿不住你!」

奧古斯丁笑笑沒有說話,伊莎貝拉來人魚城肯定不僅僅是為了騷亂,而海族與薔薇帝國最近幾年也無衝突。自己最近在人魚城也是多番探聽,並無任何奇異事件發生,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伊莎貝拉想要出海。

「嗯,我們的確需要一艘船。」

「嗯。」奧古斯丁點點頭接著問道:「還有其他需要嘛?」

伊莎貝拉想了想,搖了搖頭,其他事情自己早就已經準備妥當。

離開會議室后奧古斯丁在人魚城的外圍租了一間僻靜的院子,此處遠離城市中心,很難見到其他外人。

租好房子的奧古斯丁來到美人魚港灣,港灣上來來往往到處都是做生意的人。不時就能聽見有人在吆喝道:「出海了,出海了。價格公道,保證安全。」

奧古斯丁在出海的船隻旁不停的穿梭,像是這些在港口招攬生意的人,大多實力卑微,可能在自己手裡幾個回合都堅持不下來。

很快就有眼明人發現奧古斯丁的身影,一位目光清秀身形俊朗的年輕戰士來到了奧古斯丁身旁,他已經注意奧古斯丁很久了,看他在港灣逡巡很久,十有八九是想找船出海。

「閣下,你好。是要找船出海嘛。我是藍星號的船員,願意為你提供最優質的服務。」這名船員指著海上一艘精緻華麗、浮現強大水元素波動的魔導船說道。

奧古斯丁看看眼前這名年輕的戰士,僅僅比自己小几歲,實力只有黑鐵境。順著他的手指望向停靠在海面上的藍星號,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奧古斯丁這副樣子,年輕的戰士臉上一喜,以為這筆生意就要成功了。

手指已經摸到金卡的奧古斯丁好似突然想到什麼,停下手上的動作,沖年輕騎士搖了搖頭,離開了美人魚港灣。

望著奧古斯丁遠去的身影,年輕的騎士怎麼也想不懂,他明明已經要租船了,為什麼最後卻放棄了。

夜晚的美人魚港灣依舊是燈火通明,只是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們,開始了自己的活動。嘈雜的酒館,紛飛的酒滓,迷亂的人群彷彿都在訴說著夜的瘋狂。

奧古斯丁拿著一瓶酒,搖搖晃晃的在酒館內找尋著自己的目標,忽然他聽到賭桌旁一個相貌猥瑣的船員在不停的吹噓自己出海的經歷。

奧古斯丁擠開擁擠的人群,來到這個猥瑣的船員身旁,對他低聲說道:「兄弟,我有一個出海的買賣不知道你做不做。」

「什麼買賣。」猥瑣的船員大聲喊到,酒館內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奧古斯丁兩人身上。

「這裡人多嘴雜,咱們去一邊說。」

「好。」喝的醉眼朦朧的船員和奧古斯丁來到酒館的一個角落。

「不過是幾個貴族子弟想要出海冒險,尋找刺激。」奧古斯丁一副你了解的樣子說道,在人魚城偶爾就會有不安分的貴族子弟出海冒險,在海上經歷一系列打擊,然後灰溜溜的逃回來,這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也是這些黑船最喜歡的乘客,不僅可以狠狠宰上一筆,而且看著這些平日養尊處優的貴族被大海嚇屁滾尿流更讓他們格外興奮。

「真的嘛!」聽見奧古斯丁的話,船員明顯有些興奮,本就有些微醉的臉色變得更加紅潤。

奧古斯丁肯定的點了點頭、財迷心竅的說道:「而且這幫貴族子弟還提供一大筆金幣」

聽到金幣二字,船員變得更加興奮,開心的說道:「好好,我領你去見我們的船長。」

奧古斯丁跟在船員身後,兩人一同離開了酒館,此時已是子夜時分,不過美人魚港灣依舊是熱鬧非凡。

走在前方的船員轉過身滿嘴酒氣的對奧古斯丁說道:「一會見了我們船長,一定要有分寸,我們船長可是一名強大的黃金戰士。」

「知道了!知道了!」奧古斯丁點頭哈腰的回道,像是這種普通的黑船能有一名黃金位的職業者坐鎮,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你一定要在船長面前幫我美言幾句。」奧古斯丁掏出一把金幣塞在這個船員手中。

「好說、好說,小事一樁嘛,哈哈哈。」拿到金幣的船員興奮的說道。

接著這個船員將他們船上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奧古斯丁,按他的說法他們的船在這些普通黑船中還是數一數二的。

他們的船長是一個脾氣暴躁,動不動就喜歡打人的黃金戰士,名叫鐵鉤。而他自己的名字叫泥鰍,是一個很常見的船員名,在一條船上幾乎可以找到五、六個叫泥鰍的人。

兩人來到美人魚港口一處僻靜的水灣,海面上停著三三兩兩的船隻,泥鰍指著海面上一艘黑色帆船說道:「那就是我們的船,黑礁號」 奧古斯丁跟著泥鰍走上了黑礁號,雖然子夜時分,但船員們依舊坐在甲板的木桶上吹噓著自己的經歷,看到泥鰍回來,也無人招呼他。

奧古斯丁則被船上一個弱小的身影吸引住了目光。借著遠處的燈火與月光,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三、四的男孩不停的在擦拭甲板,細小的汗珠順著稚嫩的額頭留下,但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小泥鰍,快點擦,擦乾淨點。」船上的其他水手對男孩調笑道。

「知道了。」聽見水手的聲音,男孩更加的賣力。

「這個孩子是我們在港口撿的小乞丐,船長看他可憐,就將他留在了船上。名字則和我一樣,我是老泥鰍,他是小泥鰍。」

奧古斯丁點了點頭,看樣子這些黑船並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麼不堪,像小泥鰍這麼大的孩子,如若沒有人收留,最後的下場往往會成為魚的食物。

泥鰍領著他很快的來到了船長室,一個皮膚黝黑、滿臉橫肉的大漢坐在船長室的椅子上,擺弄著手中的一件金器。

看見泥鰍進來對他罵道:「你這條臭泥鰍,找老子又有什麼事情。」

「鐵鉤老大,我這不是給咱們找來一筆大買賣嘛。」泥鰍滿臉討好的說道。

「大買賣,什麼大買賣?」

「這位…」泥鰍剛想介紹奧古斯丁,可發覺自己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鐵鉤船長,在下奧古斯丁,是想租你的黑礁號用一用。」

「對、對,這位奧古斯丁兄弟,是想要租船出海。」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還沒等泥鰍把話說完,鐵鉤就惡狠狠得問道:「出海做什麼?」

奧古斯丁早就想好了理由,他介紹自己是某個貴族小姐的護衛,這些不安分的貴族小姐想要偷偷出海冒險,便讓自己偷偷租一艘船。

鐵鉤目光兇狠的望著自己眼前的奧古斯丁,這個只有白銀實力的騎士看樣子不像是在騙自己。

奧古斯丁很好的將自己的實力隱藏在了白銀下位,只有黃金下位的鐵鉤很難看破他真實的實力。

感受到鐵鉤的遲疑奧古斯丁趕忙走上前去,拿出一袋金幣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財迷的對鐵鉤說道:「鐵鉤船長,貴族小姐們提供了一大筆金幣,我找你們的船,可以節省一筆金幣,到時咱們五五分成。」

像是這類黑船,交易價格往往都是由雙方私定,護衛們往往都會黑貴族一筆,然後與船長分成,這在黑船市場中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好,那好。這趟買賣我做了。」伸手拿過桌子上的金幣,鐵鉤興奮的說道。

萌匪王妃:爺,劫個色! 「鐵鉤船長,這些只是定金,事成之後還有更多的金幣。」奧古斯丁適時的說道。

「那好,咱們就這麼約定了。」之後奧古斯丁與鐵鉤將出海的事宜簡單的交代了一下,鐵鉤便讓泥鰍替自己全權負責。

「泥鰍好好的招待奧古斯丁閣下,還有這是給你的。」伸手掏出十幾枚金幣扔給他。

「謝謝,船長。」接過金幣的泥鰍興奮的說道。

當奧古斯丁離開黑礁號時,已經是黎明時分,整個海面上霧氣騰騰,幾艘出海的船如幽靈船般時隱時現,只有清脆嘹亮的汽笛聲從遙遠的海面傳來,直達耳畔,讓人心頭一震。

至於奧古斯丁為什麼找這樣一艘黑船,原因只有一個,便於殺人滅口,只有死人才能永守秘密。

經過幾日血腥的鎮壓,人魚城的騷亂終於平息。伊莎貝拉也一掃眉宇間的陰霾,和奧古斯丁偷偷的溜出了城主府,來到他租的房子。

彩虹深處的記憶 進人房間后的伊莎貝拉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各種魔法材料堆在地面上,又從身上拿出一小塊空間寶石,奧古斯丁看了一眼大多都是布置傳送陣的材料。

「你要出海做什麼?」奧古斯丁好奇的問道。

「找寶藏。」伊莎貝拉頭也不抬的說道,手不停的在地面上刻畫著魔法陣。

聽見寶藏二字,奧古斯丁眼睛一亮,有些興奮的問道:「什麼寶藏。」

「所羅門王的寶藏。」

「什麼?」奧古斯丁驚訝的喊到,所羅門是人族歷史最偉大的君王之一,幾乎統一了所有人族,據說他死後留下了無盡的財富,至今大陸上還流傳著關於他寶藏的傳說。

奧古斯丁對於人族的歷史一清二楚,有些擔憂的說道:「所羅門不僅是一位偉大的君主,更是一位史詩級強者,他的遺迹有多危險不用我告訴你吧!」

「放心,我自有辦法!」

「什麼辦法!」並不是奧古斯丁不信任伊莎貝拉,而是這種事情不容半點差錯。

感受到他語氣中濃濃的擔憂,伊莎貝拉對他解釋道:「寶藏是為他的直系後裔留下的,只要有他的後裔在,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聽了她的話,奧古斯丁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後裔?還是直系後裔,上哪裡找去啊!」

伊莎貝拉微笑得看著他,用手指了指自己。

「什麼?」奧古斯丁有些不可置信的驚呼道,他怎麼也想不到伊莎貝拉會是所羅門王的直系後裔。

看他這副吃驚的樣子,伊莎貝拉很是滿意,很少有什麼事情能讓奧古斯丁大吃一驚,他總是那副不溫不火的樣子。

震驚過後的奧古斯丁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他並不是一個喜歡探究朋友秘密的人。既然伊莎貝拉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那自己也就不需要擔心了。

他靜靜的站在伊莎貝拉身後看她布置傳送陣,奧古斯丁倒是也會布置一些簡單的魔法陣,但像是這種傳送陣他就無能為力了。

不僅要求布置者對元素有精準的控制,還要求對空間有明銳的感知,更要知道自己所布置的傳送陣在虛空中的坐標,以便在傳送時確定自己的位置。

伊莎貝拉如一位優雅的藝術家,靈巧的手指不斷在魔法陣上刻畫,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簡單明了的法陣變得越來越精細複雜,奧古斯丁絲毫不敢打擾伊莎貝拉,靜靜的守在她身旁,直到落日的餘暉撒入房中,傳送陣才算完成。

當伊莎貝拉將空間寶石放入傳送陣的中心時,原本黯淡無光的傳送陣泛出點點的星光,整座房間傳來陣陣的空間漣漪。

奧古斯丁清晰的感受到房間內空間波動瞬間變得非常強烈,他還是第一次親眼見識一座傳送陣的布置。

布置完傳送陣的伊莎貝拉站起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布置這樣一座簡單的傳送陣不亞於自己經歷一場大戰,尤其是對精神力的消耗極其嚴重。

這還是最基本的空間傳送陣,是在本大陸上短距離傳送,如若是遠距離傳送要比這複雜繁瑣的多,還有更複雜的大陸與大陸間的傳送陣,至於位面與位面之間的傳送陣則需要消耗更多的人力與物力,布置傳送陣的人實力最次也要是英雄位的空間職業者。

「真是完美!」奧古斯丁由衷的讚歎道,伊莎貝拉僅僅靠自己人域法師的實力,就獨自一人建造完成這個傳送陣,天賦之高更是讓人讚歎。

聽見奧古斯丁的稱讚,伊莎貝拉臉上也有點小小的得意,傳送陣能夠一次就布置成功,的確值得自己驕傲。

布置完傳送陣的兩人悄悄的離開了這座偏僻的房子,向著城主府走去。

此時的城主府已經亂做一團,公主的突然失蹤,讓所有人都提心弔膽,一想到刺客、海族、寒冰一族這些人,凱瑟琳就更加的心急火燎。

都怨這個奧古斯丁,一定是他領著公主亂跑的。凱瑟琳將滿腔的怒火都推到了奧古斯丁的身上,當看到他與伊莎貝拉回到城主府時,立刻沖了上來,對他咆哮道:「你把公主領哪裡去了?」

奧古斯丁斜眼看了一下她,也不理會凱瑟琳,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心中卻暗罵道:「這個瘋女人,等我進入人域后,一定教會你怎麼尊重人。」 當人魚之城的騷亂被鎮壓后,伊莎貝拉便向卡洛斯暗示要動身離開人魚之城,卡洛斯的聽說公主要回帝都,心中自是高興萬分,但臉上卻依舊是一副十分惋惜不舍的樣子。

「公主殿下,此次人魚城之行,讓您受驚了。」卡洛斯對著站在魔法飛艇前的伊莎貝拉恭敬的說道,雖說在公主到來之前,自己就已經暗中做了很多準備,引發騷亂的異族早在伊莎貝拉來之前,就幾乎被自己屠戮殆盡,剩下的騷亂不過是留個公主殿下的功績罷了。

「這段日子給卡洛斯城主添麻煩了,父王一直都惦念著你。」伊莎貝拉春風滿面的回到。

聽見伊莎貝拉提起羅伊大帝,卡洛斯的身體明顯一顫,然後有些激動的對伊莎貝拉說道:「為陛下分憂解難,是我等應該做的。」

兩人寒暄過後,伊莎貝拉領著奧古斯丁等人走進了魔法飛艇,卡洛斯等人高聲的喊道:「恭送公主殿下。」望著逐漸升空的魔法飛艇,卡洛斯一直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進入飛艇后,奧古斯丁和雷諾兩人自然和其他金薔薇騎士待在一起,這些金薔薇騎士再也沒有了來時的傲慢,尤其是曾經出言嘲諷奧古斯丁的那幾個人,隱隱的對他有了些許的畏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