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雖然它並沒有朝著己方任何一人發動的攻擊,但是卻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救下了他們的敵人。

這個變數,使得幻雨一時間也有些無言以對。

要不是看在它是寽的老友的份上,幻雨幾乎罵娘的衝動都有了。

拋開幻雨不說,就是寽,也是這般。

先前雖然並沒有過多的交流,但是寽卻深深的相信,虛無絕對不會對他出手。

這不是什麼盲目的相信,而是他的直覺。

畢竟他們之間的交情,即使是過去再多的歲月,也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磨滅的。

想當初,寽的修為還很低的時候,當然那個時候的虛無修為自然也高不到哪裡去。

他們也是在一次歷練之中,無意間的相遇到了一起。

隨後他們一起經歷了無數的磨難,最後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

並且虛無還曾經被寽請上過龍島做客。

要知道,妖界中能有幸被邀請到龍島的妖獸,那是少之又少。

當然,那些強大的族群自然是例外。

不過像虛空族這種只能算得上中型的族群,實際上是沒有資格受到邀請的。

所以那個時候,他們之間的友情,完全就是如同那種。

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的感覺。

然而此時虛無所做之事,實在是讓寽有些難以接受。

雖然他也能理解虛無先前幫助這些真魔來包圍自己,或者是說它根本就不知道要包圍的人是自己。

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不能責怪它多少。

但是既然發現了是自己之後,想來它是肯定不會對自己出手的。

所以在寽看來,它最好處在置身事外的狀態是最好不過的。

因為寽自己,也根本無法對著虛無出手。

可他也萬萬沒想到,虛無最終還是出手了。

而且還是在最為關鍵的時刻。

「為什麼。」

寽那超過百丈的巨大身軀盤踞在高空之上,看著那道擋在真魔身前的同樣巨大的身軀,大聲的怒喝道。

可以看到,他的兩顆巨大的龍目之中,都充滿了一種痛心疾首的情緒。

它這一聲怒喝,使得原本周圍激戰的戰圈都不禁同時停頓了片刻。

大唐坑王 此時的地一等獸早已是渾身傷痕纍纍,至於花姬和龍傲卻要略微好上一些。

龍傲自然是因為實力提升,就算同時面對數尊真魔,他也是遊刃有餘。

並且隕滅在他手中的真魔已經有好幾尊。

至於花姬,她的對手原本就是那些大群的低階妖獸。

以她即將接近八道魔紋的修為,況且還有玉兒跟她在一起。

雖然玉兒並不擅長戰鬥,但好歹她也是七級的層次,隨便發出一些能量衝擊,也能對那些低階妖獸造成不小的傷亡。

奈何這些低階妖獸的數量龐大,她和玉兒也並不輕鬆。

但也只是消耗過大,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勢。

而隨著寽的一聲怒喝,兩方人馬都暫時退回到了己方,包括幻雨也一閃之下去到了花姬的面前。

看到她並沒有什麼大礙,幻雨也是鬆了一口氣。

至於那些真魔,也都盡數退回到了虛無的身後,而那些低階妖獸雖然死傷了一大片,幾乎滿地都是屍體,但依舊還是有著極為龐大的數量,不斷的發出著低沉的咆哮。

它們的雙眼都是盡數血紅,完全不知道什麼叫懼怕。

經過先前的激斗之後,幻雨他們這一方,如今他和寽可以說還是保持在巔峰的狀態,其他的也只是有些消耗和輕傷。

而反觀對手的一方。

除了那名最強真魔已經身負重傷之外,其他的真魔約莫還剩下二十餘尊左右,其中有一些也是傷痕纍纍,也包括先前和最強真魔對轟了一記的那些在內。

可以說到目前為止,雙方已經隱隱被拉回到了同一起跑線。

並且看起來,好像還是幻雨他們一方略微佔到了上風。

畢竟他們在高端戰力的層次上,原本就領先對面不少。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要建立在虛空族不出手的情況之上。

雖然虛無為了救那尊最強真魔,活生生的承受了幻雨一擊,好似已經重傷。

但是高空之上可還盤踞著數十尊其他的虛空族,這些的修為大約也都和地一他們處在相同的層次。

但是出於此族的特性來考慮,如果要是它們也加入戰鬥的話,對幻雨他們來說,將是一個極為不利好的消息。

所以現在,一切都要看虛無到底如何選擇。

差不多半晌后,虛無的情況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它不禁緩緩抬頭,看著高空之上的寽。

這一刻的它,好似想起了當初和寽一起闖蕩的日子。

已經過去了數千年了啊,一切或許都回不去了吧,它不禁這般在心底嘆息道。

江山爲賭,美人爲謀 想到這裡,它緩緩開口道。

「對不起了,寽,現在的妖界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妖界,而我也已經不再是當初的我。」

說完之後,它便在寽有些失望透頂的目光中緩緩轉過頭,朝著那尊已經身受重創的真魔低了下去。

看到此幕,幻雨也是一臉凝重。

超級紅包神仙群 看起來,這個虛無已經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那麼也就是說,接下來,局面又將再次反轉。

至於那尊真魔原本還有些擔憂,現在見到虛無並沒有打算背叛自己之後,它正要開口發出命令。

然而下一刻。

只見那原本已經低下頭的虛無,閃電般的張開巨口,一口便將那尊最強真魔吞了下去。

緊接著,它的渾身上下便瀰漫起了極強的能量波動。

隨即,它那巨大的身軀直接朝著身後的數尊真魔,以及那些低階妖獸撞了過去。

這般突然的變故,使得在場的兩方人馬完全震驚了一瞬。

身在高空之上的寽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

看到虛無那般的架勢,他已經知道它要做什麼了。

不由得發出一聲震天的咆哮。

「不!」 寽的咆哮自然也將原本有些愣神的眾人紛紛喚醒了過來。

看著虛無那原本已經極為龐大的身體,好似再次膨脹了幾分。

並且它渾身上下瀰漫的能量暴動也越來越劇烈。

饒是幻雨,也不禁有些惋惜的轉過了頭。

這位寽的老友,最後還是做出了它真正的選擇。

興許是這數千年的奴役也讓它的內心早就失去了某些東西。

所以在這一刻。

沒錯,它選擇了自爆。

並且還是拉著敵人一起。

高空之上的那些虛空族看到這一幕,也不禁紛紛發出了哀鳴,它們的身體也同時開始瀰漫起了同樣的能量暴動。

與此同時,它們也盡數朝著那些真魔俯衝而來。

這一幕,已經不能用悲壯來形容,而是慘烈。

以虛空族的特殊能力,原本它們應該可以在妖界中處在頂尖的層次。

奈何,虛空族的數量過於稀少。

這也就導致它們只能處在妖界的中型層次。

也就是說。

此刻在這裡的虛空族,恐怕應該只是妖界碩果僅存的。

它們能倖存至今,應該也是因為這些真魔看重了它們特殊的能力。

不過至此之後。

妖界將再也沒有虛空一族。

虛無作為最大的那一隻,應該便是如今虛空族的族長。

此刻它選擇了自爆,其他的虛空族也是如此。

這個族群在最後的時候,終究是幡然醒悟,不再助紂為虐。

寧願燦爛的與敵人同歸於盡,也不願在苟且而生。

不得不說,無論它們曾經做過什麼。

但是在這一刻,它們還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那些真魔看到此幕,一個個早就嚇得魂飛魄散。

它們簡直不敢相信,虛無居然將那尊最強真魔給吞了下去。

並且現在,這些虛空族還要拉著它們一起墊背。

沒有人不怕死,即使是這些真魔也一樣。

所以它們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立刻就準備四散逃離。

然而它們能逃掉嗎。

虛空族可是可以穿透虛空的存在。

所以下一刻。

加上虛無在內的數十道虛空族的身影,便完全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所有的真魔困在了中央。

甚至連帶著那些雙目血紅的低階妖獸,此刻都是瑟瑟發抖的匍匐在地。

沒想到這一幕,連它們這些已經完全失去神智的低階妖獸都徹底感到了懼怕。

這些真魔見此,自然還是不想放棄,紛紛開始發出攻擊,試圖衝出包圍。

然而無論它們發出什麼樣的攻擊,都被這些虛空族的妖獸張嘴一吞,隨即便化為無形。

反而因為這些能量的注入,使得這些虛空族原本已經膨脹的身體更加膨脹了一絲。

也就如同這些真魔的攻擊反而給它們提供了養料一般。

至於那道被虛無吞進腹中的最強真魔,自然是還沒死去的。

此刻的它不斷在虛無的體內發出攻擊,想要破體而出,使得虛無的身體里不斷發出爆響。

但是它的表情,早已是一片坦然。

連死都已經無所畏懼的它,難道還會怕疼嗎。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片刻后,隨著這些真魔的不斷攻擊,其中一隻虛空族終於在一聲震天的巨響中爆炸開來。

緊接著。

就像點燃了***一般。

其他的虛空族一個接一個開始了爆炸。

高空之上的寽,碩大的龍目中都已經流下了血淚。

是自己錯了,自己錯怪了這位昔日的老友。

這一刻。

他的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懊悔。

也在這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