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雖然有些小鬱悶,但是石磊還是很快就恢復了心態,然後停止了洞府中各種符紋秘陣的運轉后,從洞府中離開了。

「也許,我應該去前線戰場看一看!」感受著聖武殿中瀰漫的肅殺之氣,石磊喃喃自語。

本來想找副殿主李逍遙,接一個前往前線戰場的任務,卻不料,副殿主李逍遙一直在閉關,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露面了,無奈之下,石磊只能去找另一個副殿主衛雲海,請求前往前線戰場。

石磊的要求並不過分,副殿主衛雲海很痛快的給石磊安排了一個給前線戰場運送物資的任務。

接下命令后,石磊立刻與運送物資的隊伍會合,然後乘坐一艘大型符紋戰艦離開了聖武殿,直奔前線戰場而去。

聖武殿與前線戰場之間的距離並不近,不過石磊並沒有打開空間門,讓運送物資的大型符紋戰艦哦那個過空間門直接出現在前線戰場,而是坐在符紋戰艦中享受這難得的放鬆時刻。

婚心蕩漾:惹火嬌妻太撩人 前往前線戰場的途中,符紋戰艦遭遇了一群蟲魔,不過,在符紋戰艦上各種武器的攻擊下,這些蟲魔連符紋戰艦都沒能靠近,就被轟殺至渣,不過這也讓石磊感覺到,前線戰場上各個要塞的壓力真的很大,不然也不可能放任這麼多的蟲魔潛入進來。

以往,不是沒有蟲魔潛入進來,但是,能夠潛入進來的蟲魔數量絕對不會太多,加上有巡邏隊四處搜尋,潛入進來的蟲魔很快就會被找到,只有極少數的漏網之魚能夠逃過一劫,然後躲得遠遠的,在某個偏僻的角落裡慢慢的發展壯大,不過,等蟲魔族群壯大到一定程度后,還是會被巡邏隊發現,然後全部摧毀。

但是現在,由於前線戰場的戰況實在激烈,前線戰場上的各個要塞已經不可能把精力用在攔截潛入進來的蟲魔身上,而負責絞殺前進來的蟲魔的巡邏隊現在的數量雖然不少,但是想要將這些潛入進來的蟲魔全部擊殺卻根本不現實,所以,直接導致了潛入進來的蟲魔越來越多,對不少人族文明造成了很大的威脅。

石磊雖然恨不得將潛入進來的蟲魔全部擊殺,不過,他只是一個人,分身乏力,根本沒有能力做到這一點,所以,他也只能無奈的做出一些更有利整體的選擇,放棄一些東西。

輕嘆一聲,石磊躲在修鍊秘室中繼續修鍊。

時間一點點流逝,終於,滿載著各種物資的符紋戰艦來到了前線戰場。

「轟隆隆~~~」

符紋戰艦上,各種符文重炮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咆哮,將一隻只衝過來的蟲魔轟殺至渣,開闢出一條足夠寬的通道,向附近的要塞沖了過去。

「轟隆隆~~~」

看到運送物資的符紋戰艦過來了,要塞上的守軍歡呼一聲,同樣用符文重炮將無數攔路的蟲魔轟殺至渣,清理出一條讓符紋戰艦能夠進入要塞的通道。

在符紋戰艦和要塞的雙重火力配合下,瘋狂攻擊的蟲魔大軍根本無法靠近符紋戰艦,只能目送符紋戰艦一點點的進入要塞之中。

得到了要塞的允許后,運送物資的符紋戰艦落在了一個巨大的演武場上,經過簡單的交接,一個個身上散發著濃郁的血腥氣的武者跑了過來,將運送的物資全都運到了後勤倉庫。 石磊運送物資的這個要塞是前線戰場三十九號要塞,物資送到后,石磊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接下來他想去哪都沒有人管他了。

在要塞中轉了一圈,石磊順利的找到了要塞指揮部。

石磊並沒有刻意的收斂自身的威勢,所以,還沒有到指揮部,指揮部的總指揮,同樣是主宰境武者的紀昀就迎了出來,顯然他之前就得到了消息,所以,才會在感應到石磊的威勢後主動出來迎接。

「石磊主宰你好,我是紀昀,三十九號要塞的總指揮,我代表三十九號要塞,歡迎你的到來。」紀昀笑著說道。

「你好,紀昀主宰。不用那麼客氣,我只是靜極思動,所以才會過來。我大概會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如果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儘管吩咐。」石磊笑著說道。

「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快請進!」紀昀大笑著將石磊讓進了指揮部。

「紀昀主宰,能和我說一說前線戰場的最近戰況嗎?」賓主落座后,石磊關心的問道。

「情況很不好!」提起前線戰場的戰況,紀昀一臉的沉重。

「雖然現在前線戰場的各個要塞還沒有失守,但是,自從紀元魔劫爆發之後,蟲魔大軍就源源不斷的從魔淵蟲巢中衝出來,無數蟲魔對前線戰場的各個要塞瘋狂的攻擊,要塞中的守軍雖然將蟲魔大軍一次次的打退,但是要塞中的各種物資卻消耗嚴重,而且,要塞中的守軍長時間的戰鬥,經常會被累得透支,即使是不停的輪換,但是不少守軍還是累的吐血。好在,要塞承受的壓力雖然很大,但是聖武殿不停地往前線戰場運送物資和援軍,還是極大地緩解了要塞的壓力,不然,前線戰場中的這些要塞,起碼有三分之一會被蟲魔大軍摧毀。」

「紀昀主宰,你覺得前線戰場的這些要塞能夠堅持到紀元魔劫結束嗎?」石磊沉聲問道。

「不知道!」紀昀搖搖頭,「如果紀元魔劫結束的時間早,前線戰場的這些要塞應該都能堅持到紀元魔劫結束,但是,如果紀元魔劫持續的時間太長,或者有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攻擊要塞,前線戰場上的要塞,最起碼有三分之二會被摧毀,甚至數量更多。」

「可惜,我的實力太弱,不然殺進魔淵蟲巢,將蟲魔母皇擊殺,再將魔淵蟲巢摧毀,人族就不用再擔心蟲魔的威脅了!」石磊恨恨的說道。

「是啊,我們的實力太弱了!」紀昀也沉聲說道。

鳳合鳴 「聖武殿雖然是人族祖地,底蘊非常渾厚,但是與魔淵蟲巢的底蘊比起來,卻是大大的不如,如果不是殿主能夠壓制住魔淵蟲巢中的蟲魔母皇,也許本源宇宙中的人族早就被蟲魔殺光了。」

「前一段時間,我聽到一個消息,據說聖武殿在前段時間找到一件很厲害的武器,如果能恢復這件武器的全部威能,也許,這一次紀元魔劫會提前結束,甚至我們還能反攻魔淵蟲巢,將魔淵蟲巢中的蟲魔母皇擊殺!」

「什麼樣的武器,竟然這麼厲害?」石磊好奇的問道,不過心中卻有一種怪異的感覺。

「據說這件武器是用混沌中的某種金屬煉製而成,名叫毀滅之刃,只是這件武器被封印的時間太長了,武器的威能萬不存一,想要恢復這件武器的威能,還需要大量的時間和海量的資源。也不知道這件武器能不能在紀元魔劫結束之前恢復到巔峰。」紀昀將自己了解到的消息告訴了石磊。

聽了紀昀的話,石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毀滅之刃的威能他親身體會過,的確很恐怖,如果不是他的身體特殊,恐怕早就隕落了,不過,毀滅之刃的威能萬不存一,石磊懷疑並不是因為長時間的封印造成的,而是他藉助毀滅之刃的力量窺視命運長河,才導致毀滅之刃的威能大降,或許,他吸收了那麼多的灰色能量球強化身體,也是導致毀滅之刃威能下降的原因之一,不過這些石磊是不可能告訴紀昀的,不僅是紀昀,其他人他也不會告訴,只能把這些猜測全都爛在肚子里。

「聖武殿的底蘊渾厚,應該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將毀滅之刃的威能完全恢復,我們就不要擔心這些了,只要把自己該做的都做好就是了。」石磊笑著說道。

「你說得對,我們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好。」紀昀點點頭,說道。

「石磊主宰,想不想去城牆上看看?」

「可以!」石磊點點頭,「說實話,我特別懷念當初與蟲魔近身廝殺的那種感覺,可惜,現在外面的蟲魔那麼多,我卻不能動手!」

「沒辦法,誰讓蟲魔那邊也有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呢,一旦我們動手,蟲魔那邊也會派出相應的蟲魔,真的打起來,我們也許能擊殺那些蟲魔,但是,前線戰場的這些要塞恐怕也會受到波及。蟲魔那邊可以不在乎蟲魔的傷亡數量,但是我們卻不能不在乎要塞中守軍的傷亡。投鼠忌器,我們也只能忍著了。」紀昀沉聲說道。

「是啊,我們也只能忍著了。」石磊無奈的點點頭,「真想現在冒出一隻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我剛剛優化了兩招戰技,想要試一試這兩招戰技的威能到底有多強呢!」

「要不我們切磋一下?」紀昀說道。

「不了!」石磊搖搖頭,「我這兩招戰技優化后還沒有試過,不知道威能倒底有多強,如果把你打傷了,要塞這邊的頂級強者就會少一個,那樣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換一個時間,換一個場合,我絕對會和你切磋一番,但是現在嘛,還是算了吧。」

「那你就只能慢慢等了!」紀昀笑著說道。

要塞中,除了石磊,他是唯一的主宰境武者,他不與石磊切磋,其他人更沒有資格與石磊切磋了,石磊想要試一試優化后的戰技威能到底有多強,那就只能等了,等蟲魔那邊的強者主動過來,否則,石磊根本沒有試招的機會。 身處前線戰場的三十九號要塞,每天都要遭受海量的蟲魔攻擊,這些蟲魔最多的是雜兵級蟲魔,然後是精銳級蟲魔,統領級蟲魔和蟲王級蟲魔也不時的出現。

海量的蟲魔無休止的對要塞進行攻擊,對要塞的威脅很大,不過,要塞中儲備的各種物資充足,大量的符文重炮和守軍輪番轟擊,加上要塞中的符紋秘陣全部激活,在要塞外構建的那層厚厚的能量護罩,蟲魔想要打破要塞的防禦很困難。

因為默契的潛規則,石磊這種主宰境武者不能主動出手,所以,石磊在三十九號要塞中只能無聊的看著要塞外的蟲魔死了一批又一批,卻不能擊殺一隻蟲魔。

只是幾天的時間,石磊就受不了了,於是,石磊找到了要塞的總指揮紀昀。

「我在這裡呆著只能是浪費斯時間,所以,我準備回去了。」石磊笑著對紀昀說道,表示自己要回去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再呆幾天唄?」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紀昀極力挽留。

要塞中多了石磊這個主宰境武者,讓他身上的壓力減輕了很多,石磊在的這幾天,他終於能躺在床上睡一個安穩覺了。

「不了!」石磊搖搖頭,「我在這裡就是一個擺設,什麼作用都發揮不出來。我準備回去剿滅那些潛入進來的蟲魔大軍,雖然感覺有些殺雞用牛刀,但是這卻是我最喜歡乾的活。」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留你了。」聽了石磊的話,紀昀沉聲說道。

「後會有期!」

說罷,石磊飄然而去。

回到聖武殿的石磊並沒有如願的接到清剿潛入進來的蟲魔大軍的任務,二十倍副殿主派到了前線戰場九十九號要塞坐鎮,之前九十九號最強的武者也不過是神主境巔峰,在紀元魔劫沒有爆發之前,神主境巔峰坐鎮要塞絕對沒有問題,但是紀元魔劫爆發后,神主境巔峰就有些力不從心了,不得不向聖武殿求援,正好石磊閑著無事主動請纓,副殿主就做了決定,把石磊安排到了九十九號要塞。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石磊還是乘坐著運送物資的符紋戰艦來到了九十九號要塞。

「見過石磊主宰!」九十九號要塞的總指揮費雲和要塞中的一眾高層不約而同的向石磊行禮問安。

「你們好!」石磊客氣的點點頭,「費總指揮,給我安排一個地方,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我,另外,要塞的一切事物照舊,我不會參與要塞的管理。」

「是,石磊主宰。」費雲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說道。

石磊的實力最強,如果石磊真的參與到要塞中的事務,他雖然是要塞的總指揮,也要給石磊幾分面子,一旦兩人處理事情的決定不一致,恐怕會鬧得很不愉快,那就不好了,現在石磊明確的表示不插手要塞的事物,這讓費雲很是開心。

費雲給石磊安排的地方距離要塞的指揮部並不遠,即使用走的,也用不了十分鐘,對於費雲安排的這個地方,石磊很滿意,住進去之後,石磊直接激活了住處的符紋秘陣,開始了閉關修鍊。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間,石磊在九十九號要塞中就坐鎮了十年的時間。

在這十年的時間裡,蟲魔大軍一刻不停的對要塞進行攻擊,好在要塞中各種物資充足,要塞的城牆上無數的符文重炮不停的攻擊,要塞中的守軍更是不停的輪換攻擊,加上聖武殿不時地運來大批的物資和援軍,倒也讓要塞一直堅持了下來,沒有被蟲魔大軍摧毀。

在這十年的時間裡,要塞中的守軍門經過瘋狂的壓榨,每個人的修為都有了明顯的提升,甚至還有不少人突破了修為瓶頸,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不過,雖然守軍們的修為提升了很多,但是要塞中的物資也消耗驚人,要塞城牆上布置的符文重炮更是不知道報廢了多少,好在要塞中還有不少備用的,才沒有讓九十九號要塞失去這一防守利器。

符文重炮和要塞中的守軍雖然每天都收割了海量的蟲魔生命,但是真正保證要塞沒有被蟲魔大軍摧毀的卻是要塞外的能量護罩。

要塞中本就儲備著驚人的能量,激活要塞中提前布置的符紋秘陣,要塞的外面就會多出一層厚厚的能量護罩,只要能量護罩沒有遭到瞬間突破防禦上限的攻擊,即使出現裂縫,在充足的能量供應下,能量護罩也會恢復如初。

在要塞中提前布置的符紋秘陣的作用下,被要塞的守軍和符文重炮擊殺的蟲魔屍體,很快就會被符紋秘陣轉化成能量儲備在要塞中,每天都有海量的蟲魔屍體被轉化成能量,加上要塞中原本儲備的能量,想要將維持著要塞外的能量護罩的能量耗盡,不是不可能,但是短時間內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除非出動海量的蟲王級蟲魔,或是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

有石磊坐鎮要塞,如果真的有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出現,石磊也會主動出手,不過,如果是蟲王級蟲魔出動,石磊就無能為力了,只能憑藉要塞中的守軍自己努力防守了。

好在,這種最糟糕的情況並沒有出現。

在這十年的時間裡,石磊一直在閉關修鍊,感悟命運長河,經過十年的感悟,石磊對命運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不過,按照石磊的估計,他現在還沒有能力煉化命運長河,不過,距離能夠煉製命運長河的境界應該也不遠了。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睜開雙眼,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然後走出了住處。

「轟隆隆~~~」

遠處,要塞的城牆上,一尊尊符文重炮發出憤怒的咆哮,將一顆顆炮彈砸進要塞外的蟲魔大軍之中,擊殺了一隻又一隻蟲魔。

站在城牆上的守軍門也不停的發出攻擊,努力的在一隻又一隻蟲魔的身上留下輕重不一的傷痕,一點點的將蟲魔從輕傷磨成重傷,又從重傷磨到擊殺。 「嗯??」

石磊臉色突然一變,心念一動,人已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要塞的城牆上,雙眼緊緊地盯著蟲魔大軍的後方。

就在剛才,他感應到一股不弱於主宰境武者的威勢出現在要塞外面,雖然只是一閃即逝,但是石磊可以肯定,他絕對沒有感應錯誤。

雙眼掃了一遍又一遍,石磊卻沒能將那股威勢的主人找出來。

「石磊主宰!」得知石磊出現在要塞的城牆上,要塞的總指揮費雲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石磊面前。

「費總指揮,剛才我感應到一股不弱於主宰境武者的威勢出現在要塞外面,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的感應不會出錯。」石磊沉聲說道。

「石磊主宰的意思是?」費雲臉色大變,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如果是蟲王級蟲魔,哪怕數量多一些,仗著要塞的防禦,他也有信心將蟲王級蟲魔打退,甚至是擊殺,不過,如果是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攻擊要塞,他可沒有把握打退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與要塞一起被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化為虛無。

「我的意思是蟲魔大軍中隱藏著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雖然我只感應到一股威勢,但是我不保證隱藏在蟲魔大軍中的堪比主宰境的武者的蟲魔只有一隻。」石磊沉聲說道。

「那可怎麼辦?」聽了石磊的話,費雲眼中滿是慌亂之色。

「放心吧,只要不超過三隻,我應該能應付的過來。」石磊沉聲說道,給費雲吃了一顆定心丸。

聽了石磊的話,費雲漸漸的冷靜下來。

「不過,我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如果蟲魔大軍中真的隱藏著幾隻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我也不能保證能把它們解決,而且,我們還要防止意外出現。」石磊沉聲說道。

「什麼樣的意外?」費雲問道。

「一個是隱藏在蟲魔大軍之中的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比三隻多,如果出現那種情況,我也只能勉強自保,想要反殺基本上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就是盡量把它們引走,至於要塞這裡我就顧不上了。還有一種情況是,隱藏在蟲魔大軍中的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兵分兩路,我只能顧得上一面,另一面就要靠要塞的防禦了。」石磊沉聲說道。

「當然,還有一種最糟糕的情況,隱藏在蟲魔大軍之中的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數量不僅超過了三隻,還兵分兩路,一路追殺我,一路攻擊要塞。」

「這幾種情況都有辦法解決。」費雲想了一下,沉聲說道。

「我可以以要塞總指揮的名義,向在附近的要塞中坐鎮的主宰境武者和聖武殿求援,請他們支援要塞,不過這麼做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如果在附近的要塞中坐鎮的主宰境武者過來,也會造成那個要塞防禦降低。如果只有一個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攻擊要塞,以要塞儲備的能量,最起碼可以堅持十分鐘的時間,如果有兩隻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攻擊要塞,要塞最多只能堅持三分鐘的時間,甚至會更短一些。」

「事不宜遲,你最好向聖武殿求援,當然,也不要忘了向附近坐鎮要塞的主宰境武者求援,不過,在求援的同時也別忘了給他們發出警告。我們這裡出現了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其他那裡也可能會出現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讓他們一定要小心戒備。」石磊沉聲說道。

「如果隱藏在蟲魔大軍之中的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的數量不超過三隻,哪怕它們兵分兩路,我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解決,最起碼將它們打退是不成問題的,不過,如果真的有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攻擊要塞,你一定不要慌亂,堅持到最後一刻,我會儘可能的趕回來幫助防守的。」

「我記住了!」費雲點點頭,說道,「我這就去處理這些事情。」

說完,費雲急匆匆的離開了。

石磊則是站在要塞的城牆上,一動不動,好像雕塑一般,雙眼緊緊地盯著蟲魔大軍,想要將隱藏在蟲魔大軍之中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找出來。

可惜,石磊找了半天,依然沒有什麼發現,也不知道是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離開了,還是隱藏的太好,不過石磊心中繃緊的那根弦一直沒有放鬆。

他有一種預感,坎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用不了多久就會主動露面了。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間,又是半個月過去了。

聖武殿派來了兩個主宰境武者已經乘坐符紋戰艦悄悄的過來了,但是依然沒有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出現,如果不是石磊確信自己的感應不會出錯,從聖武殿趕過來的兩個主宰境武者都要懷疑費雲是不是在騙他們了。

看在石磊的面子上,兩個從聖武殿趕過來的主宰境武者留在了要塞中,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兩個主宰境武者越來越不耐煩,隨時都有可能離開要塞。

這一天,要塞外的蟲魔大軍之中,突然爆發出兩股恐怖的威勢,這兩股威勢都不弱於主宰境武者,感應到這兩股威勢,石磊眼中精光閃爍,等了這麼長時間,終於等到了。

不只是石磊,從聖武殿過來的兩個主宰境武者也感應到了這兩股威勢,甚至,由於這兩股威勢並沒有隱藏的意思,無論是要塞中的守軍,還是要塞外的蟲魔都感應到了。

只是,面對這兩股威勢,要塞中的守軍個個臉色大變,而且修為越低,對這兩股威勢就越恐懼,相反,蟲魔在感應到這兩股威勢后,變得更加的活躍,爆發出了更強的攻擊。

「你們兩個守在要塞中,防止還有其他的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潛伏在附近,我過去會會這兩隻蟲魔!」石磊冷聲說道。

根本沒有給兩個主宰境武者說話的時間,石磊心念一動,一步邁出,人已經消失在要塞中,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要塞外的蟲魔大軍之中。 「殺!!!」

石磊大吼一聲,雙眼盯著威勢盡顯的兩隻蟲魔,眼中殺意衝天,身上更是爆發出恐怖威勢,不僅將兩隻蟲魔身上的威勢壓制,更將附近的蟲魔全部震死。

「嘶~~嘶~~嘶~~」

看到石磊突然出現在面前,兩隻蟲魔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聲刺耳的嘶鳴,然後化作一道流光,殺向石磊,顯然是打算以多打少,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石磊解決。

「來得好!」

看著殺過來的兩隻蟲魔,石磊臉上沒有一絲懼怕之意,反而雙眼中流露出躍躍欲試之色,成為主宰境武者這麼長時間,他終於有機會好好的打上一場了。

「天賦–荊棘石甲!」

我只能穿越一半 心念一動,一枚複雜到極點的符文在神魂中一閃而逝,石磊的身上卻多了一套透明的石甲,這套石甲不僅擁有驚人的防禦力,還能卸掉部分攻擊,甚至能降部分攻擊轉化為淬鍊身體的能量。

「秘術–星辰泰坦不滅體!」

心念再動,石磊施展了自創的防禦秘術,瞬間,石磊身上多出了一套灰色的重甲,重甲雖然看上去十分普通,但是這門防禦秘術是石磊經過無數次優化改進后的最終成果,當然不止看上去這麼普通,這套重甲不僅擁有驚人的防禦力,還能抵消九成以上的攻擊,而且還能大幅度的提升石磊的力量,甚至還能讓石磊變身成為數百米高的星辰泰坦。

「三千六百重強化防禦–激活!」

心念再動,石磊激活了被強化了無數次的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下一秒,石磊身上又多出了一層層虛影,這些虛影每一層都是一層能量護盾,雖然看上去十分單薄,但是每一層能量護盾都有著驚人的防禦力,這還不算,這些能量護盾彼此間相互關聯,形成了更強的防禦,而且,這些能量護盾只要不是同時被打爆,在充足的能量供應下,甚至可以做到隨滅隨生,源源不斷的出現。

「神國投影–加持!」

心念再動,石磊的背後浮現出一個大的嚇人的神國投影,然後在石磊的控制下,神國投影瞬間沒入石磊體內,與石磊融為一體,然後,石磊散發的威勢瞬間暴漲,石磊的實力也翻番的瘋狂提升。

為了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這兩隻堪比主宰境武者的蟲魔,也為了測試一下自己現在到底有多強,石磊毫不猶豫的爆發了自己最強的實力。

「盾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