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雖說他們都是人狼女王的獵物,偶爾搶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

丟掉這種有些奇怪的想法,夏目頭頂的夜空越發深沉起來。

在同一片天空之下,行動起來的人肯定很多吧。

想到這裡,夏目抬起了自己的手,簡化式的hardpoint被夏目拿了出來。

「和那個人聯絡一下好了。」

那個人並非夏目熟悉的人,也不是什麼關係好的朋友,只是知道對方的信息而已。

夏目想要參加『馬德堡的掠奪』,原因是讓武藏無法順利的按照他們的願望前進。

武藏太快的崛起的話。是對於輝元的毛利家的一種威脅。

那麼。

幹啥啊?

通神之中傳來了聲音和表示文字.

【輝元的丈夫】:教皇大叔晚上好?.

【教皇】:別再這個時候和我聯絡!你難道不知道這邊的麻煩事?六護式法蘭西的總長路易十四世。

表情有些不爽的中年大叔對著夏目露出了不開心的表情。

的確,現在p.a.oda攻佔k.p.a.italia進行『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的歷史再現,而結果則是以k.p.a.italia的敗北而告終。

記得p.a.oda派出去的人為九鬼.嘉隆,k.p.a.italia則是村上.元吉吧.

【輝元的丈夫】:嘛嘛,別擔心啦教皇大叔.

【教皇】:別叫我大叔!.

重生之男神是吃 【輝元的丈夫】:都說了別激動,要不要我從六護式法蘭西送點特產給你?.

【教皇】:那是什麼?.

【輝元的丈夫】:咖啡?.

【教皇】:我們這裡有!

那麼,找我所謂何事?

伊諾森似乎沒有空閑和對方瞎扯。想要迅速結束話題。

他之所以接受的原因是因為擔心漏掉對方說出的一些有用的信息。

雖然武藏總長以及路易十四都是一個類型的差不多的笨蛋,但是職位擺在那裡,也不可以輕視。

夏目躺在頂部察覺到了通神另一邊傳來的惡意.

【輝元的丈夫】:教皇大叔,你剛才在想我是笨蛋吧.

【教皇】:別讀心好嗎?.

【教授】:我認為這裡應該否定才對,原學生,畢竟對方是總長。

伽利略突然亂入了。

伊諾森讓伽利略先退出通神的聊天室。接著設置了密碼.

【輝元的丈夫】:什麼這麼神秘大教皇大叔.

【教皇】:這才好談話,速戰速決.

【輝元的丈夫】:是是是,我這次找你是為了…….

【安莉】:啊?這是?伊諾森總長和路易十四總長大人?.

【教皇】:為啥進來了?!.

【安莉】:tes,根據聖譜記載上面的教皇生日密碼,一複製就行了.

【教皇】:………….

【輝元的丈夫】:教皇大叔,人到中年記憶力很差,也是在所難免的呢.

【教皇】:別來安慰哦!無關人士先出去啦!.

【安莉】:tes.

然後。改密碼吧,伊諾森換了一個術式密碼,加持在了通神帶上.

【輝元的丈夫】:真是不小心呢.

【教皇】:你沒有資格說我吧.

【輝元的丈夫】:太陽王是無所不能的.

【教皇】:哼.

【摸uri-01】:恩?這是伊諾森總長和路易十四總長大人?.

【教皇】:所以說!為什麼!.

【輝元的丈夫】:教皇大叔,你該不會把你妹妹的生日當做密碼了吧.

【摸uri-01】:靠著聖譜記載的方式查到了.

【教皇】:可惡!出去!out!再來一次!

所有人退出聊天室——

接著,進入聊天室——.

【輝元的丈夫】:教皇大叔,把所有人都踢了.

【教皇】:操作失誤,果然舊派的處理能力因為有著限制所以無法精進嗎?.

【輝元的丈夫】:tes,像是馬德堡的改派就因為不受限制而可以研發很多東西呢.

【教皇】:別管了,你之前想說什麼?.

【輝元的丈夫】:有些事情想問問教皇大叔是否認同.

【教皇】:何事?

另一側。伊諾森對對方即將提出來的事情進行了思考。

難道是針對m.h.r.r.的現狀嗎?

可是與他的想法不同,聖聯這邊目前並不打算干涉m.h.r.r.的行動,這也是為未來打下的一個基礎。

接著,對面傳來了信息.

【輝元的丈夫】:請對六護式法蘭西,不,對我行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何呢?.

【教皇】:什麼行動?.

【輝元的丈夫】:對『馬德堡的掠奪』的干涉.

【教皇】:你啊。

頓了一下.

【教皇】:別給我開玩笑了。(鼎天小說居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瑩瑩,差不多了,再進行最後一擊這個大宇集團就可底的翻不了身!」

香港,孫紅旗站在夏瑩瑩的身後小聲的說道,他們已經徹底查清了大宇集團的底細,這個還欠著銀行幾百億美金資本的企業,只要在給他最後一擊,就會讓他資不抵債,走向破產的邊緣。

「好,準備行動,徹底壓死這條大魚!」夏瑩瑩眼睛一亮,大聲的說道,眾多操盤手紛紛點頭,這個購買了華夏中原通信的韓國大集團,就要面臨滅頂之災了。

「是!」

孫紅旗眼中閃過道興奮,這些天來,在他們手上跨了的企業不知道有多少。不過大宇集團不同,大宇收購了中原通信的事情在國人心中始終是一個痛,吳庸還是小瞧民族企業賣給外國人帶來的影響力了,儘管那個企業是必須要賣的,誰買還誰賠。

連續幾天,聚集韓國,日本的國際遊資越來越多,日本政府急忙出台了一系列的法規進行保護,不過同樣避免不了日元走跌和股市下滑的惡果。

有東南亞的例子放在那,韓國日本一些的民眾開始拋棄手中的股票,把本國的貨幣換成美元,直接的加大了他們政府的負擔。

&狼&性老公別太壞 而大宇集團,個韓國人心目中的驕傲,如同一個大肥牛一般任憑狼群的撕咬,夏瑩瑩開了頭之後,無數餓狼蜂擁而上。僅僅半個月,曾經輝煌無比的大宇集團幾乎就剩下個空殼子,大宇集團董事長金宇中急的差點沒自殺。

受金融危機影響的還有香港和灣,香港指數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跌幅。

9月23號,香港恒生指數大121147點;28日,下跌162118點,跌破9點大關。面對國際金融炒家的猛烈進攻,香港特區政府重申不會改變現行匯率制度恒生指數上揚上萬點大關

在香港討不到好處地國際遊資。紛紛又把嗎目光轉向了別處。這些從香港離開地資金。再次投入到了阻擊韓國和日本地行列之中劇了兩國悲慘地命運。

9月30號。韓對美元地匯率跌到了歷史最低點。韓國政府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援時控制了危機。不過以索羅斯為代表地國際遊資並沒有放過這塊肥肉。韓元依舊處於危險之中。

巴西地吳庸。也收到了夏瑩瑩傳來地消息。對大宇集團地覆滅感慨頗多。夏瑩瑩之所以一直對大宇集團下狠手大地原因就是自己賣給了他們中原通信公司。當然。歷史上沒有夏瑩瑩地時候大宇集團一樣免不了破產地命運。

從金融危機爆發到現在這半年多來。夏瑩瑩手上控制地資金已經達到了恐怖地一千五百億人民幣。資產已經翻了有近一倍。依照目前地形式來看助金融危機影響把這部分資產突破到兩千億人民幣都是有可能地。

「怪不得搞金融地都那麼有錢。一些看不懂地數據翻一翻頭就能變成自己地錢!」吳庸大聲地感嘆著。不住地搖著頭。

感嘆歸感嘆於能賺錢吳庸還是不反對地。特別是現在了非洲和巴西這邊地情況。他又欠下了一屁股地外債。等著夏瑩瑩那邊收手后幫他還清呢。

「李二,卡利夫那邊怎麼樣了合上夏瑩瑩傳來的資料,吳庸對李二問道,今天是華夏國慶節,吳庸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明天就是黑手黨一年一度的年會,卡利夫會在那個時候發難!」李二點了點頭,這一個月來,李二和卡利夫已經暗中控制了十五個分部部長和九個頭目,剩餘的幾個已經不重要了,不同意的,只等著和庫曼一起解決掉。

吳庸點點頭:「恩,很好,另外針對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黑手黨的情報調查不能松,我們把他們的巴西地盤給端了,他們肯定不會善罷干休的!」

「您放心,這些我已經在做了!」李二急忙回答道,王海走後,原來建立的那個情報班子也交給了李二掌握,他們也不知道王海現在在哪,又在幹什麼。

黑手黨一年一度的年會,就是在十月二號舉行,因為這一天是庫曼成為巴西黑手黨大頭目的那一天。

這幾天,庫曼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仔細問了雷虎幾遍,吳庸這段時間確實很平靜,而且平靜的過分,總讓他感覺對方在醞釀著什麼對自己的陰謀。

雷虎這些天也感覺氣氛有些緊張,黑手黨頭目年會馬上就要開了,雷虎一方面要負責打探吳庸那邊的動靜,一方面還要負責準備年

到十月二號早上都沒有吳庸那邊的動作,雷虎也放心。

二十二個分部頭目,十三個長老級別的頭目,匯聚在一個西方氣息很濃厚的圓桌會議室內,這是庫曼從黑手黨總部學來的,那裡的會議室就是這樣。

加上庫曼,一共三十六人,三十六個人圍坐在中間的圓桌,庫曼就坐在首位,他身後站著雷虎和另外一個貼身保鏢阿泰,雷虎在黑手黨內地位很高,但身份卻是庫曼的貼身保鏢,所以沒有他的席位。

三十六人之外,還有近百張椅子,坐著的是次一級的小頭目,其中就有卡利亞,這裡今天一共坐了九十一個人,有七十六個人已經被卡利夫買通。為了扶植卡利夫和控制黑手黨,吳庸在這裡前前後後又砸進了六千多萬美金,這些錢花的值不值,有沒有用,都要看今天了。

「先報一報吧!」

庫曼微微嘆了氣,隨意的說道。往年每次年會都是他最興奮的時候,因為在這一天又可以見證一次他的成績,可今天沒有一點往年的感覺,都是那個華夏吳庸給逼出來的,都怪那個可惡的史蒂夫。

「是!」

從十三個長老級的頭目始,一一開始為庫曼彙報今年取得的成就和成績,十三個長老分別控制著巴西利亞的十三塊地方,卡爾菲街除外,那是庫曼親自掌控的地方。

今年和去年報告沒什麼大的區別,可庫曼總有一種壓抑感,在第九個頭目彙報的時候,庫曼的眉頭終於深深的皺了起來,他終於發現為什麼會壓抑了。往年彙報的時候下面總會有很多跟著的稱讚聲,可今年沒有,一個附和的聲音都沒有。

「等等!」庫曼打斷了正在彙報的頭皺眉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事都說出來,一個個跟個死人似的!」

雷虎也差察覺到了不,又出門看了看自己親自安排的護衛,在確定外面沒問題后才放心的回去,裡面這些大頭目小頭目可都沒有攜帶武器,只有庫曼和他的貼身保鏢才有權利帶武器進入這個會場。

「老,聽說最近我們遇到了點麻煩,前段時間不停的抽調人手就是為了應付這個麻煩,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一個分的頭目看了看坐在那邊的卡利亞,提了提精神,對庫曼問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庫曼眉頭皺的更緊了,無論是抽調人手還是其他的事情,庫曼從沒有把自己和吳庸對抗的事說出去。

「大夥恐怕都知道了,庫曼老大,您惹了那麼大的對頭,就不應該瞞著我們!」那頭目繼續說道。

「放肆!」庫曼憤怒的一拍桌子,指著那個頭目叫道:「你這是在跟誰說話呢?」

那頭目本來就是要先跳出來的,這個時候心一橫,壓下自己長久對庫曼產生的畏懼感,挺著身子說道:「我是在跟你說,庫曼,我們認為你已經喪失了做老大的資格,面對這麼恐怖的敵人居然不告訴下面兄弟一聲,一旦產生衝突,我們都將成為你的炮灰!」

「好,好,你想造反!」庫曼怒極反笑,死死的瞪了那個頭目一眼,又掃了所有人一眼,才慢慢的說道:「你們,好,我倒要看看都是有誰,認為我不合格的人都給我站出來!」

下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動靜,只有剛才那個頭目一頭冷汗的站在圓桌前,坐也是站也不是。

「庫曼,別叫了!」卡利夫這個時候終於慢慢的站了起來,從旁邊的席位上,走到庫曼那邊。

「站住!」雷虎猛的掏出手槍指著卡利夫。

「讓他過來,我要看看這個小子究竟想幹什麼!」庫曼大叫了一聲,雷虎這才把手槍放下。

「你根本不是老闆的對手,從老闆要對付你的時候,就註定了你的失敗,可憐你還什麼都不知道!」卡利夫搖著頭,嘆著氣,還滿是憐憫的看著庫曼。

「原來你這個小子投靠了華夏吳,難怪,我說最近那個小子怎麼這麼安靜,原來是要從內部來對付我!」庫曼哈哈笑了一聲,儘管卡利夫站了出來,他依然沒有任何的擔心,他對自己十三年來營造出的小王國有著過度的自信。

「說一說,他都是給了你什麼好處?」 實力寵妻:天才修復師 庫曼嘴角甚至起了一絲諷刺的笑意,想看看這個只是他手下的一個小頭目會怎麼說,卡利夫的身份也一定程度麻痹了這位黑手黨巴西教父。 你到底在急躁些什麼事情?

這是來自於通神的另一側,教皇總長所發出的疑問。

我到底在急躁些什麼呢?夏目也如此詢問自己。

m.h.r.r.的南部天空正發生p.a.oda和k.p.a.italia之間爭戰的終結的海戰,而距離這裡有一段距離的馬德堡市又將發生『馬德堡的掠奪』的歷史再現。

除了這些,還有下方,那裡的人除了六護式法蘭西所屬的mouri-01的部隊之外,武藏派遣而去人也該和人狼女王他們匯合了吧。

接下來,人狼女王將帶著武藏的眾人一口氣跨過m.h.r.r.的國境,朝著馬德堡的方向趕去。

他們,會去魯道夫二世那裡得到卡洛斯一世大總長的筆記才對。

因為打著大義名分,拯救世界,應對末世,所以也是他們的一個行動和目標啊。

六護式法蘭西現今都對『末世』並沒有什麼研究。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