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雲步謠在路過簡艾身側時還不忘沖著她調皮的眨了眨眼睛,簡艾見狀亦是回以微微一笑。

這一組可以說是今天遊戲項目里最有看頭的一組,且不說季皓宇親自玩遊戲就足夠讓人大跌眼鏡的了,而簡氏集團和東海地產竟然被抽到了同一組,而且有趣的是,三組搭檔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所以李紹秋便開口問:「請我們三組遊戲選手自行商量誰來比劃誰來猜。」

簡艾先下手為強,連忙主動開口道:「他來比劃我來猜。」

季皓宇低頭看了簡艾一眼,正見簡艾一臉得意的沖著他挑了挑眉,像是在說:讓你選我,一報還一報!

簡長生也開口道:「我來比劃,我愛人猜。」

而另一邊的白晝和雲步謠竟是吵起來了。

雲步謠:「你比劃!」

白晝:「你比劃!」

雲步謠:「人家都是男生比劃,你怎麼回事?」

白晝:「你是演員啊,表演有優勢,當然是你比劃了。」

……

兩人爭論了半天,最後還是雲步謠翻了個白眼,讓著白晝道:「行行行,我比劃,你要猜不出來看我不打爆你的頭!」 緊接著,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入刀至尊和灰袍人,還有沉浸在道境之中的秦南,回到了青石古屋之中,就彷彿剛才發生的所有一切,都像是一個太古幻境,曇花一現,毫不真實。

「剛才……」

堂堂入刀至尊,直到現在,心神也未能平靜。

那星空盡頭,古老王座上的偉岸身影,散發出來的氣息,實在是太恐怖了。

她儘管不理解那個層次,但她有著一種非常強烈的直覺,那尊偉岸身影,要比灰袍人強。

並且,還不只是強一點,而是強出了整整一個層次。

灰袍人乃是諸仙第九人,比他強一個層次,那這偉岸身影,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最為關鍵的是,這等人物,居然向秦南單膝下跪,俯首稱臣?

那,秦南的前世,到底是何等人物?

念想至此,入刀至尊的一雙美眸,看向了身旁的灰袍人。

灰袍人剛才所說的那句話,她聽的清清楚楚,秦南不是所謂的『少主』,而是另外一位巨頭。

灰袍人沒有察覺到她的目光,他的身體,仍然在顫抖。

他袍下的雙眼之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喜,疑惑,震撼,複雜無比,即使是他的心智,短暫時間內,也無法回神。

就在此時,兩位巨頭都沒有察覺到,當星空盡頭的偉岸身影,對著秦南俯首稱臣之後。

秦南綻放出來的道光,破碎的速度驟然增強了不少,很快便化作了七種光芒。

即使七種光芒的光輝,到現在還非常的弱小,已經不足以媲美道境小成,但它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無比的強大。

它與普通道光,有了兩種質的區別。

然而,就當所有道光,要徹底蛻變成七色道光之時,最後的一塊碎片上,兀的再添兩種顏色。

顏色極淡,淡到毫無痕迹,沒有任何的氣息,如若不施展非常強大的瞳術,定然無法發覺。

也是這兩種色彩的誕生,使得整片道光的氣息,只達到了觸摸道境門檻的地步。

同時,也有一股無形之力,通過秦南的身軀,加持在了乾元之湖中的數百頭化道仙焰之龍上。

吼!

百頭焰龍的巨大身軀,竟然再度暴漲了數百倍,變的無比雄偉,宛如通天之柱。

不止如此,它們彷彿具備了驚人的靈性,其中數十頭繼續吸收乾元之湖,剩下的則是衝到了玉尊玲瓏湖內。

「我靠!什麼玩意?」

正在煉製之中的八曜魔王,被這群龍給嚇了一跳。

「這不是那顆火種的火焰么?難道說,秦南重塑道基所需要的仙力還不夠,這些火龍來幫他吸收?」

八曜魔王腦海內立刻浮現出來了一個念頭,緊接著他便看到,幾十頭龐大無比的火龍,張開大口,將湖中仙力吸收進去。

這個湖水的顏色,都在慢慢變淡。

吸收仙力的速度,恐怖的堪稱不可思議。

「媽蛋,秦南那個小王八蛋,佔了那麼多的好處,現在還要跟我搶玉尊玲瓏湖?呔,孽龍,受死!」

八曜魔王生氣了,一聲爆喝,雙手從虛無之中,抓出了兩把染血魔劍,斬出了數萬道劍氣。

他現在的修為,乃是地仙巔峰,再加上他施展的手段,與眾不同,他打出的殺招,完全可以橫擊天仙一重。

吼!

一頭火龍若有所感,仰天咆哮一聲,巨大龍爪狠狠拍下,那摧枯拉朽般的力量,立刻將所有劍氣,給震成了一片粉碎。

其他的火龍們,也齊齊停下,扭頭看向了八曜魔王。

「我靠!有沒有搞錯?」

八曜魔王渾身發毛。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群火龍居然具備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今天這筆賬,本魔王日後再跟你們好好算算!」

八曜魔王悻悻的縮了縮脖子,撂下一句狠話,就逃之夭夭。

俗話說的話,好漢不吃眼前虧!

不過,他只飛出了數息,諾大的玉尊玲瓏湖裡的仙力,就被群龍給全部吸光了。

群龍仍然沒有滿足,一頭接著一頭,接連衝出湖中,其中更有三十頭火龍,彷彿感知到了什麼,龍瞳跨越無數距離,鎖定在了八曜魔王的背影上。

此時此刻,青石屋內。

在磅礴仙力的加持之下,秦南散發的『七色道光』光輝,逐漸變的明亮起來,浩瀚的道意,逐漸散發在四周。

「老東西,醒醒!」

入刀至尊徹底反應過來,拍了拍灰袍人肩膀,後者身形猛烈一顫,逐漸恢復了神智。

「老東西,秦南到底是什麼身份?你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入刀至尊一口氣問道。

她現在對於秦南的真實身份,有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

「哈哈哈!」

灰袍人並未回答她,只是仰天大笑:「蒼,你沒有想到吧,我本以為是少主轉世,結果沒有想到,竟然是……」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沒有提起,而是話鋒一轉:「你們的一切,顛覆之日,即將到了!」

他的語氣之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暢快。

一旁的入刀至尊,光潔的額頭上,閃過了幾根黑線,道:「老東西,我在問你話呢,你怎麼就能當我不存在呢?」

灰袍人呃了一聲,這才看向了她,笑道:「實在不好意思,剛才太興奮了。關於他的身份,我不是不能告訴你的。不過,有件事情,我要重新跟你說。」

浴血承歡 入刀至尊柳眉一挑,就聽灰袍人肅然道:「我之前讓你與他結為道侶,現在不用了,日後他只要遇到危險,你幫他化解就足以。」

聽到這話,入刀至尊本應該是開心才對。

但是不知為何,她現在心中反而有點不悅,聲音也冷淡了三分:「老東西,你什麼意思?為什麼突然就變卦了?莫非你真當我是可以隨意戲耍的么?」

灰袍人抬起頭來,雙眼盯著她,道:「你想聽原因?」

入刀至尊點了點頭,灰袍人略微猶豫了一下,才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實話實說。」

「哪怕你踏入至尊之上的層次,也……」

「不配。」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魂飛魄散

與此同時,至尊洞府,無名空間。

八曜魔王一邊飛著,嘴裡還在罵著:「秦南那個小王八蛋,真不是東西,一點也不講義氣,別以為有著飛越罩著你,本王就不敢拿你怎麼樣……」

話雖如此,但他的內心之中,只有一丁點想要報復秦南的想法,畢竟他是真的惹不起飛越。

不過,惹不起他還躲不起么?

吼!

忽然之間,幾十道震耳欲聾的龍吼聲,在他頭頂滾滾炸開,四面八方彷彿化作了亘古火爐一般,溫度急劇升高。

「唉?怎麼是你們?本王都已經主動避開你們了,你們……」

八曜魔王滿臉詫異,還有一點點氣憤,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三十個巨大龍爪,拍在了他的頭頂,爆發出來了一股無形的吸力。

霎時之間,一枚枚具備著驚人仙力的玲瓏玉晶,竟是從他特製的儲物袋裡面一一飛出,被吸入爪中,消失不見。

「卧槽!孽龍,你們好大的膽子,奪走了玉尊玲瓏湖,現在竟然還敢來搶本王的晶石!」

八曜魔王頓時大怒,二話不說,運轉起來了一門上古魔道問道之法,渾身燃起驚人魔焰,雙手同時結出了四門魔術,跨空打去。

重生九零神醫千金 三十頭化道仙焰之龍,視若無睹,那龍爪只是微微一晃,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就將四門魔術給震成了一片粉碎。

殘餘的勁氣,更像是一根根古老仙鞭,朝著八曜魔王抽打而去,饒是八曜魔王反應及時,也被打的連連後退,一身魔焰暗淡下去。

八曜魔王怒火立刻全消,背後浮起了一聲冷汗。

處女座的旅 他剛才給忘了,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不是這群孽龍的對手啊。

「你們這些孽龍,還有秦南你個小王八蛋,給本王等著!」

八曜魔王心裡一陣憋屈,大吼了一聲,連忙運轉起來了一門絕世遁術,身形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這三十頭火龍,彷彿在他身上打下了印記一樣,瞬間就發覺了他的身形所在,龍尾擺動,以著無比驚人的速度追去。

「啊!你們這群畜生,怎麼特么又追來了!」

八曜魔王的吼聲,很快在另外一片空間中響起,無比鬱悶的同時,不惜耗費體內的魔道精血,施展出了更高明的遁術。

然而,仍無作用。

於是,接下來的至尊洞府內,出現了略帶滑稽的一幕,三十頭火龍追著一位昔日的蓋世霸主,從一個空間到另外一個空間。

期間,這位昔日的蓋世霸主,還發出了一道道吼聲。

「你們這群龍八蛋,本王跟你們拼了!」

「啊!不要吸了,再吸就沒了啊!」

「各位龍爺,你們行行好……」

「我的異寶!」

正在此時,神秘洞府,青石古屋。

在一股股浩瀚精純仙力的加持之下,秦南散發出來的刀光,還有一股股道意,都全部收入了體內。

背後的戰神之魂,還有冥冥之中的鐘聲,都消失不見。

重塑道基在這個時候,已經算是結束了一大半,剩下的最後一小步,需要靠秦南自身在道境之中領悟。

「不配?」

入刀至尊一雙美眸冷了三分。

她身為堂堂九天至尊,在數萬年前那個時代里,被稱之為三尊之一,而且若不是不慎中了太古禁忌的圈套,她說不定乃是數萬年前的第一至尊。

這般的她,當然是一身傲骨,被灰袍人如此評價,她心中自然是非常不悅。

她並沒有直接發作,只是冷淡道:「倘若我非要做他道侶呢?反正,你馬上就要消失了,無人可以攔我。」

灰袍人眼睛微微一眯,道:「入刀,你不做他道侶,我是為你好。我雖然隕落了,但是有人還在等待著。」

「你想必也看到了,那個星空之人,對秦南俯首稱臣,並且還在周天不死山等待著秦南。」

「你可知道,那人是誰?」

入刀至尊柳眉微微一皺,道:「誰?」

灰袍人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她,一字一句,緩緩說道:「第五諸仙,戰神的大哥,也是十大諸仙之首。」

饒是入刀至尊有了心理準備,美眸中也露出了抹震驚。

第一諸仙?

那個王座身影,竟是堂堂第一諸仙?

要知道,十大諸仙,都是超越了九天至尊層次的存在。而且,名列前四的諸仙,更是踏入了更高的層次。

第一諸仙,那等輕而易舉就可以在九天仙域之中,掀起無盡風暴的恐怖存在,竟稱秦南為主?

過去了數十息,入刀至尊才回過神來,輕吸了口氣,美眸中冷意依然不減:「即使這樣,我超越了至尊之後,距離第一諸仙也只差一個層次,難道還不配做他道侶?」

她現在對不配二字,有點耿耿於懷。

即使秦南的前世,是超出了她想象的存在,但她也不至於不配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