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電話鈴聲響起……

看到來電備註是老媽時,郝歡就知道他跟李佳豪的PY交易已經被父母得知了。

正好,他這次並不是真的敗家,所以可以理直氣壯,絲毫不慫地接着電話:“喂,老媽,這麼晚了還沒睡呢?是不是想你兒子想到睡不着了?”

是啊!

可想死你娘了!

章敏嫌棄道:“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花了5000萬元給李佳豪那個敗家子捧場了?”

“我就說嘛,大晚上的打電話過來,原來不是想我了,而是又打電話過來說教的!”

郝歡明知故問地說着:“放心吧,你兒子我沒那麼敗家,這五千萬元的打賞都是假的,糊弄網上的人,給李佳豪的直播平臺吸引流量的!不過我倒是花了500萬元跟李佳豪進行了合作,讓他在這直播平臺上給我宣傳兩三個月的電影。”

“聽吧!”

章敏得意地說着:“我就說了咱兒子怎麼可能花這麼多錢給李佳豪捧場!就你一個勁的生着悶氣!”

郝歡特意提高分貝:“老媽,你是在跟我爸說話啊!他是不是得知這個新聞的時候又罵我敗家,然後發脾氣了?”

章敏看着老公那陰晴不定的臉,甚是鄙夷地說着:“你爸剛剛還說要家法伺候,揍你一頓呢!我都說了我兒子怎麼可能是個敗家子!就他什麼都不懂,聽風就是雨,一天天的不識好歹!”

“媽,難爲你了。”

郝歡嘆氣道:“我爸就這臭脾氣臭性格,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你別搭理他就行,讓他自己生悶氣,生着生着他悶了,就不會氣了。”

“混賬東西!怎麼說你爸呢!是不是太久沒揍你,皮癢了!早知道老子上次就應該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揍你一頓,看你以後還老不老實!”郝富聽着電話滿是不悅。

郝歡又是嘆氣:“媽,你看嘛!你兒子我隔着手機說句實話他都受不了了,這要是當他的面這麼說,還不得剝我的皮,拆我的骨?本來我想着過幾天就回家看一下我那日思夜想的孃親,現在想想還是算了,回家肯定又會惹某人生氣,跟某人吵架,哎……”

章敏一聽,不得了!

她單手叉腰,右手拿着手機對着郝富:“道歉!趕緊給兒子道歉!”

“我給他道歉?”郝富抓狂了。

章敏妻管嚴道:“這次就是你錯了!你道不道歉?不道歉那我也離家出走,去找兒子,以後你就自己一個人在家生悶氣吧!”

郝歡心裏嘿嘿笑着……

糟老爹子,你也有今天啊!

以前一天天的就只知道嚴格管束我,但凡不聽你的就是一頓罵,不管我是對的還是錯的,反正你不喜歡就是大錯特錯。

現在好了啊!

老媽幡然醒悟了,站在自己這邊了,以後這家裏的地位,我敢說第二,老爸都不敢說第一了啊!

只見郝富很不情願地哼道:“行行行,這次是我錯怪你了,我道歉,對不起,行了吧!”

章敏瞪眼道:“下次態度好點!”

郝歡咳嗽道:“老爸,《驚嚇時代》的票房肯定被你動過手腳了,現在順便也道歉了吧,我呢就既往不咎,原諒你了!”

郝富氣呼呼地狡辯着:“放屁!誰動你票房了!明明你拍的就是一部爛片,我還沒怪你拍這破電影浪費老子一億元,你倒是惡人先告狀了是吧!”

章敏一巴掌拍在老公的屁股上,嚴厲地警告着:“快給兒子道歉!”

郝富妥協道:“行!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老婆,對不起兒子,更對不起郝家列祖列宗!這態度夠好了吧?你們母子倆現在舒服了吧!”

郝歡確實舒服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老爸,你坦白交代,《驚嚇時代》的真實票房是多少?”

郝富眼瞅着瞞不住了,只好如實回答:“也就六千萬元!不過網上的爛評分跟評論可不是我整出來的!這說明你本來就不適合當導演,就該回來給老子繼承家業,管理集團!”

“六千多萬?我就說我怎麼可能花一億元拍出一部只有六百萬元票房的爛片!”

郝歡不悅道:“爸,你這次真的過分了!爲了讓我回去繼承家業,連這麼卑鄙無恥的事情都做得出來!這次我可以原諒你,但我不希望會有下次,不然你真的會失去我這個兒子的!”

“臭小子!你愛咋咋滴,以後老子還懶得管你了!”

郝富理虧,生着悶氣走開了。

章敏無語地搖頭,拿着手機道:“兒子,你爸雖然是過分了,但你也得體諒一下你爸,他也是希望郝家能夠發揚光大,希望你可以跟着他經商,然後將家業集團交給你去管理,不希望你玩物喪志了。”

“嗯,現在老爸看開了,我也不跟他計較那麼多了。你們早點休息吧,等拍完這部電影,我就回家一趟。”

其實從郝富願意給一億元讓兒子去拍電影的時候,郝歡就猜到他爸肯定會在《驚嚇時代》的票房上動手腳,然後證明他不是當導演的料,讓他回去繼承家業。

結果萬萬沒想到,他的計劃非但沒有成功,還讓兒子因此獲得了一個導演系統!

只能說,這就是命啊!

郝歡也看開了,不管《驚嚇時代》是六百萬票房還是六千萬票房,反正都改變不了這是他拍出來的一部爛片。

“如果不是老爸在坑我的話,那我也不可能獲得這個系統啊!所以,我還是得感謝這個糟老爹子才行!”

郝歡掛了電話,看着系統界面。

“開啓導演訓練營需要消費200萬敗家值,是否開啓?”

“是!”

敗家值扣除200萬,剩餘敗家值爲48458080。

“開啓導演訓練營,請選擇訓練科目!

科目一:演技挑戰。

科目二:藝術栽培。

科目三:攝影理解。

科目四:自編自導。

科目五:特效剪輯。”

郝歡心中默唸:“科目三,攝影理解!”

“正在加載科目三訓練內容……”

“加載完畢。”

“科目三【攝影理解】訓練開始!” “攝影是光與影的結合、攝影是光的繪畫,是技術和視覺觀察力的結合,是技術與藝術的結合。”

“攝影是有意識、有思想、經過思考和提煉的藝術作品。攝影是把自己對客觀事物的瞭解、理解凝固在某一個瞬間,感染他人。”

“攝影是應用科學、想象與設計、專業技巧和組織能力構成一體的藝術表現方法。是各種各樣的技藝和多方面的才能展示。它涉及物理、化學、光學、色彩學、構成、電子技術、生理學、心理學等多門學科。”

“從現在開始,您將化身爲攝影師,隨機參與到各種各樣的拍攝工作當中,在這期間,每小時將會消耗20萬敗家值,本次科目訓練,可隨時結束退出。”

瞭解完這一次科目訓練後,郝歡對敗家值就感到放心了,最起碼這次不會出現被系統強制性扣除敗家值的情況。

系統的聲音消失後,郝歡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攝影棚裏。

“婚紗攝影?”

郝歡環顧四周,沒想到這還真是隨機參與到各種各樣的拍攝工作當中!

不過拍婚紗照跟拍電影對郝歡而言都差不多,二者都需要具備一定的攝影技術,不然拍出來的畫面就會顯得很普通,或者很爛。

“好了嗎?”

擺着姿勢的新郎官有點不耐煩地問着,這攝影師到底行不行啊!

郝歡回過神來,只好硬着頭皮上了,說道:“二位再靠近一點,新娘子笑容再甜美一些。”

咔嚓……

美好的畫面就此定格!

郝歡看着自己拍出來的作品,心想這應該算是拍得不錯了吧?

他除了拍電影外,從來沒有用過這種相機給別人拍照。

溺愛之寵妻成癮 因此現在拍出來的照片,他看起來感覺沒毛病了,但系統卻冷不丁地給出一個評分。

本次攝影:61分。

所以,我這攝影水平纔剛剛及格嗎?

他換了個角度又拍了一張。

本次攝影:59分。

得,這次竟然不及格了!

系統是怎麼評分的?

重點是這次系統連點評都給忽略掉了,所以郝歡只能自己去琢磨攝影技術,理解攝影藝術。

這麼一拍,郝歡就拍了整整五個小時的婚紗照!

按照一小時消耗20萬敗家值,這一次也就相當於消耗了100萬敗家值。

緊接着,系統刷新背景,給郝歡隨機安排了第二份拍攝工作。

綜藝節目?

跑男?

這一次,郝歡發現他變成了一個戶外綜藝節目的攝影師,而他負責跟拍的女明星叫宋智孝!

這些都是那個平行世界裏的明星嗎?

郝歡扛着攝影機,發現自己竟然追不上那個叫宋智孝的女人!

“你跑這麼快還想不想上鏡了啊!”

郝歡一邊嚷着,一邊追趕。

攝影機裏的畫面抖動得很嚴重,系統對於他的實時攝影評分也抖得很誇張。

46分……

37分……

55分……

39分……

哪怕只是一個呼吸,都能影響到攝影分數!

郝歡明白了,細節很重要啊!

不管是拍電影還是拍婚紗照,亦或者是拍綜藝節目,攝影師的動作細節都很重要!

連呼吸都能影響到攝影評分,所以要想拍好一個畫面一個鏡頭,必要的時候,連呼吸都得憋着!

五個小時的綜藝攝影,郝歡都在一路追趕着宋智孝,他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這麼認真這麼積極地追着一個女生,重點是他直到最後都沒能將對方給追到手!

場景更新,下一次隨機安排的拍攝工作總算是拍戲了,不過不是拍電影,而是拍一部電視劇。

情深深,雨濛濛。

……

就這樣,郝歡沉浸在攝影當中無法自拔。

不知不覺,50個小時過去了,他一共體驗了10份不同的攝影工作,消費掉了1000萬敗家值。

而攝影評分,也從最開始的不穩定,連及格線都保證不了,到進步到了至少80分以上的水平,手感來了狀態來了,甚至好幾次出現了攝影滿分!

靜物攝影、人像攝影、藝術攝影……

這三類攝影,他都有了較爲深刻的理解,同時吸取到了不少攝影經驗以及心得。

“退出訓練!”

郝歡開口喊着,他需要一點時間去沉澱一下才行。

退出導演訓練營,郝歡醒來時發現,這一次訓練營裏呆了50個小時,現實生活裏竟然睡了八個半小時。

這不,開啓訓練營的時候已經也是夜晚11點了,現在醒來直接就是早上七點半了。

別人睡覺的時候我也在睡覺,然而我睡覺的時候,卻在系統裏學習。

像我這麼努力的人,活該我票房過億,票房十億,票房千百億啊!

郝歡心裏感慨着。

他的休息時間利用得簡直不要太完美,所有休息睡覺的時間,都可以在系統裏進行充分的學習,所以如果這都不能成爲一名優秀的導演,那就只能說明他真的不是當導演的料了!

洗漱一下,郝歡換上衣服,穿好鞋子。

王樂欣正好掐着時間帶着早餐趕了過來,沒想到郝歡這次竟然這麼自覺,不用她過來喊牀就已經醒了。

“劇組都通知了吧?”郝歡吃着皮蛋瘦肉粥,啃着油條。

王樂欣也在吃着粥:“我過來的時候已經通知大家早點過去了,現在應該都到片場了。”

郝歡問:“劉雨曦那邊呢?”

王樂欣答:“我也給她發信息了,讓她不要遲到,她回了我一個嗯字,心裏應該是有數的。”

郝歡又問:“媒體記者呢?”

王樂欣回答:“媒體記者也安排好了,就等着咱們現在過去啓動開機儀式了。”

“不急。”

郝歡啃了一口油條:“大Boss都是最後登場的,開機時間是9點,現在還不到8點,我要是去早了,劉雨曦還沒到的話,那她不就成爲衆人關注的焦點了!”

“……”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