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霸麟……”嘴巴微動,平靜而帶着一其他情緒的名字,悄悄從霸羽嘴中,吐了出來。

漫漫石階盡頭,雲繚繞,雲霧之後,是巨大的廣場,廣場完全由清一色的巨石鋪就而成,顯得古樸大氣。在廣場的中央位置,巨大的石碑,巍然而立,石碑之上,霸麟鼎立,他在等待霸羽。

偶爾間,一陣稍烈的風兒刮過廣場,頓時,滿眼之內,白袍飄動,宛如天際雲彩降落一般,這般景象,一眼望去,頗有些震撼人心。

“霸麟,我來了!”

平淡的簡單話語,緩緩地飄蕩在巨大的廣場之上,讓得那瀰漫廣場的彌合氣息,略微動盪與紊亂。

霸麟明眸緊緊地盯着不遠處那身子略顯單薄的青年,目光停留在那張清秀的臉龐之上,在那裏,他能夠依稀的辨認出當年少年的輪廓,只不過,三年歲月,磨去了少年的稚嫩與尖銳的菱角,現在面前的青年,是深邃的內斂。

“真的變了。”腦中悄悄地冒出一句話來,霸麟目光中略微有些複雜。

“弟弟……”緩緩地站起身來,霸麟雄壯無比,明眸盯着霸羽,聲音中也摻雜着異樣的情懷。

“弟弟?真的很好。大哥,生死各安天命,你動手吧。”揮了揮手,霸羽淡淡地道。

沒有任何猶豫,手掌伸出,一把修長的血色長劍,閃現而出,劍刃傾斜,陽光灑下,反射出一片森冷。

霸麟與那對漆黑眸子對視着,略微有些惋惜地嘆息了一聲,淡淡地道:“你小心了!”

表情逐漸回覆冷莫,霸羽握着殘破石兵,片刻後,腳掌猛然前踏一步,落腳之處,堅硬的青石板,居然至腳心處蔓延出幾道裂縫,洶涌澎湃的血色勁氣,自霸羽身體表面暴涌而起。

“開始吧!”

感受着霸羽身體上所升騰而起的強悍血氣,霸麟眸中閃過一縷詫異,手掌緊握着血色長劍,淡淡血色在劍身之上翻滾飄蕩,血氣之中,凌厲的風刃伸縮吐現,偶爾暴射而出,在堅硬的青石板上,留下一道不淺不深的劃痕,劍身逐漸上移,遙遙指向霸羽,鋒利的劍鋒在陽光反射下,森光凜然。

隨着兩人身體之上血氣的升騰,巨大廣場霎時間變得凝結了起來。

場地中,霸羽緩緩閉目,旋即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眼眸乍然睜開,漆黑眸子中,血色毒光閃逝而過,其身體之上的血氣,也是在此刻再度變得深邃了許多。

霸羽身體猛然化爲一道黑影,狠狠地對着霸麟衝撞而去。

“戰吧!霸麟!三年了!”黑影衝撞間,壓抑了三年的低吼聲,忍不住地自喉嚨間,傳了出來。

霸麟面目平靜的着那直衝而來的黑影,在霸羽即將緊接其周身十米範圍之時,霸麟終於是有所動作,腳尖點地,身體猶如狂風中的落葉一般,飄蕩閃爍着,瞬息間,便是與那暴衝而來的黑色人影交錯而過。

交錯霎那,霸麟手中長劍極其自然地橫削而出。幾道細小的劍氣,已經率先離劍而出,對着霸羽脖子切割而去。

殘破石兵橫掃出,天搖地動!

感受到身後呼呼作響的壓迫勁氣,霸麟手中長劍暴刺而出,血色長劍在虛無的空氣中留下一道血色弧影。鋒利的劍尖,似乎是穿透了空氣阻礙,隨着“叮”的一道清脆聲響。

劍尖直直點在橫砸而來的殘破石兵之上,兩者相觸,殘破石兵其上所蘊含的強猛勁力,使得那修長的長劍,竟然是被壓成了一個極爲驚心動魄的弧度。

那副即將折斷的驚險模樣,讓得周圍那些大蠻宗弟子,臉龐上浮現許些驚異。經過灌注血氣的劍身,足以承受極爲龐大的重力,而這尚還初一接觸,長劍,便是被壓彎。由此可見那殘破石兵上究竟蘊着多麼恐怖的勁氣。

然而長劍雖然彎曲成了這般驚險弧度,可卻始終並未就此斷裂。在劍尖即將貼到霸麟手臂之時,後者腳掌輕跺地面,長劍之上血芒暴漲。突然暴漲的力量,轟的一聲便將那殘破石兵彈了開去,而藉助着兩者的彈力,霸麟騰身掠上半空,俏臉凝重,手中長劍忽然急速顫抖,旋即緩緩移動着。而每當長劍移動一分,便是將會留下一個猶如實質般的劍形殘影。

霸羽驚駭手掌緊握着殘破石兵,腳掌緩緩在地面上旋了半圈,旋即重重踏下,能量炸響聲,在腳掌之處,暴響而起,拉扯過滿場視線。

隨着炸響聲,霸羽藉助着能量爆炸的反彈之力,身體猛然對着半空上的霸麟暴衝而去,殘破石兵之上,血氣洶涌而出,筋骨齊鳴,強大無比。

瞥着自下方暴射而來的霸羽,霸麟額頭微皺,手中長劍的移動卻並未因此而停止,腳掌輕跺虛空,血氣自腳掌處噴涌而出,霎時間便是形成一大片鋒利的劍刃,狠狠地對着霸羽切割而去。

感受着頭頂上方傳來的劍刃破空聲響,霸羽手掌舉起,鋪天蓋地的力量自掌心中暴涌而出,而那劍刃,將還未接近霸羽,便是被這股力量,絞碎,轟然消散。

然而,霸麟的攻擊,還未消散!

“殺!”

喝聲落下,霸麟手中長劍豁然指向下方霸羽,腳尖碎虛空,一股狂暴的力量出現在腳下,藉助着這股力量,霸麟急速攻殺,而那半空中所遺留下地劍影,卻是略微一顫抖,旋即對着下方霸羽暴射而去。

能量殘劍劃破空,宛如撕破了空間一般,血色能量圓弧自劍尖處分流而開,宛如一道從天而降的流星一般。

眉頭微皺,霸羽手掌隨意下一股勁氣,藉助着血氣力量,身體暴退,劍刃襲來,讓得霸羽皮膚有些刺痛。望着霸麟接連不斷的攻擊,霸羽略微一怔,旋即眉頭輕皺:“既然不能躲,那便硬拼……”

隨着心中念頭落下,霸羽手中殘破石兵血色血氣猛然暴漲,那股乍然而放的龐大能量,讓得下方無數人滿臉驚詫。血光閃騰而出,殘破石兵揮動,攜帶着雄渾勁氣,在下方那些驚詫的目光中,狠狠地砸在霸麟胸膛之上。

“嘭!”

兩者接觸,兇猛的能量爆炸聲在虛空之上響起,大盛的血光,使得一些人忍不住地閉上了眼睛。

旋即,黑色影子暴襲而來,霸麟臉色微變,腳尖一點地面,身體猶如滑行一般,瞬間後退了將近十米。

“轟!”

黑色影子狠狠落地,重重地砸在先前霸麟落腳的地方。頓時,一道劇烈聲響,在廣場之上響了起來,碎石飛射間,一道道裂縫,從那瀰漫灰塵中蔓延而出。

霸羽的攻勢太強了!

霸麟滑退的身形緩緩止住,淡淡地望着那灰塵瀰漫的地方,這般攻擊速度,太強了。

最終,霸麟失敗,然而,天降異象,天族天帝降臨,然而人族霸帝也出現,這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蒼茫的氣息瀰漫整片天地,天空很高,萬里無雲,參天的古樹彼此相競生長,棵棵蒼勁有力,高不下百米,一片鬱鬱蔥蔥,遠遠看去竟有點泛黑。

這些巨樹生的很正,直直的指向蒼穹。

這是一片原始森林,森林的面積真的很大,少說也有方圓十萬裏大小,並且,這裏非常不平靜,時時刻刻都會有戰鬥發生,處處透露着狂野的氣息。

嗷嗚…

一頭身長足足有七 八米,渾身毛髮銀灰色的幽冥魔狼意氣風發,巨爪踏在剛剛被自己殺死的獸王頭顱之上,仰天長嘯,震動這片森林,宣誓着自己的強大。

碰。

一隻巨腳從天而降,直接踏在幽冥魔狼的頭顱之上,頓時發出一聲聲哀嚎。

“哼,一頭兇獸,也敢如此衝我咆哮,不知死活。”突兀的聲音非常浩大,迴盪在整個天地。

幽冥魔狼遭了橫災,不該發出那聲好似挑釁一般的咆哮,被更爲恐怖的存在制住。

一尊高近百米的人形生物,面相威嚴,濃眉大眼,打着赤膊,上身皮膚金黃灼灼生輝,很耀眼,一塊塊肌肉猶如怒龍盤扎着,狂野無比。

他那長滿了金色長毛的巨腳正踏在幽冥魔狼的頭顱之上,渾身散發出強大的威壓。

整片森林中的兇獸,飛禽,哪怕是其中的霸主在此刻亦是匍匐在地,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動作。

“哈哈,狂戰,你好歹也是金巨人族的一尊上位戰神,竟然跟着未開化的兇獸計較。”

天際再次傳來一陣強絕的威壓。一名身着銀色鎧甲,二米來高的中年出現,打着哈哈指着腳踏幽冥魔狼的巨人。

“哼,雷動,我們金巨人族是強大的種族,豈是這未開化不入流的兇獸可以吼叫的!”

狂戰很霸氣,也的確很狂,不把雷動放在眼裏,我行我素,腳下輕輕用力將幽冥魔狼踩碎,鮮血流出,不能沾狂戰分毫,被他以一層金光隔開。

“狂戰,莫要太過狂妄,若不是我們即將前去那個地方,今日我一定與你大戰一場!”被金巨人稱爲雷動之人如此說到。

狂妄無比的狂戰在聽雷動提起那個地方之時變得沉默下來,走前幾步,道:“不錯,此時我們確實不該發生爭執,當同心協力!”

現場靜了,狂戰,雷動都沉默,仰首看着虛空。

嗡嗡。

空間在急速的震顫,一波又一波的強橫氣息在此地迴盪,森林中的太多巨獸遭了無妄之災,七竅流出殷紅的鮮血,被活活震死。

一個又一個強大的身影出現,高大威嚴的金巨人、身穿銀色鎧甲的雷靈族、渾身透明卻帶有強橫氣息的冥族、仙氣繚繞的仙族、散發神聖氣息背生羽翼的神族,還有滿頭黑髮背生黑色羽翼帶有邪氣的魔族,以及滿面煞氣的妖族等等。

一個個種族讓人看的眼花繚亂,平日一相見便會衝上去戰鬥,不死不休的種族如今也是安安靜靜的站在一起,最多通過氣息強弱來進行比試,卻沒有一人出手。

率先到達此地的各族強者安安靜靜的站立虛空中,陸陸續續的會有強者到來,放眼望去何止萬人。

不久,沒有其他成員到來,諸位強者反而變得滿面恭敬起來,散發的氣息也一個個的收回,通通落在地面,等候着什麼。

無聲無息的,虛空中再次出現數十尊身影,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彷彿不存在,底下諸位強者面色激動,眸光狂熱的打量着他們的身影。

這些人,全部都是神靈境界,連他們都表現的如此激動,恭敬,這數十尊身影的實力就可想而知了。

這突然出現的數十尊身影出現不久,虛空中再次傳來一陣淡淡的威壓,可就是這淡淡的威壓卻讓此地衆強者變得恭敬,不管是地面的一萬多名強者,還是停留天空的中的數十雲身影都開口,道:“恭迎光明天王!”

整片天地光明氣息迅速變得濃郁,點點白色光芒在此地飄蕩。

來人白衣似雪,黑髮如墨,看上去猶如一位四十歲上下的中年,面白無鬚,眸光深邃,好似可以包容一切,他長相俊美,宛如一位飽讀詩書的學者。

如果不是大家對他的稱呼,絕對不會有人將他無那威嚴無比,代表着至高無上的天王聯想到一起。

“大家不用如此拘束,我等此後都會是同一種人!”光明天王開口,語氣溫和,讓人如沐春風。

諸位強者點頭應是,都將頭轉向光明天王,等着他繼續發話。

“諸位,我們現在遇到了麻煩,這千年之中已經有數百尊神靈遭受了那些人的迫害,隕落。” 光明神王語氣很是平淡,沒有故意煽動氣氛。

但是諸位強者都是知道這千年之中所發生的事情的,因此,一個個的都是義憤填膺,怒目直張,好似要將“他們”擊斃以報大仇。

壓了壓手,待諸位強者平復自己的情緒後,光明神王方纔開口: “我們百族彼此爭鬥了千萬年,彼此仇視了千萬年,但是面對這場即將到來的災難,我們必須同心協力,爲了各族子民而去戰鬥。”

“我們此次所要面對的敵人非同一般,也許我們都將會隕落,神血灑滿天地。但是,還是那句話,爲了各族子民,我們毫無選擇,必須投入戰場,去進行一場不公平的戰鬥!”

戰戰戰!

現場諸位強者心中明白此去定是有死無生,可是爲了心中的那份牽掛——族羣,他們毅然選擇進入戰場,前去進行一場必死的戰鬥,哪怕流盡神血他們也在所不惜。

“其它三位天王已經去着手佈置第二道後手了,我們如今必須迅速投身戰場替他們贏得時間!你們,準備好了麼!”光明天王神色淡然。

“哈哈,天王,這有啥好準備的,雖然我是鬥不過他,但是我這條命已經不屬於我自己了,爲了各族蒼生,死又何妨。”那位最先來到這裏的金巨人開口。

“對啊,天王,哪怕我戰死,也會用我的神軀阻礙他們的步伐,以神血滯緩他們的腳步!”那銀子鎧甲的雷靈族人緊隨金巨人之後表態。

“天王,您就下令吧,這身神血,這幅神骨我已經不再稀罕了,到時候就送給他們了,哈哈!”

“天王,下令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與他們大戰一場了。”

諸位強者紛紛表態,請求光明神王下令,欲要投身戰場,捨棄神軀求得一戰。

光明天王目光中有欣慰,道:“出發,爲了百族蒼生而戰,爲了後輩子孫而狂!”

戰戰戰……

萬神咆哮,聲威駭天,只是如今卻顯得如此蒼涼。

“諸位兄弟,我妖族願充當坐騎助兄弟們登天參戰!”妖族族長姬無痕出聲。

遠處,妖氣翻騰,一萬多名妖聖踏空而來,到了近前通通化爲本體,立在天空,百丈長的軀體仰天咆哮。

諸強者也不拖沓,一尊尊縱身而起各自躍上一頭妖聖的背脊!

吼吼!

數十聲驚天的咆哮緊接着響起,另有數十尊妖神化出本體,來到天空中站立的數十位強者面前。

“還請諸位神王帶領我等投身戰場,護佑蒼生!”

妖族族長親自來到光明神王身前化身爲一頭千丈長,肩生雙翅的白虎,要載光明神王前往戰場。

一尊尊神靈站在妖聖的背脊升空而起,排起整齊的隊形,血氣之力劇烈的翻滾。

“諸位,我說過,我們都將成爲同一種人,都是爲了百族蒼生而戰的人!”光明神王臉色不再平淡,聲嘶力竭的咆哮着。

衆神靈神王渾身熱血激盪,戰意激昂,恨不得馬上去進行戰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