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靈火凝鼎?看著這一幕,幾人幾乎不約而同的流露出不屑之色。

彷彿此時他們都一致的認為,李逸晨初入內城就是不知天高地厚,這樣的大比居然還來賣弄這些花哨,這不是找抽算是什麼?

而當他們看到李逸晨火鼎中的那顆魂體之後,更是一個個的目瞪口呆起來。

煉魂?在這樣的丹比中煉魂?而且還只有一個魂體?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李逸晨此時煉製的魂體乃是出自魂獸獸核,只不過並沒有看到之前的經過,他們自然也沒有注意到這個魂體的異常,此時在他們看來,李逸晨正在全神貫注的煉製一個魂獸獸核的魂體。

若非丹道大比有規定,參賽之人不得說話,估計幾人都會問上一句,你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

不過即使如此,郭永貞與任子安兩人也在對視中看到彼此眼中的得意之色,顯然李逸晨已經不再對他們具有任何威脅,換言之也就是說李逸晨下注的那兩千萬極品靈石從某種意義來講已經是他們囊中之物,兩人又如何還能平靜得下來。

就在此時同樣睜開又眼的霍雲龍看清楚眼前的情況,臉上也是泛起無盡的失落之色。

早知李逸晨就這麼點本事,他就是砸鍋賣鐵也會把那五百萬極品靈石的賭約應下來,如今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郭永貞和任子安兩人發財。

不過就在他們心思各異之際,柴和澤以及精武系的那兩位卻已經動起手來。

不得不說李逸晨之前那般豪賭的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甚至幾人還暗猜著李逸晨或許真有著一些手段,但如今看來李逸晨就這麼點本事,他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而他們要做的自然是勇爭第一去贏取那誘人無比的頭彩。

看著幾人開動,郭永貞他們自然也不可能再停下來,畢竟李逸晨已經不足為懼,但他們同樣對頭彩有著幾分心思,哪怕是知實力略遜於柴和澤也希望最終能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

所以,很快三人也都收起心思繼續起自己的動作。

而一旦煉丹開始無論是誰都必須要全身心的投入,自然也就沒有心思再去關心李逸晨在折騰什麼,同時此刻在他們的心理李逸晨也已經失去了競爭的資格,自然也根本不會在意。

而就在幾人開動之際,李逸晨手中靈訣一引,又一串魂獸獸核飛入道火丹鼎之內,不過有了之前的嘗試之後,李逸晨這一次足足投入了五十來顆。

畢竟以前的一切都來自於理論,哪怕是李逸晨也從未有過實踐,所以起初李逸晨只是拿二十顆來試試手,既然已經成功迫於時間的壓力,李逸晨自然也要加快進度。

但看著李逸晨投入的魂獸獸核的數量陡然提升一倍多,鄭問天等人卻再次一愣。

疊魂之法,其實主要是對丹火的控制和自身精神力的運用,哪怕就是他們不懂疊魂之法,但若要去做,像魂獸獸核這個品級的魂體,他們就算做到百魂疊加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

疊魂之法難就難來疊加之上,越是往後難度越大,所以此時李逸晨突然提升這等數量,完全是違背常規,自然也就引起他們的不解。

不過隨即鄭問天卻發魂獸獸核的數量有所增加,李逸晨的控制卻不僅沒有半點減弱,反而比起之前顯得更加的純熟起來。

「這傢伙不會是第一次運用疊魂之法吧?」鄭問天能看出來,身為天丹系的蔣宏光自然也能看出來,而且看著李逸晨這等手段,同樣身為煉丹師的在蔣宏光此時似乎已經忘記了派系之爭的存在,而是純粹的對丹道的探討。

「看上去似乎有點這個意思,再往後看看吧,這小傢伙到是給我了一些驚喜!」鄭問天微微點頭,此時的目光完全落在李逸晨的一舉一動之上。

畢竟這等疊魂之法早已失傳,哪怕李逸晨無法完美,但也同樣能對他的丹道帶來一些靈感,而尤其是看李逸晨這等實力的煉製,甚至從某種程度來講,比看高級煉丹師的操作能得到更多。

不僅是鄭問天,此時就連幾位同行而來的中尊界的師兄也在小聲的交頭接耳著什麼,不過從他們的目光落點看來,他們的討論似乎也與李逸晨有關。

隨著時間不斷的推移,陸續有參賽煉丹師睜開雙眼,不過當他們看到李逸晨只是單純的祭煉魂獸獸核之時,大多皆是流露出不屑之後,然後又開始忙活著自己的工作。

「這個李逸晨在搞什麼?難道他只會煉製魂獸獸核嗎?」看著李逸晨的動作,不由圍觀弟子也疑惑起來,畢竟圍觀弟子中並沒有太多的煉丹師,而且縱然是煉丹師也未必能想到李逸晨此時施展的正是失傳已久的疊魂之法。

「這是疊魂之法,失傳已久的手段,若是李逸晨能這麼一直疊加下去,這一場丹比的冠軍歸屬還真有些不好猜測了!」

不過能成為內城弟子自然無一平庸之輩,有人不懂,並不代表人人不懂,哪怕沒有親眼目睹過,但至少也有人看過一些相關傳說,此時自然有人帶著幾分震驚的解釋起來。

「不過,你們看,中尊界的師兄們,還有那些個領頭師兄,此時的注意力似乎都落在李逸晨的身上,哪怕柴師兄,他們也只是抽空掃上一兩眼而已!」接著又立刻有人補充道。

雖然上邊那些大佬的目光不能決定什麼,但大家卻知道那些目光意味著什麼,此時看向李逸晨的臉色亦是變得複雜起來。

同時亦有不少不懂疊魂之法的弟子向著身邊之人請教起來,而當他們問明情況之後,想到李逸晨之前與郭永貞和任子安兩人的賭約,這一刻不少人的心中突然泛起一個念頭,李逸晨立下賭約絕對不是一時的衝動。

原本像這樣的丹比,對於武者來說多少還是有些乏味,所以通常在看過開場之後,大家都會先行離開,等到最後一日再來看最終結果便可,但如今了解到疊魂之法的時候,大家卻誰也沒有離開的意思,似乎他們都想要看看,李逸晨到底能疊到哪個數量才會失敗。 六百顆了?這怎麼可能?

時間不斷的流逝,在有人期待刷新記錄,有人等著看李逸晨的極限的各種念頭下,李逸晨又一次完成了魂體的融合。

而完成了六百次疊魂的魂體此時已經不再如同最初那般看上去近乎透明,而是變得越發的清晰,整個魂體已經出現幾分淺藍之色,同時這些淺藍彷彿在那魂體的圓形中凝結成一個小人的模樣。

而與魂體的變化相反的則是李逸晨的臉色,憑著深厚的基礎雖然已經完成六百次的疊魂,但此時的李逸晨臉色卻已經透著幾分蒼白,額頭上更是不斷有汗珠滲出,嘴唇也微微有些發紫。

畢竟此時距離丹比開始已經十一天了,一直保持著精神力的這般消耗,哪怕李逸晨精神力又有精進,哪怕不滅神魂訣已經被李逸晨暗中運轉至極致,但還是無法完全添補煉製魂體過程中的消耗。

同時道火凝鼎,看似洒脫無比,但對天道力的消耗卻也是絲毫不弱,但這並非李逸晨有意賣弄,而是要煉製魂丹就只能如此,因為只有以本身之火凝鼎才能完全的感受到魂體的魂力波動,這一點卻是任何丹鼎都無法彌補的。

而時至此刻,鄭問天和蔣宏光他們已經不再對李逸晨的行為做出任何評價,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李逸晨下一步的動作。

因為直到此刻李逸晨投入的魂獸獸核的數量每一次都是上升而非減少,也就是說就連他們也不知道之前最後那次二百顆的魂獸獸核的投入是不是李逸晨的極限,但他們卻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從李逸晨的表現來看,他絕對是第一次用疊魂之法煉製魂丹。

同時此刻他們也知道就李逸晨目前的表現來看,無論最終他能做到什麼地步,他的丹技已經得到認可,哪怕李逸晨最終失敗,在規則上沒有名次,但是在他們的心中,李逸晨絕對已經列入前十之數。

「這小子太妖孽了!」看著一邊溫養著剛融合而出的新魂體,一邊調整著內自的李逸晨,蔣宏光亦忍不住自心裡發出一聲感慨。

在此之前,誰能想到一個初入內城的弟子不僅武敗霍雲龍,同時還能在煉丹之上有著如此精深的造詣?

不過蔣宏光的目光落在柴和澤和郭永貞及任子安的身上之時,懸著的心才微微放了下來。

三人煉製的皆是偽尊階中品丹,加一個偽字只是說他們煉製的丹藥已經無限接近尊階中品丹,也就是說只要他們的煉製不出意外,那麼任何尊階初品丹將無比與之相比,而以三人的造詣,哪怕運氣上差一點,蔣宏光相信至少也能成功兩顆,如今一來,天丹系摘冠自然已經沒有懸念。

李逸晨的魂丹雖然也算是黑馬一匹,但以他如今的程度來講,想要進入丹比前十絕對沒有壓力,但要殺進前五卻還困難重重,而若是李逸晨再往後疊加顯然已經有些不太現實。

畢竟已經只有四天的時間丹比就已經結束,李逸晨縱然再投入一百顆魂獸獸核也頂多能沖入前五,而若是再投入更多,則從李逸晨如今精神力的狀態來看,卻存在著極大的失敗的風險,到時極可能毫無名次。

當然就連蔣宏光此刻也不得不承認,李逸晨表現出來的潛力,哪怕是他也羨慕不已,甚至極可能引來中尊界幾位師兄的照顧,但丹比有丹比的規矩,潛力並非評判成績的標準,就算李逸晨下一屆丹比時能達到尊階中品煉丹師,但也與這一屆的成績無關。

所以在蔣宏光看來,這一屆的頭彩最終還是會落在天丹系的手中。

而此時李逸晨已經溫養了那顆新的魂體近一個時辰有餘,並非他無力再繼續,而是他同樣在考慮著蔣宏光考慮的情況。

剩下的時間只夠再一次疊魂,也就是說這次投入的魂獸獸核將是他的最終數量。

再次投入兩百顆,李逸晨自信成功率應該會在九成以上,可是這樣他卻沒有把握能摘取這次丹比的頭彩,同時他也知道為了丹比,時間一到他必須停止下來,而如此一來,也無法把魂丹煉至極限,那麼對沈紫煙的幫助自然也無法達到最強的藥效。

這顯然是李逸晨所不願意見到的!

而事實上通過這十來天的煉製,李逸晨對於疊魂之法的確多出一些之前僅是討論而無法理解的東西,但即使如此李逸晨也明白超過八百之數以自己目前的情況相當困難。

轟……轟……一連的脆響之中,柴和澤的丹鼎四周突然閃爍起五彩光華,隨即一聲聲如同一道和鳴的聲響傳播開來,哪怕此刻李逸晨全神貫注的控制著火鼎中的魂體,亦不由自主的分出一道心神去查看一番。

天道孕丹!

這一幕李逸晨並不陌生,這是只有將某種丹藥煉至極致,甚至隱隱有打破開道常規之時才會發生的現象,而這一現象其級別絕對超越劫雷淬丹。

也就是說此時柴和澤的這爐丹截止至目前整個煉製過程都絕對可稱之為完美,若是這爐丹能順利完成,哪怕只是偽尊階中品丹,但其價值也絕對不輸於一般的尊階中品丹了。

拼了!受到柴和澤的刺激,再加上心中對沈紫煙的擔心,李逸晨其心一橫,丹訣一抖,儲物袋中剩下的三百九十九顆魂獸獸核一起飛入火鼎之內。

「他瘋了嗎?」

「這是在作死啊!」

「終究還是嫩了些,被柴師兄那麼一刺激就亂了自己的方寸!」

看著本來已經有些吃力的李逸晨不僅沒有減少投入魂獸獸核的數量,反而變本加厲的再升一倍,所有人都明白,他這是受到柴和澤天道孕丹的刺激的結果,不由紛紛為之而惋惜起來。

六百疊魂的魂體啊,一旦凝成魂丹,哪怕只是尊階初品,但其功效及價值亦相當的驚人,可是李逸晨如今這麼一搞,這顆魂丹顯然是只有報廢的結果。

而此時鄭問天和蔣宏光等人神情則顯得有些複雜起來,他們自然也明白李逸晨的冒失,但同時也看到李逸晨在這份冒失之下所隱藏的勇氣。

可以說李逸晨現在是拿著已經穩拿在手的前十之位去搏一個機會渺茫的前三之位,這絕對是一個極不理智的行為。

但天道一途,武、丹、陣,任何一個修鍊者到了一定的地步都會追求穩當,而也就是這種穩當卻會令他們少了這樣的不理智,同時也會失去一些進一步壓榨自己潛力而勇攀高峰的精神。

所以此時李逸晨的行為,哪怕是他們也不知道是定性為勇氣可嘉還是有勇無謀,因為這一切都得從結果來判斷。

隱居在娛樂圈 而此時突然投入近四百顆魂獸獸核,李逸晨一下子也感覺到壓力倍增,畢竟就連火靈也說過超出八百之數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何況是如今已經消耗過多的李逸晨。

無數的獸核緊實的靠在一起,李逸晨無奈之下也只得催動天道力將道火丹鼎的體積再次擴充開來,而如此一來,對於天道力的消耗自然也成倍上升。

完全沉入煉丹中的李逸晨此時卻連四周此起彼伏的轟響之聲都已經充耳不聞。

柴和澤天道孕丹的天道和音,哪怕是李逸晨也無法阻擋,其他煉丹師自然也受其影響,而分心之下自然就不是每個人都能完全不受影響,尤其是如今已經是丹比開始的第十一天,不少參賽煉丹師正煉製到關鍵時刻,此時一分心,立刻有幾人引起炸爐。

而炸爐之聲自然也會再次對他人形成影響,區區一刻鐘的時間,整個賽區已經出現炸爐十餘起,不過早在丹比之前,賽區已經經過特殊處理,炸爐的波動並不會影響到任何人,只不過聲音卻是自由傳播,或許這本身也是考驗的一部分。

終於在一刻鐘之後,那些還能堅持下來的弟子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情況,才使得炸爐的現象逐漸消失。

而那些失敗的弟子此時則是一臉的失落與悔意,但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向柴和澤的那一邊。

畢竟天道孕丹這樣的情況對於煉丹師來說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哪怕柴和澤估計在此之前也沒有想過到他在煉丹的過程會達到這樣的效果。

那些煉丹師雖然失敗,自然也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哪怕他們此時不能以精神力去體悟這個過程,但是能多看上幾眼也絕對是有利之事。

不過當不少人的餘光落在李逸晨的道火丹鼎中時,卻彷彿忘記了他們的初衷是去觀看柴和澤天道孕丹的過程。

因為此刻他們的目光完全被李逸晨的道火丹鼎中那數百個晶瑩剔透的魂體所吸引住,尤其是此刻李逸晨的丹鼎之內除了魂體之外別無一物,更是令人震驚不已。

魂丹!

頓時他們立刻意識到李逸晨所煉製的乃是魂丹,但一次使用這麼多的魂體來煉製魂丹,這絕對是他們前所未見之事,當然這還是他們並不知道此刻他們眼中那顆凝實無比魂體其實已經疊加了六百個魂體,否則只怕此時他們一定會全神貫注的關注著李逸晨的一舉一動,而不是把目光再李逸晨和柴和澤之間來回掃過…… 鎮妖塔。

江道明憑虛御空,漠視着鎮妖塔。

身具天之眼,他能感應到此刻天地的變化。

本源迴歸,天地在增強,末法之末在延長。

末世機械戰車 六位仙人的佈局,便是爲了幫天地,奪回本源之力!

無量金光綻放,凌駕天地萬物之上的仙威,遠遠超越人仙。

哪怕是始皇龍魂,也比不上這強大的仙威。

劍仙,當初踏出第二步,修成地仙的存在。



虛空波動,撕裂開來,空間裂縫直接出現在江道明百米之外。

一股飄渺之氣,逸散開來,江道明眉頭一皺,九尾天狐給的祕法,此刻有了感應。

轉世之魂!

一名白衣女子,踏出空間裂縫,散發着無比神聖的氣息。

“江殿主。”白衣女子神情平靜,淡漠道:“雲深不知處,久仰大名。”

“原來是雲深不知處的人仙。”江道明淡漠道。



空間裂縫再次出現,魔氣滔天,一位青年男子踏空而出,渾身散發着濃烈妖邪之氣。

“魔雲宗。”青年男子自報家門,冷視着江道明:“江殿主不在江水城納福,又在作甚?”

“延長末法之末,對諸位都有好處。”江道明淡然道:“還是說,諸位都是天地毒瘤,掠奪了天地本源?”



空間裂縫再次裂開,又有人仙到來。

“哈,真是熱鬧,那就等人到齊了再說吧。”江道明冷聲道。

空間撕裂,一位位人仙踏出,武當張天林沒來。

天心宗人仙,大夏皇室人仙老祖也來,孽龍龍威鎮壓虛空。

南荒也有人仙到來,氣息陰冷,散發着幽冥寒氣。

天山也有人仙到來,沒有言語,立足一旁。

“六位人仙,不錯。”江道明淡淡道:“這不是你們的全部底蘊,門內還有不少人仙坐鎮吧?”

張天林說過,想要離開的人仙都有七八位,這次纔來了六位。

這個世界,隱藏的人仙太多了。

“江殿主,收手吧。”白衣女子清冷地道:“若不收手,對你沒有好處。”

“怎麼,閣下有膽動手?”

江道明目光漠然,神情滿是不屑:“閣下可以試試,是你們人仙葬滅本殿主,還是本殿主葬滅你們!”

“江道明,莫要猖狂,大夏人仙老祖在此,你不過是一位殿主。”魔雲宗人仙冷聲道。

江道明神情輕蔑:“到了你我這等境界,世俗權力,又算什麼?大夏人仙,你也曾掠奪天地本源?”

大夏人仙老祖沉默不語,算是默認了。

“世上幾位人仙沒有掠奪本源?武當算是一位,但也找不出幾位了。”

白衣女子冷聲道:“江道明,你不需要,但也別插手,否則,便是與世界爲敵。”

首席纏愛:迷煳老婆寵上癮 “再不收手,吾等拼着離開,也要將你葬滅!”南荒人仙冷聲道。

“那便……動手吧!”

江道明一聲冷喝,磅礴力量浩蕩,十龍十象盤旋周身。

“你護不住他們。”白衣女子寒聲道。

“那就試試。”江道明神情漠然:“誰敢動他們,本殿主不死,必滅滿門!”



話音一落,龍吟響徹,始皇龍魂再現,恐怖龍威蓋壓天地,凌駕一般人仙之上。

“久遠歲月,你們是否遺忘了寡人?”

始皇傲立龍魂之上,睥睨着六位人仙。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